陈毓华言情小说-狼来了-page 20-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狼来了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狼来了 page 20 作者:陈毓华
    “老三,你离地狱不远了。”畿扭曲的脸比阎王爷还可怖一百倍。

    “妈的,我还以为除了机票钱花自己的以外,可以吃他喝他的,顺便环岛观光一下很久没回来的家乡……”上述那些都还没A到,竟然还被吸血鬼吸干了精血。

    这笔帐,他一定要从某个始作俑者身上讨回来。

    “嘿嘿,这是阵痛期,大家稍微忍一忍就过去了。”看到兄弟都被削得有气无力,阿曼兴高采烈的跳出来表现友爱。

    想当初,他也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

    大家节哀顺变。

    谁知道两个怒目罗汉一前一后包围住他。

    “都是你的错!”

    “对。”

    两个无端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人用捏得劈咱响的指节示意。“开扁!”

    “不把你扁得跟猪头一样,绝不回去。”

    ###

    阿金民宿从来没这么蓬华生辉过。

    这个,是段金的感觉啦。

    “早知道我为什么不生四个女儿,不然我今天就……”可以大大的捞上一笔,蒙上四只金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就怎样,你想卖女求荣吗?”伍莎莎打断她老妈的天马行空。

    “想想也犯法喔。”

    “你最好连想都别想。”她晃着指头。

    一口气住进来四名风格互异、气质斐然的男人,竟然勒令她不得染指肖想……这可是她除了跳土风舞以外的少少乐趣欸。

    不肖女!

    “为什么我们要住这里?”三人争论不休,走在最后面的阿曼一副天塌下来也老神在在的模样。

    想当然,他早就在Wolf饭店下榻粉久,才不像另两个什么准备都没有的死党,来了,只能随人安排。

    “我要六星级的饭店。”

    “我要鱼子酱,我要按摩美女,我要温水游泳池。”另两个被惯坏的男人抱怨连连。

    “我要我的卡第亚床。”

    姜浙东受够了。“我也住在这里,你们吵什么吵!”

    “对啊,他之前还住上好大半年。”伍莎莎很好心的说明,怕大家不明白,虽然民宿比不上大饭店多采多姿,不过自然原始的生活型态却很珍贵的。

    三人的眼神有志一同转过来瞪着姜浙东看,眼神写着怪胎两字。

    他们也机伶的发现,在这块地盘上比较能够发号施令的不是他家老三,是老三未来的另一半。

    没得选择,两个……不,三个,加上阿曼,各自头上有片天的男人委曲求全的在阿金民宿这小房子里,展开他们在台湾的悲惨生涯。

    第9章(1)

    十月的桂花犹带香气。

    这样的季节,阿金民宿落成了。

    鞭炮挂在高高的竹竿上,竹竿的尽头却是握在枚的手上满庭院的跑,让小龙般的鞭炮漫天飞舞,形成绚烂的景观。

    “只有你一个人玩太过分了,分一点我玩。”阿曼看了也手痒。

    长年住在国外的他们几乎要忘记年节放鞭炮的乐趣了。

    “不要,我先拿到是我的。”

    “我也要啦……”

    “喂喂,少年咧,炮仔不是这样玩的啦,那要敬神明的。”取香回来准备放鞭炮的阿希伯看见本来高不可攀的都市人,竟然把鞭炮拿来舞狮耍宝差点绝倒。

    至于已经从鞭炮班结役的姜浙东跟畿,对着横挂门口表示喜气的八仙彩指指点点,要不是煎饼伯端了椅子在一旁守着,八仙彩可能早就惨遭不明人物A回家去当纪念品了。

    伍莎莎庆幸她妈没有一时兴起请花车女郎来跳钢管舞,要不然场面恐怕很难收拾了。

    她记得日前看了电视的枚疑惑的跑来找她,说他想去看路边脱光光的槟榔西施,他想比较一下意大利的玻璃窗阻街女郎跟槟榔西施的差别在哪里。

    他说得理直气壮,他移民出国的时候,台湾还没有槟榔西施这玩意。

    要不是刚巧他的手机响,她恐怕就会被拖着去参观了。

    “莎莎……”

    伍莎莎忙着招呼来吃酒席的客人,猛然听到有人喊她,自然的转过头。

    “程……学长。”他来做什么?一个头梳得油腻腻的,像等下要上桌的卤猪脚。

    刻意穿上名牌服饰的程城乍看之下的确一表人才,从他走进阿金民宿的院子就有不少客人指指点点,幸好骄傲如孔雀开屏的他没听清楚那些阿公阿嬷还有隔壁邻居的总结论——

    那就是他还比不上最近跟众人混熟的四人帮。

    老人家是直接又可爱的。

    当他们知道姜浙东、畿、枚跟阿曼都捐了庞大的金额给食堂,几乎每个人都跑去跟四人握手致谢,有的还打电话叫儿子女儿也一并来感恩,失控的情况弄得大家好不尴尬。

    幸好阿金娘以万夫莫敌的姿态劝退大家,才避免了新家门槛被踩坏的可能。

    “恭喜!我听说民宿落成,这是红包,一点小意思。”自从上次在七星潭见过伍莎莎以后,刚好他跟现任女友的感情也走到瓶颈,食之无味又弃之可惜,一段时间过去找不到好下手的猎物,于是想到已经颇有女人味的她。

    他想想,先来一夜情也无所谓,要是可口,就当成备胎来用。

    反正她当年也对他颇有好感,现在要征服她应该简易上手。

    于是,他就来了。

    他根本不记得当年的自己是连甩也不甩她的。

    “谢谢。”

    “你不用跟我客气的。”她疏离的态度跟程城想像中的有点不同,但是不要紧,这样的女人追起来才够味。

    “我请人带你到处去参观,等一下就可以入席了。”她还有一大堆人要招呼,没空只应付他一人。

    可是程城大费周章跑来的目标就是她,他可是对那些行将就木的老头子、老太婆没兴趣。

    “你别走。”他伸出色爪子抓住了她的手。

    “你有话用说的就可以了,不要动手动脚。”她不想把事情闹大,今天可是喜庆的好日子,她不想因为自己的问题闹得大家不愉快。

    呵呵,她果然是欲拒还迎的。精虫冲脑的人只想得到那回事。

    “程先生,你也来送礼?”姜浙东摸壁鬼般无声无息的出现,就杵在伍莎莎跟程城的中央,眼睛瞪着那只毛毛手,瞳孔中有簇快要隐藏不住的雷霆。

    “是。”冒出来个程咬金,色魔老大不爽。

    “不知道程先生包了多少?”不客气的抽过程城一直捏在手里的红包袋子,姜大掌柜的当众抖出里面的什物。

    程城要阻止已经迟了。

    当当当当……“物流公司的程小老板包来面额五百元的礼券。”他把礼券晃来晃去,丢光了程氏物流公司的脸。

    五百块。亏他拿得出来!席开十几桌都快要坐满的人们,纷纷回过头来鄙视的瞪着他瞧。

    “啊,我今天出门太匆忙拿错了,这才是我要送的礼。”丢人事小,要是丢了公司的面子他老头会宰了他的。

    可恶!这王八蛋害他破财!

    他拿出一叠现钞才要数。

    谁知道姜浙东一个箭步过去,瞬间抽走了他手上全部的大钞。“各位爷爷奶奶乡亲朋友们,程氏物流公司的程小老板除了红包之外,爱心捐献……我数数看——总共是四万零三千元整,大家拍拍手谢谢程小老板的慷慨解囊!”

    立刻的,如雷的掌声响起。

    虽然心疼那叠现金,可是被耍得团团转的人头脑简单,一时间想得还不够深入,呆呆的咧开嘴向大家致意。

    “你是地方上的杰出青年,这抛砖引玉的善举是最佳的典范,程先生,我强烈建议你成为老人食堂的长期捐赠者,我想,以你的能力绝对没问题的吧?”一步步设下陷阱给人跳,姜浙东可恨他咧。

    都是这家伙害他跟莎莎吵架,现在还敢出现,要是不教他别人妻不可戏的正确观念,以后才不会横尸街头找不到凶手。

(快捷键:←)上一章  狼来了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