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狼来了-page 19-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狼来了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狼来了 page 19 作者:陈毓华
    “老妈……”伍莎莎横过饭桌,也不管桌面上的汤汤水水,用力的拥抱她。

    “女大不能留,留来留去留成仇啊。”段金咕咕哝哝。

    “妈呀——”她不依了。

    “奇怪咧,你跟他到底什么时候发展成男女朋友关系的啊,我怎么都不知道?”是她太放任女儿还是女儿真的长大了?

    她不禁爱怜的摸摸女儿遗传到的鬈头发。

    时光飞逝啊……

    有阿金娘跟威力强大的春夏秋冬军团当广播站,伍莎莎被求婚的事情在最短的时间内人尽皆知了。

    当然,这下子姜浙东想后悔、落跑、撒腿……做如此这般动作的时候,恐怕要很小心的考虑了。

    ###

    第8章(2)

    伍莎莎揉了揉眼睛。

    一次出现三个高头大马、中外都有的帅哥的机率实在不多。

    一个身材魁伟、黑发狂散,黑如浓墨的眉毛犀利如刀剑,一个仰着倨傲的脸庞,不近人情的有副堂堂好相貌,一个是她见过一面的阿曼,他的耀眼出色宛如一团集千万束光芒的火球,一不小心会灼伤人眼。

    三人站在一起,横扫了所有人的目光。

    造船厂说动工就动工,每天机器、货运车来回不断,频繁的使她不断分心,只要得空就往这边跑,瞧瞧工程进度,瞅瞅游艇进度,最重要的是看看她心爱的男人。

    一旦游艇的生产机械化后,便再也没有她可以发挥的地方,她的油漆工生涯算是完全结束,她的到来,通常只会造成一种结果——

    那就是本来埋头工作的姜浙东只要发现伊人翩翩来到,马上抛下工作蜜蜂般的迎过去,然后两只爱情鸟不一会儿就黏在一起,啾啾啾啾……叫想去分开他们的人都觉得为难。

    “老大,这次放风时间有多长?”

    “随便你们,想到再回来。”

    哇,真的卯死了!

    “不过——”

    哇哩咧,为什么不能一口气讲完?

    “前提是,你们今天的工作必须做完。”他真的不介意这些工程师要去哪里摸鱼。

    果然他的血管里还是流动着商人锱铢必较的精明。

    “我还以为捞到好康的。”

    “让工程在合约期限内结束拿到的巨额奖金就是你们的好康。”他也不是吝啬小气鬼,唯一能让他公私不分的只有眼前这个女人。

    至于别人,哪边凉快哪边去!

    就在这时候,三个大男人连袂到来,威力强大的破坏了姜浙东每天最盼望跟伍莎莎独处的美好时光。

    “你们来做什么?”姜大少面色有难。

    什么时候这些独霸一方的人都来了?国庆日还没到啊,流落四海的人都回来了。

    “来看你有没有把饭店搞垮。”阿曼负责开场白。

    “听说你要脱离王老五生涯?”不知情的人只看见畿的好相貌,不会了解他黑洞般的个性。

    “听说你搞不定我未来的小嫂子,有被退货之虞?”那可是集团的耻辱耶。

    一人一句,根本是风凉话。

    大军压境,还一个个咄咄逼人,背后的唆使人是哪一个?

    姜浙东电炬般的眼扫过三人,最后落在多此一举露出笑容,导致马脚尽露的人脸上。

    “怎么,天上下刀子吗?”阿曼的危机意识强烈,马上感觉到黄鼠狼给鸡拜年的不怀好意。

    “就快了。”姜浙东一脸阴风惨惨。

    他忙着应付阿曼,其他两人不思相救,包抄的走到伍莎莎面前。

    唔……好强烈的压迫感。

    “你们好。”

    “你就是小嫂子?你叫我枚就好。”枚首先来认亲。

    “我叫莎莎,请多指教。”想不到他讲得一口流利中文。

    “小嫂子,他是畿,自闭儿,他不说话的时候你别理他就好。”枚说话的样子看起来是四个男人中最“和蔼可亲”的。

    畿霸气横溢的睨了枚一眼,警告意味浓厚。

    “你看!他只会用眼神瞪人,外强中干,一点也不可怕。”

    “我……不怕他啊。”他不用一直加深她心中对霸王的印象吧,那个叫畿的男人醒目到叫人很难忽略。

    “那就好,我们每个人都非常的好相处,小嫂子要是嫁给三哥,我相信大家一定能够相处愉快的。”

    “呃,消息怎么传这么快?”这几个大男人不会是代表姜浙东的家人上门来联络感情的吧?

    “现在网路无国界,电子资讯互通有无方便得很,你跟三哥闹别扭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你放心,我们都是站在你这边的,无条件支援你。”他慷慨激昂的陈述,临表涕泣,比出师表还要可歌可泣,殊不知人家早就言归于好,哪轮得到他来充当和事佬。

    “我们好得很。”伍莎莎笑盈盈的,见识到姜浙东的好弟兄。

    这些人看起来都是在某个领域呼风唤雨的人物,却一同飞到台湾来,不管他们为什么而来,这样初打照面就把她当自己人看待,让她好感动喔!

    “咦,根据可靠的消息来源,三哥为了你把公司年度的企划案改成了四季豆农业产品改良,这种蠢事他平常是做不出来的。”还害他飞二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到日本再转机到台湾,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想不到你对我公司的机密资料了若指掌啊,怎么,是哪个吃里扒外的家伙泄密的?”姜浙东凉凉的用手掮脸,好个内神通外鬼啊。

    “舍秘书。”枚立刻出卖跟他毫无关系的人。

    还用不到屈打成招,算他识相。

    “莎莎,过来!”姜浙东把未来的老婆招过来,伸手揽腰,宣告意味十足的对着众人说:“你们收到的消息很不幸已经是过期资讯,我们现在很好,不劳你们费心。”

    “你怎么这样,大家从很远的地方来就是客人,你的礼貌呢?”伍莎莎可觉得他的礼貌欠佳,失礼得很。

    “这些人没有比亚马逊河流域的猛兽水怪文明多少,你看仔细,他们只是披着人类的皮而已。”他危言耸听着,好不容易跟莎莎亲亲的感情有点进步,可不要这些人来捣蛋。

    “你越说越离谱,他们每个人看起来都绅士极了,我相信他们随便一个都是好人。”她自有她的想法。

    当当当……警铃声打从姜浙东的脑子疯狂响起。

    “莎莎?”

    “我有我的打算。”她笑得灿烂非凡,也灿烂过头了些。

    姜浙东心想……不好吧!

    他继续试探,“也就是说,我想的跟你想的事情是同一件?”

    “我们两个越来越有默契了。”她好开心的点头。

    “不好啦。”

    “很好哇。”她回他一记挖到金矿的兴奋眼神,可以说得上是金光闪闪,瑞气千条。

    两座人间无敌的金矿。

    “枚,你做什么工作的呢?”离开姜浙东的怀抱,她开始尽起地主之谊。

    “哦,他只是一名名不见经传的投机客,没什么可说的。”姜浙东插嘴插得很辛苦。

    “胡说,你忘记我的生物科技公司去年名列美国最赚钱的公司?”道琼指数跟那斯达克因为他生物科技股的异军突起而震荡不已,创下单日最高点的纪录,至今没有哪家公司可以刷新。

    姜浙东瞠了瞠眼。

    好兄弟,不是哥哥我不帮忙,是你自投罗网。

    唉,他还是先闪一边去,免得坏了莎沙的大事,她要是生气就不好了。

    为枚哀悼过一番之后,他转身去找已经有过切肤之痛,打死也不肯轻易靠过来的阿曼聊天去。

    至于伍莎莎的削凯子行为既然得到情人的默许,几头大肥羊纷纷不敌她三寸不烂之舌,有荷包的贡献荷包,没现金的签支票也行,支票没有的也可以用本票替代,再不然金融卡转帐她也收。

    一阵哀嚎遍野,只见个个本来轻松如意的帅哥们节节败退。

(快捷键:←)上一章  狼来了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