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狼来了-page 18-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狼来了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狼来了 page 18 作者:陈毓华
    “对于你的赞美我应该说谢谢吗?我本来就这长相,你不会要求我去整型美容吧?”一道低沉的声音凌空而来。

    伍莎莎一僵,身子很缓慢的转过来,因为睡不好出现的两道青色痕迹,明显的挂在眼眶下作为难以安枕的铁证。

    她先是想夺门而出,后来发现这里是她自己的家欸,这才抽回跨出去的脚步。

    呿,她真没种,干么像老鼠见到猫非要抱头鼠窜不可!

    姜浙东先观察她的脸色,确定没有被扫地出门之虞,才更进一步吸嗅属于她的轻甜香味。

    老天,他想了多少天的香气,叫他孤枕难眠,家中地板都快被他踩出一条路。

    “你吓我,好可恶!”她本来是要板着脸的,可是声音中娇嗔成分又多过一切。

    “我可恶所以你打我泄愤,现在气消了没?”上次不欢而散前的耳光遗留在他的印象里,非常、非常的深刻,大概一辈子都很难忘了。

    这女人老是让他想忘也忘不掉。

    被打耳光……唉,不去想了,多想,对男性自尊有着无言的伤害。

    伍莎莎擦着湿答答的手。“打人不是好示范,我不应该那么冲动打你的。”

    打了他,她的手又麻又痛,哪有什么快感。

    “事情过去就算了,只是……”姜浙东宽宏大量的用两手食指打个叉,表示不可一而再。“千万不可以再有第二次了。”

    “我会尽量啦。”

    总之,可能是无限大的。

    这种事情实在没啥好继续讨论的,再谈下去,他节节败退的次数可能会破了水银柱的极限,还是打住就好。

    “我没吃过你亲手煮的绿豆汤。”他已经兵临城下,伸手就能摸到她。

    “这是要给盖房子的那些师傅吃的点心,别把你的魔掌伸过来。”她冷不防泼他一桶冷水。

    “我来帮你,你有电锅吧?”他对冷水免疫。

    “有。”她下意识的回应。

    “用电锅要比瓦斯炉快多了。”重点是一锅煮到底,不用频频分心来看煮好了没。

    “这不用你教。”

    “你跟我一样没睡好,就别再生气,我人都来了……”

    “来了了不起吗?”她明明盼他出现盼得很,却要命的言不由衷。

    他黏上去,搂住她的腰。

    “你不要这样。”她觉得全身酥软。

    “怎样……”他埋进她线条优美的颈项,汲取馨香。

    伍莎莎羞红了脸,“你信不信我拿水泼你?”

    “好哇,共洗鸳鸯浴。”

    虽然她斥责不断,却让他的手一直环在她身上。

    “我想吻你,我每天躺在床上脑子里面都是你,我睡不着,几乎无法克制来找你的冲动……”

    她白他一眼,算了,不计前嫌。

    看在他自动出现的份上。

    看见她有松软的迹象,姜浙东趁机埋进她白皙的颈子轻轻啃咬。

    “姜浙东!”她受不了这种刺激,红潮一路从脸蛋烧到两个耳朵,还继续往颈部蔓延。

    他才不管,他憋太久,久得快要以为自己性无能了。

    他的吻落在她的眉,她的颊,她的下巴,最后停在她红艳的唇。

    伍莎莎没办法的任他一路挺进深入,他的吻是深沉的爱抚,湿润而需索,她先是震撼,继而心神恍惚,胃跟四肢一路狂烧,只能软软的栖在他强壮的胳臂中沉醉茫酥。

    他终于放开她,而她脸蛋上如痴如醉的样子令他露出微笑。

    听着他低低的笑声,她懊恼的转过身。

    “我很高兴你喜欢我吻你,你要是再像上次赏我耳光,我就永远不会在你面前出现了。”

    “我都跟你道歉了。”她的声音低得快要听不见。

    “我比较喜欢你化为行动。”转过她,姜浙东比比自己的唇,还努起嘴,像讨糖吃的小孩。

    她眼波流转,不让他得逞。“这么早,你到底来做什么?”

    “那个不重要。”

    “说。”

    “给人家一个亲亲嘛。”他简直玩上瘾了。

    “你不说我走了,我还要给师傅们送茶水。”他们旧址重盖的民宿快要接近完工,剩下水电、油漆跟装潢。

    “我说、我说。”怎么他的原则底限如江河日下,大块版图哪天消弭于无形还无所知觉呢。“我跟观光局达成协议,我负责下面的海湾盖船场,所有权归他们,行驶权跟航海权抽取的利润归我。”

    也就是说,他可以公私不分的来见她,只要他想。

    天天来,时时来,赖着不走都可以。

    “原来我是顺便的。”

    完了,他怎么又说错话!

    非得力挽狂澜不行。

    “你知道吗,深水港要是启用,可以发展成观光据点,别说每年的利润收益,游客来了,你们民宿的生意就不愁了。”

    “你说过想改变工作型态的。”他全身充满动力,不是那种可以捆绑在冷气房中埋头苦干的人,他如云好动,天生血液因子中流动着艺术家的脾性。

    “所以我自动请缨来当监工,每天要盖章开会的事情舍秘书会负责的。”他快乐的找到替死鬼。

    “你那些朋友会同意吗?”她不抱太多希望。

    “也许这对他们来说不大公平,可是我的人生我有决定权该怎么去过。”他想过,按照莎莎的个性,她绝对不会要一个每天工作十几小时、没办法按时回家吃晚饭的老公,卸下那象徵意义大过实质意义的总裁头衔,他可以把她拎在身边,五湖四海过他想要的生活。

    “你的船一直丢在那里。”

    “我去看过,谢谢你帮它盖上防水布。”

    “我是怕它烂掉你又来找我算帐。”她不想承认对它也有一份感情,怕他回来看不见爱船,也……怕他不再回心转意。

    “这次不会了,我打算用最短的时间把它完成,然后送到罗德岱堡去参展,要是拿到奖金,我们就结婚。”

    职业参展比赛的奖金不少,设计游艇是他熟悉的领域,他可以找到更能挥洒的空间,而这项工作也不会减损他养家活口的能力。

    这些年来他累积的资产虽然谈不上可观,不过要让一个家庭过足优渥的生活一点也不用担心。

    咦,他……跟她求婚吗?

    无论哪个女人听到心仪的人对自己说这种话,不晕头转向都很难。

    可是,哪有人在狭小的厨房、热气腾腾的绿豆锅前求婚的,太不浪漫了!

    ###

    是夜,晚饭桌上——

    “想不到你竟然有人要。”夹一筷子小鱼干,段金瞪着还在外太空神游的女儿。

    当伍莎莎含羞带怯的把好消息告诉母亲之后,得到的是这种反应。

    “妈,你就非要把我看扁扁的才称心喔。”天下就有她这么不信任女儿的妈妈。

    小二的阿弟急着要去看幼幼台的卡通,把碗里的饭扒干净,一溜烟跑去抱电视,对两个等于是外太空人的话题完全不赏脸。

    “你是我生的我当然希望你找到好归宿,妈妈只是认为,结婚是情人对彼此永恒的诺言,你们这样会不会太快?”

    “我想跟他在一起。”

    当男女想厮守一起的时候代表两人深深相爱,这是应该得到祝福的。

    “你不会太早嫁吧?”

    “还没啦妈,八字还没一撇。”

    段金松了一口气。“我不是不讲理的妈妈,我只希望你跟他多交往一段时间,多享受谈恋爱的好滋味,到时候你若还坚持要嫁他,妈妈就没话说了。”

    她也年轻过,轰轰烈烈的爱情也有过好几段,到老才发现,爱情是需要沉淀的。

    她希望自己一手养大的女儿得到幸福。

    她希望能亲眼看着她步上红毯后得到永远的快乐。

    这是她身为母亲最最最由衷的企盼。

    吾家有女长成了。

    “你相信女儿的眼光。”

    “看起来妈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去帮你办嫁妆啦。”

(快捷键:←)上一章  狼来了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