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狼来了-page 17-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狼来了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狼来了 page 17 作者:陈毓华
    她对他怒目相向,程城却自以为风流倜傥,以为她对他旧情难忘还有意思,对己无远弗届的魅力更是沾沾自喜了起来。

    ###

    死寂。

    车子上路好一阵子。

    一直说服自己是成熟女人的伍莎莎清清喉咙,准备把她跟程城的过去说出来。

    “你感冒了?”双手握着方向盘的姜浙东瞄了眼上车……应该说上车前就态度变怪的她。

    “我有话跟你说。”要从哪里开始说呢?

    “你说。”

    “我以前喜欢过程学长。”鼓起勇气,她对着前方车窗的某个点道。

    “唔。”他无可无不可的哼了个虚字。

    他不是木头人,神经也没大条到分不出那诡异的气氛,她跟那个都市痞子之间的小小暗流他没错过。

    伍莎莎欠欠身,“可是我不是他喜欢的那一型。”

    他点头当作是有在听。

    第7章(2)

    刚才才聚起的勇气消退得很快,毕竟,那段暧昧不明的过去是每个青春少女曾作过的梦,梦中的白马王子在经过岁月刷洗之后,无情的变作凡夫俗子,她对程城的梦破灭得更快。

    他是她这几年窝在台北不肯回东部的理由之一。

    台湾很小,小到一个转身都会碰到熟人。

    她阿Q的想,只要不同住在一座城市里,就可以当作不曾认识过这个人。

    他的出现,还破坏了她这许多年来第一次很正式的约会。

    她很不爽。

    而她身边这个男人的反应也很叫人生气,让她唱独脚戏啊,刚刚那个算回应吗?狗叫都比他称头!

    姜浙东瞥见她愤愤的撇过头。“怎么不说了?”

    不说了!老娘不爽说!

    本来她想把心事全部告诉他的,既然他毫不在乎,她又何必拿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我不知道要怎么说,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是因为你心里还在意那个人吗?”见她开始发飙,姜浙东也把心中的疑问问出来。

    “我在意他?”伍莎莎的声音不由得提高好几个分贝。

    “是。”

    “我没有!”

    “你有!”

    她捶着前座。“我没有!”

    该死!他们竟然为没道理的事情起争执。

    姜浙东突然煞车。

    幸好他有提醒她要系安全带,要不然这一下子她不蹦出车子去才有鬼。

    不等伍莎莎开始教训人,姜浙东已经倾过身体,强大的存在感夺去她嘴边的话,因为惊愕的唇被敌人攻城掠地,先驰得点了。

    “你……”

    这跟她想像中的吻差了十万八千里远,就算孙猴子驾着筋斗云一飞三千里,情况也不应该这样子失控的。

    这种情况下被亲,她一点都没有情人亲密的喜悦啊……

    捣着小嘴,她的身体更往后倾。

    “他吻过你吗?”姜浙东盯着她被肆虐过的红唇。

    她摇头。才告白就被甩了,吻……她没那么开放好不好。

    “以后不许在我面前谈论别的男人,我没那么大的度量。”

    “你……认为我在炫耀?”炫耀被甩?炫耀她因为学生时代白痴的告白,落得大学四年乏人问津,直到毕业才在工作上重新拾回一丁点可怜的信心?

    才以为他恶劣无礼的个性稍微能见人了,才收敛没多久,牛就是牛,管他牵到沙乌地阿拉伯还是阿拉伯罕都是顽固的牛。

    “我……没……”啪!结实清脆的耳光刮在姜浙东的脸上。

    伍莎莎松掉安全带,打开车门,一口气奔出车外,鬈鬈的头发因为身体的律动蓬发的跳跃着,姜浙东看不见她因为愤怒伤心失望而涨得通红的脸,还有眼眶里欲掉还没掉的眼泪。

    她苗条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霓虹交错的街道转角。

    他怔了好久,才知道要去追。

    一个好好的约会竟然会以一记耳光当收场?

    他吃哪门子该下十八层地狱的醋?!

    ###

    Wolf饭店八楼。

    舍秘书垂着头,腋下夹着刚才批阅过的卷宗走进阿曼的办公室。

    阿曼不是他的直属上司,其虽然挂着副理的头衔,但绝大部分时间都挂在超大型液晶萤幕前面写程式、玩电动、挂网聊天。

    “四先生?”

    “我还没死,说过别叫我四先生。”阿曼听见脚步声,敢来吵他的人没几个,这个舍秘书是其中之一。

    舍秘书实在想不出来该怎么称呼纽曼这个老板的死党,他硬直的脑袋也不适合去想这么艰辛的问题,于是……

    “四先生,我有些事情不明白一定要来请教你,你知道三先生他什么时候开始对四季豆那种蔬菜产生兴趣,想改投资四季豆种植栽培,我们是饭店业,对农业改良投资是门外汉,而且没有经过市场评估,能赚钱吗?”

    劈哩啪啦说完这一串,舍秘书好看的脸皱得像捏坏的包子,把他带出来的文件往桌面上放。

    面对电脑一脸痴迷的阿曼头也不抬。“你领谁的薪水就听谁使唤,那匹狼才是负全责的人,你来找我也没用。”

    “四先生!”舍秘书忍耐着;忍着想扁人的冲动。

    到底他们这些企业精英有没有把集团利益放在第一考量啊,每一个都漠不关心。

    “别生气,生气这种事情不适合你发作。”秘书可是左右手,他身边也一个姓舍的。

    想他在台湾悠哉的时候,L.A.的舍秘书正在做牛做马,好吧,看在他们同根生的面子上,他就管一管。

    按下存档键,摘下防护镜片,他总算离开电脑。

    “这一件是你顶头上司这几个礼拜来犯的第几件事?”他翻了翻那份文件,四季豆、四季豆……那是啥玩意?

    “四先生,我是来请你想办法,不是落井下石。”舍秘书愤慨凛然的说。

    “好好,你出去,这事我会负责给你答案的。”他拍胸脯接下来。

    一等舍秘书出去,阿曼重新把文件看过,这才打开电脑上的视讯。

    他输入一组号码,电脑里面的电眼透过卫星线路,影像传输镜头能把几万里外人的生活起居传进萤幕同他对谈。

    他联络的是人在日本度假,顺便探望Troy的畿。

    一张电脑合成人头显示在萤幕上。

    阿曼也不在乎。“畿,近来好吗?”

    “你好我怎么可能不好。”就连语调都是经过变造的人工声。

    “那好。”他抚掌。

    “哪里好?”

    “畿,你没来过台湾吧?”

    “我讨厌潮湿的亚热带气候。”电脑很久才传来回应。

    “就当作来这边度个小假,阁下意思如何?”

    “你不明说,我要挂电话了。”

    “别挂,我说。”

    视讯人头瞪着他,眼神让人发毛。

    “我想,我们快要有喜酒喝了,老三那匹狼发春了,我想你也接到Wolf台湾饭店的损益表了对不对?你不来,今年的红利恐怕会被砍掉两成喔。”以利诱之,不怕鱼儿不上钩。

    “他玩真的?”人工声音总算有了些不同的波纹。

    “五英会的第一位嫂子,来不来?不来是你的损失。”看样子一头狼没问题。

    “什么时候?”

    “当然越快越好,对了,老么那边你去联络,务必把他逮来。”

    大家亲爱精诚,众志成城,肯定要把那颗迷得老三无心工作的四季豆带回五英会来“种”。

    第8章(1)

    水槽里,搁着一盆等待下锅的绿豆。

    锅子上的水已经煮沸,啵啵啵啵地吵得冥思的人心烦意也乱。

    素手搅啊搅的,绿豆都搅光了。

    “我不是故意嘲笑你绿豆眼的,其实你的眼睛要比绿豆好看多了。”伍莎莎对着绿豆说话,手背不忘偶尔擦一下塞住的鼻子。

    “还有啊,其实想起来你人也不坏,虽然一开始看你呆呆的面无表情,发起脾气来又很可怕……说到这里,你的没礼貌也很叫人生气呢。”他那么坏,可是她就是想他想得紧,想得吃不好睡不着,想得经常做错事,幸好她的衣食父母是娘亲,不然,她的“中游”——中国无业游民史——简直可以写成一本书了。

(快捷键:←)上一章  狼来了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