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狼来了-page 16-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狼来了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狼来了 page 16 作者:陈毓华
    “才不咧,眷村那些阿公阿嬷一定会很喜欢饭店那些温泉设备、游泳池啦,还有叫人吃了再三回味的法式自助餐。”伍莎莎已经开始盘算要租几辆车,才够把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平安送去饭店。

    “我们也供应中式餐点的。”姜浙东出奇的镇静。

    “大总裁的意思就是没问题喽?”她乐歪了。

    “当然可以,但是,我要点回扣。”他比比脸颊。要是可以他当然希望亲的不只是脸颊而已。

    “慢着,你可以派车来接吗?我知道饭店有那种大型巴士,可以一次容纳很多人。”她趁胜追击。五星级以上的饭店就连加长型的礼车也寻常得很。

    “你不会太贪心吗?”

    “哪会,商人将本求利,我家也是做生意的,赔钱的生意你要是做了,那肯定其中有着更长远的利益,我说的对吗?”她分析起来头头是道,也是因为她这点长处,以前的老板对她还颇为礼遇。

    “我想……”他拉长了声音,“以前被你缠上募捐的企业家们恐怕都不好过吧?”

    “乱说,我可是很人文的。”偶尔去站岗跟黏字诀,这不算很恶劣的作风吧。

    “唔,我今天也见识到你的功力了。”

    “都是你把话题扯开,人家刚刚想问Troy现在的情况好吗?”虽然没见过他,她却是发自内心的关心。

    “住院观察中,短时间要以医院为家了。”日本那些特殊的急救医疗系统要比台湾进步,他静养,他们安心。“这些严肃过头的话还是别说了,我怕你会打瞌睡。”

    “怎么会?!我喜欢听。”她的心情像被大海拥簇的浪,飘飘然、飘飘然,两个人难得并肩坐着谈天说地,即便谈的是政治或商业那些讨厌到毙的话题,她也能欣然接受。

    “真的?”要找到棋逢敌手的伴侣谈何容易,他今晚真是处处惊喜。

    “我知道台湾的医疗设施没办法跟欧美很多先进的国家比较,说到医疗纠纷可是每个国家都有的困扰……吼,这就要骂那些政治人渣了!都怪财团垄断医药资源,他们那些人简直把人命当游戏——”

    “我们有一整晚的时间,来,先吃点东西。”哇,骂起把政治当舞台,爱作秀不做事的官僚体制,她一点也不客气。

    栖在他手心的小手,有温度,有思想,不是美美包装下的观赏品。

    喜欢。

    他好喜欢。

    进入状况的感觉比暧昧不明好多了,呼!

    这样的夜,烛火荧荧,心融融,不光是因为好吃的美食,还有悄然相通,盎然的心意。

    第7章(1)

    活动的高潮已然过去,他们才从海湾回来,滚搅在空气中的活泼音乐转成了迷惑人心的爵士,依旧在的人潮不分男女拥着跳起舞来,不要求步伐,不谈节奏,单纯随兴的欢娱不用想太多。

    “我得回去了,要是超过十二点半,我妈会宰了我的。”伍莎莎看了腕上的表,有点扼腕的说。

    他俩话好像说也说不完似,随手取来的话题都能由浅深入,由深而广,这样的惊喜让两人感情更近一步,希望夜不要太早结束,时间不要太快溜走,要是能永远停驻在这一刻最好。

    偏偏,阿金娘的命令也是粉可怕的。

    “你门禁森严喔。”

    “你明天就不用上班啊?”五十步笑百步;笑她是没断奶的娃喔,呿。

    “我还真的希望不要去呢。”姜浙东假装呐喊。他第二天的确有推不掉的早晨会议,要跟一堆所谓的企业能人勾心斗角。

    “为什么?”

    “饭店创业的辛苦期过去了,现在可以说渐入佳境,饭店的住房率一直维持在八成,其他部门也稳定的成长中。”

    “这样很棒啊。”他有什么好不满意的?

    “是很好。”他瞅了她一眼。“就因为太稳定了,这样的工作让我失去动力野心,我缺乏当企业螺丝钉的热忱,一直坐办公桌不能满足我。”

    人在江湖,这样的江湖,身不由己。

    集团是五英会共同的心血结晶,他想抽腿,不见得其他人肯同意。

    他承认自己从来都不是工作狂,只喜欢勇往直前的冲刺感觉。

    身边四个死党扣掉Troy那个病夫不说,其他几乎都称得上是工作狂,还有过之无不及,不需要他也去锦上添花让花香更臭。

    “你真是一语惊人。”

    “你对我很失望?”

    通常没有固定工作的男人多被划上无能的等号。

    无能,也就是说无法给女人充足的安全感,有品味的生活品质。

    “怎么会,你待业期间,我养你。”

    姜浙东哑口无言。

    本来,他还以为要用很多时间来说服她的。

    “我是说真的。”他瞠大眼,差点忘记要呼吸。

    “你看我的眼神有假吗?”她俏皮的眨眨眼。

    她总不能厚脸皮的说,在他还是英英美代子的时候她就对他有了好感,既然都有了好感,才不可能计较那些她根本没想过的事情。

    “不快乐的工作就不如别做。”像她现在的工作虽然苦哈哈的赚不到什么钱,却每天都觉得生命盎然,战斗力饱满。

    “你支持我?”他还是半信半疑。

    “我无条件支持你做任何事,除了偷抢拐骗、杀人放火。”

    “无条件?”他呢喃。

    “要不然把你那间美美的公寓卖掉,来住我家,我妈常说家里要是有个能使唤的男人就好了,你要不要让我招赘啊?”这下根本是跟老虎捋胡子了。

    “你这家伙,信不信我会打你屁股!”可恶,他正在感动得乱七八糟说。

    伍莎莎抱头鼠窜。“暴力行为是不好的喔,哈哈……”

    她到处乱跑,鸡猫子喊叫,凑巧撞进别人的肚子。

    “啊,对不住!我撞痛你吗?”她连忙煞住脚步,头忙不迭的抬起道歉。

    “没事,咦……我认得你,你是莎莎,伍莎莎!”正面迎视她的男人气质斐然,一看就是那种事业有成的男人。

    “啊,程……学长。”

    “你好眼力,没把我忘记。”女人是最容易记恨的动物,不知道她还恨不恨他?

    伍莎莎往后退了几步,连最基本的招呼都难以出口,其实她根本认不出来他是谁,要不是他的声音她还有点印象,肯定当是陌生人道歉过后就错过了。

    她呆若木鸡的看着意气风发的程城,介绍他身边头发飘逸、身材绝顶的女朋友。

    “欸……”真是漂亮到没话说的女生。他的胃口十年如一日啊,还是喜欢泡长发飘飘的女生。

    “女大十八变,你变漂亮了。”他轻佻的称赞。

    “欸。”她真衰,在这样的场合碰到她最不想见到的人。

    “我听说你回来了,怎么没来找我?”

    他们那一段不欢而散的过去早过去了,找他做什么?凭吊?怀念?还是再糟蹋她一遍,都不必了。

    “我忙。”

    “还在家帮忙啊?”那意味深长的语调中充满了淡淡的藐视。

    “是啊。”

    “要是需要我帮忙,到我公司来,我可以帮你安插轻松的工作。”

    “不必了。”

    熟悉的体热靠了过来,“遇见朋友?”

    “嗯,以前大学的学长。”伍莎莎猛然一醒,抛弃自怜的冲击,手脚冰冷的往姜浙东身上偎去。

    他没有任何表情的把她圈进自己胸膛。

    “原来是有男朋友了。”程城打量着姜浙东,评估他不具任何威胁,就把他抛到脑后去了。

    他是富家子弟,从小一帆风顺,没吃过苦头,不懂挫折为何物,出社会后在自家的小公司当老板,就更意气风发了。

    “我要回去了。”伍莎莎并不想介绍他们认识。

    “有空我会去找你。”

(快捷键:←)上一章  狼来了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