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狼来了-page 15-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狼来了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狼来了 page 15 作者:陈毓华
    “呃,谢谢。”他也会不吝啬的赞美人啊?

    “我是替你的裙子可怜,我怕你把它扯破了。”

    “你……果然狗嘴吐不出象牙。”

    “你不要太常赞美我,我会虚荣得全部接受的。”逗弄她真是人生至高无上的快乐啊!

    虽然只是无关痛痒的几句话,却让紧张半天的伍莎莎有了放松的感觉,她放下了紧绷的肩,背脊开始知道可以贴着高级的车椅背。

    花莲郊区的七星潭。

    刚好是假日,游客很多,开着小货车的小贩也多,热闹的巴比Q、海滩球,花花绿绿的颜色错落在弧形海湾的各处,跟海水一同撞击出华丽的步调。

    五颜六色的灯泡球挂满天空,冒烟的铁架上铺满从定置渔场收网捞上来的新鲜鱼货,碳烤小卷、鱿鱼,现烤九孔、又大又甜的蚵,负责碳烤的人忙得手忙脚乱,生鲜的曼波鱼又叫翻车鱼,各式各样的独家秘方,香味冲上了彩霞满天的天空。

    广场上挂着艳红色的布条,写着曼波鱼品尝大赛,原来是附近的各家民宿餐厅为了招揽客人而举行的活动。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们有口福了。”闻香而来的客人不少,停车场泊满了各式各样的车。

    “你早知道这里今天有活动吧?”

    “你越来越聪明了。”像这类的活动不胜枚举,饭店的公关部门一年到头有接不完的邀请函,绝大部分是进了碎纸机,略具规模的同业饭店山庄,公关部会致上感谢函,再不,若是经过评估觉得有取经的需要,便会派人前往。

    要姜浙东亲自出马的机会几乎是没有,尤其像这样不起眼,连名目都没有的比赛场合了。

    不过,他今天算是私人休闲时间,一点也不想扯上工作。

    “想不到我在你以前的印象中居然是笨蛋,你跟一个智商不高的人出来约会,岂不是辱没了你这个位高权重的大老板?”这种饱含大男人主义的“夸奖”,她难以下咽。

    “耶耶耶,我好像听到酸溜溜的话喔,你有反对情结喔?”为反对而反对是女人情绪性的言论。

    他们说认识也算认识,却从来没有深入的了解对方过,听到不一样的言论,不管是什么都备觉新鲜。

    “那是因为你不曾被老板炒鱿鱼,没有被人背叛过才敢大放厥词!”不管是感情或工作,她都尝过被放弃、被抛弃的滋味。

    那不是只有不好受的感觉而已,还有更多、更多说也说不清,理也理不完,要努力平复情绪,才能说服自己不是最差、最烂,别人不要的货色。

    姜浙东买了两支沙嗲、综合串烧,看着小贩把香味四溢的烧烤装进纸袋中,又另外挑了两只用盐巴轻轻裹住去烤的龙虾,然后完钞。

    “螃蟹要吗?”他问伍莎莎。

    “你当我是猪啊,吃这么多,晚餐怎么塞得下去?”那些鲜美的曼波鱼她还想吃呢。

    “你的食量没这么小儿科啊。”又不是没同桌吃过饭,她的食量有多大他心里有数。

    既然他都开门见山了,伍莎沙也不再跟他客气,伸出俏皮的五根指头,“我要这么多。”

    敲死他这个凯子!

    姜浙东没作声,单眼皮下的眼珠萌生出若有所思的笑意。

    甜言蜜语不是他的专长,打死他都说不出那些叫人起鸡皮疙瘩的话,但是,他有他的方式来表达言语不及的那个部分。

    “你的矜持呢?”

    从裙子到食物……“破功了。”面对这样的男人,她所有的准备根本就是白费心机。

    “诚实面对自己的缺点是美德。”

    “你在坦承自己人性最差劲的那一面吗?”几经训练,她伍莎莎几乎快要青出于蓝了,至于……胜于蓝?算了,那需要时间,等她哪天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翻转过几周天,炉火纯青了再说。

    “如此良辰美景,不要逼迫我去面对我的弱点嘛。”他的姿态之低简直到了低声下气的标准,幸好那群匪类朋友不在身边,要不然准个个掉了下巴捡不回来了。

    人多气味杂,不想在碰碰撞撞的人潮中跟别人互看吃相,两人走了一小段路才找到可以歇脚的地方。

    那是一块砾地,被海水长年冲刷过的砾石非常干净,没有一粒沙子,触手还能感觉到底部的湿润。

    “你看起来完美无缺,哪有弱点?”天之骄子吧,像他们这样的男人。

    “你是这样看我的?”

    “不然?”

    姜浙东沉默了好一下子,这期间,他把海鲜拿出来两人分食。

    最后一抹彩霞终于消失在天际,红橙紫蓝只残留下灰灰的阴霾,几颗太早出现的星子宣告着夜将来到。

    “Troy常说太过完美的人容易招嫉,他一身是病,所以才能祸害千年。”每个人对完美的定义不同,在他感觉,完美就跟木乃伊同样的乏味,她把他当作无趣的男人吗?那可就不妙了。

    “Troy是谁?”第一次从他嘴巴听见旁人的名字。

    “我有四个死党,从国小一路到大学都在一起,后来因为某些事故分开又相逢,大家一起创业,我上次离开台湾一段时间为的就是Troy。”他们的生命火花有大半是紧紧密合的,在不可测的人生中,他们的友谊是最美丽的一页诗篇。

    “他怎么了?”

    “Troy的身体不好,经常性的病危。”说来云淡风清,他的病情却是其他几个人心中永远牵挂的痛楚。

    伍莎莎不自觉的去握他的手。“等我回家一定要用力的抱一抱我老妈,谢谢她给了我一个健康没病痛的身体。”

    她的善体人意直沁姜浙东心底,她的手没有平常女子的细致柔腻,却温暖了他整个胸腔。

    “被你一讲,我也发现我很久没有打电话回家了。”老爸总爱抱怨他宁可四海为家也不回家,天知道那个原生家庭只会给他格格不入的突兀感,至于所谓的家庭温馨是打从他认识Troy以后,才知道自己的家根本是支离破碎。

    慢慢的,他长大了,对爱的渴求不再那么明显。

    不明显不代表不需要,身为现代人,隐藏的面具戴久了,会错觉人没有爱还是可以活得坚强快活。

    然而,日复一日的在满满的工作中斡旋兜转,缺乏生活品质的不平衡终于倾倒了,他对工作的迷思越来越多,他在满坑满谷的工作中找不到幸福跟成就感,于是,他给自己放了长假。

    在那破旧的民宿,他遇见了从台北回来的她。

    看见她不厌其烦,总是全力以赴的对待食堂那些阿公阿嬷,他的心常常会被牵引、被触动。

    刚开始,他怀疑过自己被不是很出色的她吸引的原因,迳自离开民宿好沉淀自己,这才发现她的影像无时不在困扰他。

    在饭店重逢,之后他又匆匆赴日探视Troy,这段时间他竟更加的思念起她来。

    台风中见她那拚命的身影,他这才完全确定自己的心意。

    “那赶快谢谢我的提醒。”伍莎莎欣然把功劳揽上身,并没发现姜浙东心中的波涛汹涌。

    “你要我怎么谢你?”

    耶?干么这样瞅她,害她反应变慢,快要呈现呆滞的状况欸!

    “免费的住宿券,还要供应三餐,免费使用饭店所有的设备,可以吗?”她早就想好了。

    “你的胃口很小嘛。”可能吗?她可是有着花莲名胜奇怪绰号的人,他见识过她要钱的样子的。

    不会张牙舞爪,但很单刀直入地开口要求,执拗且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他不以为她会这么简单放过他的。

    “五十张。”狮子开口果然嘴巴不小。

    “你准备在我的饭店赖一辈子?”那不如嫁给他干脆!

(快捷键:←)上一章  狼来了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