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狼来了-page 12-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狼来了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狼来了 page 12 作者:陈毓华
    她把所有藉口、理由的漏洞通通防堵住了,让他逃不了。

    伍莎莎看见姜浙东青筋浮动,想跳起来逮人的样子,求自保的往后退了一步,冷不防撞进阿曼的怀中。

    硬如钢铁的手箍住她,她一吃痛,马上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亮晶晶的皮鞋留下了到此一游的印子。

    “我相信你没那个胆量。”阿曼挑了挑眉,棕色眸子中的冷意叫人不寒而栗。

    “别对她凶。”姜浙东碰了碰了阿曼的手,示意他放手。

    “我要是不放呢?”说他凶?他凶起来可不是这样子。但是,老三对这中国女孩的态度实在很值得玩味。

    两人刚才唇枪舌剑,你来我往的状况非常新鲜。

    “你想吃我的拳头?”软的不吃,姜浙东不介意暴力一点。

    “我们高中以后就不打架了。”文明人总不能打架当饭吃。

    “你要是不放手,马上就会尝到以前头破血流的滋味了。”阿曼握住伍莎莎的手让他火气一直拚命往上冒。

    “老三,你跟这位小姐的交情匪浅喔。”他袒护得紧,那种要把兄弟拆卸八块的德行还是头一遭。

    基本上,姜浙东这人是天才中带着孤僻,不管男人女人为了怕麻烦他都不去沾惹的,要不是因为Troy太过破烂的身体,他对集团的职位也毫不恋栈,早就驾着他的豪华大游艇四海为家去了,而不是苦哈哈的上班工作。

    “不用你管!”姜浙东把伍莎莎拉开,不让她跟阿曼有任何近距离的接触。

    可是爱跟老三对立的阿曼一反常态,眼中的冷意消失之后热情有余的对着伍莎莎说:“小姐你好,我叫纽曼·哈瓦纳,是姜浙东的表弟,也是Venice银行的负责人,有空欢迎你到L.A.来玩。”

    “谢谢,你是姜先生的表弟,怎么你是外国人?”面貌上别说相似点很少,就连国籍也不同,不会是一表三千里吧?反正中国的姻亲关系本来就很复杂。

    “我拿的是美国绿卡,这顽固的家伙说他不想洋化得太彻底,坚持保有中文名字,也坚持要娶中国老婆。”

    “你是银行家,愿意为老人慈善捐一点钱吗?”伍莎莎眼睛一亮,金龟子不只一只呢,她不想错过任何可以募捐到钱的机会。

    她绕过姜浙东,跟阿曼面对面。

    当然啦,她跟阿曼的高度实在没办法并提,不过她还是仰高脖子,摆出自己最亲切诚恳的微笑给人最好印象。

    “你不要见钱眼开。”她竟敢对着死阿曼笑!姜浙东肚子里的火已经漫烧全身,眉毛间的皱纹可以夹死过往的小虫了。

    “你别来搅和,不捐钱的人等一边去。”虽然说能见到他也是很重要的事情啦,可是,当务之急是什么都比不上老人食堂的缺钱来得紧急。

    “谁说我不捐钱!”

    她转过身子,一脸不信。“真的?”

    “我不说假话。”就她敢这样质疑他的话,可恶!他到底有没有一点男人应该有的志气?

    得了,这些无聊的自尊都是自己心理作祟!

    “我不会白白要你捐钱的,你捐献出来的每一块钱,食堂都会把支出明细列表出来,也会寄一份感谢状给你的。”她立刻拿出收据准备书写。

    “莎莎都么说了,你还杵在那里做什么!”姜浙东决定把阿曼拖下水,己所欲当然要施于人。

    他可不会让阿曼一个人独乐乐。

    “欸,我?”他完全不了解老人食堂什么玩意,加上,国外的募款起码也能捞个火辣娇媚的美女瞧瞧,或是五星级的餐点填肚子,怎么台湾的募捐是随便几句话就要他拿支票簿出来?

    “不许低于五万美金。”姜浙东撕下支票交给伍莎莎。

    “你开黑店啊!”阿曼变成了喷火恐龙。

    “不就你现在站的地方。”

    他目光狠狠扫射了姜浙东之后,终于贡献出他来台以后的第一笔爱心捐赠,“我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作胳臂往外弯的意思了。”

    什么表兄弟,果然是一表八千里!

    “今天,真谢谢你。”伍莎莎没想到这一趟就像中了乐透,收获之丰富让往后半年的她都不用再为了钱东奔西走,向人鞠躬作揖,看尽别人的脸色。所以,她是真心诚意的道谢。

    “要是可以请我吃顿饭当谢礼就好。”把眼光从她的脸上移开,姜浙东克制着想动手去抚摸的冲动。

    两人缓步走向饭店外。

    第5章(2)

    “去老人食堂?”心情无比轻松的伍莎莎脸上洋溢着阳光般的笑容。

    “我们的第一次约会耶。”

    “约会?”她没想到这两个字会从他嘴巴说出来。

    “是啊,我建议我们去别家餐厅吃饭。”

    “你不会故意要敲我竹杠,我先说好,我可没你那么有钱。”瞄了眼身后的建筑,她怕他像上次几回那样捉弄她。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约会那天我会把自己的腰带先勒紧,尽量吃少一点。”

    “那说好,你吃了面包再赴约。”

    “你很斤斤计较耶。”

    “我计较,你又不是今天才认识我。”她的心情大好,比饭店外面的阳光还要阳光。几日以来郁积的阴霾似乎同时散开,一丝不留。

    “那天我去接你。”

    “这么隆重?”

    “不喜欢?”

    她摇头,笑了。“你要是像今天这种打扮出现,我妈第二天就会把我拎到你面前叫你娶我了。”

    “不会吧……”他的声音有点迟疑。

    他想念她,也想跟她在一起,可是婚姻太沉重,那是他还没能想像的部分。

    也不知道怎地,伍莎莎灿烂的心情起了些微的失望,但是她的声音依旧轻快。“到时候你用电话知会我,我自己去就好。”

    上了小发财车,她往照后镜看去,心中不禁生起一股自惭。

    格格不入的她,格格不入的小发财车。

    那时他没有解释为什么突然退房离开的原因。

    其实耿耿于怀,始终念念不忘的人只有她一个人,说不定,她真的很蠢。

    夏天明明还没完,怎么她却是觉得这次见面像是宣告他们之间的似有还无也一并告别了?!

    回程的海风凶狠狂肆的吹着她的鬈发,她车开得猛,把时速催到一百公里,要说想像是只翩翩起舞的粉蝶,在扬起双翅的同时就被她给抹去了。

    二十五岁的女人每天穿着T恤热裤干活,没有化妆没打扮,没有学历没有背景。

    她恐怕一辈子都要过这样的狗脸岁月,得过且过,直到老去。

    更可悲的是,她明明看见姜浙东欢喜得要命,差点没扑过去,可悬殊的背景却像一盆冷水浇得她全身上下冰凉自厌。

    老天!

    吱——

    小发财车紧急的停在路上,几秒钟过后缓缓往前移,停在路边的小突出面上,接着熄火。

    伍莎莎趴在方向盘上,面对无尽延伸的海岸线……四顾茫然。

    ###

    那天……一直没有来临。

    她跟姜浙东的约会成了死会。

    伍莎莎不知道因为Troy的病情加剧,差点演变成葬礼,所有的Wolf集团成员通通飞到日本,等到情况稳定下来已经是一个月又十天后的事情了。

    姜浙东回来巧遇台湾今年第四个台风。

    根据气象局报告,这个在菲律宾海域形成的台风本来只是个低气压,后来发展成中度台风,早上已经发布了海上台风警报,至于陆上警报也在刚刚发布,台风很有可能从鹅銮鼻或花莲登陆,希望沿海居民做好防台准备。

    “姜先生,要回饭店还是公寓?”来接他的司机拿着的黑色大雨伞也挡不住忽大忽小的雨势,斜斜的雨从四面八方过来,一下打湿了他的裤管皮鞋。

(快捷键:←)上一章  狼来了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