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狼来了-page 1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狼来了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狼来了 page 11 作者:陈毓华
    他干么又想起她!那个叫雾煞煞的伍莎莎。

    现在雾煞煞的人换成他了。

    自从回来后,他始终处在云端,茫茫然,不知所以。

    他不喜欢腾云驾雾,因为这种感觉让他无法掌控。

    舍秘书表情不变。在这种地方待久了,没有三两三,梁山的饭碗很容易打破的。

    “是的,我退下。”

    他自然有他的方法。

    这座山移不动,自然还有别座靠山会拿铲子来动。

    他决定去找那座比三先生更具影响力的山过来。

    他无声的离开,临去前还体贴的关上门。

    终于安静了,最高品质。

    但是,姜浙东的安静只维持了五分钟。

    三百秒过去,前后两个人不请自来的进了他的办公室。

    这两个人姜浙东没办法摆脸色叫他们滚蛋。

    一个是个性乖戾不羁,吼起来伤心动肺,心情好的时候陪着玩无所谓,今天他没那心思。

    另一个……他不应该在这里。

    姜浙东大步的离开办公桌后,眉头深锁,冲着面前高度跟他不相上下的男子吼,“你有病啊,千里迢迢的把他带来做什么?!”他指着后面一进来就找位置坐,又专挑柔软沙发的男人比。

    就几步路而已,他要扶着墙壁,甚至坐下后还必须抚着起伏不定的胸口喘气,总而言之,就是弱不禁风,苍白的脸,枯瘦的骨架,真的是风吹便倒。

    “你看起来精神不错嘛,舍秘书把你形容得有如三魂七魄掉了一半,他太夸张了。”阿曼扬了扬长得不像话的睫毛,浑身如火般耀眼。

    要说他是火,姜浙东绝对是水,那种能穿石的水。

    不过,水跟火,通常有个形容词叫水火不容。

    所以,各自在一方领域都是领导者的两人见了面,年龄立刻减降二十岁成儿童斗鸡。

    “我在说Troy。”这浑球存心来气人的。

    “Troy很好哇,舍医生说他的情况是这几年来最好。”何况他说要出门,谁有胆子反对?

    “阿曼,你还是一样的欠揍!”

    “我有中文名字的,我为了来台湾专程取的名字,你要不要听一下?”什么叫入境随俗他很清楚。

    “我懒得理你。”

    “你不理我,难道要Troy陪你哈拉聊天?”他毫不忌讳指出清灵如雪更胜雪的男子有身病骨。

    “我宁可跟他泡茶也不想跟你说话。”

    “舍医生说他不能喝刺激性饮料。”

    姜浙东送他一副白眼。

    “那公事你聊不聊?”好久不见一点都不亲切,呿!

    “其他的人还没到,你要是对集团今年全球的收益有兴趣,我让舍秘书拿资料给你慢慢看。”看到天荒地老,看到头发胡须白都没问题。

    “呿,那种玩意我自家就一大叠,只差没拿来摺纸飞机,还希罕咧!”

    姜浙东对冗长的会议心存反感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他觉得开会是人类最浪费时间的一种行为。

    但是一年一度的Wolf集团五英会议却不能推辞。

    五个分布在世界各国的精英是Wolf集团的第二代,观光、建筑、土地、科技都是事业发展的重心。

    五英会最早发源于日本,这是他们的根本。根本,是团谜。

    聚会的地点不一,看大家心情而定,所以,不管五个人有多忙,在今天这样特别的日子都会赶来参加。

    至于会不会迟到,就不在规范里面了。

    不过,看这两人一见面就吵个没完的样子,很难说服别人相信他们有多团结,要说像盘散沙还差不多。

    又,这么幼稚的斗嘴,更让人质疑他们在各自的领域中,会有多令人佩服的表现。

    但是,他们不需要去说服谁,你想质疑,随便你,因为他们是我行我素的Wolf。

    “老三。”阿曼亲热的叫。

    “老三是你叫的吗?”

    在Wolf排行是以加入的时间为准不是年纪,姜浙东行三,阿曼行四,夹心饼。

    眼看两人又要杠上,不过,全部止消在一声惊诧中——

    “Troy厥过去了!”送茶进来的舍秘书发现情况不对。

    “我……没晕,只是听他们说话听得太入迷,心脏一下子忘了跳。”

    哇哩咧。

    “一堆屁话,你那么认真何必呢。”姜浙东自责了。

    “不关……你的……”

    瘦弱的人露出一抹颠倒众生的微笑,这样的笑容挂在他骨骼清奇的脸上实在不合适,可偏偏又魅惑至极。

    “别笑啦!”笑也需要花力气的。

    “你好吝啬,让我分享一下……都……不……行。”

    眼睛往上翻,这下他是真的晕过去了。

    “Troy!”

    “该死!”

    “叫医生!”

    “舍医生——”全天候跟随的主治大夫。

    两人少之又少的默契总算在紧要关头没有太难看。

    风波定。

    第5章(1)

    姜浙东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伍莎莎。

    上了淡妆的她站在柜台前面不知道跟小姐说什么,只见柜台小姐一直摇头,摇得发髻都快松动了,而她穿着合身T恤长裤的身躯为了更亲近一点柜台小姐好说服她,越往柜台上攀,到后来,连脚尖都踮起来了。

    几分钟过去,柜台小姐像是怕了她,用拿笔的手指了指他的方向。

    他隐身至棕榈树盆栽的禅意沙发中,透过盆栽可以看到她正快速的往他的方向过来。

    伍莎莎也没想过会在这饭店大厅碰到很多天不见的姜浙东。

    她准备很久的开场白都不管用了,只能呆呆的说嗨。

    “我来找Wolf饭店的负责人。”

    “我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很不想承认。

    “你?”

    “是我。”

    怎么他们之间似乎常常重复这样的对话?

    “姜先生你好。”伍莎莎很意外。

    他的回应也绝。“我很好。”

    “没想到你是Wolf饭店的……总裁。”她今天是来募款的,对象就是饭店的大老板。

    虽然遭遇刁难,可人仍是见到了,只是没想到竟然是他。

    他从海边消失是回到这里来了。

    “我总不好一直游手好闲。”

    “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把橘子树当成橘子枝了。”

    “是我没有对你讲清楚我的工作跟背景。”

    “姜总裁太客气了,你不需要对一个民宿的服务生解释自己高贵的身分。”她有什么好不心平气和的,讲话更不用这样尖酸,她是怎么了?

    “你在生气?”他看得出来。

    “你穿西装很好看。”她却文不对题。

    不过,真的很好看,有款有型,穿着手工细致质料西装的他,把他们的距离拉得十万八千里远。

    或许是她想得太多,他们也许从来没有亲近过。

    在仿佛断了联系的今天又碰面,是要她认清楚这个始终成谜的人吗?

    “谢谢。”

    “不客气。”

    该死!他想说、要说的不是这些。

    他想问她好,想知道她所有的近况。

    而两人却客气得跟陌生人一样。

    “我是来向姜先生寻求募捐资助的,对不起,我太没礼貌了,请姜总裁让我重来一遍。”伍莎莎开门见山,她深深知道要是错过这次机会,自己可能会失去跟他要钱的勇气。

    “别用那种口气叫我。”姜浙东不喜欢她这种疏离的态度,他想念她的没大没小,还有那股傻劲。

    “姜老板。”

    “我不喜欢这种硬邦邦的叫法。”她非要气他不可吗?

    “姜总裁,台湾已经开始迈入高年龄化的社会,社区的独居老人越来越多,老人食堂是为了让以前为了社会贡献心力,如今却无依无靠的老人家设立的食堂,对不起,我忘了姜总裁也曾经在食堂用过饭,所以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你一定不会让我白来这一趟的,你说是吗?要是你需要老人食堂的简介说明,都在这里。”她从包包拿出早就整理好的解说资料递到桌几上,态度不卑不亢,好得令人刮目相看。

(快捷键:←)上一章  狼来了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