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狼来了-page 10-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狼来了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狼来了 page 10 作者:陈毓华
    本来觉得不出色的她,竟然越看越是顺眼美丽。

    不自觉的,他走过来。

    “你故意挑这时间出来晒太阳,想中暑比较快。”

    “要不是你这位高贵的客人,我根本不可能在这里。”烫脚的沙滩,反胃的油漆味,可以把人煎成熟蛋的太阳,她是神经病自虐啊,有点智商的人谁会无视近四十度的天气煎熬自己?

    她甩动手上的刷子,故意让漆点喷上他的鞋。

    姜浙东看着鞋面上的蓝漆。“我没有叫你在下午两点的时候出来曝晒,就算你晒成人干也只能说活该。”

    “我只有这时间有空,其他时候我有别的事要做,难道你要我晚上挑灯夜战出来喂蚊子,那才能满足你虐待我的变态嗜好?”她大声的叫,不这样便无法纾解心里的愤怒。

    “我倒是没试过晚上……”

    第4章(2)

    伍莎莎怒瞪他。

    “那现在不要做了。”

    她气鼓鼓瞪人的样子真像河豚。

    她刷得更用力,负气似的,把所有的力气发泄在上面,压得刷子毛向四方怒张。

    “不用你管!”

    “我说——不要做了!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她连草帽都不戴,风吹得她本来就东翘西翘的头发变成钢丝,毛毛的头发,红艳艳的脸蛋,张牙舞爪的,她好可爱。

    逗弄她,一开始真的是有趣的事,后来发现她认真过度的个性,不管遇到任何事情都是拚着命的做。

    那让他从迷惑到认真看待,然后心生怜惜。

    他的捉弄计划没一项成功的,也不长久,真要追究,到后来吃到苦头的似乎都不是她。

    “我听你话的时候你却是存心捉弄我,我当真的时候你的心九弯十八拐,满脑子坏主意恶心肠,现在不管你再说什么,我都不要听了!”

    姜浙东发觉自己的嘴有点苦。

    “我讨厌你!讨厌、讨厌……”情绪性的字眼从她蚌壳般紧闭的嘴巴逸出来,眼泪跟随着没有出口的感情发泄出来。

    她激动的把沾满蓝漆的刷子往他身上丢,他身上的棉质衫马上留下一道痕迹,刷子啪地掉下,四处溅溢。

    他心眼好多,这样的人不能相处,动辄都是伤。

    伍莎莎转身就跑。

    他为什么不能像这边的人那样好相处?大家每天都笑嘻嘻的多开心。

    “别跑!危险!”姜浙东在后面嘶吼,风吹散了他的声音。

    她自顾自的往前跑,脚涉进水中也没感觉。

    水淹上了她的小腿。

    姜浙东一双长腿也踩进冰凉的海水中,赶上满怀难堪情绪的伍莎莎,猿臂抓住了她将她搂入怀中。

    浓烈的男人气息顿时笼罩她的呼吸,她娇小的个子困在男性的胸膛,小得不可思议。

    “我不是故意的!”他不懂她的心思起伏却见不得她掉泪。

    “你脑子病得不轻。”她的气还没消。

    “你好胆再说一遍!”

    瞧,马上就翻脸了。

    “我不想被吆来喝去被骂着玩。”

    “我没有骂过你一个字。”她为什么这么难搞?

    “我是个人,是个女人,我也有情绪有心情,我不是阿猫阿狗,你高兴的时候叫来摸一摸,不高兴的时候丢一边去。”

    “我哪里把你当猫狗了?”这更冤枉了。

    他说不通的。“你的脖子以上净装着垃圾。”

    “我喜欢你不代表可以容忍你随便骂我。”

    她也知道自己说得过分了,瘪了瘪嘴。

    可是这次不骂个痛快,下次……呜,她有病啊,还想什么下次,没有什么下一次了啦!

    “我只是试图跟你沟通。”

    “你鸡同鸭讲。”

    “很庆幸我们到最后有了共识。”她瞧着箍住她不放的胳臂,流过泪的脸蛋神情黯淡。

    一个心思多诡,一个真性情;一个南辕,一个北辙,想兜在一起,有点难,难,很难。

    ###

    人工棕榈叶随风飘荡,穿透树梢的阳光照射在来这里休闲度假的男男女女,无垠的绿草皮是高尔夫球爱好者的天堂,主题公园是亲子同乐的好地方,满是鲨鱼牙齿、巨大多彩贝壳的贩卖场,训练有素的俊男美女服务人员,不停歇的阳光像是为了这里的人闪耀璀璨,一张鲜透艳丽的图片活生生的上演着。

    这里,不是图片,也不是旅游书,是一家六星级的大饭店。

    Wolf集团饭店,台湾据点。

    十五层楼的高度,地中海建筑的白墙蓝顶,优美、典雅。

    顶楼的办公室里。

    最后一个泥红章印子盖在文件上,阖上卷宗,姜浙东将其递给办公桌前等待的秘书。

    “三先生,我认为再看一遍比较保险。”身着三件式西装的秘书块头很大,要是忽略脖子以上的好皮相,看起来比较像保镳。

    美金高达四亿的合并投资案,舍秘书当着当事者的面重新翻看,不是他怀疑总裁的能力,而是最近突槌的频率有点惊人,身为饭店经营者的贴身助理,他家世代都是Wolf集团的秘书群,容不得有丝毫差错的。

    “你直说,这次又哪里出问题?”大办公桌后的人动手拉了一直让他透不过气的领带,往舒服的旋转椅子里倒。

    继昨天签错名字的乌龙事件后,他不会又重蹈覆辙吧?他是怎么了?

    “这不是普通的企划案,跟LittleHavana合作的主题公园是公司今年最大的案子,你看过以后就要交付执行的。”

    “舍秘书,说重点。”这秘书什么都好,就是说话不够一针见血。

    “三先生,你不觉得你在合约书上多填了个零?”四亿耶,又多个零,大家把指头全部剁下来也不够赔。

    “什么?”他竟然犯下不可能的错误。

    姜浙东拿回卷宗,果然。

    “三先生,我看你收假收得有点不情愿是吗?”根据诸多兄弟互相交换的情报显示,他目前这个老板主子是最不管事的,也就是说,论秘书的歹命度,他居冠。

    之前自动延长假期,乐不思蜀的人是回到工作岗位了,他还一度以为工作压力终于可以减轻,谁知道……

    “我的脸上已经写得这么明显了吗?”姜浙东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了,心神不宁的,明明眼睛看的是重要的合约,精神却怎么都无法集中。

    “三先生,你的职业倦怠症一直没痊愈吗?”尽忠职守的舍秘书只能苦笑,要是主子捅的楼子够多,他加班的天数恐怕要无限延长直到寿终的那天。

    可是另一方面他更要担心三先生万一倦勤,那他这个苦命的秘书要何去何从咧?虽然这时代不流行从一而终了,但是,他不想换老板。

    他绝对是家族中最短命的一个。

    “等我作决定的时候我会第一个通知你的,你去忙吧。”

    “是。”想来他这阵子需要更用心的盯着三先生的行动,要不然几时会成为弃儿都不晓得呢。

    下班后先去买个睡袋吧,镇守在公司里,巨细靡遗,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光,可是这一来,他的命苦程度……目屎拨未离啊……

    “三先生,年度重要会议的时间快到了。”舍秘书比比腕上的表要主子注意,该他的工作绝对不会出错的。

    谁知道姜浙东已经把眼光调到落地窗外面,压根是舍秘书自己比手画脚上演独脚戏的戏码。

    没人理会。

    他冒死继续上奏。“大先生还有几位股东已经在会议室等你。”

    “让他们去等,等不到人自然会放弃的。”总算还不坏,还有反应。

    “三先生,股东们都是从世界各地搭机赶来的,你怎么可以让他们等?”舍秘书要变脸了。

    “你察言观色的本领退步得厉害!”不会看人脸色,不知道进退,就像某个人。

(快捷键:←)上一章  狼来了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