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狼来了-page 9-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狼来了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狼来了 page 9 作者:陈毓华
    ——半个多钟头后。

    又送走一批赏鲸客人的伍莎莎白着脸,撑着僵硬的笑从码头走回来,游客一走光,她的脸立刻垮下来,捣着嘴,她急着要去找地方狂吐,根本没看到等在不远处的姜浙东。

    她急急忙忙进了公厕。

    好几分钟以后才出来,看她摇摇欲坠的走到洗手台前,笨拙的打开水龙头,掬了一把水往脸上泼,两掌握住洗手台,任由水滴从发梢流到地上。

    好一下子才振作了些。

    咦,怎么有双鞋?

    她没力的抬眼,心里烦恼的是要是今天再多两批客人来,她大概会挂在这里,而要是真的挂点,就糗大了。

    她让出一块位置。

    鞋子的主人卡位进来,不动。

    伍莎莎疑惑的抬高了视线。

    吓!

    “你想躲哪去?”实在叫人生气,看见他又不是见鬼,躲什么躲!

    “我……哪里都没要去。”她捣住嘴,心咚咚咚的乱跳一通。

    你怎么在这里?她也想问。

    “你看你自个的眼睛是怎么回事?”丑。熊猫根本是一种丑陋的动物,尤其两个黑眼圈贴在她眼眶下,丑到不能见人。

    她怎么敢拿这种脸出来见人?!

    “只是有点睡眠不大够。”她戳了下眼皮,刚才她进去时照过镜子,还好啊,只是精神有点不济。

    “跟我回去!”他陡然怒道。

    “我在上班耶。”

    “你看见自己的鬼样子吗?游魂也好看过你。”看见她那摇摇欲坠的样子,脸白得比鬼还难看他就火冒三丈。

    他知道自己气得很没道理,也被自己近乎激烈的情绪给吓到。

    他用力厘清思绪。

    这些感觉都不在他预料之内。

    不过,被他骇到的人还有呆愣的她。

    “我叫你跟我走你跟我走就是了。”他莫名的恼羞成怒,不知道生气的对象究竟是她,还是因为看不清楚自己的想法而不悦。

    伍莎莎虚弱的抗议根本没用,她被拖了出去,然后被甩上车,车门轰然关上,车子直飙而去。

    这是她第二次搭他的车。

    上次他的脸黑臭,这次也不例外,车子行驶了一段路,车内的气氛很僵,只有通气孔的冷气到处乱窜。

    伍莎莎手放在膝盖上扭来扭去,偷看姜浙东。

    “你以后不用再去打工了。”看她坐立不安,屁股下面像藏了针,强行拉她上车的他决定性的开口。

    “你把我硬拉出来,老板会扣我工钱。”这样,距离她理想的金钱数又更远了。

    “你怎么就那么死脑筋,为了一堆死东西把自己搞成这样?”还去翻垃圾,他无法想像。

    她身上那臭得要命的味道竟然是因为他而来?!

    她大可不用这么牺牲的。

    “那么重要的材料被我弄丢,我怎么可以不想办法赔给你。”她问过,一个罗盘就要五万块台币,那一艘游艇的造价不就天价了。

    她没办法想像。

    “你赔不起,我也不在乎。”姜浙东从来没怀疑过自己的口才,却常常在她面前觉得无力。

    “不在乎?你说得那么轻松,我的罪恶感还不都是你给我的,你根本是存心整我,对不对?!”

    他明明怪她不应该把他的游艇误当垃圾处理掉,现在竟然又翻案的说不在乎,被整的感觉像水银柱直冲她脑门,她压低声音,握紧拳头,要不然她怕会控制不住自己,扑上去一拳打掉他什么表情都没有的脸。

    她觉得自己真是白痴到爆!

    虽然是她的错,可是他竟敢这样说!“你不在乎,我在意,像你这种眼高于顶的人,我不想欠你任何人情,你懂吗?”

    “你要这样想我也没办法,可是就算你把自己卖了,也偿还不了我十分之一的损失。”

    “你是个不折不扣的王八蛋!捉弄我很好玩吗?”

    “是……好玩。”他说。“你也知道只有海的地方很无聊,除了石头,什么都没有。”

    随便她怎么误会都无所谓,反正他就是不想看到她去打那个工。

    伍莎莎气得太阳穴隐隐作痛。

    他说的话真真假假,做的事扑朔迷离,她捕捉不到他的逻辑,她不是十七八岁的少女了,却任他捉弄着玩,瞬间,她只想一头撞死。

    他知不知道这样很欺负人?

    “下车,我要下车!”她脸一节节刷白。

    不想跟他处在同一个空间,就连呼吸同样的空气都觉得快要窒息。

    “这里?离家还很远喔。”闹脾气了?脸色也变了,看她气得蹦蹦跳的样子真有趣。

    伍莎莎狠狠的捶了下车窗。“恶质!”

    她果然气得不轻。

    姜浙东飘忽的笑,“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不介意更‘恶质’一点。”

    啥,什么意思?她生出不好的预感。

    发现她充满疑问的视线,他简直是心花怒放,满意的开始专心开起车来。

    ###

    恶质,恶劣,都不足以形容她对姜浙东排山倒海、反感得要死的感觉。

    伍莎莎一肚子鸟气。

    炎炎烈日下,她一笔一笔的刷着柚木条。

    相较一派舒适坐在遮洋伞下喝气泡饮料、讲手机,戴墨镜、穿热裤凉鞋的姜浙东,她就像饱受凌虐的苦命阿信。

    他的恶质发挥到淋漓尽致。

    说话真真假假,好,那是上辈子的过节。

    差遣她打杂,她也认了,他是大金主嘛。

    要她二十四小时待命跑腿,可以,咬着牙,好,应付你!

    但是,油漆工……油漆里面混合的化学原料让她头昏脑胀,比带团出海赏鲸更让她觉得恶心。

    好,刺鼻的味道先不说,船是他的欸,奴役她,就能带给他乐趣吗?

    答案是十分明白。

    她为什么要随他摆布?还一句怨言都不能有……还怨言咧,才骂了他恶质二字就落得这种下场,要多说几句,不知道会不会被丢到大海,沉到海沟底层变作微生物们的食物。

    其实,她也闹了几天的脾气,看见他没给好脸色,是老妈发现出手揍她,说不可以对客人没礼貌!

    最可恶的是他每次都在笑。

    哼!牙齿白喔!伍莎莎分心的发现他的确有口洁白无瑕的牙齿,而且笑起来还不是普通的好看。

    “你气色恢复得不错,就从今天开始来油漆吧。”他撂下话来。

    他说什么,罗马尼亚少数民族语还是外星话?可恶的是还当着对他唯命是从的老妈面说的。

    “老妈。”伍莎莎求救,老妈应该会声援自己的女儿吧,她才是亲人耶。

    “姜先生看得起你才要你去,别拖拖拉拉的。”阿金娘很乐意把自己的女儿贡献出去。

    看得起我?不用吧!没血没泪没人性的老妈——那天是谁对她耳提面命要小心大野狼在身边的?

    姜浙东似乎有着她不明白的本事,短短时间弄来一批看似更精良的材料,从切割、量尺寸、画图都自己来,在她别扭生气的几天里,他已经钉好船模有模有样的搁浅在沙滩上。

    老实说看起来还真漂亮,要是上了漆、装上帆桅、加盖好船舱不知道有多壮观。

    这样一想,本来被她诅咒到快要流脓长疮的游艇突然顺眼许多。

    伍莎莎所有的动作都巨细靡遗的落在讲手机中的姜浙东眼里,他不应该分心的,但是,距离那么近,近到很难忽略她的存在,于是眼睛有了自主权,不由得跟随着她每个动作摆荡。

    印象中,刚回来的她皮肤细白,就跟都市里的女孩子一样,一段时间过去,阳光揉进了她的肌肤,像蜜的颜色让她看起来朝气蓬勃、闪闪发亮,她喜欢穿双肩系蝴蝶的T恤,对每个人,尤其是那些上了年纪的阿公阿嬷总是笑得无比开心,工作起来像拚命三郎似的。

    不能穿美丽的衣服,没办法美美的出门,生活圈里净是那些年纪比她大上好几轮的人,她不会气馁吗?五光十色的都市生活似乎没有磨掉属于她的特质。

(快捷键:←)上一章  狼来了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