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狼来了-page 7-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狼来了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狼来了 page 7 作者:陈毓华
    “我可以先去喝杯水吗?”喉咙好干喔,以前在公司总是有免费的咖啡、饮料、白开水可以喝,现在什么都要自己掏钱。

    “不喝水不会死。”他十分火大。这个小女人知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好事?看她茫茫然的样子,姜浙东有些泄气,她肯定不知道!

    他居然像傻蛋似的一个人气了半天。

    伍莎莎摸摸肚皮,“好啦,那你要说什么可以拜托快一点吗?”

    她还没吃饭耶。

    “你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好事?”

    “你一直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唉,她实在很想找把椅子坐下来,他看起来不会是有很多话要说吧。

    就算他是民宿目前最大的客人,可是抱怨也要有限度,要不然填写意见调查表也可以的。

    “是你叫人来把我的游艇载走的?”

    “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游艇,很贵耶,就算是把我卖了也值不了一艘游艇。”

    “你说谎,环保局的人明明说是你打的电话。”

    “啊?”

    “嗯?”他的声音难得往上飙高。

    “啊,你说的不会是沙滩上那堆垃圾吧?乱丢垃圾是不对的,你说它是游艇,那看起来根本是一堆乱七八糟的材料。”

    “你知道那些‘乱七八糟’的材料有多贵?”

    “多贵?”

    “你最好不要知道。”他是不想她被吓坏,还是坏心的吊她胃口?

    “你看起来不像那种有钱人。”她这样说会不会伤了人家的自尊?希望他没有那么小气,她只是把事实说出来。

    “有钱人脸上刻字吗?”这四季豆是怎么看他的?干么,他又何必在乎她的看法!

    “我告诉你,像我以前那个老板出门要开双B,吃饭非五星级饭店不行,买的房子是信义区最昂贵的地段,衣服鞋子都是从意大利、米兰进口的,就连他家的马尔济斯狗都戴太阳眼镜,出入美容院,你说他脸上是不是写着我是有钱人,离我远一点?!”她唱作俱佳。

    第3章(2)

    姜浙东听出趣味来,“我哪里穷酸了?”

    “我没说你穷酸,只是我看你要不就开车闲逛,要不就玩风浪板,要不就坐在沙滩椅上看杂志、潜水,都是不花钱的游乐。”也都跟赚钱工作毫不相干。

    风浪板、杂志、潜水装备通通都是她家民宿提供的用具。

    总而言之,会挑民宿住,还跟阿公阿嬷挤在食堂吃饭这么普通到极点的行为,绝对不是出身高贵、动不动拿钱砸人的人肯做的。

    游艇,那种玩意随便一艘造价都不是普通人买得起的,他真的左看右看都不像啊。

    不是她对自家的民宿缺乏信心,而是事实。

    有钱人要求多又高,不懂经济简单又实惠的平民住宿好处有多少。

    “你很注意我?”

    “你是我家的大客户咩。”不注意他要注意谁?老妈说他一口气给了三个月的住宿费,随时注意住客的需求也是服务的项目之一啊。

    “看起来你不懂什么叫作休闲生活情趣。”他不是机械,对工作也没有狂热,在他以为一个人把前二十年的时间花在读书,又花三十年的时间工作,剩下少得可怜的二十年老病死,真是不知所谓。

    “那是有钱人才时兴的。”她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还觉得赚不了什么钱,哪有空谈什么情趣。

    “胡说!那是因为你不懂生活的乐趣,不工作不代表游手好闲,我只是找一份更有意思的工作,事少钱不多却在我喜欢的地方工作,快乐得很。”这女生的话真多,可是他干么有问必答,还把心里的话都挖出来给她听?

    “你找到事少钱不多喜欢的地方的工作了吗?”她眼神认真,黑白分明的眼睛真挚温暖。

    “很好,你把我们的问题带回到原点,你把我的工作材料都扔了,你怎么解释?!”那就是他事少钱不多在他喜欢的地方的好工作。

    “对不起嘛。”她道歉,两手绞着麻花。

    “哪件事?”

    呃……“如果你说的是海滩上那些垃圾……呃,不,你的工作……很昂贵的材料,我很抱歉,我会想办法赔给你的。”

    “你赔不起。”找她,绝大部分是为了出气,可是被她一阵胡搞蛮缠下来,当初的怒焰早不知道上哪去了。

    更扯的是,说为了出气,他到现在连一句难听的重话都还没说出口,净让她兜得他团团转,简直是有病!

    “其实……你也有不对的地方,海洋是大家的,海滩也是,你不可以把私人的东西放在那里,要是有人经过因此受伤还是就像这样弄丢了东西,你找谁赔?”也不是所有的指责她都概括承受,她也是有想法的。

    “那块地往后延伸三千坪的土地适合盖造船厂,那块水域可以拿来跟佛罗里达的罗德岱堡相较,以后有发展成游艇停靠港的可能,你不会认为我白痴的不懂什么叫作使用者付费的道理吗?”竟敢大言不惭的挑剔他!不知道她那软软的脖子捏起来是什么感觉?

    是啊,他想掐死她!

    “你为什么这么清楚?”她继续打破砂锅问到底。

    “不为什么,我就是知道。”长达半年的探测,她以为他是那种空口说白话的人吗?竟敢不相信他!

    “你讲话一定要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让人听了心里一堆疑惑吗?”他除了难搞以外,现在又披了层叫作神秘的面纱。

    “我不需要让外人知道的事情就叫不清楚?为什么非要让你明白呢?”这可是商业机密,都跟她说了还机密个头喔!

    对,他刚才说的很精确,外人,她是外人,没资格探索别人的私事。

    她凝起脸,很正经的鞠躬。

    “对于我的莽撞,我在这里郑重跟你道歉,姜先生,至于赔偿的部分我会尽全部的能力想办法的,我这外人走了。”

    不管姜浙东有多错愕,她高高的抬着下颚走了。

    ###

    她绝对不要欠人人情。

    尤其是那种心胸狭窄的单眼皮男人。

    “大叔,拜托啦,我弄丢的是很重要的东西,你让我进去找好不好?”环保局看门的守卫基于职责不肯让伍莎莎进去。

    她已经在这里跟守卫大叔鲁了五分钟耶。

    “虽然你看起来很眼熟,可是我还是不能让你进去,你要找丢弃的东西我告诉你啦,希望渺茫,你还是死心的好。”守卫大公无私,一口台湾国语非常的动人亲切。

    “大叔,你就通融让我进去,其他的你不用管。”

    “没办法。”

    “大叔,那些东西要是找不回来,我会欠人家一份人情,以后不知道要用什么去还,你让我进去,要是不肯……呜……我哭给你看!”她该说的都说过了,大叔他就是不肯通融。

    守卫看着伍莎莎,慢慢地,脸上浮现诡异的线条,他稍微结巴,“不要哭……我最怕女生哭了……我看你真的很眼熟,你是阿金妹家的那个花莲名胜是不是?!”

    “嘿嘿……嘿嘿……”除了干笑摇头死不承认,她表现不出第二种神情。

    花莲名胜绝对不是什么好的称赞。

    “我听说你被老板开除了喔,开除得好,我们花莲要什么工作没有,谁说非要到台北去不行,告诉你,你回来我妈最高兴了,我妈说她要是一天没去食堂吃饭,你就电话一直鲁,叫她吃饭,她好喜欢你呐。”守卫先生才管她摇头、点头,自己说得可开心快活了。

    “那是我应该做的事,每天看阿公阿嬷们嘻嘻哈哈的,我才高兴呢。”用双掌捧着双颊,有点不好意思。她这么用力摇头了还是没有人相信。

    “要不是我儿子才八岁,我一定叫他娶你回家当老婆。”

(快捷键:←)上一章  狼来了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