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狼来了-page 6-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狼来了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狼来了 page 6 作者:陈毓华
    坐进有冷气、音乐的车内,身体的热气慢慢降下来。

    哦,这才是天堂!

    “连帽子都不知道要戴,你基本的常识到哪里去了?”车子一直是发动的,他调转了车头,离开社区。

    她很知趣的。

    她知道这次实在太麻烦人家了,可是她为什么一直处于挨打局面?

    好吧,伶牙俐齿本来就不是她的专长,她又热又饿,混乱不堪的脑袋实在也挤不出什么可以扳回一城的话来,她还是休兵,专心休息吧。

    看她白皙的脸蛋被阳光晒得通红,沉默不语闭眼的样子,显然是累了。

    电子钟亮着午后两点半,她还没吃午餐。

    姜浙东稳稳的握着方向盘,下坡的时候发现她似乎是睡着了,他伸手,把通风口的冷气调小。

    第3章(1)

    没有什么千头万绪不知道从哪里着手的困扰,也没有适应上的困难,伍莎莎每天的工作很固定,民宿的工作目前是暂停的,客人也没有增加的趋势,所以她大部分的重心都放在公共食堂。

    很快上手,是因为这些本来就是她以前的工作。

    一台计算机、一本日记帐,每天菜钱支出多少,哪种菜便宜,哪种菜贵,她除了跑腿,一些行政事务也归她管。

    另外,她还要学着把菜单输入电脑,努力想出每天五菜一汤的菜色,每餐的营养均衡度,如何在最短时间内抓住阿公阿嬷的口味,有的老人血糖高不能吃甜,有的要小心高血压、血脂肪飙高,菜色的搭配也变成她每天都要伤脑筋的事。

    重要的是联络已经被欠帐好几个月的菜商,希望可以继续供应他们好吃的有机蔬菜。

    她揉着太阳穴,觉得自己又从欧巴桑期提前进入婆婆妈妈早衰期。

    钱钱钱钱钱……要是这样念钱就会从天上掉下来多好!

    她老妈说得保守,实际上她用电脑查过了,公共食堂要是再找不到经费,恐怕撑不过这个月。

    随便用膝盖想也知道,每个阿公阿嬷一餐的费用二十五元,民宿客人三十五元,以前有民宿收入可以补贴,景气好的时候还有很多社会资源,譬如劳委会、青辅会、爱心基金会都有固定的捐钱。

    现在,外援一个一个缩腿撤退,而他们除了重操旧业,到各家企业去募款,好像没有第二条路了。

    她抱着头想来想去。

    她需要去吹吹风,看看从回来就一直操劳的脑袋能不能退烧。

    花莲的大自然美景,美在自然原始。

    这段海岸线就像她家的厨房,她从小玩到大。

    哪里有好吃的鱼虾蟹,哪一段风景最漂亮,她都知道。

    就是因为这里太美丽了,来钓鱼的鱼客从来没断过,刮风下雨、雨季干季都看得到他们的踪迹。

    布鞋没入了粗糙的砂砾。

    远近有着两层不同颜色的海,深蓝与湛蓝相互推挤纠缠,来到沙滩渐层为梦幻的浅蓝。

    这么美丽的沙滩是她珍贵的记忆……

    “可恶,不要被我抓到,要不然就叫你把垃圾吃进嘴巴去!”要不是她下来吹风散心,会忽略过沙滩上散置的垃圾,铝箔包装盒、纸屑、烤肉架、吃剩的食物,你想得到的、想不到的,都有。

    叫人气愤难平!

    这么美丽的大海就是有那种缺乏公德心的人会破坏。

    反正只是到此一游,以后脏了跟他无关。

    她动手捡起垃圾,不一会儿竟也捡了一小堆。

    等等还要回家拿大袋子来装。

    她满意的微笑,接着眯起眼睛,用皮肤感觉规律的海潮声,然后用双手圈住唇,对着泱泱大海放声大喊——

    “我——回——来——了——请——多——指——教——”

    这样的动作虽然傻气,伍莎莎却觉得非常理所当然。

    她霸气的把双手擦在腰上,极目远望。

    怎么,那一坨又是什么碗糕?

    大型的垃圾?

    不会吧!

    她火速走近一看,防水帆布、同一品牌油漆罐、长短不一的木料,更多的不锈钢铁架,还有她怎么看都想不出来能拿来做什么用的东西,几乎可以用满坑满谷来形容。

    丢小型垃圾已经很没道德,还有人把工厂废料倾倒在这里,这里是无污染的海洋欸,不是焚化炉也不是垃圾掩埋场。

    看了,叫人怒火三丈,越看越火大。

    掏出海豚机按了一组号码——

    “喂,环保局吗?我在海边发现很多大型垃圾,请你们派人来处理一下……嗯嗯嗯……地址是在滨海莲花路这边。”

    ###

    隐隐的雷声在黄昏的天空中作响。

    气象报告说午后会有场雷阵雨,看起来像真的。

    小发财车送修去了,伍莎莎出门只能骑旧的迪奥,摘下安全帽,呼,好热,要是及时下场雨就好了。

    在外面跑了一圈,吃闭门羹是正常的,看脸色更是家常便饭,一听见她说要募款就先扔过来一堆抱怨,说公司缺钱,生意难做,景气不好,资金缩水,快要撑不下去等等的话,好像比凄惨似的,一天下来,她的腿跑得快断,募到的钱却少得可怜。

    杯水车薪也是薪,聊胜于无。

    她上辈子肯定是乞丐,所以这一生才要到处去跟人家要钱。

    走进食堂的小小办公室,那是一副奇怪的景象,诡异的气氛,每个人都埋头做事,就算电风扇呼噜呼噜的吹,也吹不散哪股低气压。

    夏好看见她回来,赶紧从椅子上站起走过来。“莎莎,你惨了!”

    “我?”她指自己的鼻子。

    秋香也点头,“姜先生等你很久了,那张脸超级恐怖喔,莎莎,你到底做了什么事得罪我们的客人?”

    “我?”

    “赶快想,他就在里面。”夏好透过纱门比给她看。

    果然姜浙东像头生气的狮子走来走去,就连隔着纱窗也能感觉得到他浑身上下散发的暴躁。

    “我什么都没做啊。”自从那天他帮忙送便当以后,两人再也没有交集,她想不出自己做了什么让他生气的事。

    “你小心一点。”秋香提醒她。

    “我知道。”她朝两个年轻的妈妈微笑,推开通往餐厅的纱门。

    听见纱门开关的声响,一直走不停的姜浙东突然定住烦躁的脚步。

    他看着伍莎莎向他走来。

    敛目、低眉,眼底凝聚着风暴。

    她的脸很红,想也知道是被太阳晒的,眉目谈不上细致,眉梢却是青春洋溢,一张小嘴不点口红也粉嫩得让人会多看好几眼。

    究竟她小小的身上有着什么吸引力?

    “姜先生,你有事找我?”她斜背的布背包沉沉的往下垂,里头像装了些什么让她不胜负荷似的。

    “那里面你都放了什么?”浪费一天的时间等她为的绝对不是要问这个。

    “各家企业行号负责人的资料,食堂的简介,笔、零钱、口香糖……还有我帮阿公阿嬷他们采买的一些生活用品。”

    老人家们上街不方便,她出门时总会先问一问他们有没有想吃的零食或想买的东西,她再帮他们买回来。

    至于口香糖,到人家公司去要钱总不能口气不好吧。

    “你想看吗?”拉开拉链,或许他对袋子里的东西有兴趣。“我可以把食堂的简介给你,你愿意捐钱吗?”

    “不想。”她竟敢叫他捐钱?

    “阿公阿嬷他们是眷村中的老人,你也知道乡村的人力外流严重,家中大部分剩下的都是劳动力弱的老人家,也不是说他们的子孙不肖,有很多后代也很愿意接他们过去住的,可是你也知道,都市的生活型态不是适合每个老人的……喔,你说什么,哦,不想听这个,那我可以走了吗?”她滔滔不绝的声音经过迟疑后倏然中断。

    “还没完!”他不相信自己会跟她抬杠这些小事。

(快捷键:←)上一章  狼来了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