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狼来了-page 5-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狼来了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狼来了 page 5 作者:陈毓华
    伍莎莎像花蝴蝶的周游在每个老人的身边,或是说个笑话,或是一个贴心的盛饭动作,都落在刚刚进来的姜浙东眼底。

    餐厅就这么大,加上她那么耀眼,他没办法不去注意到她。

    看她翩翩飞舞,娇小干扁的身体像充满活力似的,嘴边一直挂着的笑意没有褪色过,她忙进忙出,没一刻停止就像上紧发条的跳豆。

    想到跳豆蹦蹦跳的画面,他除了吃饭说话才会改变线条的嘴竟然也有了一丁点柔软转变。

    这会儿她跳到另一桌,被一个老婆婆拉着手不放。

    她不用吃饭吗?应付这些老人就饱了喔。

    念头才转过,就听见老婆婆用担忧且大到足以让整个餐厅都听得到的声音说:“小莎莎啊,我听说食堂快要倒了是不是?春、夏、秋、冬她们好几个月没领薪水了,送菜的阿标也说阿金有三个月没结帐了,食堂要是倒了,我们这些老人要怎么办?我每天来这里吃饭很快乐,我不想食堂倒掉欸。”

    春夏秋冬是掌管食堂煮菜的四个主妇,两个年轻,两个二度就业的中年妇女,每个人都有家庭负担。

    “里长嬷,没事啦,食堂不会倒,你放心天天来吃饭,其他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

    哼,好大的口气,凭她那副模样居然敢拍胸脯。姜浙东对自己以外的事情绝对没有兴趣,偏偏人坐在这里,全部的对话无法避免的钻进他的耳朵。

    “里长嬷,你安啦,不要忘记小莎莎可是咱们花莲的名胜。”来插话的人一脸满足,显然吃饱喝足,准备要回家了。

    第2章(2)

    “啊,对啦,里长嬷,我不陪你聊天了,我还要去送饭。”伍莎莎尴尬的傻笑,心里却在哀嚎。

    都几百年前的事了,拜托阿公阿嬷不要再说了。

    老人家不是一向记性差吗?怎么对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牢记不忘。

    唉。

    狼狈要逃的伍莎莎怎么也没想到,一回头,视线恰恰碰上一双单眼皮,那眼皮的主人正带着促狭掀眉觑她。

    “姜先生,你也来吃饭。”这家伙,什么时候来的,她居然没看见。

    刚刚她那些阿花行为一定都被他看见了。

    霎时她只想就地挖洞钻进去,永远不要出来啦。

    “花莲名胜,嗯——”他意味深长的低语。

    果然被听到了。

    这个劣质的低等生物!

    “要你管!”伍莎莎咬牙。

    他当然管不着,也不想管,只是好笑。

    “莎莎,你再不去送饭,眷村那些阿伯要肚子饿啦。”幸好厨房的冬姨出面大吼。

    “来啦。”

    哼,算他走运。

    姜浙东看着她气呼呼往里面跑的样子,心想,她红着脸的样子还有那头鬈到不行的头发真可爱。

    ###

    都怪她粗心,油表竟然没油啦。

    眷村那些行动不方便的阿公阿嬷还等着她的便当,这下子完蛋了。

    小发财车停在海岸线的马路上,出来兜风的姜浙东远远就看见那颗四季豆慌乱的身影。

    路上的风很大,吹得她本来就鬈的头发蓬得像棉花糖,他对甜食没兴趣,却直觉的想摸她这样的头发到底是什么质感?

    他把车速放慢,故意让她看见他。

    谁知道她竟然不要命的跑到路中央拦车,可慑于那把车速马力开到极限的车辆跟强力放送的喇叭,吓得又回到原地。

    他不喜欢看她沮丧的样子。

    她被太阳烤焦的样子让他不舒服。

    还没理出个想法,马自达休旅车无声无息的停在伍莎莎前面。

    一发现暗影在她身边停住,第五百次抬起自责脸的伍莎莎想也不想的扳住休旅车车窗。“对不起,我可不可以请你帮个忙……”

    她急切的语调终止在姜浙东把自动车窗摇下来。

    “是你。”

    “是我。”

    她摇摇头,想摇掉什么不切实际的念头般,接着她把头钻进车子里。“你来得正好,我的车没油了。”

    “你的车没油关我什么事?”把热呼呼的脸凑到别人面前很失礼欸,什么样的女生会做这么唐突莽撞的事?

    可,曾几何时他会让女人这么靠近他?

    她就在他眼前。

    可以看清楚她肩膀上白皙的皮肤被太阳晒得发红,整个脸蛋跟烤熟的虾子有得比,热烫的柏油路热气蒸腾使她饱满的额头都是汗。

    这么拚命做什么?

    “眷村那些行动不方便的阿公阿嬷在等这些便当,拜托你做做好事送我……不,送这些便当给他们可以吗?”

    “不要。”他拒绝得很彻底。

    “为什么?”她不明白,助人是快乐的事情啊。

    “没有为什么。”

    “拜托啦。”

    “你拜托我却是为了那些不相干的老人?”这样逗她真好玩。

    见他态度有缓和的迹象,伍莎莎在脑筋一团混乱的情况下,冒着被臭骂的可能,连忙钻进小发财车,吃力的把一包一包的便当拿下来,打开休旅车的后座就放。

    这个四季豆,他答应了吗?居然把他的话当耳边风。

    “我知道你不情愿,要不然这样啦,我送完便当请你吃剉冰当作谢礼。”她整个人已经坐进车里,怀里还抱着用资源回收袋子装的热便当。

    很耸对不对?要美感没美感,要姿态没姿态,偏偏他就是让她上了车。

    打档,车子冲了出去。

    伍莎莎坐立不安的看车上的电子钟,快一点了。

    “我……我完蛋了,本来最慢应该十二点半送完的便当,现在——阿公阿嬷一定都饿坏了,老人家最禁不起饿了。”她快要哭了。

    “知道来不及以后就应该提早出门。”他口气冷然。

    “我会改啦。”她乖乖的受训。

    几分钟后,车子已经驶离海浪汹涌的美丽海岸。

    眼角瞧着她还是垂头丧气,姜浙东又出声,“地址,要往哪走?”

    “呃……前面写着新村牌子的岔路往右转到底。”伍莎莎回过神来,毫不犹豫的伸出指头朝着前方比。

    姜浙东照着她的指示转进两辆车勉强可以擦身通过的道路。

    然后,他看到了红砖砌成的房舍整齐的排列着,有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跟狗站在自家的门口往马路这边眺望。

    “请你在旁边停车就可以了,谢谢。”她坐直身体,拿起两个便当,打开车门就往下冲。

    “阿嬷,吃饭了。”

    “莎莎喔,你回来啦!”这阿嬷也是熟人。

    “阮阿母欠人手。”

    “哈哈,卖假啦,我听说你没头路才回来的啦,不要紧,阿嬷给你介绍我孙子,他在台北上班,好不好……”阿嬷接过便当,拉着她的手不放。

    她可是等了半天才有人来跟她说话呢。

    “呀,阿公咧,奈没底厝跟你作伴?”

    “他去游览啦。”白花头发的阿嬷笑容满面。

    “对不起喔阿嬷,我今天晚来,你肚子饿了喔,我进去帮你拿碗筷。”伍莎莎把那阿嬷扶进屋子里。

    坐在车子里的姜浙东看着后座上还有数十个便当盒,照她这种送法,又道歉又话家常的,要什么时候才送得完?

    七分钟后,伍莎莎小跑步从阿嬷家出来。

    “对不起,还要让你等一下。”她赶快开门进车子,弯腰又拿走数个便当盒。

    他发现,她一紧张笑容就僵了,像电脑当机一样。刚刚就是这样。

    追着她纤细的身影,看她进进出出,虽然冒着大太阳,笑容仍然不变,那刚刚僵掉的脸是冲着他来的喽!

    他有给她什么压力吗?

    约莫一个小时后,她终于送完了。

    “对不起,让你等那么久,最远的那家我刚才用跑的送过去了,我们可以回去了。”不敢再麻烦他开车,因为他的脸色从头到尾都冷得像岩石,她干脆自己来,不过,很久没有这么劳动,喘得很,跑到半路还差点脚软。

(快捷键:←)上一章  狼来了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