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狼来了-page 4-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狼来了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狼来了 page 4 作者:陈毓华
    “你说,我在听。”说实在的,很久没吃到道地的家乡菜,这顿饭虽然有点美中不足,掺杂着老妈轰隆隆的炮声,但食欲还是好得很。

    “房子是一定要盖的,公共食堂不能不营业。”就算财源紧缩,硬着头皮也要干下去。

    “于是……”伍莎莎大抵知道为什么了。

    她是救火队。

    “于是我去向银行借了一笔钱。”

    “多少?”这是她老妈会做的事,她没话说。

    “也没多少……”

    伍莎莎把饭碗放下来。

    “妈——”老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她心中突然浮升很不好的预兆。

    “也没很多,七百万。”阿金娘被逼急了。

    “很好。”这叫没——很——多?要多少才叫多?所谓债多不愁吗?伍莎莎能说的就这两个字。

    “莎莎——”

    “启禀皇后娘娘,民女告退去洗澡,我坐了一天车累死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长落落的“连续剧”明天敬请同一时间收看。

    “你这死小孩,我什么都还没说,你居然敢嫌我啰唆。”翻脸像翻书一样的人,阿金娘是最佳楷模。

    都已经说了一大串了还不够喔,她好烦。

    段金嗫嚅了下,鼓足勇气说:“你知道的,我已经好几个月发不出员工薪水,外面的经费从去年就断了,就连以前答应要认养老人餐费的人也很久没寄钱来,民宿要做下去,食堂也要做,还有夏天到了我想买两台消毒柜,我打听过一台要价七万块……”

    食堂里用的钢盘,夏天高温更需要消毒,柜子是非要不可的。

    员工的薪水也要给。

    至于买哩哩抠抠的经费更不能短缺。

    民宿暂时没了收入,即便以前也是很勉强用赚来的利润支持老人食堂走下去。

    现在不只两头空,而是坐吃山空了。

    不用段金全部说完,伍莎莎就可以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了。

    “你为什么不早点说?”

    “说了你不见得肯回来,或许还会逃得更远、更久。”阿金娘实话实说。

    伍莎莎挠了挠她那头自然鬈的头发。“谁想要一天到晚过那种杀虫剂的生活?人见人怕。”

    “你可是花莲名胜,怎么去一趟台北回来就对自己失去信心了?”阿金娘可不认同。

    花莲名胜?伍莎莎干笑。“妈,那个叫厚脸皮好不好!”

    $$$……无数的金山银山一古脑砸上伍莎莎的脑门,砸得她想一头昏死算了,偏偏她那乐观过头的天性又让她昏死不了。

    她深深的觉得自己回到家的这一晚,从无忧无虑的小姐变成了烦恼很多的欧巴桑。

    阿金娘看着女儿变幻莫测的可爱脸蛋,心中萌生出一线生机。

    她就知道把女儿鲁回来绝对是明智的决定。

    还有她利用现金卡去借钱的事情要不要一并告诉她?

    嗯——

    还是不要好了,刺激太大容易得到反效果。

    改天再说比较安全。

    第2章(1)

    当长女有很多责任。

    尤其是姊弟年纪差很多的那种。

    说出去谁都不会相信,她还有一个正在读小二的弟弟。

    单亲家庭长大的她面对阿金娘老蚌生珠的事情本来也希望得到解释的,可是直到瓜熟蒂落小孩生下来,段金仍然没有表示,她老妈是个心里头藏不住话的人,这件事却大大违背了她的作风,至今成为母女俩唯一的秘密。

    她知道每个人都有秘密,蚌壳都有缝隙了,遑论亲如母女也有不能用语言表达的秘密。

    于是,她不再问。

    弟弟小,也不冀望他一下子吃了成长激素还是用第四台广告的增高器转大人,替她分担肩膀上的担子。

    疲劳轰炸加上长途搭车的疲倦让伍莎莎一觉睡到太阳晒屁股,快到中午才意兴阑珊的起床。

    刷牙、洗脸、梳她那头老是不听话的鬈发,然后换衣服。

    摸摸她上班穿的套装,以后大概没机会穿这种衣服了吧。于是她发狠地把以前当作宝贝的名牌套装一套套塞进皮箱底,永别了。

    挑了件浅黄色细肩带绑蝴蝶的T恤、热裤换上。

    好安静喔,房子的四处都是为了搬家方便没有拆封的家具,她抬眼看墙壁上老旧的时钟,差两分就十一点了。

    都快中午了竟然没个人叫她起来。

    横过马路,正在改建的房子旁边就是老人食堂。

    这间食堂原来是台糖的旧厂房,废弃之后被阿金娘承租下来改为公共食堂,一直经营到现在。

    两扇老旧的玻璃门打开,微微的声浪才像蚂蚁般的传出来,许久不见的景象微微冲击着她。

    约莫八十坪大的空间,有三分之一隔成有空调设备的厨房,三分之一放着餐桌、餐椅,让社区的独居老人用餐,剩下的地方放了一架电视、藤制沙发、报章杂志架,让老人们在闲暇时也可以来下盘棋,找人聊天什么的,虽然没有什么豪华的气派,至少干净整洁。

    绷着脸要外劳喂食的是阿希伯。

    坐在角落不跟人往来的是煎饼伯。

    有点老人痴呆,看见人影就笑的是花婆婆。

    相亲相爱的老夫妻是陈妈妈、陈伯伯。

    大家看起来还是跟以前一样的精神抖擞,真好!

    她站得太久,忙进忙出的柜台小姐终于发现,连忙迎了过来。

    “小姐,吃饭吗?要买餐券,一张二十五块,我们这有五菜一汤随你选择。”

    “夏姊,我莎莎啦,你不记得我啦?”伍莎莎张大她本来就可人的眼睛,小嘴往上微翘,配着她蓬蓬大卷的短发,简直像个孩子气十足的洋娃娃。

    被称作夏姊的夏好猛然尖叫——

    “莎莎……死丫头,你回来了,快点进来,那些阿公阿嬷要知道你这个甜心娃娃回来不乐疯才怪!”她哇啦哇啦的说,直拉着她的手走进餐厅。

    “阿公阿嬷,我回来了,莎莎好想你们喔——”不用夏好介绍,伍莎莎一看见那些善良面熟的老人家,满腔的感情早就溃堤了。

    她对这些看着她长大的老人别有一番感情,就算她人在台北的时候也会常常惦记心头,跟同事出去逛街买的都是阿公阿嬷们可以用得着的东西,常常惹来同事不解的眼光,她也笑笑带过,她总不能到处跟人家说她有十几个阿公阿嬷吧,何况也没那个必要。

    阿希伯首先发难。“喝,我以为阿金逗着我们玩说你要回来东部,我还不信哩,想不到是真的。”

    “听说你被老板Fire掉,不回来也不行啦,老板英明。”作了个夸张被砍头的动作,老荣民阿望伯笑得露出缺了门牙的嘴。

    “出去玩够了吗?莎莎。”也是有通情理的老人,觉得伍莎莎应该出外见世面,而不是守着他们这些行将就木的老头、老太婆。

    “你回来我们又有好料吃啦。”最爱吃焢肉饭,一天无肉就不欢的杀猪由眉飞色舞,摸着胖嘟嘟的肚子。

    “医生叫你要减肥啦,还吃,莎莎不在,阿金很尽心尽力照顾我们,你少没良心了。”阿希伯虽然中风却保持着很标准的身材,对杀猪由的不知道忌口很是生气。

    “你们两个都一把年纪了,除了拿碗吃饭时间,有什么时候不吵,幼稚!”花婆婆也有清醒的时候,她头发梳整干净,绾成的髻还插着一柄经过岁月润泽显得非常柔亮的金钗,气质出众,不管什么时候见到她都是一身合身的旗袍,是老人们公认的美人。

    她一说话,脾气暴躁的阿希伯还有杀猪由马上安静下来。

    伍莎莎呵呵的笑。

    有老人拉住她的手。“莎莎,你回来就不要再走了,没有你在,这里的饭都变难吃了。”

    伍莎莎拿起纸巾擦了擦公职退休从都市搬到乡下住的黄阿公沾到菜汁的手,笑咪咪的说:“阿公,你听说啦,我被裁员了,暂时是没人要,只能回来陪我妈还有大家喽,还有啊,你说春姨煮的饭难吃,她会哭喔。”

(快捷键:←)上一章  狼来了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