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毓华言情小说-狼来了-page 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狼来了作者:陈毓华 | 收藏本站
狼来了 page 1 作者:陈毓华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咧?陈毓华

    本来呢,已经去睡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累过头,两个眼睛怎么都不肯闭上,想想,爬起来顺便把序写写吧。

    最近迷上大老二。

    简单的心所以喜欢的也都是简单不伤脑筋的游戏,一入迷,就玩了很久。

    常常想,会玩网路游戏的诸路各家好手简直是天才,才能把那样多元性的游戏玩上手。

    这本书拖了很长时间,心,一直不在。

    这一年,很奇怪的年,我想得特别多。

    想太多的人别人觉得你复杂,细密如迷宫的心思常常造成旁人的困扰,直来直往又被人笑是傻大姊,对我来说当人好难。

    常常想,下辈子不要再当人了。

    如果可以,飞灰烟灭。

    姊姊跟我的想法恰巧相反。

    她觉得当人是无比的福报,不提来生,这一辈子她要活得灿烂开心,用力的过属于她的每天。

    所以,她每天梳妆打扮,总是把最美好的一面呈现给众人看,随时看见她笑口常开。

    我想,她肯定是哪尊弥勒佛来投胎的。

    这一年常常待不住家里,只要有空就往外跑,大概因为心不在的关系。

    金牛座的人可以一直守着家哪都不去,可是,我想出去了。

    玩耍对我来说是到一定年纪后才开始学习的功课,也许我用不着这么严肃的,把玩耍当作玩耍不是什么功课。

    有时候想,我自己是不是双面人。

    写的故事希望别人看了能得到些许快乐;而我,却越见沉重。

    从“群龙传”以后,很多年了没有再去碰系列。

    Wolf集团,一个新的开始。

    觉得这几个人有各自的性子,有拗的、有可爱、有别扭、有狡猾的,还有一个自讨苦吃而塑造出来的低眉菩萨。

    我想自己又犯了毛病。

    这些年,看了很多百家争鸣的作品,我发现所谓的系列是给个名字,然后写的是完全无关的故事,这样真的轻松很多。

    偷懒时,我也想这么写。

    但是,也有让我看到情绪激昂的作品。

    别人家是那么认真,沧海一粟的我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

    我是金牛座,要努力耕田才有饭吃的。

    写这本《狼来了》的时候,越写越感觉到其实并不是每个男人都是爱情的个中高手,有笨拙、有迟钝的,也不是每个男人在床上都是勇猛健将,小说中太过完美的男主角形象,真是太难为现实中男人了。

    姜浙东,你是第一炮,所以,不周全的地方……呵呵,别来打我啊!

    六月了,今年的我才爬了两本书,徐姊一直警告我快要荣膺出版社最龟的龟婆,唉,谁来告诉我要怎样才能变成快笔?

    我也是很烦恼的。

    第1章(1)

    热啊——

    东台湾的太阳还是这么毒辣。

    就算把自己包裹得像粽子全副装备,也难敌一下子火车熊熊给她扑过来,热情Say哈啰的热浪,让很久跟紫外线没啥交情的伍莎莎眼冒金星,要靠在柱子好久才能慢慢适应。

    把自己当作烤箱里的吐司,认命吧,了不起过阵子焦了点、黑了点,迟早总是要习惯的,人回来了,不入境随俗难道还原车遣返吗?

    那大可不必了!

    都怪体质被都市的冷气惯坏了,才五月欸,完全禁不起晒。

    不是假日,不是年假,她为什么会站在东台湾的土地上接受无情太阳的考验,而不是身处凉爽舒适的办公室当她的白领上班族?

    真要说起来也简单。

    也就四个月前的事而已。

    一百二十天前,她那信誓旦旦要根留台湾的白烂老板在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结束台湾事业,只在他们的电脑中留下一封公司解散的Mail。

    Mail说得好听,说是顺应“钱进大陆”潮流,开创他事业的第二春,那么大一顶帽子扣下来,杀得他们这些领死薪水的小员工一个措手不及。

    奸险的老板给了他们两条路,一是到会计部门领两个月资遣费,摸鼻子走人,以后田无沟、水无流,老死不相往来。

    第二条路呢,谁敢摸不清状况哭爹喊娘的,一律革职论处。

    他们这些任人宰割的小员工几经商量,除了认赔杀出还能怎样。

    杠上老板?别傻了,哪来的美国时间,摸摸鼻子,拿着几万块做鸟兽散,赶快去找另一份头路比较要紧。

    大难来时各自飞啊,几百年前的至理名言过个几百年后还是适用得很。

    抱着那薄薄的一叠钱,她乐观的想,不是有出连续剧常说,台湾没有饿死的人吗?她要求一向不高,以小搏大,先混个饭碗端着,再骑驴找马,不信找不到工作,除非台湾所有的企业通通搬到对岸去。

    谁知道如此一相情愿、跟她同样想法的人也不少,几个月过去,不管她再怎么死撑活撑,每天吃两片土司一杯牛奶,搞得面黄肌瘦,比非洲难民还要难民,勒紧的腰带一度瘦到二十四腰,有出无进的生活还是挨不下去了。

    一文钱逼死英雌啊。

    面子不能当水解渴,她只好打电话回家诉苦。

    娘亲大人二话不说立刻勒令限时她三天打包回家。

    要金援?没有!

    唯一一条生路,就是回东部。

    自己家中欠人手欠得要命,女儿却赖在外面,简直狗屁不通!

    但是年轻人对实际的考量绝对跟长辈不同。

    伍莎莎喜欢便利简洁的都市,你安之若素的过日子绝对不会有人伸出龟壳来打扰你。

    想热闹,四处是可以打发时间的地方,寂寞的城市到处是寂寞的灵魂,大家哈拉过了,没问题,明天又是一条英雄好汉,就算你对他说了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私,也不怕搞得人尽皆知。

    而乡下,息息相关的亲戚,热情到“有春”的邻居街坊,知道你从小到大全部糗事的朋友,真叫人却步。

    在要不回去之间,她又咬紧牙关挣扎了两个月,房东大人终于在发出最后通牒令后将她扫地出门,结束了她两个月零两个小时又三十七分五十九秒的苟延残喘。

    后来她想想,鸵鸟就算把头埋在沙堆里总也是要喂饱肚皮的吧,自尊——去他的!

    搭了夯不郎当五个小时的火车,硬着头皮,她回到从小住到大的花莲。

    以前是能不回来就不回来,从北到南,台湾头到台湾尾,路途之遥远就像古时候昭君出塞那么艰苦,这年头搭机出国,五个小时可以环绕小半个地球了,她却还在劳其筋骨的加入不定期的民族大迁徙,谁叫老妈总是把不回家就是不肖的大帽子扣得她脖子酸疼。

    换个角度想,从今而后,这次“下岗”就算是摆脱以前重复脱皮的恶梦,那不肖两个字终于可以说再见了。

    “哈……呜……咳咳咳——”

    慢慢往外移,趁四下没人,她放下家当,伸懒腰,打哈欠,顺便揉揉麻掉一大半的屁股,谁知道那么神准,一只没长眼的虫就么飞进她不算大也不算小的“樱桃小嘴”。

    她双眼凸睁,可恶的东西,别把她的气管当山洞啊。

    她咳得掏心掏肺,差点没连肠子也一同离家出走。

    太久没回来,连小虫子也欺负生人。

    好不容易回过气来,眼一瞄,却在泪光里看见有个男人就那么斜靠在火车站的柱子,双手插在口袋里,用很不赞同的眼光瞅着她。

    她脸闷烧,想也不想地瞪了回去。

    谁知道他竟然立即把脸转开,当她是无关紧要的空气。

    她不由得沉下脸,提了行李箱走出火车站。

    哗,白花花的炎阳当面扑过来。

    深深吸了口空气,这一晒,她用自己的肌肤起誓,热度肯定比刚刚还要上升个两度有。

(快捷键:←)上一章  狼来了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