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草茉莉言情小说-蛟龙-第七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秦朝,大陆 >> 强取豪夺 >> 蛟龙作者:浅草茉莉 | 收藏本站
蛟龙 第七章 作者:浅草茉莉
    三天后诏令落下,梁山宫恩赏给内侍奴才曲奴儿。

    从古至今,从无君王将一整个宫殿赏给一个奴才,况且此人还是个阉人,如此骇俗之举,本该让人哗然,但这朝野内外,却无人感到吃惊。

    原因是,秦王迷恋一个阉人早已天下皆闻,将阉人当成天仙美娇娘,奉上一个宫殿也不足为奇。

    再说,秦王性情暴烈,若听闻有人胆敢议论他的作为,难保不会记恨仇杀,众人皆忌于他的专制独裁以及严刑峻法,哪敢碎嘴多言,遂将此事理所当然化,无人敢议论。

    至于那原本居于梁山宫的妍夫人,听说秦王妒怨她曾私下暗会他的「男宠」在深宫相处多时,认为两人有「奸情」,于是一怒之下杀了「情敌」妍夫人,将尸首送回魏国,可惜她的祖国魏国刚被秦军所灭,尸横遍野,以致她的尸首一回到魏国竟无处下葬,也无人收尸,就这么任其曝晒荒郊了。

    「大王,您何必要杀了妍夫人,您明知道奴才与她是不可能的。」曲奴儿破例主动来到赢政跟前,之前若没他召唤,她不会要求面圣,但今日是个例外,她不得不来。

    明知那妍夫人非要她请调至梁山宫一定会触怒龙颜,但这位夫人不听,执意要这么做,果然出事了,只是她没料到付出的代价这般大,甚至还丧了命。

    想想当时这男人轻易允诺让她到梁山宫去,她就该惊觉有异,但她什么也没多想,只怅然想着他让她轻易离开身边的这件事,如今只能后悔莫及,早知他真会杀了宠妃,她就连提也不该提,让妍夫人找尽她的麻烦,也好过徒送一条人命的好。

    对于他的残暴,这会她实在忍无可忍,才会走上这一遭。

    「寡人知道。」赢政身着一袭漆黑长衣,坐在长榻上,闲适地由宫人们梳理长发。

    「那大王为何还要以这理由诛杀妍夫人?她是无辜的。」曲奴儿有些气结。他以这个理由杀人,岂不让天下人更相信,他与她这个「阅人」是情人?

    挥手要宫人们全都退下,一赢政向她招手,要她伺候他理发,她正气着,又不能拒绝,只能将气怒而略显潮红的脸颊压低,咬着唇,踱步前往拿起漆木梳子,梳理他的长发。

    他这才斜斜的扯着唇角,流露傲慢。「寡人认为她可能对妳不轨,所以杀了她。」闻着她近身时所传来清清幽幽的淡香,馨香飘入鼻息,撩拨着他的心智。

    「大王明知不可能的,奴才与她都是、都是……」这句都是女人的话她实在说不出口。

    「都是什么?」他看破她的窘况,故意问。

    「大王!」她几乎要在他面前放肆的发怒了。

    「嗯?」

    「就算奴才是阔人好了,阅人向来就出入嫔妃宫殿,负责照顾嫔妃的生活,怎可能……怎可能发生任何奸情呢?」

    「怎么不可能?男人跟闯人间都可能有情绦了,那阅人跟女人也是有可能的。」他故意看了她一眼,意在提醒她,当初他就看上了还是阔人身份的她,还意图染指。

    曲奴儿拿着梳子的手气得岭抖。「可重点是,您根本不是因为这原因诛杀妍夫人的!」她气恼的直说。

    慑人的黑瞳这时才闪出残芒。「没错,这确实不是我杀她的主要原因,真正的原因是,妳是寡人的,那女人居然敢要求寡人将妳赐给她,光是这一点她就罪该万死。」

    「您!」这男人简直蛮横到无药可医!

    「哼,其实还有另一个必杀她的原因,这女人是魏国人,想的不是魏国即将灭亡的处境,而是私心妄想得到寡人垂爱,一心想登秦国后座,寡人容不下这样野心不轨的女人!」

    他十三岁即位,即受淫乱的母亲以及其情人们所操控,甚至叛乱,他费了好大的工夫,几度险些丧生,才除去母亲的奸夫们,将其五马分尸,曝尸示众,诛灭三族,也将淫乱宫廷的母亲关进雍城的贫阳宫,最后让她郁郁而终。

    因此他不会再重蹈覆辙,让具野心与淫荡的女人有机会主宰他的帝国,只要有一丝火苗,他必将其彻底毁灭,杜绝后患!

    但说到这后患嘛……他侧身,斜斜锁视着身后气愤为他梳发的女人。星星之火足以燎原,那他是否也早该下定决心将这女人……哼,还不到时候,再过一阵子再说吧……

    「大王,妍夫人只是个贪心的女人,您又何必动怒,大不了逐她出宫便得,为何非要杀人……」

    「别说了,寡人最恨女人贪心。对了,妳倒不贪心,从不要求寡人什么,除了一样,梁山宫,寡人这不就给妳了?」他突然恶笑。

    「您!」她放下漆木梳子,忍不住行至他跟前。「奴才没要梁山宫,只是想至梁山宫当差,您何以将梁山宫下诏赐给奴才,您可知这引来多大的非议?」

    「非议?寡人从未听闻过有何非议。」他嗤声。

    她为之气结。那是因为众人皆已认定她就是他的男宠,见怪不怪,所以懒得非议了!可恨!「谁不要脑袋了,敢在大王面前议论!」

    「那他们是私下议论了?那就随他们了,寡人处事向来不怕惹非议,若怕人是非,又怎能成就江山霸业呢!」

    望着他眼中的独霸煞气,曲奴儿惊觉他实在杀气太重,脑中忽然浮现爹曾说过的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大王……您恩允过不拆穿奴才的身份,让奴才继续待在宫中的。」她惶然的提醒,而且她已经付出了代价,成了众人眼中毫无品格,任人狎弄的男妓。

    「寡人并没有拆穿妳不是吗?」

    「可是您赐梁山宫的举动,总是不妥。」

    「寡人宠信一个奴才,送一座宫池算什么?寡人可以再为妳盖一座乐兴宫、咏华宫或者阿房宫……对了,将来寡人就为妳盖一座天下最为广阔壮丽的阿房宫,寡人要以铜铸顶,以水银为河流湖海,极尽奢豪的来建盖它,妳说这可好,妳可喜欢?哈哈哈!」他径自得意大笑。

    曲奴儿却越听越心惊害怕。「奴才不要梁山宫,更不要阿房宫,奴才什么都不要!」

    他倏然止笑,面目狰狞起来。「不识好歹!」

    「对,奴才就是不识好歹,请大王收回成命,凭奴才的身份,不敢收下一座宫池。」她突然跪地请求。

    他脸色再变。「妳若不要,寡人就放一把火把梁山宫烧了,就连梁山宫里数百宫人也一并殉葬火海!」他脸庞益发阴狠夺人。

    「您……」她不由得惊愕跌地,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怒龙黑袍立于咸阳宫一隅长廊上,脚边跪地的是他培养多年的密探。

    密探双腿微颤。「臣查了许久,但这曲公公来时宛如石头蹦出,走时也像不留痕迹,凭空消失的蓬莱仙人……」

    「竟有这等事?」

    「大王,要不要直接向曲姑娘问明……」倏地,大掌重重落在他脸上。

    「没用的东西!」赢政怒而掴掌后,气得转身离去,行没几步路,又满脸煞怒的回身。「再查!」

    这天下没有他掌握不到的事,尤其那女人,他不会让她跟曲公公一样,凭空消失!

    不,他不会让她凭空飞走的!

    原本困扰一赢政的恶梦已减轻,可曲奴儿谜样的身世却成了他近来新的难枕原因。

    随着密探一次次毫无所获的回报,他益发戚到心神不安。她身边的人都如同神仙鬼魅般查无痕迹,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再无遗留,那么她是否也会同她的亲人一般,消失无踪?

    思及此,他双手巍巍发颤。不能问,不要问,而那该死的探人竟敢要他去问她,竟敢!

    一开始他不逼问她的出处与留在宫中的目的,是因为根本不相信她会说实话,也不想用刑拷问她,因而要密探去查,但这些年过去了,他从不想严刑逼问到不敢问,就怕这一问,她再也待不住,就如她亲人一般飘离……

    蓦地,他眉上额心的方寸间又发出慑人紫光。

    她怎能飘远?!他不允许她消失!这些年来他都小心地看紧她,用心箝制她,防的怕的,就是她的消失。

    他疑惑过自己为何这么怕失去她?她不过是个奴才,对他既不服也不顺从,他甚至还没占有过她,但他就是怕,怕她翩然离去的一天。

    「大王,梁山宫到了,请您下轿。」常贵趋前禀报。

    才回神,竟发现自己身处梁山。「寡人有吩咐要上这来吗?」他凝神蹙眉。

    常贵一阵、心惊。「没、没有,不过您下朝通常会直接来到梁山宫……」他颤声说。

    自从这座宫殿赐给曲奴儿后,大王就日日造访,无一日作废。「敢问大王要离开吗?」他自作主张就将王轿抬至梁山,大王莫非恼怒了?!他头皮发麻的请示。

    赢政瞪了他一眼。「多事!」人就下轿了。

    他脚步稍显急促的进到内殿里,瞧见曲奴儿正安睡于床榻上,一旁宫人见他驾到,正要趋前唤醒她,他大手一挥,阻止了宫人的动作,再一挥,宫人们全撒下,留他一人与她独处。

    他悄声走近床,凝视着安逸酣睡的女人。她睡着时看起来极为平静,整个人发出不可思议的安详戚,他长长吐出一口气,戚到自身烦躁的思绪也逐渐平稳下来。

    细细端详着她,就见她云鬓如缎,蛾眉淡扫,肌肤质地温润细腻得不可思议,如此仙姿娇容除了仙人以外,从没见过谁还能拥有,难道这女人真是仙人,也许还可以长生不老……

    「大王?」曲奴儿正好醒来,乍见他失神的模样,有些讶异。

    「醒了吗?」赢政声音出奇低柔。

    「嗯,您何时来的,怎无人唤醒奴才接驾?」她起身要下榻行礼。

    「寡人刚到,是寡人要他们别吵醒妳的。」他伸手阻止。

    「大王?」发觉他的眼神落寞,她不由得也柔下声来问仔细。

    他坐上床缘。「寡人近日又夜不成眠了,想听妳唱曲儿。」她的曲儿是镇魂曲,总能抚平他激狂的心绪。

    她眨了眼,察觉他今日真有些不寻常。「好。」尽管疑惑,她还是开口唱了一首简单的民谣。其实她并不擅长唱曲儿,会的也都是一些耳熟能详的简单民曲或童谣,着实不明白,大王为什么会喜欢听她唱这些平淡无奇的曲儿,他若想听曲儿,大可召来诗班,那曲儿才算高段,才显悦耳。

    赢政阖眼聆听,听完一曲又一曲,直到曲奴儿有些口干了,他才道停。

    「今日这曲儿,寡人睡不着。」他睁开黑眸,叹说。

    「那奴才起身让大王躺下,再继续唱几曲……」

    「不用了,寡人不睡了。寡人问妳,妳住在宫里可舒坦?」他忽而凝视她后问起。

    曲奴儿微微拧了眉,不解他这么问的用意。

    她尚可以忍受他无法无天的专横,但面对他的柔情似水,竟不知要如何响应。

    「奴才在这宫殿里无人可伺候,闷得慌。」她坦言之。

    被强逼住进这座宫殿里,既是宫殿的主人,谁敢指使她做事?相反的,这宫殿里数百宫人反而还都得听她这「内侍宫人」的命令行事,这里面可不乏官阶职等比她高的人,但见了她的面,无不磕头行礼,不敢有一丝怠慢,只因她是大王的男宠。

    唉,其实她清楚,这些人表面上恭敬她,私底下却对她极尽不齿,将她形容成祸国殃民的妖人,在这样的环境里,她又如何能舒坦得起来?

    「闷吗,真的很闷吗?」赢政立即关切的问。

    「闷。」

    他瞬间脸色大变。闷……之后就想走了吗?一想到这,他完全慌了。「别闷,寡人给妳找些乐子,要不我们广开筵席,纵歌跳舞,热闹解闷?不要?那寡人带妳上趟陇西、北地,我们一路巡行刻石,将寡人的事迹刻下,让天下人皆知,也顺道游山玩水,看尽六国故地风光。」见她摇首,他又说。

    「不,奴才并不想陪大王去巡行刻石、游山玩水。」曲奴儿还是摇首。

    他心更慌。「那妳要寡人怎么做?」

    「奴才希望您做的,您就会做吗?」她不禁仰头直视他。

    「当然。」他急切的颔首。

    「那么奴才要您放弃杀戮,放弃并灭他国,您做得到吗?」

    「什么?!」赢政脸色丕变,震怒,登时轰然起身,怒视着她。

    「您做不到是吧?」她无所惧的仰望着他的怒容。

    「妳想灭了寡人的野心?!」他的怒气顿时高涨了起来。

    「奴才只是不想您造那么多的杀孽。」

    「大胆!」赢政勃然大怒。

    曲奴儿依然无惧。「是大王说愿意答应奴才所求的。」

    「妳!」他怒极,双手负后,来回疾步走着,蓦地又顿下,指着她,怒不可遏。「妳以为寡人会胡涂到宠一个人宠到放弃一统江山吗?作梦,妳作梦!」他朝她震耳大吼。

    她无奈,只是娣睨着他不语。

    他更怒。「寡人一生求的就是统一六国称帝,受万民景仰朝拜,而妳竟敢要寡人灭了雄心壮志,简直罪大恶极!」他趋前攫起她的双臂,黑瞳冒火。「别忘了那妍夫人的下场,妳莫要步上她的后尘!」

    闻言,曲奴儿晶剔的眼中流露出悲哀。「那就请大王下令杀了奴才吧。」随着越来越在乎他,她不忍活着见他将生灵涂炭,宁愿现在一死,免去将来受万世的怒骂。

    赢政一怔,怒气突然消失,人也跟着微微恍惚。「妳知道寡人是不会杀妳的。」

    「为什么?」她想亲口听听他对她到底有何所求。

    「为什么……因为寡人还没得到妳……」他怔怔的说。

    她的心略微下沉。「若得到了呢?」

    「若得到了……自然……还是不会放妳走!」

    「为什么?」又回到了老问题。

    「还能为什么?不就寡人喜欢妳,不放妳走,连死都不成!」一再被逼问,这回他怏怏不快的吼了起来。

    听到这话,她嫣然一笑,方才的难受迅速消失不见。「大王不能将喜爱我的心分点给别人吗?」

    「不行,妳当寡人的喜爱这般轻易吗!」赢政老大不高兴。

    「是不轻易……」所以她才感到惶然害怕,背负他的关注是何等压力,他一道命令可以坑杀数万人,一句话可以灭杀一个国家,一个眼神可以将敌人碎尸万段,而他也极乐意做这些事,如此恐怖的人,无人敢「直一正」愿意待在他身旁的。

    而她也万没料到,他会特别于她,这是否意味着什么呢?

    若真是如此,她该怎么做,又能做些什么呢?她不禁茫然了。

    这日有消息传来,秦军不负众望,终于将顽强死敌燕国给灭了,太子丹早就被他那胆小如鼠的亲爹给杀了献给秦王求和,但刺客伤及秦王男宠,一赢政难以息怒,再追击,燕王窜逃,终被俘。

    现下六国只剩下齐国尚苟延残喘,但要灭齐指日可待,要一统霸业的野心眼看就要完成,一赢政自然大喜,在咸阳宫召来艳冠群芳的绝色美女群,与群臣欢欣庆贺。

    但喜宴开始没多久,听闻一道消息后,他脸色丕变,神情张怒,一把将手中的酒驿愤然掷地,铿锵一声后,瞬问大厅上一片死寂。

    「那鹏氏人呢?」他暴怒的问。

    赵高急抖着身子伏身道:「鹏夫人已离开京华宫了!」他因荆轲刺秦王之事,有功于曾事前提醒,因而重新获得宠信,近来都受恩典的待在王侧。

    但好运才没多久,就又发生这等事,他、心慌意乱,紧急来禀。

    「还不追?!」

    「回……大王……已派人急追了。」这鹏氏为燕国美人,奉燕国太子之命进秦宫,送进宫当天,大王就大方赐封夫人,赐居京华宫,以为从此飞上枝头做凤凰,哪知那之后大王根本将此女遗忘,一次都不曾宠幸。

    如今燕国被秦军所灭,燕王被俘,这鹏氏竟思出恶计将……将曲奴儿给掳走!甚至在众人的大意下,已顺利逃出宫,她自己离宫也就罢,居然连大王男宠也敢挟持,这还了得,难怪大王大怒。

    「那曲奴儿若有一丝闪失,寡人要将燕王处以极刑,然后杀光燕国遗民,一个不留!」一赢政额上紫气惊人,惊吓得众人魂飞魄散。

    「是……是……」赵高也不禁腿发软了。

    「备马。」

    「备……备马?」

    「寡人要亲自去追击那万死不足惜的女人!」在众人惊讶中,赢政如疾风般急掠而出。

    太仆见他脸色铁青狂怒,匆忙备马,他立即抓紧马鞍一跃而上,策马疾奔。

    那鹳氏定是要将人掳回燕国,然后以曲奴儿为胁,要他将俘获的燕王释放。胆敢挟人要挟,他不会让这女人如愿的!夹紧马背加速奔驰,他得赶在她将人掳回燕国领土前把人救回,否则要救人就得难上一层。

    想必曲奴儿此刻定受到惊吓,倘若那鹏氏让她受到丝毫凌辱,他绝不轻饶!

    此番他急于救人,身边随从自然不及装备,仅有少数近身死士跟随,一行不过十三人,行经大片林地,毫不犹疑即策马入林,此林是通往燕国必经之道,森郁之林,险处重重,稍有惊动,林鸟四窜。

    一行人快马赶路,行至林中,忽地,一声箭啸凌空飞过,一赢政身旁的死士一个闷声,竟瞬间中箭落马,他大惊。「有埋伏!」

    所有死士立即近身将他团团护在中央,打算以身为他挡箭。

    下一刻,箭啸又起,又有一名死士落马,接着四周突地窜出数十个拿着弓弩的弓箭手,围住他们后,拉紧弦弓,等候命令。

    众位死士见状,相继变色,一赢政更是满脸怒容。「该死,这是陷阱!」

    「没错,这是个陷阱。」这时鹳氏缓缓由林中步出。

    「鹏氏!」他脸上怒意更炽。这女人竟还敢现身在他面前,不怕他将她千刀万刚!「曲奴儿人呢?」他毫不耽误时间的劈头就要人。

    拍起手,她一脸嘲讽。「好个情种,世人都不知暴虐无道的秦王,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情种啊,不先问问自己的安危,一开口就先关心起情人来了!」到后头她满不是滋味的讪笑。

    当初她进秦宫时;这秦王对她不闻不问,压根遗忘她的存在,他若肯给她一份眷宠,也不会落得今日下场,让她看破秦宫浮华,愤而挟人离去。

    待在秦宫最教她激恨的是,他竟恋上一名阅人!难道她燕国第一美人比不上一个不男不女的奴才吗?

    可恨,也可恶!

    所以她连络燕国残兵,主动设下圈套,以曲奴儿为饵……

    「废话少说,寡人要见曲奴儿!」即便被围困,一赢政还是霸气十足。

    「哼!」她手一抬,大方的让他见想要见的人。

    隐密树干后,双手被缚,唇口被布封的人儿迅速被推出来,只是推手使劲过度,曲奴儿当场跟鎗跌地,膝盖跌伤,痛得她蹙眉。

    一赢政见了,火上心头。「放肆,谁敢对曲奴儿无礼!」他驾于马背上,那肃杀之气吓得推手腿一软,竟伏地了。

    见状,鹏氏干脆自己扯过曲奴儿的衣襟,将人挟持在身旁。

    「拉下她的口布,寡人要和她说话。」见她口被封,双眼焦急,挣扎着像要他快走,他一阵心痛,恶狠狠的又瞪向鹏氏。

    「大王还想死前话相思吗?行!」都要死了,没什么不能成全的,她拉下掩封曲奴儿的布巾。

    「大王,别管我,快逃!」限制一除,曲奴儿立即疾声高叫。

    「寡人会走,不过要带妳一起走!」他跨骑于马背上,显得肃仪。

    「不,您已被燕国残兵包围,救不了奴才的,还是您自己先杀出重围吧。」她泪眼迷蒙的大喊。

    被押在林后,见到他飘骑而来,她一颗心登时热血沸腾,没想到他会不顾自身安危,真的闻讯就只身前来救她,这份情意已深切得教她感动万分,这样就够了,如今就算天下人不齿他的暴行,以杀他为志,但,此刻的他在她眼中,不过是一个为她不顾险恶的男人,她不要他死在她面前,不要,绝对不要!

    「你这奴才想得美,我已在林中布下天罗地网,任秦王是大罗神仙,也插翅难飞!今日你二人都将丧命于此,做一对同命鸳鸯,啊,不对。」鹏氏刻意掩嘴讽刺的笑了一下。「这曲奴儿是合人,不男不女如何成鸳鸯?当今天下也只有秦王会不顾一切的恋上一名阅人了——」

    「住口!寡人要将妳的嘴撕了,然后将妳碎尸万段!」一赢政已然怒极攻心,握在手中崁着红宝玉石的宝剑狂狠的指向鹳氏,恨不得即刻劈死她。

    见状,鹳氏还真心生惧怕,肩膀不由自主的缩下,但瞧见四方的燕兵正瞧着她,才勉强再挺回胸膛。「大王还逞什么威呢?要被碎尸万段、五马分尸的人是您!」

    赢政冷笑,没有理会她的讽言,转而威视丈外包围他的燕兵。「你们的大王将死,而你们竟然见死不救,算什么人臣子民,这样你们对得起燕王吗胤」

    燕国残兵人数约莫七十余人,闻言莫不一脸惭色。

    「你们的王若死,国家也没了,成了无主的亡国奴,从此将四处流窜无以为家,而我秦军必会为寡人复仇,将燕人消灭殆尽,不留一条燕魂!」

    不留一条燕魂!

    燕兵一听,登时脸色败死。若真如此,燕国岂不被连根拔起,复国无望?

    他们个个惊吓得连武器弓弩都拿不稳,鹏氏见了、心急如焚。「你们莫要被这暴君给骗了,秦王残暴成性,只要一脱身,必会率兵将我们杀个片甲不留,我们最终还是死无葬身之地啊!」她急呼。

    众人听闻,国仇家恨又被挑起,重新握紧了弓弩瞄准赢政。

    赢政瞇起眼,当下心一定,瞥向周围的死士。这些人都是他亲自训练出来的敢死部队,绝对愿意为他身先士卒、肝脑涂地,他的眼神也立即让死士们了解他的用意。

    眨眼间,在燕兵尚狞不及防时,死士们排成两列,将主子护在中央,一声喝后,护着他向前冲,以肉身为他挡去箭矢,让他一路朝向曲奴儿的所在地直奔。

    鹏氏被他们突来送死突围的行径惊得来不及反应,愣在当场,等一赢政顺利将她挟制在身侧的人捞走,奔驰而去后,这才回神。

    「还不放箭追!」她怒不可遏的大喝。

    就见一赢政将人救走后,他身旁的死士便一字排开垫后,再挡燕兵弓箭,让主上头也不回向前急奔。

    被长臂圈紧急奔的曲奴儿频频回首,发现身后每个倒下的死士身上都有着超过三十支以上的箭矢,见了这惨状,她眼眶爆红,不住掩口激动啜泣。

    这些人都是为了她而丧命的!她泪眼决堤,而携着她狂奔的男人,则是青筋暴跳,脸色铁青,伸出一掌捣住了她的眼。

    「别回头,也别看!」

    两人身影迅速没入黑暗丛林。

(快捷键:←)上一章  蛟龙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