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草茉莉言情小说-蛟龙-第六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秦朝,大陆 >> 强取豪夺 >> 蛟龙作者:浅草茉莉 | 收藏本站
蛟龙 第六章 作者:浅草茉莉
    赢政绝对是个残酷严苛的野心家,对于社稷江山的掌控绝不马虎,为了要拿下天下,统一六国,成就天下第一等的大帝国,他用尽心机,使尽手段,尽管博得残暴无道之名,他也视为理所当然,一心要一统江山,成为天下至尊。

    如今六国已灭去两国,魏国也已是囊中之物,要拿下是指日可待,就是这燕国有些棘手,燕国太子丹颇有智谋,算是个人才,要除这燕国,得多下点功夫了。

    在上朝之前,咸阳宫内灯火如炬,他一夜无眠,独自沉思灭燕之策,一道冷风由窗棂袭入,忽而发觉这宫中异常清冷,夜阑人静之下,

    太静了!

    「曲奴儿呢?怎不见她?去,去召曲奴儿来,快,快!」他蓦地大喊。

    原在外头待命,准备寅时一过就入内服侍大王更衣上朝的宫人们心一惊,立时就有人奔出去召人。

    大王近来若心思不定,便会慌乱的召来曲奴儿,见着她,不言也不语,一刻后自会平息下心中的躁动,这曲奴儿当真是灵丹妙药了,大王服后即刻见效!

    「大王……曲奴儿尚未到来……可、可上朝时辰已到,大王是否先更衣……」尚衣令捧着龙袍,惊慌的上前请示。

    正心烦意乱的一赢政立即回以恶视,让尚衣令吓得退了一大步,马上就想溜。

    「上哪去,还不上来更衣!」他忽又大喝。

    尚衣令惊跳起来,慌忙又捧着衣物上前,几个宫人立即摊开龙抱,小心翼翼上前伺候着装。

    但着完装,曲奴儿仍不见人影,众人暗自心焦,又似乎听到耳语消息,去召人的宫人回来复命说找不到人,可这会才黎明将至,曲奴儿未当班,能上哪去?又王宫这么大,一时半刻他们上哪找人?

    「该死,曲奴儿人呢?!」赢政终于捺不住地几近暴怒了。

    「奴才们还、还……还在找人。」常贵赶来了,立时伏地报告。

    「她不在寝房候召,上哪去了?」他怒问。

    「奴才……不、不知。」

    「这王宫养着人,不是让人平白消失的,去,去找出来,一刻内寡人要见到她!」

    [是、是。」常贵心慌再去。

    「大、大王,大臣已至,是、是否要先上朝……哎呦!」时辰已过,负责接迎大王上朝的中书谒者令硬着头皮,紧张的趋前询问,但得到的结果是蝉杯当头一击,他当下痛呼出声,额际血流如注。

    至此无人敢再冒死询问是否要上朝,可一赢政自己瞧向天际,天色已白,心知今日燕国派人来求和,他非上朝不可,可是那曲奴儿竟敢让他见不着人,不禁火上心头。「哼,传太仆备车,寡人要上朝了!」狂躁的背影如泰山般压迫人。

    众人不敢耽搁,得令即伏身协助大王登车上朝。

    「传寡人旨谕,找到曲奴儿后,直接将她送到朝殿,寡人要她上殿候召!〕转身再交代,他这才让太仆恭送至朝殿去。

    朝殿,三品以上官员皆穿戴绿色衣袍,头戴冠,袍宽袖大,腰配书刀,手执易板,耳簪白笔,朝官一列站立于朝堂之上,而秦王赢政一人端坐于高台殿首,身旁」且了几名近侍随从,十尺之内不得有人近身,所有武士只能驻守于高台下候命护卫,没有王令,不得上高台。

    朝堂之上,对君王的人身安全,防卫得极其严谨。

    大王乃上天之子,朝堂上戴的是冠冕,造型前圆后方,代表天圆地方,冠冕的前缘缀着十二串珠玉,冠冕下端悬在耳旁有两块玉石,提醒天子不要听信谗言。

    今日的早朝不同于以往,显得更加正式,因为今朝是燕国派人来割地求和之日,国威赫赫,秦王本该眉开眼笑的迎接这燕国使臣,哪知一上朝,秦王就脸色凝重,竟不见一丝愉悦,使众臣也无人敢露出欢欣之色。

    「大王,燕国派出使臣求和,请大王接见。」李斯率先上前参奏。

    「宣。」他脸色依旧奇臭无比,径自瞪了身边的太监一眼,太监心慌,苦着脸摇首,赢政脸色立时更臭。还没找到人?!该死!

    使臣受召上殿后,他冷声问:「来者什么身份,报上名来!」坐于朝堂之上,他傲慢的神情让众臣以及燕国使臣一览无遗。

    「使臣荆轲。」来人一脸正气,见了他只是躬下身行礼,眼中并没有惧意。

    赢政不禁瞇起眼打量起殿下的人。「你为燕国带了什么样的诚意来求和?」

    「小的奉燕国太子丹之命,献上燕国沃土督一几,以及前秦国将军樊于期的项上人头。」荆轲不卑不亢的说。

    「喔?」督亢为燕国最为肥沃的土地,而那樊于期则是流亡燕国,他急于悬赏通缉的叛国将军,这两样都确实是他日夜极想得到的东西,如今燕国人亲自呈上,他该要露出喜色的,可这心情却因为一个人的失踪而大受影响,当下只是绷着脸,似乎不满意这求和之礼。

    这让高台下的荆轲握紧双拳,上心怎心急的直冒冷汗,蓦然,他瞥见秦王脸色不知何故又变,凶煞的双眉间不再聚怒。

    赢政眼角终于见着了要见的人,那人个子娇小,神情看起来有些匆忙,看似刚急奔至他的身后,他想立即问她上哪去了,但碍于此时此地,只得暂且按下诘问之意。这帐下朝再算!

    既已见着她安然出现,他冷冷瞪了她一眼,只见她表情清清淡淡的故意撇开脸,对他的怒气视而不见,他想怒却又觉得好笑,这人儿,是当今天下唯一敢无视龙威的人,她的胆大包天,偏偏是被他自己给纵容出来的,当真哭笑不得,他嬴政,首尝自讨苦吃的滋味。

    这么一闹,怒气自然锐减,、心情也随之趋稳,当然脸色也缓和了许多,更有、心情去瞧瞧这燕国使者带来的好礼。

    「先送上那樊于期的头颅吧,寡人要亲自检视。」他朝殿下说。

    荆轲大喜,立即捧着装了樊于期头颅的盒子,一步步走上朝堂的台阶,接近秦王身侧。

    赢政要人打开木匣,一看,果然是叛将樊于期的头颅。这家伙敢以他荒唐无道的理由背叛他投奔敌营,可说是死得好!正想仰头畅笑,见一旁的曲奴儿看了那血肉模糊的头颅似乎一阵反胃,身子轻颤了一下,他眉心一折。「撒下头颅吧。」

    直到头颅被拿开,曲奴儿才又恢复了血色,一赢政一个眼神,立即有人轻拍她的背,希望她能舒服些,此举落入朝臣眼中,哪个不知这是大王「怜香惜玉」之举,唯有那荆轲不解,心下更加担忧。秦王要人如此草率的收起头颅,莫非是对这项礼物不动心?若是如此,可就枉费樊将军将自己当成诱饵的牺牲了……

    「大王,小的这里还有燕国呈上的督」几地图,请大王过目。」他小心的再奉上一卷地图,人就低跪在一赢政脚边。

    「打开吧。」

    「是。」荆轲努力稳住颤抖的手,慢慢打开图卷,随着图卷张得越开,额上的汗就冒得越凶,一旁的曲奴儿注意到了,清澈双瞳瞇起,心底有了不祥的预戚,也想起那日赵高所提,燕国太子意欲派人行刺一事。

    「大王……」

    她正要开口提醒,可才敌口,荆轲已火速将预先卷在地图一异的一把匕首抽出,图穷匕现,他抓起匕首,左手拉住一赢政的袖子,右手就要把匕首送向一赢政的胸口。

    一旁的曲奴儿惊见,使力将一赢政推开,让那匕首扑了个空,一赢政只挣断了一只袖子。

    底下的武士见大王遇刺,纷纷惊愕的冲上前护主,可是那台阶甚高,刺客离王又极近,众人怕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就算赶至大王恐怕也已中刀了。

    既然武士赶救不及,大王身旁的近侍就得以身挡刃,几个宫人尽管怕死,还是得颤抖着身子挡在主子身前,就连曲奴儿也抱着必死的决心贴站于一赢政身侧。

    「秦王,纳命来!」荆轲怀负重任,眼看武士已冲上台,他奋力一击,对准一赢政的心口就要刺下,曲奴儿骇见,跃上前就要以身挡下这一刃,见挡在面前的是她,赢政当下血液逆冲,心头急抽,下意识的挥手要拨开她的身子,情愿自己中刀,也不要她以身犯险。

    曲奴儿讶异他会如此护她,惊险的瞥见刀刃已至,反身再推他一把,当下不及多想,只有一个念头,她情愿自己死,也不要他遇刺!

    嬴政身子一倾,匕首又从他身边呼啸而过,曲奴儿的手臂却被刀刃轻轻划过一条细痕,瞥见她伤势不重,一赢政虽然安下心来,却也怒火中烧,干脆急切的将人往他身后藏,不让她再有挡在他身前涉险的机会,他再也禁不起让这女人在刀刃里逃生的惊吓。

    两次击杀都失手,荆轲才要第三次出手,一赢政却已有防备,拉着曲奴儿行至龙形屏风,将她藏身于屏风后,这才安心的抽出架上宝剑,回身砍向刺客,此时所有武士已冲上高台,拿下荆轲,他上前暴怒地连砍八剑,让荆轲当场含恨气绝而亡。

    「大王……刺客已死,请您息怒。」殿前发生如此剧变,众臣无不心惊肉跳的全都跪伏一地,等着他发落处置。

    他瞧着那已然断气的刺客表情仍是悍然不甘。「这人是个英雄,是个人物,胆敢殿前行刺,其心思缜密,勇气过人,寡人倒也敬重他!」收拾起暴怒,一赢政竟仰头大笑了。

    「那这尸首……」

    「留他全尸。」他恩典的礼遇。

    蓦地,身后传来一物落地声,接着惊呼四起,他皱眉回身一望,就见那倒地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内侍「男宠」曲奴儿!

    「来人啊,寡人要割下他的头颅,支解他的身体,悬挂于城门上曝晒七天七夜,寡人要荆轲不得好死!」稍后,一赢政激起了漫天怒火,厉声怒喝得全内殿都听闻得到。

    原要留这名英雄刺客全尸,但当曲奴儿中毒倒下的那一刻,他怒火中烧,杀气腾腾,恨不得将那刺客再砍十八刀,剁至肉烂,方可泄恨。

    原来荆轲所带来的匕首上喂有剧毒,尽管只是轻轻擦过曲奴儿的手臂,也已足够教瘦弱的她毒气攻心了!

    见着床榻上俏颜布黑、不省人事的人儿,他怒不可遏,心中的恐惧更是难以言喻。

    「大王,您召见臣下?」将军王翳应召入殿。

    「寡人要增兵遣将,由你统帅伐燕,近期内寡人要你攻克燕都蓟,将那太子丹的头颅取下!」他愤怒地下达诏令。

    既然不能教已死的刺客再受死一次,他就要那罪魁首脑的燕国太子丹丧命赔罪!

    「遵命!」得旨,王翳领命而去。

    回身再盯着中毒后全身发黑的人儿,他倏然感到无措,内心彷徨不已,双手发颤,眼眶前所未有的泛出红光,不禁暗忖,倘若这人儿在他面前就死了呢?他会如何?

    念头一起,立时让他打了个惊人的寒颤。不,她怎能死,他还没得到她呢!

    瞧见她额上泌出薄汗,一时他又慌了手脚。「来人,快,布巾,布巾!」她不舒服吗?很痛苦吗?这该如何是好?

    随侍们赶紧送上白净的布巾,可拿着白巾,赢政竟不知该怎么做,双手微颤,像怕会毁坏她脸蛋似的,先是小心翼翼地抹着她脸上的湿汗,但又觉得这布巾拿着碍手,左右皆嫌麻烦,索性竟又丢去布巾,不顾脏污地改用自己的衣袖轻拭起她的汗珠。

    「太医,太医人呢啊」才为她擦完汗,他又大吼。

    早候在一旁随时等召的太医,立即快步行至他跟前。「大王,臣在。」

    「她不会死吧?」问这话时,他没发现自己声音带着轻颤。

    「回大王,臣已尽全力医治了,应该……应该有救。」

    「什么应该,是一定要!寡人要她完好无缺的起身,再对着寡人笑,听见了没有!」他激动的揪起太医的衣襟,摆明不是曲奴儿活就是太医死!

    太医几乎吓破胆。「是、是,大王已吩咐取来秦宫至宝的解毒丸,相信应……是一定有救。」太医口气忙转,不敢再有迟疑。

    事实上,也真的有救,这解毒丸提炼困难,数量极少,珍贵异常,是防止君王中毒时的续命解毒剂,向来只有历代君主得以服用,如今大王竟让一个闯人服下,而且还不是一颗,而是在大王急怒下将珍藏宫中仅剩的五颗全给了这奴才,所有的太医见状无不愕然傻眼。

    大王极为重视自身安危,对于保命的东西绝不轻易浪费,就连前年他同母胞妹七公主被人毒杀,他都没能拿出一颗药丸赏赐解毒,如今……

    「那就好,那就好。」得到太医的保证,一赢政脸色登时好转,可下一刻又变脸。「那她为何还是迟迟没有醒过来?」

    「那是因为臣所开的药方会让她嗜睡,等药效一过就会苏醒了,请大王不用心急。」

    「这奴才挡在寡人身前,为寡人挡凶,一片赤胆忠心,寡人怎能不心急于她的状况?这人死不得,非要救活不可!」想起她这小身子站在他身前要为他挡刃的光景,他差点心魂俱丧,当下只有一个念头,他不要她保护,更甚者,他想保护她,可是事与愿违,她还是受到损伤了,这怎能不教他懊恼不休?

    众人面面相觎。若真如大王所言,今日高台上尚有数具尸首躺在那没人清理,这些人皆是为大王挡凶受死之人,怎么不见大王有一声厚葬他们的诏令下来?

    除此之外,还有件事也是令人惊奇得很,大王当时处境极其险恶,竟还不顾自身安危的拨开曲奴儿挡在身前的身子,此举更是骇人听闻,大王怎可能这么做呢?

    还记得三年前大王有一齐国宠妃,那宠妃是他当时一月数寝的美人,甚至传出一度有意立她为后的消息,但有回也是遭遇刺客,刺客追击銮驾,正巧那宠妃也在座车里,刺客突围至车旁,拔刀连往里刺,剑剑由銮驾里抽出的都是鲜血淋漓,所有护驾的武士个个见了莫不大惊失色,以为大王已经遭难。

    等众人制伏一干刺客后,掀开銮驾一看,却发现大王哪有一丝损伤,那刀刀剑剑全落在他的宠妃身上,原来大王竟然将宠妃当成人肉盾牌置于身前,为他挡去所有暗剑,那宠妃当场惨死,可大王脸上却无一丝眷恋不舍,踢开已死的妃子,翩然下轿,只淡淡说了句好生安葬,就这么舍弃了众人以为他最为眷顾的女人。

    自此,众人得知,大王不会为死去的人流泪,众人之于大王,除了奉献生命,还是奉献生命,这是他们的宿命,他们也都认命,只是现在例外来了,大王他、他居然为了一个阅人愿意亲自临险,这要人如何不吓傻了脸?

    总之,这曲奴儿绝对不是一般人,更非一般「后宫」,大王对他真的不同以往,大伙不得等闲视之啊!

    曲奴儿苏醒后,一侧首就望见在龙榻上打盹的人。

    这男人竟命人将龙榻抬至她床边,单手倚着椅臂、支着额侧就这么守着她……

    守?她竟用「守」来形容?

    这男人从来不「守候」任何人的。

    他独断独行,严苛绝义,是个极度自我的人,想要获得他的守护,简直比登天还难,可是,他这模样瞧起来,又像是这么做了……

    渐渐地,她眼眶虽泛起红光,眼神却漾出笑意。

    他对她的态度扑朔迷离,好奇特,甚至愿意自己挨刺客一刀,也不愿见她受伤,之所以愿意为她这么做,到底是何种心意?

    她很难理解,他曾经恶意的想要占有她的身子,但得到她激烈反抗后,便不曾再有强横的动作,之后虽会不时挑逗她,作戏给朝臣看,往往让她羞愤难当,无地自容,但却又点到为止,从来不曾违背承诺的再企图侵犯过她。

    他对她的态度始终既恼人又黏腻,事到如今她已经分不清楚哪些是恶意捉弄,哪些是真情流露了……

    对于这些,在这之前,她都不甚也不想在意,直到今日殿堂上,他推开她身子的那一刻起,却似乎有所感觉,甚至隐隐害怕起自己的预感来。他……对她有情,是男女之情……

    这真不可思议,大王这样的人会对一个人付出感情吗?况且还是极力反抗成为他女人的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他不可能爱上她,不可能!

    心口在急速跳动后,断然下了结论。

    突然间,倚睡于龙榻上的人不舒服的挪动了一下,曲奴儿蓦地心惊,还没做好准备面对他,她赶忙再阖上眼眸乔装未醒。

    不一会,她感觉到脸庞被一双大掌小心再三地轻拂着,唇畔被人依恋地抚贴上,良久后,她再睁眼,人已离开。

    她的心立时起了一阵强烈激荡。有,他有情,他真的对她有情!

    那……她呢?她自己的心呢?曲奴儿深深感到害怕起来,双臂不住紧拢着,将自己整张惊慌的脸蛋埋进暖被里。

    龙颜难测,龙颜难测,她一直谨记着秦宫里的生存警语,况且她是有任务进这宫里的,不是来此沦为那男人的玩物的……

    她绝对不能对他动情,绝对不可以!

    「何事绝对不可以?」去而复返的人掀开了暖被,皱眉直问。

    她一惊,原来自己将心中所想的话逸出口中了。「我……」面对那张欺近关切的脸,她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怎么了?才刚醒,就又戚到不舒服了?」赢政见状,紧张的问。

    「没有,奴才很好。」她嗫嚅的忙说。

    「是吗?」将手掌覆上她冰凉的额上,他仍是一脸担忧。

    「大王……」

    「嗯?」专注于她额上冰凉的温度,没发烧,但过于冰寒了,他斟酌着是否要再度召来太医。

    「大王,奴才有事请求。」

    「说。」还是召来太医再瞧瞧的好。

    「奴才……想请调至梁山宫。」

    「请调至梁山宫?」这突来的请求让他双眉齐挑,要召太医的事决定待会再说。

    「是的。」她身子的热度微微升高了。

    「这事妳该找宫中总管商量去,寡人不管这等小事的。」倏然瞇眼,赢政黑漆的瞳眸拉成一直线,隐住那份凛冽犀利。

    「奴才……找过了……常公公说要您恩准。」这宫中总管现今是常贵,今晨她才刚由妍夫人那回来,常贵就紧急将她送往大殿。

    一路上她抽空跟常贵提了,常贵一面拭汗,一面十万火急拉着她赶路,然后苦着脸跟她明说了,她是大王的人,他不敢调度,请她自己跟大王说去,而那妍夫人的威胁利诱言犹在耳,直逼着她定得办妥这件事,否则还要找麻烦,让她烦极了,这才趁此时开口。

    他冷笑。「这常公公倒是会推事。」机伶!

    「奴才请大王恩准。」她秀眉轻颦,无奈再提。

    他毛骨悚然的凝望着她好一会不放,最后才朝她阴笑点头。「好啊,寡人准妳所求。」

    这声准,蓦然教她一愣后才回神。「……谢谢大王恩准。」他竟答应了啊一股失落慌然杂杳的缠上她。

    以为他断不可能同意的,没想到真正不解大王的人是她啊……

    也是,他这颗心她笃定得太早,所谓的有情,怕是还没到那地步吧。

    这也好,他无情,她才不会陷落,也好,也好……

(快捷键:←)上一章  蛟龙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