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草茉莉言情小说-蛟龙-第五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秦朝,大陆 >> 强取豪夺 >> 蛟龙作者:浅草茉莉 | 收藏本站
蛟龙 第五章 作者:浅草茉莉
    「大王,燕国人顽强,臣等建议,应该先将他们的太子丹擒来杀了,灭了他们的士气,之后要拿下燕国就不是难事。」朝堂之上,数百大臣排列,大臣手执笋板上前进言。

    「嗯……」赢政只高坐台上,听着,却面无表情,无多大反应。

    「大王,这兼并六国之事固然重要,但臣认为您的王后人选一直悬而未定,后宫无人为大王分忧解劳,也是国家隐忧,此事不能再拖,大王是否该早日立后了?」廷尉李斯见主子今日对国事的议题似乎不甚戚兴趣,于是转个事提。

    政这才瞥了他一眼,接着抿嘴勾笑。「去,要人召来曲奴儿。」他忽然大声对着身旁的常贵说。

    咦?朝堂之上,正在议事,召来曲奴儿做什么?虽不解,常贵还是不敢稍有迟疑,立即要人去急召曲奴儿入殿。

    等候召人的这段时问,众人也在私下议论著,这曲奴儿是谁,没有一个人不知道的,那回踩踏龙袍却死里逃生的事不说,日前才又爆出大王为了他亲赴刑场救人之事,这事在朝野闹得沸沸扬扬,众人几乎已认定大王真恋上一个合人了。

    这虽不成体统,但后宫之中多得是肮脏荒诞之事,只要不明着来,私底下大王要如何荒淫一个闯人,他们也无置喙的余地,只是这会正在商议国家大事,大王突然召他上殿做什么?

    而且瞧大王此刻的模样,阖着双目,半倚龙座,好整以暇的在等人,这意思莫非是这奴才没到以前,朝堂就休会了?

    「大王,曲奴儿到了。」当大伙正在好奇时,常贵来报。

    赢政这才睁眼。「人呢?」他没见到人。

    「呃……在殿外候着。」朝堂之上,庄重无比,一般奴才若无当班,不准靠近。

    「在外头做什么?寡人要她进来!」他不悦的怒斥。

    「是。」常贵又赶紧出殿将人直接领进殿堂之上。

    曲奴儿这才在众目睽睽之下踏着步来到高台下。「大王,您召奴才来有何吩咐?」

    「上来。」

    「呃?」她讶异的抬首,瞧了高台上的人一眼。

    众人也十足吃惊。这高台之上除了几名近侍,少有人能上得了,而大王竟要她上高台?

    「还发什么呆呢,快上来啊!」他含笑催促。

    这一笑,曲奴儿立即懊恼地涨红了脸,根本不敢去想象这会大臣们是怎么看她的。这暴君是故意的!

    「上来吧,难道要寡人下台去接妳?」他笑睨。

    这下她连耳根子都红了,偷偷瞪了他一眼,才抿了唇,还是听从王令的步上台。

    见她心不甘情不愿的终于乖乖站立在他跟前,赢政龙心大悦,表情更宠。

    「来,坐下吧。」他拍了拍身旁的位子。

    闻言,曲奴儿终于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下头的人更是讶然不已。

    龙座耶,至高无上之位,除了君王以外,谁能就坐?可大王竟要一个奴才与他同坐,这简直、这简直离谱至极,大王宠一个奴才未免宠过头了!

    不过这奴才要是有点分寸,应该会拒绝,否则就真的不识体统了!

    「奴才……不敢坐,请大王收回命令。」她毫不迟疑的拒绝了。

    众人这才轻吁一气。算这奴才还懂规矩!

    「寡人要妳坐,妳就坐,难道是怕台下大臣们会议论不成?众卿家,你们会吗?」一赢政竟问向台下众人。

    大王暴虐,这时谁敢提出异议啊,又不是找死!「怎……怎会,大王爱惜一个奴才,想怎么做天经地义,臣下们欣喜接受,何来异议。」李斯涎着脸代表众人说。

    「嗯,说的好。曲奴儿,瞧,众人都这么说了,妳就坐上来吧。」他的声音还是一劲的轻柔。

    这男人是故意让她难堪的,此时此刻,众目之下,她怎可能违逆他?只得咬牙乖乖坐下,只是这一坐,一赢政的举动更惊人了,竟然整个身子就斜斜地靠到她身上去,头还枕上她单薄的肩上,曲奴儿当场僵如石头,台下更是人人瞧凸了眼,眼珠子差点没有爆跳出来。

    这算什么?正式昭示恋情?

    众人心中虽然不以为然,却又无人敢公然提出微词。大王极其刚愎无道,质疑他的行为失当无疑是找死。

    「李斯,继续说吧,后宫如何?」头枕在她的肩上,赢政神情愉悦,语调轻吨。

    李斯立即上前一步,「国不可无母,臣等请求大王早日立后。」

    「喔?」他没有立即响应,只是睨向身旁的人儿,示意要她用小手轻揉他的太阳穴,见她转过首,对他的要求置之不理,他眼一瞇。「曲奴儿,妳说说,对寡人立后这事有什么看法?」

    「奴才……不敢有看法。」突来的问话让她一惊,要她坐上龙座已经够惊世骇俗了,竟还要她议论他的后宫,这教她涨红了脸,差点连一句话也答不上。

    「不敢是吗?倘若寡人给妳胆子,要妳放胆说呢?」他有意要她在众臣之上坐立难安。

    「奴才……天生就没生胆子,大王别要让奴才出丑了。」气恼这男人的恶意,她气得捏紧了拳头。

    「是吗?那寡人就不为难妳了。」扯出笑痕,他一手紧扼上她紧握的手掌,让她吃痛地想抽回,他却握得更牢。「后宫的女人来自各国,个个野心勃勃,哪一个不是想图我秦国的江山?寡人见了就厌烦,没有一个有资格母仪天下,让寡人赐封为后的!」他口气转暴,转头朝着台下的李斯说。

    「大王若不喜欢后宫的女人,臣等可以另外为您物色国内的贤良女子入宫。」台下人只见两个「男人」亲昵偎靠,并不知台上正酝酿着风暴,李斯低着首继续又说。

    「贤良女子?哼,这世上有这种女人吗?」赢政嗤之以鼻。

    发现曲奴儿更进一步大胆地抽肩,似乎连肩膀也不让他靠了,他怒笑哼声。

    「不自在是吗?是妳非要当个奴才不可的,如今这种场面是妳自找的。」他在她耳畔轻声恶笑。

    曲奴儿顿时愕住,想起他的话——

    寡人只是顺了妳的意,让妳继续留在这宫袒当个贱奴,只是这身份是妳自己要的,希望日后妳可不要后悔才好……

    他原来是这个意思!可恶!

    他要她当个奴才比当个女人更难堪,他从没想过放过她,这暴君……气死她了!

    她气得身子颤抖,一赢政人黏贴着她的肩头,感受到她的微颤后,嘴角不住勾笑。

    「大王,尽管您瞧不上天下女子,但这王后之位难道就任其悬空着吗?」台下李斯再问。

    「当然不。」他只说了三个字,视线就牢牢地胶在身旁的艳色奴才身上。

    众人见状,当下大惊,从古至今可是从无阅人被立为王后的,大王可不要真迷失了心智,做出这极丑于天下的决定来才好啊!

    可瞧那视线,除了蛮暴以外,专注的神情又是前所未有……

    群臣顿时慌成了一团。

    「敌禀大王,奴才得到消息,那燕国太子丹派来刺客,要刺杀大王您啊!〕赵一局伏地禀土口。

    大王因为差点误杀曲奴儿的关系冷落他好久了,现下他就靠这消息重新得回大王的信任。一双眼小心的往上瞄,他瞄见龙榻上的大王颅首正枕在一个人的腿上,这双腿不是任何一个女人的腿,而是一个阅人的腿。

    就见大王悠然闭目的听着他的禀报,一只手还懒洋洋的把玩着阅人的白衫系带,隔着衣服却好像在碰触阔人的身体,充满了撩拨情欲的味道,惹得那阅人坐立难安,频频蹙眉,几次悄悄的要扯回系带,可大王龙目轻瞥,又教那阅人酷红耳根的松了手,这分明是情人在调情嘛!

    赢政冷笑一阵。「那太子丹打算用什么法子刺杀寡人呢?」他没放在、心上,各国都想杀他,这事已不新鲜了。

    「这……奴才还没探出。」他冒汗。

    「那还不去探!」一赢政脸庞严厉起来,身子一坐起,身旁的曲奴儿就想退下,他转头又是一瞪,她只好又乖乖留下,继续坐在他身边,等着他随时像作戏般的眷顾。

    这些日子以来,他老喜欢在众目睽睽下将她召到跟前,然后对她做些极尽暧昧荒诞的举动,不是当着众人的面饮下她喝过的酒或食下她夹上的菜,就是喜欢枕在她的腿上与群臣商议国事,再要不然就将她唤到内殿,屏退所有宫人,与她独处一夜。

    这种种的恶行,都意在让她无脸见人,现下人人全部在背后议论她,说她是大王的男宠,而大王似乎也喜欢听到这样的话,更有意散播这样的谣言。

    她不懂,他为何不一刀杀了她算了,何必费心玩弄她,这让她越来越戚到害怕,这秦宫真的不能再待了吗?

    「是是……是,奴才这就去查。」赵高被他犀利的眸子吓得几乎昏厥,勉强拖着发软的双腿爬离殿门。

    「大王,赵公公的消息若是可靠,您真该要小心了。」她很少在他面前开口说些什么,但这时却忍不住说了,说完后,却连自己都讶异为何还担忧这人的安危,这人不只玩弄她,还残暴于天下,就算真的有人想杀他,也是替天行道,她何必为他心急呢?

    挑起眉峰,赢政似笑非笑的看她。「妳也会担心寡人的安危?我以为这普天之下,妳是第一个希望寡人横死的人。」

    她拧了秀眉,想了一会。「奴才是秦国人,您是秦国的王,纵然霸道残忍,但还是奴才的王,奴才不会直中心要您死的。」这是她所能想到会担忧他的合理理由,但……她自己也不禁颦眉质疑,这真是唯一的理由吗?在她心里,可戚觉到似乎有一处不知在何时正软绵绵的塌陷当中……

    赢政浓眉越挑越高。「霸道残忍?妳倒是敢实话实说了。」听见她说没想要他死,这话让他心情难以理解的愉悦起来,但对于她的逾越,他还是蹙紧了眉头。这女人越来越大胆了,不只身子不从,现在连言语上都敢顶撞了。

    「大王杀戮太多自然夜不安枕,应该要多收敛心性,别再——」

    「够了,妳放肆过度了!」他蓦地变脸。没人可以说他杀戮太多,他的江山就是杀戮中得来的,没什么不对!

    这女人自从发觉他夜夜难枕,只能听着她唱曲儿方得入睡后,就敢拿这事来激他。他面容一整,立时发怒。

    「大王,忠言逆耳,听不听随您了。」曲奴儿暗叹。她本是沉默寡言之人,对他的作为虽然极度不认同,但也没立场说什么,只是越与他亲近,就越忍不住想劝他一些事,起码让他安睡,让自己无愧。

    「妳说什么?!」他重拍了下腾云雕饰的梨木桌案。

    「大王为何生气?」她不怕死的再问。

    「妳真想激怒寡人?!」一赢政脸色越来越难看。要是旁人,也许他已下令处以车裂之刑了,偏这女人他就是下不了手,所以才纵得她一再放肆。

    「大王,奴才只意在提醒您,少杀孽,这会对您有帮助的——」

    「什么帮助?帮寡人积阴德吗?甭了,寡人是天上真人,没有人可以伤得了寡人!」

    她深深望着他,深知他暴虐成性,多说多言也改变不了他,于是撇过头,不再看他。

    这举动却教一赢政更恼,他火爆的掀翻梨木长桌,踢翻黑漆龙纹座榻,恨恨的想着,哼,好个放肆的女人!

    「你就是曲奴儿,大王的男宠?」梁山宫内,一名艳丽夺人的美妇,研究的啾着曲奴儿不放。

    这美妇正是大王近一年来最宠的妃子,也是现今荣登王后之位呼声最高之人,妍夫人。

    「回娘娘,奴才是曲奴儿,但不是大王的男宠。」低着首,曲奴儿咬唇回说。

    「你敢对娘娘我说谎?!」妍夫人皱眉。

    原先她只当大王图个新鲜,新鲜戚一过,便不会再对一个阅人有兴趣,哪知近来大王似乎和这阅人爱得如胶似漆,甚至让他公然坐在朝堂之上,与他相偎听政,这简直荒诞至极,也让她发觉不能再姑息,因而趁着深夜,大王该是入寝之际,秘密将人召来,打算好好瞧瞧这阅人究竟有何能耐。

    这一瞧,只觉眼前这娉婷而立的小内侍果然生得狐媚动人,如妖精转世!

    「回娘娘,奴才是实话实说。」曲奴儿仍是垂首低敛,可瞧在妍夫人眼底,可就是仗势傲慢了。

    「实话实说?大王待你的态度,比此刻后宫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亲昵,你敢说你与大王之间没什么啊」

    「娘娘,倘若您今日召奴才来,是想逼奴才说出与大王之问有暧昧的话,奴才是万不可能说出口的。」她着实无奈。那男人早知道不管她以何种身份留在宫里,他都有办法让她卷入女人的争斗里,让她不想进后宫也无法置身事外,他的心机就是这般阴损!

    妍夫人一张美艳的脸庞倏地扭曲了起来。「果然是刁嘴奴才!」现今朝野,谁不知秦宫中有个「艳冠群芳」的合人,大王枕其腿,饮其水,爱不释手,人人尖眼现实,对这阅人的态度立即是见风转舵,趋炎附和起来,甚至击掌赞喝大王觅得好情人,讨得大王眉舒心开,对这闯人就宠得更加理所当然,无法无天了。

    哼,众所皆知,大王对收入后宫的六国佳一丽其实非常鄙视,痛恨她们叛国,抛弃亡国之辱而媚悦新主的行径,因此通常只与她们床榻交欢,从不谈情说爱,偶尔的风花雪月更是不可能。大王性格暴怒,众佳丽也不敢持其龙须,过度献媚,这才一议中宫之位悬虚这么久,可上万女人争宠也就罢,如今还来个男宠抢她们的男人,这不是更教人切齿不甘吗?

    「娘娘息怒。」曲奴儿拧着眉,实在有苦难言,不知该怎么应付妒火中烧的女人。

    「哼,我没生气,更非嫉妒你,召你来是想请求大王将你提调到梁山宫来当差,你说好不好?」妍夫人态度一变,收敛起不可一世的姿态,竟和颜悦色的询问起来。

    曲奴儿略感惊讶。「娘娘要奴才到梁山宫当差?」

    「没错。」

    「这……」为什么呢?妍夫人应该很讨厌她才是,为何……

    瞧见她疑惑的表情,妍夫人冷笑。「我虽鄙视你的身份,但你正得宠这是事实,我不会傻得与你作对,但是有一点你要记住,再得宠毕竟是个阅人,无法给予大王传承江山的子嗣,大王更不可能做出贻笑天下的事,让一个闯人当王后,所以你的前程到此也就这么着了,若有朝一日色衰,大王又喜新厌旧,你今日的这般极宠也将如过眼烟云,昙花一现,什么都不剩。」

    静静听着她说的话,曲奴儿渐渐明白她的打算了。

    「我就挑明了说,我想与你合作,你到我宫里来,那么大王定会跟着你常到梁山,见你与我交好,定会对我的大方倍感怜惜,这么一来,我也得大王恩宠,有朝一日哄得大王开心,将那王后之位送给了我,届时我允诺你,将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保你一生荣华富贵!」

    这是将情敌放在身边就近看管,还能凭借这合人的关系有机会多见到大王,只要大王多亲近她,她便有机会攻下大王的心。

    听完这心里早有数的话,曲奴儿只是默默静立着,并不回答。

    「如何?我可是提供了一个可以保你万年富贵的法子,你可别不识好歹。」见她没反应,妍夫人沉不住气的追问。

    「大王不会将奴才给娘娘的。」她终于用平板的语气说。这位娘娘显然还不够了解大王,他一眼就能看穿她的算盘,所以根本不会给她这个机会,而且她若耍了这心机,只会让善猜忌的他从此将她打入冷宫,连一月一次的谴卷也要失去了。

    「没做你怎知大王会不准,莫非你不想跟我合作?!哼,你若不跟我合作,将来一个被弃绝的阅人决计不容于世间,下场绝对凄惨!」利诱不成,妍夫人索性语带威胁。

    曲奴儿连连叹气。她清楚的知晓一个男宠若失宠后,将如何受到世人鄙弃不齿,大王有心要让她坠入万劫不复之地,是在惩罚她的不从,她早就明白了。

    「若娘娘执意要奴才向大王开口,奴才就这么做,只是这后果,娘娘要自行承担。」她无奈的警告。

    「会有什么后果?你尽管向大王提了就是!听不进去她的警告,妍夫人马上说。

    她的如意算盘不会有错的。

(快捷键:←)上一章  蛟龙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