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浣儿言情小说-灰姑娘的情人-第十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强取豪夺 >> 灰姑娘的情人作者:苏浣儿 | 收藏本站
灰姑娘的情人 第十章 作者:苏浣儿
    五年后

    中正机场入境大厅。

    翁碧莎兴奋地挥手,“小云,这里!”

    从海关刚出来,提着行李还弄不清楚东南西北的凌出云听到这声音,停下脚步,“碧莎,还有邹瑞!”

    接着,她急忙三步并作两步地绕出走道,迎面给了翁碧莎一个特大号的拥抱,“碧莎,我好想你喔!”

    “我也好想你,让我看看你!”翁碧莎煞有其事地绕着她走一圈,然后认直一地点头,“嗯!头发剪短了,可是精神变好,而且整个人看起来神采飞扬,很不错的样子。”

    “什么很不错的样子?根本就是好得不得了!”一旁耐不住寂寞的邹瑞插嘴道:“小云,太不公平了吧?我比碧莎先认识你,怎么你只给她抱抱,却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凌出云几乎笑弯了腰,当下大大方方地也给了邹瑞一个超级特大号的拥抱,末了还附赠一个亲亲,当然,那是亲在脸颊上的。

    “不公平,怎么他有亲亲我没有?我也要亲亲,而且宝宝也要亲亲!”翁碧莎似直一似假地抗议着。

    凌出云惊喜地问:“你怀孕了?”

    “是啊!这回可不能放过你了。去年叫你回来参加我和邹瑞的婚礼你不肯,现在好啦!直接当我宝宝的教母,顺便参加满月礼好了。”

    凌出云高兴地亲了亲翁碧莎的脸,“恭喜你,嫁了邹瑞这么个好丈夫,现在又要当妈妈,如果我的宝宝还在,就是哥哥或姊姊了。”

    翁碧莎闻言,顿时有些慌了手脚,“小云,对不起,我不该提的,我一时忘了你……”

    凌出云不以为意地笑笑,“我已经和宝宝约好,下次还要来当我的孩子,所以你不必觉得抱歉。对了,浩天呢?怎么没看到他?他好吗?”

    邹瑞一愣,随即露出一朵灿烂的笑容,“他怕你不理他,所以不敢来接机。”

    凌出云差丽的小脸一沉。不理他?她是很想不理这个令她又爱又恨又气又恼的男人,可她偏偏放不下他,所以还是回来了。

    五年前在蔚浩天的坚持下,凌出云和他离了婚,而在邹瑞的安排下——正确地说,应该是在蔚浩天的安排下——她前往法国巴黎念书。

    所有的人都知道,在法国念书是入学容易毕业难,加上凌出云曾经因为眼睛失明而辍学一段时间,所以个中辛苦是可想而知。

    所幸她是个聪明又勤奋好学的学生,在经过一年的语言学校及学儿测验后,顺利进入大学,并以优异成绩毕业。

    毕业后,凌出云婉拒了当地一份薪水优厚的工作回到台湾。毕竟这里有她最爱的地方,还有她日夜思念、牵肠挂肚的男人,虽然他五年前坚决要离婚……

    “他呢?我想见他!”凌出云坚定地说着。

    异乡独自生活的历练,让她完全脱胎换骨,如今她是个自信满满的成熟女人,对于自己所想要的,她会毫不迟疑地去争取,而她这趟回来,就是要赢回自己所爱的男人,不再让他有任何理由逃避。

    “他在家里等你。他说他随时欢迎你回来,如果你还想见他的话。”

    凌出云潇洒地一笑,“我当然想见他,我还想乘机好好修理他一顿,谁教他硬逼我签下离婚同意书呢!”

    邹瑞和翁碧莎诧异地互望一眼,这话是五年前的凌出云所说不出来的,但是现在她显然不一样了。看来浩天当初的决定是对的,让两人冷静一下,奸好思考思考自己究竟要什么,如今这两个人似乎都已经找到人生的新方向。

    “小云,你想怎么修理蔚浩天?为什么我总觉得会有一场好戏可以看?”向来调皮捣蛋的翁碧莎问道,小脸上溢满好奇。

    “你等着看就知道。”凌出云神秘兮兮地说道。

    “如果成功的话,记得要教教我,我可是费了好多时间才绑住这个超级花花公子,现在当然得多学点招数,免得我成天拿着除草机在除草,好辛苦喔!”她边说边送几个大白眼给一旁莫名其妙的邹瑞。

    邹瑞好笑地瞅着妻子,她居然把他以前曾经交往过的女人说成草?遇有,他真是冤枉,也不想想,他可是求了一百零一次婚,跪得膝盖都肿了才赢得碧莎归,如今这小东西又要想新招数来惩罚自己?上帝,谁来救救他,把这两个小麻烦分开吧!

    ******

    在邹瑞卓越的开车技术下,他们很快地离开中正机场,来到蔚浩天位于台北市郊的别墅。

    “下去吧!他在里面等你!”邹瑞鼓励道。

    凌出云怔愣地看着这幢自己离开五年的房子,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油然而生。奇怪,在法国她曾经想过多少回,也梦过无数次的地方,如今一旦真正回来了,却反而犹豫着要不要下车,要不要进去。

    “他等了你五年,如果你再不进去,只怕他会想不开跳楼的!”翁碧莎夸张地说,不听话的泪水却积在眼眶。这对饱经波折的有情人终于要见面了,怎能不令人感动?

    凌出云紧张地咬着唇,久久,在深吸一口气后,她终于打开车门。“谢谢你们,我进去了!”

    两人给了她鼓励的笑容后便开车离去。

    目送邹瑞夫妻俩离开,凌出云站在门口良久,却始终没有勇气按了门铃,几次伸出手却又缩了回来。

    浩天已经走出唐倩带给他的阴影吗?他真的从此能够开朗,以全新的生活态度活下去吗?五年前,由于唐倩的死,导致他们两个离婚,五年后自己再度回到这里,他们还有重新开始的机会吗?

    她是那么急着想知道,却又害怕知道,万一他还是决定要自己一人承受痛苦与自责时,她该怎么办?

    犹疑不决的情绪让凌出云久久没有动作,就在她几乎要转身离开时,门突然开了,她朝思暮想的蔚浩天就站在她面前,脸上带着一抹宠爱的笑。

    “我等了你好久,看你都不敲门,所以只好自己开了。”他以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说着,那是她怀念已久的嗓音。

    “你……你好吗?”凌出云不由自主又咬起唇来,这是她出国多年来依然改不掉的习惯。

    “不好,没有你的生活,我形同槁木死灰,过得比植物人还不如,但是想到你曾说过的,即使一个人过生活,也要连对方的份一起活下去,所以我活了过来。”他上前一步靠近她,“你好吗?”

    凌出云点点头又摇摇头,“不想你的时候过得很好,可是只要想起你,就过得很凄惨。”

    “我也是,过来让我抱抱好吗?我好想你!”

    凌出云睁着一对美目看他,突然,她扑入他怀中,热切的小嘴贪婪地亲吻着他。

    “我的小云朵,你终于又飘回我身边了!”正面堵住那梦想过千百回的红唇,蔚浩天喃喃道:“你好残忍,居然一去五年没有消息,你知道我想你想得快疯了吗?”

    “是你自己说要离婚,要我们彼此好好冷静一下的,怎么能怪我呢?”

    “我是想冷静一下,却不想冷静五年,这五年来,你知道我怎么过的吗?”

    “你可以现在告诉我,我想知道。”

    “我现在只想好好惩罚你,罚你一去五年没有消息。”

    蔚浩天急急踢上门,当凌出云还没弄清楚发生什么事时,衣服就已经被他剥得精光,随后立刻被他所填满。

    凌出云仰起头,让自己的身躯更贴近他,娇喘不已地任他在自己体内律动,修长的双腿紧紧缠住他的腰,“浩天,浩天,我好爱你,好爱你啊!”

    蔚浩天坚定有力地律动着,一面注视怀中人儿那如梦似幻的表情,一面堵住她红艳的樱唇,一步步带她奔上高潮的顶端,最后瘫软在彼此怀中。

    久久,他轻轻吻去她身上细小的汗珠,低笑着说:“我也爱你,我的小云朵。”

    凌出云撒娇地依偎在他怀中,“你们男人都这么猴急吗?人家还想和你多说说话哪!”

    “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确定你真的回到我身边,况且我们以后有的是说话的机会,不是吗?”说完,他抱着她站起身,准备走上楼。

    “你要去哪里?”

    “上楼和你疯狂地做爱!”

    ******

    蔚浩天直一的做到他所说的话,当凌出云终于被放开时,夕阳已经西沉,而她像个被喂得饱饱的娃娃般,再也吃不下任何食物。

    “告诉我,你怎么想通了?”休息过后,凌出云问出她从下了飞机就一直想知道的事。

    蔚浩天沉默了好一阵子,猛然起身从化妆枱的抽屉里取出一封信递给她,“这是唐伯伯给我的,你看看就会知道了。”

    “这是什么?”

    “唐倩的遗书。”

    “遗书?她不是已经……”

    “没错,这是她临终前一字一句说出,由唐伯伯写下来,要给我们两个的。”

    凌出云咬着唇,深吸口气开始读了起来。

    小云,浩天: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这样一起喊你们,也会是最后一次。

    你们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写这封信给你们吧?因为我是那么的恨你们,甚至于想置你们于死地啊!

    从小,我就是在父母亲的争吵声,以及人人们的勾心斗角中长大的。记得小学一年级时,爸爸带了个女人回家,说是我的新妈妈。但是对我来说,只有那个总定温柔轻声细语的女人才是我母亲。于是只有七岁的我,联合祖父母赶走了那个想做我新妈妈的女人!很可怕吧?一个七岁大的孩子,居然已经懂得联合他人来对付自己的敌人。你们说,又怎么不养成今天跋扈任性的唐倩?

    认识浩天大概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也是最大的不幸!因为浩天,我知道什么叫爱情;也因为浩天,让我尝到了什么叫不顺遂、不如意。浩天是个骄傲自负的男人,他在带给我快乐的同时,也带给我莫大的痛苦,因为我永远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心里有没有我的存在。所以我做出了一件连自己都没有想到的蠢事——偷了南菱最重要的商业机密转卖给夏本新,我以为这样浩天会注意到我的存在,没想到却造成我和他的决裂,而我,也被迫嫁给自己不爱的男人。

    如果我能早点认识小云你就好了,那样我也许可以学习到你的善良与包容,也许就不会有今天的悲剧出现。小云,你愿意叫我一声“姊姊”吗?其实我一直很高兴有你这个妹妹,只是嫉妒心蒙蔽了我的理智,让我一次又一次做出不可饶恕的错事,终究咎由自取。这不能怪任何人,只能怪我自己和命运的捉弄。

    浩天定个有责任感的男人,他一定会为了这件事耿耿于怀,但这也不能怪他,是我自己将局面弄得不可收拾的。小云,请你一定要好好照顾浩天,告诉他,就算他从没爱过我,我还是会一样爱他,因为这辈子,我只对他一个人真心,虽然我的真心用错了地方。

    浩天,小云是个值得你疼爱、怜惜的好女孩,请你连我的份一起爱她,好不好?也请你替我照顾我那年迈的父亲,因为没了我,又没了唐风,他一定会失去生活重心,不知所终,所以请你们替我孝顺他、照顾他,谢谢你们!

    最后,请小云替我到妈妈墓前上香,告诉她,不孝的女儿小倩来看她了!

    唐倩

    凌出云抓住信,久久说不出话,连自己的手被硬物扎得红肿都不知道,直到蔚浩天拿走她手中的信和信封,又从信封中倒出一对金质袖扣。

    “你看这是什么?”

    “袖扣?这不是……”

    “她告诉你这是我在她那儿过夜时留下的,对吧?”

    “难道不是?”

    蔚浩天摇头,“这是邹瑞送我的,我和她在一起那么久,她怎么会不知道我喜欢什么?所以她去买了一对一模一样的来欺骗你。”说罢他举起自己衣袖,在袖口处果然有对相同的袖扣,看来他说的不假。

    “可她爱你总是真的吧?”

    “我也是看完信才真正相信,但已经来不及了。”

    “没想到她偷取南菱的机密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更想不到会造成反效果,如果你早点知道的话,也许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了。”

    “不,就算我知道的话,我也不会原谅她,因为我们两个太相像了,眼睛里根本容不下对方的任何缺点,就算勉强在一起,最后还是会有另一场悲剧发生。”他收好信抱紧妻子,“云儿,你还生她的气吗?”

    “怎么会呢?当我看见她全身裹满纱布躺在加护病房时,我就一点也不恨她了。”

    “那么你是愿意叫她一声姊姊啰?”

    “她是妈妈生的,本来就是我的姊姊,我不叫她姊姊,又喊谁姊姊呢?”

    蔚浩天感动地香了香她,“谢谢你,你还是这么善良,我就知道我没有爱错人。”

    “对了,唐伯伯呢?你怎么安顿他?”

    “经过这一连串的事,他已经大彻大悟,现在他住在花莲一所安养院里,每天没事就到慈济去当义工,照顾那些比他更需要照顾的人,生活得很愉快呢!”

    “喔?那我们明天去看唐伯伯、叔叔婶婶,还有当年好心收留我的曾妈妈,再到妈妈和姊姊的墓前去烧香,好不好?”

    “都依你。”

    ******

    捻上一炷清香,凌出云和蔚浩天站在唐倩的墓前。

    “姊姊,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爸爸还有浩天的,当然,我会连你的份一起照顾。”现在凌出云已经认唐志彬做干爹,连带蔚浩天也成了他的干女婿。

    “小倩,爸爸过得很好,云儿也已经从法国回来。我会照你的话,连你的份一起爱她的,请你放心。”

    两人静静站着沉思良久,然后,蔚浩天握住她的手,“云儿,嫁给我好不好?”

    凌出云一脸古怪地看他,“为什么?我们现在这样不也很好?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恢复单身的。”

    “可是我要你当我妻子,当蔚家的女主人,我不要这样没名没份的和你过生活。”

    “但是我觉得当你的情人比当你的妻子好多了,所以我们还是先做情人好了。”

    “云儿,你不能这样,我等了你五年耶!”蔚浩天叫道,瞪大漂亮的双眼。

    “谁教你当初坚持要离婚,害我掉了一水缸的眼泪,眼睛都哭肿了。”

    “我是因为……我以为……”他急得说不出话来。老天,这丫头明明知道他当初为什么想离婚,现在居然反过来将他一军,不肯嫁给他。

    “其实也不是我不肯,只是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又莫名其妙当了你的妻子,有点不甘心而已。”

    “要怎么做你才肯答应?”虽然邹瑞已经打电话告诉他,他的小云朵这次回来会好好修理他,但他还是不相信她会这么残忍,拒绝做他的妻子。

    “追我啊!以前你怎么追上那些女人,现在就怎么追我,如果我心动了,就考虑嫁给你,不然你就永远当我的情人好啦!”

    ******

    就这样,早已清心寡欲,只爱一个女人多年的蔚浩天,再度使出那些追女孩子的花招,目标是追上他的前妻,他永远的情人凌出云。

    追女孩子,鲜花、礼物当然不能少,还有浪漫的烛光晚餐,外加一些巧心设计的惊喜,不过凌出云显然在法国见多了法国男人的浪漫,对于蔚浩天的殷勤一点也没放在心上,只是笑笑地跟他谈起在法国念书的甘苦谈。

    眼看常用的招数失效,于是蔚浩天改采书信、电话攻势,每天必定情书一封,还有早晚电话报到追踪,有空时还会在电子邮件信箱里留下浓浓爱语,看得翁碧莎尖叫不已,直要可怜的邹瑞也学习学习,好好重修恋爱课程。

    这下可好,一个凌出云已经搞得蔚浩天头痛不已,再加上一个顽皮捣蛋的翁碧莎,两个男人只差没相约去跳淡水河。

    不过人家说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如今虽然没二个,但光是蔚浩天和邹瑞这南菱两大擎天巨柱联手也相当可怕,于是乎他们想出了一个办法。

    这天,凌出云陪翁碧莎去百货公司购买一些新生宝宝用的产品。结过帐后,两个女人提了大包小包经过一处电视墙,突然,凌出云觉得所有的人都在看自己,连一旁的翁外莎也瞪大眼睛直拉着她,结结巴巴地说:“小云……小云,你快看……”

    “看什么?”

    凌出云纳闷地转过头,却愕然看见电视墙里出现一张自己的照片,旁边还有以电脑设计成的花朵装饰,上面写着:

    永远的Cinderella,我的情人。

    最夸张的是,照片过后,她居然看见蔚浩天出现在电视里跟她说:“我的小云朵,如果你不愿嫁给我也没关系,我愿意永远当你的情人,永远当灰姑娘Cinderella的情人!”

    而让凌出云惊讶的事还不只这样,因为蔚浩天居然买下所有的电视广告时段,每天在固定时间播放。不出两天,她成了全国家喻户晓的明星,所有女人心中最嫉妒的对象,以及男人最想亲近的女人。

    凌出云陷入了一种她想像不到的状况,只要一出门,就会有人问她什么时候嫁给蔚浩天,或者你们两个真的要永远当情人吗?当然,有不少人是带着看好戏的心情在看他们的,还有更多的人期待他们分手,好接替位置,种种情形,实在弄得她哭笑不得。

    最后,一通电话教向来好脾气的凌出云发火了。她直接从自己租赁的小公寓杀到南菱,因为电话里的那个男人居然无耻地开黄腔,说起不堪入耳的荤笑话来!

    一进入南菱,凌出云气冲冲地直奔总裁办公室,“我要见蔚浩天!”

    秘书带着一脸笑容招呼说:“蔚先生等你很久了!”

    凌出云根本气得说不出话,她砰地推开门,可人还没站定,就让满室的花海给震得说不出话。

    “我的灰姑娘,你愿意嫁给我了吗?”蔚浩天捧着一束红玫瑰,站在花海中央笑问。

    “你去哪儿找来这么多花?”

    “当然是把全台北市的花都买下来了。”他走上前将花递给她,“愿意嫁给我吗?”

    凌出云避重就轻地说:“我要你把那些广告停掉。”

    “不可能,除非你答应嫁给我!”

    “如果我不答应呢?”

    “那这些广告会一直播到你答应为止。”

    “你敢?”

    “为了你,我没有什么不敢的。”

    “你知道那已经对我造成困扰了吗?现在几乎所有的人都认识我,甚王还有无聊男子打电话去家里骚扰,你要我怎么办?”

    “搬来和我一起住,这样就不会有人敢骚扰你了。”

    “我不要,我不会这么容易就答应的。”

    “如果你不答应,我就从这第三十七层楼跳下去。”

    “你跳好了,反正我已经决定不嫁给你了。”

    “喔?我直一的跳啰?”蔚浩天走到窗户旁边拉开窗户,一脚伸到外面去。“你不怕我死了,你找不到情人?”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不受你的威胁!”她才不相信他会真跳呢!

    “好,云儿,记得我爱你,要连我的份一起好好活下去,知道吗?”说着,他居然西装一脱,翻身跃下大楼。

    凌出云整个人顿时失去理智地尖叫起来:“浩天,浩天!”

    老天,他居然直一的跳下去?这个大笨蛋,他如果真死了,要她自己.个人怎么活下去?

    她噙着眼泪,一颗心慌乱地坐着电梯下楼,丝毫没有注意到南菱员工脸上那祝福的表情。

    凌出云来到大楼外,急着寻找那可能已经粉身碎骨的蔚浩天,哪知没看到蔚浩天,倒是看到不少人围着看热闹,而对面大楼上还挂着一幅大海报:

    你愿意嫁给我吗?我的灰姑娘。

    “浩天,你在哪里,快出来,我答应嫁给你了,求求你快点出来好吗?”已经顾不得自己是否上当的凌出云急着呼唤心上人的名字,她只是想试试他、气气他而已,并没有要他冒这么大的危险啊!

    “浩天,你快出来。我答应你了,浩天!”

    “你答应了?”蔚浩天不知打哪儿冒出来,手中又捧了一束香水百合递给她。

    “嗯!我答应了,求求你,下次不要这样吓我,你知道我担心死了吗?”凌出云说着,豆大的泪珠滑落脸颊。

    “小傻瓜,我穿上了降落伞,而且还是跳伞协会的会员,这次活动是经过申请的。你瞧,还有警察和医护人员待命呢!”他指了指不远处。

    凌出云果然看到几名警员以及一辆救护车待在不远处,当然,还有一堆闻讯赶来的新闻记者。

    “我不管,我要你答应永远不再冒这种危险,否则我一辈子都不理你。”

    “不会的,为了怕你不理我,我永远不会再冒险。”蔚浩天伸手将她拥进怀小,并伸手对着围观的众人比了个OK的手势。

    现场立刻响起一阵如雷的掌声,新闻记者也蜂拥而上。

    蔚浩天露出潇洒得有些过分的笑容,一一回答所有问题,同时对着邹瑞眨眨眼,意思是要他好好学习。

    聪明如邹瑞怎会看不懂他的暗号?当下拖着妻子闪得远远的。他才不要学呢!如果他真的学了,只怕后半辈子将会永无宁日,所以还是赶紧隔离她们两个女人才是。

    “没想到蔚浩天居然这么浪漫耶!邹瑞,你得好好学学,咦?邹瑞,你上哪儿去,邹瑞!”翁碧莎气急败坏地追上前,因为她那狡猾的老公居然落跑了!

    她才没那么容易放过他呢,对着甜蜜如花的凌出云挥挥手,翁碧莎提起裙摆,气喘吁吁的追老公去了。因为她已下定决心,非要邹瑞学一次给她看不可!

    唉!邹瑞直一是可怜,怎么会娶到这种老婆呢?看来有蔚浩天这个不良示范,他是永无宁日了!

    ——全书完——

(快捷键:←)上一章  灰姑娘的情人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