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莉言情小说-华皇-page 30-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华皇作者:舒莉 | 收藏本站
华皇 page 30 作者:舒莉
    「请公主立即前去大殿,御医正在为摄政王把脉呢……」

    华皇也立即迈开脚步,急促地前往大殿,就算她暗自要自己小心,时时嘱咐自己如今不是一人之身,无论怎样都不能动了胎气,可她还是掩不住欣喜,健步如飞了起来。

    她进入大殿,马上来到北宫澈的病榻边。「澈……你终于醒来了,你没事吧?」

    她一来,御医立即让位,她也捱近坐起的北宫澈,紧紧抓住他温暖的手。

    「我没事。」北宫澈的气色不错,若不是腹部还有伤,根本看不出来是昏迷了这么久的人。「你呢?你还好吗?」

    他伸出另一只手贴上她的脸庞,想亲自确认她是否也平安无事。

    华皇马上握住他贴在脸上的大掌,用力点头。「我没事。澈,我都想起来了!关于政变的真相……对不起,我现在才知道你是被冤枉的……」

    北宫澈闻言,黑眸乍露惊喜。「你都想起来了?」

    「嗯。」她又点点头,然后愧疚地流泪。「我为什么会以为你杀害了父皇?不应该的呀,这些日子,每当我想起你为我受的罪,还有之前我对你的仇恨,我都觉得好荒谬,好对不起你……」

    「别这么想!」北宫澈轻轻捧起她的小脸,如今这张美丽的脸蛋像雨后的花儿,令人心疼。「我知道你是因为受伤才会忘记了,而你受伤却是我的责任,是我没保护好你,是我的错!所以即便你那样对我,我也不允许你责怪自己!」

    看着他柔情深种的眼眸,即使他不怪她,她的泪却因此流得更多。「可我没办法原谅自己,我曾经指责你是杀了父皇的逆贼,我……我还想要杀你!我记得你那时候的失望,你的心一定比你手上的伤还痛吧?」

    那时,他为了阻止她因为受辱而想自我了结,曾用手紧握住她手中的长剑,如今她还能抚摸到他手心里的粗糙伤疤,他的心,怎么可能不痛?

    「我不痛。」他无尽怜爱地瞅着她,真诚地扬起最温柔的笑颜。「当你无法证明我的清白,却愿意再度爱我的时候,我就完全不痛了。」

    他知道她终归是相信他的,就算她不记得,但心底一定会记得对他的爱,所以他才能撑下去,不放弃唤回她的感情。

    「澈……」她感动得胸口震动,再也控制不了愧疚,投入他的怀里,紧紧拥住了他。「谢谢你,谢谢你守护我,一直留在我身边……」

    「我不留在公主身边,还能去哪里?」他笑了,心疼在自己怀里像孩子般哭泣、如此脆弱的她。「我可是你的驸马,是发誓过会保护你的人,不是吗?」

    她也终于笑了,想起腹中的小生命,忽然起身推开他。「对了……在你被李重熙派来的细作刺伤之后,我曾去宣城与李重熙和谈。」

    「和谈?」他英眉一蹙,意识到她可能面临的危险,担心她的话就要出口——

    「你先别紧张,我知道很危险,可是我平安回来了。」华皇对他展笑,要他别在意。「重点是一切都是李重熙的阴谋,政变那时我错投了崔有忠,他也利用了意外失忆的我,甚至握有我的传位诏书在手,已经自立为帝了——」

    「果然是他!」北宫澈明白了前因后果。「那么,他如今已称帝,想取而代之吗?」

    「对。不过,我们也不是全无办法,只能由得他一人演戏。」

    「你有什么办法?」

    她笑了,面带一丝娇喜道:「我还没告诉你,我已有身孕,或许是父皇期望我们生下的天子——」

    「什么?!」他顿了一会儿,随即惊喜地笑开。「你有喜了?」

    「对,有了这孩子,我们或许还有机会稳住局势,李重熙必定以为你活不下去,认为就算留下我,我也成不了气候。」

    北宫澈接着道:「可我们若昭告天下你有龙子在身,你的孩子才是先帝属意的帝嗣,那么必能让留在广朝的百官有了信心,他们势必护你,天下人也必定动摇,那么即使短时间夺不回广土,也不会让李重熙顺心如意了。」

    「对,就是这样。」华皇微笑点头,随即问他。「澈,你说此计可行吗?万一这孩子并不是男孩,而是女孩的话……」

    「我们只能赌一次了。」北宫澈坚定道。事到如今,他们没有别的筹码,只能依靠她腹中的胎儿了。「放心,我想老天爷不会给我们一个希望,让我们有机会守住广朝,却又让这个希望落空……就算孩子真是位公主,到时也还有我,我保证绝不让你们母女受到伤害。」

    「澈,谢谢你。」她好感激上苍,若说她身为公主的命运本就注定要经历不幸,那么必然是老天可怜她,才把北宫澈送来给她,让他为她分担了那些不幸,也让她如今还能有如此幸福的时刻。

    「我才要谢谢你。」这次换北宫澈伸手抱紧她。「谢谢你平安无事,让我能再度拥有真正的你,华儿。」

    她也伸出手紧紧抱着他。「我爱你,澈,真的好爱你……以后绝不再离开你了,我再也不想离开你了……」

    「我也不会跟你分开,我会保护你跟我们的孩子,永永远远——」

    北宫澈对她许下最坚定的承诺。他们经历的试练苦难都已结束,从今以后,再没有任何阴谋可以拆散他们,他们将会一起携手,将倾倒的大广朝再度扶起——

    尾声

    大广朝,摄政二年,元月。

    新的一年来临,长晏宫也终于迎来一声有力的婴啼。

    当华皇诞下众所瞩目的李家子嗣时,百官也聚集大殿前,等着天子即位。

    不久,北宫澈便抱着孩子走进大殿,告知文武百官大广朝的新帝已诞生,即日起将改年号为「正广」,与以回雁山为线、宣城以南,李重熙的南广朝分疆而治,各理天下。

    百官贺喜,大广朝后继有人的消息以极快速度传遍天下,不但更加稳定自肃王清醒以来日益归顺的民心,就连百官们也誓死拥护幼帝,期待收复失土。

    当他再回到东宫时,华皇也重新换好了衣裳,开心地接过新生的儿子。「澈,你看,他长得像你呢!」

    「他是像你,瞧他的眼睛,就跟你的一样又大又亮。」

    「除了眼睛,他的五官分明像你。」华皇希望儿子长得像他一点才好,最好性格也能像他,那么日后必也像他一样坚毅果敢。「虎父必有虎子,这孩子一定能为广朝带来太平。」

    「国师刚刚也说了,这孩子面相尊贵,命居紫辰,必能承袭帝位。」

    华皇低颜望着怀中娇儿,如今身为人母,她才发现自己对孩子的最大期望竟不是要他成帝夺回广朝,而是希望这孩子能够平安健康地长大,除此之外,没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了……

    「我只祈求上天保佑这孩子年年平安,能够无灾无病地长大成人……」华皇微笑哄着孩子。身为母亲护犊的心比任何意志还强大,也让她变得更坚强了。「对了,澈,我们把孩子取名为祈年吧?」

    「祈年?」北宫澈念了念,随后微笑。「好名字,就叫祈年吧。」

    「祈年……」得到丈夫应允,华皇也回过头,好开心地逗起孩子。「听见了吗?你叫祈年喔,李祈年,喜欢吗?」

    见华皇把全部心思都放在初生的儿子身上,甚至独自逗他为乐,把自己晾在一边,北宫澈忍不住吃味。「他还听不懂这些话吧?」

    「怎么会不懂?这孩子在我肚子里就听懂我说的话,每回他踢我,我要他乖一点,他都乖乖听话了呀!」华皇对他解释,随即见到他眼底的一丝醋意,忽然开了窍。「喔……你吃醋了?」

(快捷键:←)上一章  华皇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