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莉言情小说-华皇-page 29-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华皇作者:舒莉 | 收藏本站
华皇 page 29 作者:舒莉
    「看来……你都想起来了。」

    「是,我想起来了,或许你派的细作来不及告诉你,因为我是在她企图杀了北宫澈后,才终于想起这一切。」

    「那个细作……原来你已经都知道了。」李重熙沉吟了下,然后抬眼看她。「想必她已经死了,是杀了北宫澈之后便马上自杀了吧?」

    「不是你让她这么做的吗?你是怕我们从她口中问出什么吧?」

    李重熙再度展笑。「老实说我并不怕,不过……她或许会替我害怕。」

    媛娥与许多他身边的侍卫一样,自幼被养在他身边,对他是忠心至极,只知道为他的安危大业赴汤蹈火,若他要他们死,他们一定会不问原因便拔刀自刎……所以李重熙并不害怕媛娥会为自己带来什么危险。

    「你是一个可怕的人,李重熙。」华皇定定注视着他的笑容,竟有一丝寒意,没想到面对忠心下属的赴死,他竟还能笑?

    而她每每想起可怜的俪人,都会难过得掉下眼泪,想起俪人为了救自己的犠牲,她更是无法原谅李重熙了。

    「可怕吗?」李重熙扪心自问,为了报父亲的血恨,他筹谋至今,终于杀了李厚,眼见大广朝唾手可得……

    然而他清楚自己走至今日的背后,犠牲的不只是华皇或北宫澈,还有站在他身后为他而死的无数人,如果完成使命便是他们一生中对他唯一的期待,那他愿意做个可怕的人。

    他的目光也在顷刻间失去了温度,批判地扫向华皇。「我是可怕,但比起设计杀害自己亲手足的弟弟,你不认为他更可怕吗?」

    他的话彷佛瞬间掐住了华皇的颈子。她知道父皇愧对文庆太子、愧对他,也许父皇的死怪不了李重熙,可是俪人跟北宫澈呢?他们何其无辜呢?

    「李重熙,你犯的过错,别赖在别人身上。」华皇激动地指责他。「如果你是要我跟父皇死,我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要让北宫澈成为你的代罪羔羊?为什么让我成为你的刀剑?」

    「因为我要李厚的骂名永存后世!」李重熙微扯俊唇,揉出一抹轻蔑的笑。「只有我的登基是众望所归,他的不仁才显得龌龊,史册上永远会记述他的弑兄夺位、赐死国师的暴虐、失去民心的昏庸……而不会对他的死有一点同情!」

    「你……」华皇气得发颤,小手暗暗握成拳头。

    原来他图的不是自己的千秋圣名,而是父皇的永世骂名,这才是他真正的报复吗?

    李重熙悠悠站起身来。「你的父皇会被李家撤出宗庙外,而我的父亲将会被追谥为天启帝,后人永远记得英年早逝的文庆太子,记得我才是李家的子嗣,而你一个丧国公主,只会跟你父皇一起埋葬于青史中……」

    「不会这样的……」华皇咬紧下唇,对他竟有这般的企图感到心寒可怕,花容也打从心底冷得发白,可她又想起北宫澈温暖的笑容,终于恢复坚强,对他昂首。「李重熙,我绝不让你得逞——」

    他冷冷望着华皇的怒火,却像事不关已,随即从袖里抽出一样东西。「你还记得这是什么吗?」

    她一见到那绸布,便记起那是什么,同时,旨意里的一字一句都快速地在她脑中掠过——

    「这是你在舒城一别时,怕行刺北宫澈万一失败,便没人能夺回李家天下,为了向天下证明我才是李家天下的继承人,特意为我写的让位诏书。」

    她面色迅速一变,想起当初自己坦言要行刺北宫澈,他百般劝阻,要自己为大位考虑,这才让她主动写下了他手中的诏书。

    莫非,这一切早已计划好了,所以他才愿意冒险放她回广都?他甚至根本不在乎她到底能不能成功,因为他要的只是这纸诏书?

    她突然觉得喉间吞咽困难,声音干涩地问:「这是我失忆时写下的旨意,你现在还当真吗?」

    「我不当真,但天下人会当真,广朝所有文武也会当真。」如今广朝三分之一的城池尽落他手,甚至有人抱城给他,加上这诏书在手,他等于拥有了号令天下的至尊令牌。

    没想到他竟留了一手的华皇,双手握紧腹部的衣料,强令自己冷静面对他的威胁。「我不会让你成功的,天下人很快会知道那纸诏书不再有意义,你的如意算盘不会成功的!」

    李重熙根本不将她看在眼里。事到如今,已经没人可以阻止他了。「那么,就让堂兄我好好见识吧——」

    「李重熙,我亲自来与你谈和,只想问你愿不愿意收手?」华皇强自压抑情绪,镇静地问,想给他最后一次谈和的机会。「撇开我们的私怨,让无辜的人恢复名誉,也还给广朝百姓没有战争的乐土,与我结束这场战争,你愿不愿意?」

    「如果你的意思是要我打消称帝的野心,那么我的答案是不愿意。」他不在乎她手中有什么可以阻止他,事到如今,他不但拥有广朝三分之一的土地,也拥有了东巽与南襄二国国土,更重要的是拥有天下民心,就算他想现下自立为帝也并非不可。

    「那么,你就拿你的诏书公诸天下吧!」华皇明白了,也不再劝他,反而要勇敢地挺身应战。而她能这么勇敢,她很清楚,是为了北宫澈。「你想让摄政王也沦为千古罪人,我绝不会让你得逞,因为我一定会守护他!」

    他为了她的皇位,曾不顾众议地守候她,如今她为了他的名誉,也一定会与李重熙战斗到底,因为她已经懂了,如今唯有她继续坐在广朝的皇位上,广朝的史书才能不由得李重熙一人欺世遮天。

    于是华皇下定主意,喊道:「来人!本宫与雕龙太子和议无望,立即起程返回广都!」

    摄政元年春,宣城和谈破局,天下震动。

    是时,雕龙太子于「舒城」称帝,建元「统广」,史称「南广朝景星帝」,至此广朝遂分南北二朝,二李帝各执天下,三国王制亦不复存……

    李重熙以一纸诏书,终于登上了帝位。

    当华皇返回广都后,接到的便是他被许多广朝旧臣拱立登基的消息,其中不但有崔有忠,还有许多在交战中投降的将领,天下人尽认为他的登基匡复了李家正统,有的广朝百姓甚至横越回雁山归顺他。

    而且他还建元「统广」,证明他想一统天下的野心不容忽视,华皇明白,他必然会持续对广朝的战争。

    她呢?她该怎么阻止他?怎样才能挽回已经处于劣势的大广朝?

    这时,一阵强风扫来,她突然觉得冷,于是双手下意识护住了自己的腹前。

    接着,她像想到什么,停下动作,定定地看着自己的小腹。

    会是这孩子吗?

    会是她出发去宣城的路上,意外发现自己有孕的这个孩子吗?

    上天在这个时候将这孩子赐予给她,不正是要这孩子依照父皇原本的期望,成为大广朝未来的天子吗?

    虽然李重熙已经称帝,身边也有广朝的旧臣支持,但只要她有这个孩子,她便能以父皇的圣旨抵制李重熙手中的诏书,公告天下如今李家有后,自己肚里这个即将出生的李帝才有继承大广朝帝位的正统性,如此能不能让最后的民心聚集,守住她手中飘摇的大广朝?

    「公主!公主!」

    这时,宫人的惊慌呼喊打断了她的思绪,她别开眼,蹙眉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禀公主,摄政王醒来了!」

    「什么?!」华皇闻言,表情立即一转喜色,连蹙着的细眉也为之舒展,万分惊喜地抓住宫人。「此事当真?摄政王真的醒来了?」

(快捷键:←)上一章  华皇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