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莉言情小说-华皇-page 28-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华皇作者:舒莉 | 收藏本站
华皇 page 28 作者:舒莉
    她终于明白这些日子,他为她尽心尽力做了多少事,他不只是为她守住皇位,还为了广朝的存亡跟二国联军战斗……

    如今没有他,光凭自己的力量,她没有信心能做得跟他一样好……不,一定不可能一样好的。

    「你是广朝的摄政王,你不可以那么不负责任丢下广朝、丢下我,知道吗?」她幽幽低诉,多希望他真的听得到这些话。「没有你,广朝对我也没有意义了,我只想要跟你在一起,澈。」

    她多希望老天爷能再给他们一次机会,让他们能够继续相扶相持,这次肯定换她保护他,由她用一生还报他的一片深情。

    「启禀公主。」这时,巴武恭敬地走了进来。「宣城袁将军传来战报,两方交战已久,兵疲马瘦,又得闻摄政王身受重伤,军心不稳,为恐敌方有意诈骗,请公主下诏增援,稳住军情。」

    「他们怎么会知道摄政王受伤的事?」北宫澈受伤的事,她第一时间便下令不准外泄消息,就连广朝百官都不知情的事,前线怎会得知?

    巴武小心推测。「禀公主,这事恐怕与前日刺杀摄政王的细作有关,都是二国联军的诡计。」

    是了!一切只可能是那个假俪人所为,她之所以潜伏在失去记忆的自己身边,或许都是李重熙的计划,是他看准自己失忆,把细作安插在她身边,好加以控制,能为他除掉北宫澈这个心腹大患。

    原来,她一直被人摆布。

    她记得离开长晏宫后,自己前去投靠崔有忠,却意外发现崔有忠与李重熙勾结,她乘机逃跑,却被崔障抓获,还失去了记忆。

    而李重熙竟然利用她,让她恨着北宫澈,散布是他杀害父皇的假消息,他之所以这么做,全是为了让北宫澈替他背上黑锅,让自己与他自相残杀,好让他这个前任太子之子能不沾一滴血便得天下民心,成为众望所归的广朝李帝。

    而她,若不是她对北宫澈无法忘情,若不是她终于想起来了,她与北宫澈不就真被他玩弄于手心,直到他们自相残杀至死的那一天,都不知因果?

    「巴武,立即派人拟诏,说摄政王的伤势无害,要前方将士不要听信谣言,务必守住宣城。」华皇镇定交代。

    现在最重要的是稳住军心,至于李重熙的诡计,她绝对不会再让他得逞!

    「是,臣遵旨。」

    她转身,再度望向北宫澈,忽然脚下一软,险些昏厥过去。

    「公主……」

    「我没事。」她站稳身子,不让宫人为她担心。

    「公主,您这些日子过于烦忧操劳,或许是玉体有恙……还是回宫让御医诊疗,稍作休息吧?」

    「不用担心我。」她虚弱微笑,知道自己绝对不会这样倒下去,她必须守护大广朝,还要保护最心爱的人,不能这么轻易被打败。

    不论李重熙还有什么未使出来的把戏,将来她还要面对什么风浪,她绝不会允许自己被打败!

    华皇的下诏对前线战情起了效用。

    北宫澈伤势无碍的消息不但稳定了军心,重要的是如今公主终于亲自为摄政王辟谣,直言摄政王并不是弑杀先帝的罪人,要所有广朝的兵士为天下唯一的李家血脉奋战——这证明他们不如谣传的有何误会,而北宫澈也不是什么狼子野心之徒。

    军心稳定,加上有大将军袁威的坐镇,立宣城于不败之境,广朝兵马甚至大捷收复了三座之前被占领的城池,重创了二国联军的气势。

    战情胶着,军饷徒费,最后就算是李重熙也不得不祭出议和一棋。

    「议和?」

    「是,公主。」巴武跪在堂下对她启奏。「袁将军传来讯息,说二国联军有意议和,若公主同意,双方便可派和使到宣城进行和谈。」

    华皇沉吟不语,议和一途可说是目前对他们最好的路,毕竟北宫澈伤势未愈,至今昏迷不醒,而此时的她撑不起必须面临战争的广朝……然而李重熙的心计却让她无法信任,只因她比谁都了解李重熙,知道他是怎样心机深沉之人……

    可她难道要因此放弃这个机会?

    放弃这个可以带来和平,让广朝百姓不再恐惧的机会?

    华皇起身,走向病榻上沉睡的北宫澈。

    澈,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他没有回答,可华皇心底清楚,他一定也跟她一样,不想见到广朝再有任何血流成河的将来……

    「巴武,告诉袁将军,本宫同意议和。」华皇思索良久,下定决心。「不过,我要见到雕龙太子亲自出面谈判。」

    巴武听了她的话,忽觉不对地惊问:「公主,您的意思该不是……您也要亲自去宣城?!」

    「对,我要亲自做和使。」

    「这不可以!公主,此举太过危险了……」

    「不用担心,巴武。」华皇对他笑了下,便再度将目光转向北宫澈。「雕龙太子不至于胆敢杀害和使,尤其那个和使是我。」

    李重熙虽是心机深沉,可绝不是为达目的不顾史册骂名之人,若是,他一开始就不会留她性命,因为他图的并不只是李家天下,而是千秋圣名。

    因此,至少在宣城和谈,永录史册的这次会面,他是不可能杀她的。

    「那么,请务必让臣陪同您一起前去……」她是对主子至关重要的心上人,若不由他陪同,万一出什么事,他无法对主子交代。

    「不必,巴武。我现在需要你替我守护摄政王,我会另外带上广朝大臣,请你留在广都为我照顾摄政王。」

    「可是……」

    「巴武,唯有我亲自出马,才能与雕龙太子取得真正的议和,只有这样,广朝才能有和平的希望。」

    华皇也相信,若是北宫澈清醒,也会支持她这个决定。

    唯有她,拥有与李重熙相同血源的李家子嗣,才有机会结束这场可以说从文庆太子被杀之时,或许就已注定要发生的战争——

    第10章(2)

    华皇到达宣城后,双方很快地进行了和谈。

    当她来到双方约定的和谈地点,李重熙早已在园子里等着她。

    他见她带着使臣与侍卫到来,并未依礼起身参见,只是从容地笑开俊颜。「好久不见了,公主。」

    华皇身边的陪同大臣立即斥道:「大胆雕龙太子,见到公主竟不行礼?!」

    李重熙唇畔未动,华皇已经开口。「休得无礼,雕龙太子乃文庆太子嫡子,当是李家血脉,是我的堂兄,尔等不可造次。」

    李重熙闻言,笑得更深了。「没想到公主竟如此深明大义,倒教堂兄我不知所措了。」

    「堂兄睿智多谋,怎么会不知所措?」华皇有备而来,对他亦毫不怯懦,不……应该说是她回复了记忆,因此已不再对李重熙有任何善意。

    瞅着她的眼神,李重熙也察觉了眼前的女子,跟在舒城落难无助的她完全不同。现在的她,想必是忆起了什么。

    「堂兄既然也自称堂兄,那李家天下之争便是家务事了,不如遣退左右,就我们兄妹俩好好谈谈吧?」华皇迎视他的打量目光,随即建议道。

    李重熙看了看胆大的她,便对侍从们开口。「你们都退下吧。」

    华皇也瞥向自己身后的人马。「你们也是。」

    「公主?」

    「都下去吧,本宫要先与堂兄叙旧。」

    众人只得听命。「是……」

    待两人耳目都清净了,李重熙便问她。「公主想要先谈什么?」

    「让你选吧!你想先谈利用我的事,还是杀死我父皇的事?」华皇想起他策动的一切,心中难免激动。就算是父皇先亏待了他,但他如此杀害对她来说只是慈爱父亲的李厚,还造成她与北宫澈之间的嫌隙,她自是不可能原谅他。

(快捷键:←)上一章  华皇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