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莉言情小说-华皇-page 25-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华皇作者:舒莉 | 收藏本站
华皇 page 25 作者:舒莉
    这也是他在长晏宫这些日子才知道的事,原来他的华儿怀有一身舞艺,她的「有凤来仪」是长晏宫里舞伎们自叹弗如的舞步。

    他的一席夸赞让她浅笑不语,与他走至水榭轩中,一同欣赏久未能见的曼妙歌舞。

    宫娥们身着华服,在水池中央的平台上穿梭挥舞,舞姿婆娑,看得华皇竟一时技痒,也想下去试试。

    她兴跃地对他说:「让我也去与她们合舞吧,这段『青莲舞』是我为了母后编的,我好久没跳这舞了。」

    「好。」难得她有此雅兴,他不拒绝,也十分想见她的精湛舞艺。

    于是她离席走到平台,当北宫澈再度看见她时,她已经在众宫娥中,扬起长长舞袖,莲步轻移地跳起舞来。

    今日的她穿着青色罗纱,不同往日的华丽,像极了一朵出水莲花,她细若柳条的腰肢像是花茎般摇摆生姿,挥舞的长袖与罗裙就像水面倒映的莲花般,随风摇动,随水流转。

    在她跳到高潮之处,只见她展现了拿手的翩旋,像是莲花受到风雨强烈的吹袭,最后风雨停歇,而莲花依然柔浮于水上,最后再度柔展花颜。

    然而她舞得太忘神,没注意到脚步太靠近池畔,当她正要尝试一次盘旋时,脚尖忽然一滑,她站不稳地往后一仰,接着便无预警地跌落池中——

    「公主!」

    随着众人惊叫声起,北宫澈也猛然起身,朝她奔去。

    「华儿!」他看见原先簪在她头上的牡丹飘浮水面,却不见她的人影,于是也立即下水去寻她。

    他很快地寻到她,便立即搂紧她,带她往水面上冲。

    当两人露出水面时,华皇也呛咳了几声,幸好只吃了一点水,没有什么大碍。

    「你、怎么又……」她想问他为何要拼命救她,可是呛得厉害,一时竟说不完整。

    「别说话,用力咳,把吃进的水都咳出来!」他命令她,随即带她上岸,让宫人们帮忙拉起她。

    他抱起浑身湿淋淋的她,对宫人们高声斥喝:「还不快去传御医——」

    待换上干净衣服,也暖和了身子后,华皇的苍白娇颜终于恢复血色,落水的恐惧也逐渐消散了。

    北宫澈始终待在她身边,除了宫女们为她更衣的时候,他一直在她视线所及之处,一步不曾离开。

    直到御医前来诊治,宣布她并无要紧,只需小心风寒,他才彻底放下心。

    当宫人送上熬好的姜汤,他伸手端过,亲自喂她。

    她却一转羞颜,目光微斜,不想教宫人们见到这般亲昵的情景。

    于是他了然道:「你们都下去吧。」

    「是。」待下人们离开后,他再度舀起一匙汤水。「来,喝点吧。」

    她听话地喝了一口,当他递来第二匙时,她却摇头望他。「换你喝吧,你也落了水,应该暖暖身子。」

    她眼中的关心是如此强烈,北宫澈满是欣喜,于是应道:「好,我喝一口,可你要把剩下的都喝完。」

    「哪有这样!」这不公平。「不然你喝下满满五匙,剩下的我再喝。」

    他愣了愣,这样有生气又会跟他讨价还价的她,已经许久不见,如今再度见到,他竟有种回到过去的错觉了。

    就算是错觉,他的心也很暖、很开心。

    「好,我干脆喝完一半,可你一定要喝完剩下一半,行吧?」

    她满意了,于是微笑点点头。

    他见状也笑了,便应诺喝下一半的姜汤,然后再度要喂她。

    「我自己喝吧!」她害羞地捧过汤碗,努力将碗中汤汁全数饮尽。

    见她喝快了,换他紧张了。「慢点,怎连喝汤也喝不好,像个孩子?」

    她放下碗,反驳。「我哪有像个孩子?」

    他笑着调侃她。「现在生气的样子更像了,看你满脸的孩子气,就跟之前和我斗气时一模一样……」

    「我跟你斗气?」她挑眉,好困惑好惊奇。「什么时候?」

    「你我刚认识的时候。」

    华皇想不起来,表情依然困惑。「那是为什么?」

    他望着她,随回忆愈发笑得温柔。「因为我惹恼了你,对假扮俪人的你出言不逊,所以你生气了,在其它两位太子面前也不给我好脸色看……」

    她低头细想,印象虽不明朗,但总觉得他说的似有其事,可究竟如何发生、何时发生,她都想不起来……

    然而当她看到宫人为了让她取暖所搬来的火盆时,熊熊焰火令她看得失了神,突然,几个画面跃进脑海——

    他跟她,曾经在有火堆的屋里过夜过吗?

    只有他们俩,像现下这样一起烤火,一起肩并肩度过一夜吗?

    第9章(2)

    北宫澈注视她的眉目神情,忽然问道:「华儿,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华皇皱起眉,转头看他。「你骗我。」

    他不知所措。「我骗你?我骗了你什么?」

    「在城外落水那次,你没送我回宫,我们……明明在一间小屋过夜,你叫我把湿衣服脱了烤干,你还……」她对他触摸她、让她知道他心意的事说不出口,接着又想起隔日分别时,自己偷亲了他一下的事,娇颜简直羞红得见不了人。

    「你记得这么多事吗?」他好开心,激动得伸手握住她。「所以你还想起了什么?想起了你亲过我吗?」

    她不好意思讲,他却直接问了,华皇简直要窘死了。「我不记得那个!」

    「你记得的,」他觉得她分明记得,否则她的唇边怎会有笑意?如果记得,为什么要瞒他?「你想试探我喜不喜欢你,才亲了我一下,不是吗……」

    她终于伸手捂住他的嘴巴。「别说了!我……承认记得不就好了?」她又羞又恼。真可恶!他为什么总要她这么困窘呢?

    初次见面这样、大街上再遇这样、连两人在东宫前分别也这样……

    一时间,她的记忆如雪花般飞入眼前,她不禁握住自己的衣襟,感觉到自己对他的确充满着爱,充满了信任……

    「怎么了?又想到什么了?」

    直到他问话,华皇才摇摇头。「没有了,我记得我爱你,记得认识的事,可是后来的事,我还是记不起来。」

    关于政变的事,父皇的死……那么重要,能为他脱罪的关键,她还是一点都记不起来。

    「不要紧!」北宫澈见状搂住她,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安慰。「就算只有这些,但那不代表你正慢慢想起什么吗?虽然还不完全,可我已经很开心了,你知道吗?」

    他的喜悦感染了她,让她即使想不起来也不再失望了。「嗯。」

    「华儿,太好了,我相信你一定会完全想起来的……」北宫澈开心握住她的肩,忽然想起她不喜欢他唤她的小名,英眉一低。「抱歉……」

    「没关系。」她看出他的意思,便急急开口。「我已经想起来我们相爱的事,所以你可以这么叫我,没关系的……」

    「你是说……我能叫你华儿吗?」

    即使没想起政变的事,她也愿意再信任他一次吗?

    那……能不能是,她也愿意继续爱他呢?

    他目光炯炯地望她,火热而执着。「华儿,我想知道你的心,这是不是……也等于愿意爱我?」

    她的脸瞬间被他的目光燃红,这次,她再不怀疑了,就算找不到他不是罪人的回忆,她也不想跟他分开,不再相信他是叛臣……

    「告诉我,我想知道答案。」他捧起她的脸,浑厚的嗓音正低诱她的真心。「告诉我,你可以爱我,华儿。」

    她在他的无尽期待下,终于娇笑着回答。

    「我爱你,澈……我虽然失去记忆,但从没有忘记过爱你,你知道吗?」

(快捷键:←)上一章  华皇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