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莉言情小说-华皇-page 23-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华皇作者:舒莉 | 收藏本站
华皇 page 23 作者:舒莉
    「是,微臣告退。」

    待御医告退,华皇也扬声。「让摄政王如此烦心本宫伤势,真是本宫的罪过了。」

    他察觉到她的敌意。「你我既是夫妇,便是生死祸福相依,担心你,是我该做的。」

    「摄政王忘了,我们未成夫妇。」华皇冷冷提醒他。「你我虽有媒妁之言,却尚未正式成亲。」

    他转头望她,语气毫不退让。「你想要,我们明日就可以成亲。」

    华皇侧过脸,看见他眼中那份执着,心房一紧。她想起宫人说过的话,想起他为她痴情伤神的样子,她的心也因为他而隐隐作痛……

    不想教他发现异状,她猛地站起身,唤人进宫。「来人!」

    随即,一列童子走进屋来,在两人面前排好。

    「听说他们都很会唱歌,因此我特地让他们来唱首歌。」华皇解释完了,堂下的童子们也朗朗开口,唱起那首〈痴儿歌〉。

    北宫澈脸色大变,万万没想到是这首歌。

    「怎么,摄政王的脸色为何不甚好看?」待童子们唱完,华皇也若无其事地问他。「听说摄政王曾因此歌落泪……如今是否又触景伤情了?」

    他终于明白她为何找人来闹这一场,原来……她听说了那件事吗?

    他解释。「当日公主生死未卜,我担心公主,所以出现忘情之举,如今公主已在身侧,我何必触景伤情?」

    她却讥道:「摄政王话说得好听,莫不是不需要再作戏给天下臣民看,所以才不会触景伤情吧?」

    他一愣,原以为那夜的梦境是好转的契机,没想到她依然这般无情,轻易把他伤得彻底,令他无言以对。「你既有定见,何必问我?」

    当他回话的时候,华皇见他的眼底敛去了深情,换上了受伤与失望,那一刻,她的心也跟着酸疼起来,因为自已伤了他,同时感到了相同的难受。

    就在这时,她看见北宫澈胸前的藏青色衣襟里露出一角美玉,那美玉清透似冰,雕着只有李家人配用的九爪真龙——

    她立即扬眼,惊问:「你身上戴的是何玉?」

    北宫澈愣了一下,想起胸前她送的至宝,便取出那枚冰晶龙玉解释。「这是公主赐与臣的定情物——」

    「我给你的?!」华皇不敢置信地摇头。「这玉只有李家血脉可以配戴,你说我赐给你,我怎么可能赐给你这等宝物?」

    「当日我为了返回北慎国准备迎亲,与公主在东宫分别,女官与史官皆在左右,是公主亲自取下此玉戴在我的身上,公主若不信,大可传史官来问。」

    华皇一时无言,心中很清楚这不可能是欺瞒,龙玉想来真是自己亲手交予他的。

    然而她的心却无比震撼,只因她清楚记得在三国太子入朝候宠前,她就对自己打定主意,若有一朝找得令她信任,且得她芳心之人,便要把这象征李家天下的龙玉送给他——

    倘若北宫澈真是她选定的人,又能让她甘心将龙玉托付,那么她肯定是非常爱他、非常信任他……

    她已经不能再无视自己的心,若她因为仍对他的感情有一丝怀疑,所以才导了今日的一场戏,那么事到如今,她也证明了自己想知道的,就是北宫澈对她的心,还有……自己对他的心,这两者肯定都是真实存在着的。

    北宫澈的凛凛黑眸如一道冬阳,坚定而温存地投射入她的心底。「请公主相信我,此语绝不是谎言,绝对是千真万确。」

    华皇见他诚挚目光,也一时移不开视线,像是忆起什么——

    当他也这般认真地看着她承诺的时候……就是他要返回北慎国之时,那时她只觉得好安心也好开心,她不但拥有他的心,他也拥有她的信任,她幸福地等着他来迎娶自己,于是取下了随身的龙玉,将之交给唯一爱着的男人……

    她想起来了,那龙玉……的确是她交给他的!

    而她,还记得当时的心情,多么舍不得他离开,多么爱着他……这一切都是真的,北宫澈没有骗她!

    俪人察觉她神情不对,主动唤她。「公主……您若不相信,要不要俪人传太史官来问?」

    北宫澈闻言调开视线,抛向俪人。「莫非俪人姑娘也不相信我?」

    照理说,华皇失去了记忆,可俪人并没有。而且俪人身为随侍华皇的女官,他们之间的感情她最清楚,那日她分明也在场,为何她竟也不明白他不可能对不起华皇?

    「摄政王言重了,俪人只是见公主两难,知公主有病在身,所以想为摄政王找证言而已。」机伶的俪人立即改□。

    「俪人说的不无道理。」华皇表面上为她说话,目光却淡淡瞥了下俪人,对她流露的紧张再度疑惑。

    她为什么要突然介入他们之间,像是怕她相信北宫澈的话?

    要不是她这会儿想了起来,俪人难道要她继续怀疑北宫澈吗?

    为何如此?俪人她……该不是想隐瞒她的记忆,甚至希望她继续怨恨北宫澈?!

    华皇心思烦乱,却不懂她为何要这么做,莫非是她坚信北宫澈是杀害父皇的凶手,所以不要自己相信他?

    她困惑却无解,只得不动声色。「不如就召太史官前来吧,假若事情真如摄政王所言,那么我便信之,如果不是,就请摄政王立马就将龙玉归还。」

    两人四目相接的一瞬,他曾有错觉,以为自己看到了以前的华皇,然而听到她的话,他又是失望了。

    「好,公主既然有话,我就照办。」

    他也不再多言,再度带着沉重的心情离开了东宫。

    可北宫澈并未察觉,俪人也没发现,华皇的目光在他转过身的刹那,闪过了多真实的眷恋——

    结果当太史官向华皇证实确有此事,她出乎意料平静地接受了。

    消息传回大殿,北宫澈毫无反应,只是敛着黑眸,像在沉思。

    直到他的亲信、也已是殿前侍卫长的巴武开口。「王上,袁威将军刚刚来过大殿,说要请您允许他带兵出征。」

    袁威是曾被李厚封为镇远大将军的广朝第一武臣,年轻时所向披靡,威震四方,可如今他已年届八十,垂垂老矣,怎堪带兵?

    「你没说袁将军如今年岁已大,带兵恐怕不胜负荷?」

    「属下说过了,可是将军心意坚决。他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就算他老得不能走了,可他还有脑袋,运筹帷幄绝不输敌人。」

    北宫澈无法拒绝袁威的赤忠义胆,因为在他以为华皇便是俪人的时候,他曾经见过袁威将军一次,那时两人还切磋过兵法,彼此互有好印象,若他断然拒绝,不但是看不起他老人家,对自己也是少了分胜算。

    想到这,他忽然忆起一事。「对了,之前我让你去查俪人姑娘的背景,你曾经说过袁威将军是她的外袓父?」

    「是,俪人姑娘的母亲是将军的亲生女儿,因为他弟弟无子,所以自小便把女儿过继给弟弟抚养。」

    「既然如此,俪人姑娘若见到他,肯定会唤他外祖父……」北宫澈心生一计,想测试他心中怀疑之事究竟如何。

    「巴武,你明日就召袁将军上殿,说公主同意他出征,要亲自送他发兵。」

    「是。」巴武领命便去办了。

    俪人的身分是否属实?

    他知道华皇的确是他的华儿,只是至今他无法理解,倘若她幸存,那么当日东宫里为她披袍代死的女人究竟是谁?

    那女人可能是任何一个宫女,但若要忠诚到为她自尽,又聪明得想出这办法为她断后的宫女,他认为只有俪人。

    如果那真是俪人,俪人便已死,如今在华皇身旁的俪人又是谁?

(快捷键:←)上一章  华皇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