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莉言情小说-华皇-page 2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华皇作者:舒莉 | 收藏本站
华皇 page 21 作者:舒莉
    他是那么想轻薄她,可若他任性了,那她非得更恨他不可了。

    他不想再让她恨他,一分都不想……

    于是他敛眼,撤开身躯,然后起身。

    「澈……」

    这时,华皇忽然发出低低的呓语,北宫澈倏地回头看她。

    「有河,别跳下去……我在这儿……」

    她梦见了什么?

    他俯身静聆她的梦话,当他意识到她呢喃的是那日他跳河救她的事时,精神一振,不禁握住她的臂膀,出声唤她。「华儿,你刚刚梦见什么了?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华皇被他摇醒,朦眬地睁开眼,待她看清楚眼前的人是北宫澈,她惊诧地瞪大眼,用力推开他。「你想做什么?!竟敢闯我的寝宫……来人!还不快来人……」

    见她大声呼唤,他加重握她的力道。「华儿,你看清楚!是我。」

    「是你又如何?北宫澈,你还不放开我?你到底想对我做什么……」

    「你冷静点!」他喝住她,迫切地想知道她刚刚的梦。「你刚刚想起以前的事了吗?华儿,你记起我是谁了吗?」

    华皇终于冷静下来,她认真地注视他,毫无情感地开口。「我记得,你是杀了我父皇的仇人——」

    她的眼里仍是恨意,这瞬间,北宫澈的心也寒透了。

    原来,她并未记起他。

    可她方才明明作了梦,梦里,她喊了他的名字,不是吗?

    他不死心地继续问:「你刚刚作了恶梦,还记得吗?」

    「有吗?我不记得了。」她平静地回答。

    她刚刚梦见了什么呢?无论是什么,也不可能改变他在她心中的龌龊。

    「我一醒来就把梦给忘了,你说恶梦……那一定是你杀害我父皇的梦吧!」

    「可你明明在梦里喊我的名字,我以为……」

    「以为什么?」

    他顿住,接着敛下眼。「我以为你想起过去的事了。」

    「过去的事?」她却冷笑了声,很是荒谬。「我跟你有什么过去的事?北宫澈,你倒是说给本宫听听。」

    看着她冷凝的神情,北宫澈的心变得有些晦暗。「有一次你到锦亨园找我,结果在门口被人所掳,我骑马追上掳你的歹徒,一路追到城外到了一处河岸,原以为能救下你,结果那人却把你丢入河中——」

    华皇凛了一口气,因为他说的与梦中场景完全相同。她接着问:「然后呢?」

    「我立刻跳入河里救你,之后……」他回想起在小屋里的事,两人曾经互相依偎着入眠,曾经那么甜蜜的回忆,可或许她如今听了,只会觉得污秽不堪……于是他不再说下去。「之后我便送你回宫了,就这样。」

    「就这样?」

    「对,就这样。」

    华皇哼了声。「我当是什么,原来是摄政王英雄救美的好戏……该不会那时候掳走我的人,也是你跟谢涛的安排吧?」

    他立即否认。「不是我,那时掳走你的人是——」

    「不要装了!北宫澈。」她甩开他的手,不让他再碰自己。「摄政王的夺朝之心众人皆知,当初你入朝候宠,或许都是为了今日安排,想你编出这样戏码来欺骗本宫,也是合理之事。」

    「我没有编戏!」北宫澈的目光渐渐由暗转怒。他知道她失去记忆,但他不能接受她竟怀疑他的忠心,把她当作左丞相谢涛的同党。「你可以不记得我,可你不能抹煞我们过去的感情,我们的确相爱,既然如此,我怎么可能如外界传闻是弑害先帝的主谋?」

    「如果你不是,」华皇瞪着他。「为何在你成为摄政王后,不但将父皇最信任的崔丞相下狱,还专断朝政令百官惧惮不安,让那么多广朝文武选择反你?是你的不德不仁挑起了两国战端……如果我过去对你有情,那也必定是被你蒙住了眼,中了你的歹计。」

    如今,她终于自食恶果,尝到信任错人是怎么样的下场了。

    「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他震慑得忘了反驳,不只因为咄咄逼人的她,也因为如今她竟跟天下人一样误会他,更教他心寒,令他心痛。

    「是天下百姓告诉我的,我在舒城亲眼看见那些流离失所的百姓,这才看清楚你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就像雕龙太子说的,他是利欲熏心之人,为夺天下不顾臣民的枭雄,若他们还把天下交给他,肯定会祸遗天下。

    「好个天下百姓……」他目光复杂,内心激忿。原来他为她所做的一切,如今在她的眼里竟是这么不堪,成了他的罪过吗?

    他或许是太过偏执,所以让李重熙有了名义檄文起兵,他也知道边境百姓正在受的苦难,但他未曾后悔,因为比起天下,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人是她,只是……她一点也不了解他,就算她不记得他,他也觉得心被刺伤了。

    「现在,请你离开我的寝宫,本宫不想再见到你。」既然无法制裁他,也无法自戕,那么她至少可以不见他吧?

    「就算你不相信我,但我愿意以人头保证,我绝对不是谢涛政变的主谋,我也会证明,你所知的一切并不全是事实。」北宫澈冷静地起誓,而把被刺痛的心独自埋藏,不再强求她的感情与理解。「你休息吧,我明日再来看你。」

    就算她此时误会他、仇恨他,他也无法舍弃心中对她的爱,依然选择守护她,直到她恢复记忆的那天到来,在那之前,无论是二国联军还是她的怨恨,他都会一个人扛下。

    北宫澈敛眼说完,便举步离开了东宫。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华皇的目光虽仍带着怨恨,但是当他彻底消失之后,她也瞬间失去了全部力气一般,任由梦境中的一幕一景如巨浪般洗过她的脑海。

    她其实不明白,为什么会梦见他?

    为什么梦境里,他急于跳下水想救自己时,她竟会超乎意料地紧张,这样担心他的安危?

    她甚至在梦中唤他「澈」……如果她的梦境属实,难道说,她真的爱过他吗?

    颤抖地将手心贴在自己的胸前,华皇再度真实地感受到,她的心不但为他急促,也因他有些疼痛。

    如果她真的爱过他,那么她的心,是在为他的背叛痛苦吧?

    她的心痛……绝不可能是因为他受伤的神情,或是因为自己对他还存在的爱恋,对吧?

    她摸着似乎仍痛着的心,只能这么对自己忖道。

    就算她真的爱过他,但如今她已经知道他的野心,知道他是她的仇人,她绝对不会容许自己再爱着他……不,哪怕是一黏一滴的留恋都不能有。

    他是弑父仇人,是想要窃取李家天下的反臣,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阻止他,好让广朝帝位回到李家人的手中。

    为了这个,当她决定以自己换取崔有忠的性命时,也与雕龙太子约定好了,甚至留下了一旦自己有个万一,便同意由他即位的诏书。只要她活着一日,她便一定与雕龙太子连手,设法里应外合,绝对会让天下重回李家!

    结果隔日,北宫澈并未来见她。

    听说二国联军又打下了好几座城池,甚至有百姓携家带眷投诚李重熙,周围有几座城的守将见李重熙乃众望所归,民心向之,更是仿效江兴主动降城,如今李重熙已将广朝三分之一的城池占领,已兵临最快通往广都的要塞宣城,所以北宫澈前去校场亲自阅兵,要派出北慎国的五万骁勇兵马到前线作战。

    站在园里的华皇望着百花齐放的美景,心思却挂在北宫澈的身上。

    昨夜他为了证明自己清白所说的那些话,也再度在她脑中回绕。

    大广朝与东巽、南襄二国交战,绝对是场硬仗,他大可尽派广朝军队去送死,却出动北慎国的精兵,还派出了他的亲信子弟领军,这是为什么?

(快捷键:←)上一章  华皇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