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莉言情小说-华皇-page 20-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华皇作者:舒莉 | 收藏本站
华皇 page 20 作者:舒莉
    只可惜她力有未逮,太过小觑北宫澈,如今竟受到如此奇耻大辱,她还有什么颜面苟活?还不如当日政变没有逃出宫去,跟父皇一起殉国好得多……

    当她这么绝望想着,不禁心一狠,忽然翻身抓起落在地上的长剑,朝自己白皙的颈子抹去,欲结束自己的性命。

    北宫澈回过神,见她抓起剑柄,马上察觉她的意图,于是立即弹起身,及时伸手抓住了剑身。

    「你放开!我既然杀不了你,不如让我自戕算了!」

    一心求死的华皇使力想抽回长剑,可是北宫澈抓得牢牢的,也不管会不会伤了自己,只是像心痛又像愧疚地望着她。

    「你——」华皇被这样的他看得心一颤,见他不放手,于是更用力抽动剑身,想要逼他放手。但他还是那样哀伤地看着她,直到他握剑的指间流出鲜血,血像许多条红色小蛇般地蜿蜒流下。

    「你……你快放手!」她被他的血吓到了,只感到惊恐心颤。对一个毁她家国的敌人,她不该如此,可又无法解释,为什么看到他受伤,她会如此紧张,不由自主地颤抖。

    她见他还是不松手,也没法继续夺剑了,只能放开剑柄,往后退开,保持随时应战的姿势。

    她怕他,对吗?

    北宫澈终于明白,眼前的女人是华皇没错,可是她记不得他,记不得她有多爱他,自己有多忠诚于她,如今的她对他只有仇恨害怕……

    为什么她会变得如此?在她离开长晏宫的日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想到这些,他失去的理智也全部回笼,立刻振作,将长剑甩开,朝外头大喝。「来人!立刻传御医过来!」

    没多久,御医急急赶到,见到北宫澈的手伤染红了他的长袍。「摄政王,您的手……」

    北宫澈却挥手不理,反而交代。「快看看公主,她是不是被下了什么药,还是生了什么病……否则她为什么识不得本王?」

    「是是。」

    宫人们随即进来扶起华皇,好让御医为她把脉问诊。

    华皇却是怨恨地看着他,就算被扶起身,她还是瞅着他,以既憎恨又难堪的目光。

    当他接触她眼里没有温度、没有感情的恨意,他的心再次复杂地痛起来。

    然而无论他有多受伤有多心痛,他也明白在御医的诊断结束之前,唯一能做的只有让自己离开她的眼前。

    「你们给我好好看紧公主,若公主有毫发伤害,本王必定问罪于你们!」

    说完,他便负着心头与身上的伤,孤独地、郁郁地走出了东宫。

    华皇公主行刺摄政王一事,很快地传遍了广朝内外。

    原本众人还以为华皇公主还朝,北宫澈当初不肯轻言发丧的忠行是对的,没想到她竟在宴上说要为重武帝报仇,甚至举刀刺杀北宫澈。

    虽然北宫澈分毫未伤,还对外声称一切是误会,可文武百官无不窃窃私语,华皇公主一反之前的恩爱,如今对摄政王恨之入骨,照这看来,或许当初李厚被弑的事真如外头风传,是他与左丞相谢涛的阴谋……

    若果真如此,那他们便不该继续听命于摄政王,应该早些保护公主安危,为广朝天下除害才对。

    然而,他们却是敢怒不敢言。

    除了北宫澈大权在握,掌管着广朝全部兵符,身边又有他从北慎国带来的精锐兵马,前些日子不但连右丞相崔有忠都被他下狱,许多支持雕龙太子即位的大臣也都被抄家候斩,寒蝉之下,没有一个大臣敢挑战他的权威。

    就算华皇公主在满朝文武面前行刺未果,让天下人对北宫澈的忠行起疑,可他此刻毕竟还是广朝的摄政王,若没有一定证据,他们谁也不敢贸然拿自己的人头做试刀石。

    何况,他如今等同挟持华皇以令天下,公主性命亦在他手中,他们更是不能冒险擅自行动。

    于是文武上下无人敢议当日之事,个个视若无睹。

    大殿里,北宫澈看完那迭虚有其表的贺折后,将奏折扔上桌案,闭目不语。

    他知道这班臣子在计算什么,也知道他们在害怕什么,他们明着在看他跟华皇的好戏,暗着却在等待时机,想把他拉下摄政王的位置。

    不过,他并不害怕,不管是广朝外头雕龙太子的二国联军,还是广朝内部的风言风语,他并不看在眼里,唯一能让他紧张焦虑,只有华皇的病情。

    这时,外头宫人来禀。「禀摄政王,御医求见。」

    「叫他进来。」

    御医踏入大殿跪拜。「微臣见过摄政王——」

    他起身。「不必了,快告诉我,经过这些日的诊视,可知道公主究竟得了什么病?」

    「回摄政王,公主的病……并不是病。」

    他错愕不已。「不是病?!」

    「是。臣仔细为公主检查了,也问过公主身子是否有所不适,可都一无所获……直到臣发现公主的额角有道小疤,公主才告诉臣曾经在逃出宫时摔了一跤,那时她昏迷了几日,醒来时,有些事记不得了……」

    「什么叫有些事记不得了?丨」

    「回摄政王,依臣判断,公主肯定是摔倒时头部受到了重击,所以丧失了一部分记忆,据公主说,三国太子进朝后的事,她完全都记不得了……」

    这么说……她的确是忘了他吗?

    从他在朝上与她初见面,在锦亨园与她吵嘴、街上相遇、城外救她的事……她一样都记不得了吗?

    为什么……北宫澈暗自握拳,胸中满是问号。为什么偏偏是那段记忆?

    那段他们相知相惜、从陌路到相爱,对彼此交出真心的记忆?

    难怪她会对他如此仇视,难怪她对他一点情意都没有,因为她全忘了。

    「那么,公主连政变时的事也记不得了吗?」

    「是,恐怕公主知道的事都是别人告诉她的,就连东宫的那把大火,公主似乎也完全记不得了……」

    他震慑不已地继续问:「此病可有药医?」

    「臣会尽力开些安神滋补的药方,可是此病并非真病,若要公主的记忆完全恢复,恐怕……」

    北宫澈心紧地接话。「恐怕是不可能的事吗?」

    「这……」御医欲言又止,不敢承诺也不敢直言。「请摄政王耐心以待,或许假以时日,公主自能痊愈也不一定。」

    又是等待吗?他为了找到她,已等待了这么长的时日,如今为了再找回她的心,他还要等待多久?

    北宫澈无言地自问,可他的心清楚地回答了,不论那是多久,他都会等下去,等着他的华儿真正回到他的身边……

    第8章(1)

    当北宫澈处理完政事,回到东宫时,华皇已服下御医调的宁眠汤,早些睡下了。

    他没让人吵她,径自走入寝宫,在她的床畔坐了一会儿,就像这几日来夜夜做的事一样。

    他总是很晚的时候来,望着她的睡颜一时半刻,然后再回大殿继续理政。

    他明白,自己是不想看到她那令人受伤的仇恨目光,甚至只要一想到那日她在他面前想自戕的情景,他的心便深深地揪痛。

    望着她此刻平静的睡颜,他不禁想起在城外落水的那晚,那时的她就靠在自己的身边,安心地依偎着他睡了。

    那日的她如此令他心动,和此时的她一样,那恬静的睡颜总能惹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触碰她不真实的美……

    他用指背轻轻抚过她的粉颊,当她不自觉地润润娇唇,他也黑眸一缩,像抵挡不住内心对她的思念,呼息沉敛地朝她靠近。

    直到他的唇几乎要碰上她的,他才顿住身躯,凝视着她。

    他是如此想念她,想得要发狂,可是理智告诉他,眼前的她不是真正的她。

(快捷键:←)上一章  华皇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