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莉言情小说-华皇-page 18-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华皇作者:舒莉 | 收藏本站
华皇 page 18 作者:舒莉
    「公主,这事怎么可以?!」

    「我不想再见广朝百姓因战争所苦,也不能让你父亲为我枉死,就当是我任性好了,请你照我的旨意去做吧!」

    华皇决定面对自己的命运。「另外,请帮我安排与雕龙太子见上一面……我想跟他好好谈一谈。」

    她想知道李重熙究竟是怎样的人,能不能让她托付重任,甚至万一她回到北宫澈身边却报仇不成,她能不能安心将大广朝交给他?

    「是……」崔嗥揣测她的心意。「那么公主是想跟雕龙太子合作吗?」

    「只要能确保大广朝不落入奸人手里,能让李家子嗣继承天下,我为何不能跟雕龙太子合作?」

    既然李家子嗣非她一人,那么让雕龙太子登上帝位也无不可。只要不让北宫澈称心如意,她愿意以一已之力帮助雕龙太子,就算要她杀了北宫澈,或者做他的眼线都没关系——

    第7章(1)

    当崔障派人送信进长晏宫,说要跟摄政王以人换人,交换父亲崔有忠的性命时,北宫澈嗤之以鼻地展信。

    但当他看清楚这封信是谁写的时候,立即从榻上坐起。

    「巴武,送信来的信使在何处?」

    「禀王上,正在宫门外候传。」

    「快让他进来,我要亲自问问他。」写这封信的人是不是真的是署名的那人,是不是他魂牵梦系的华皇?!

    当巴武领来信使,北宫澈精神一振。「俪人?」

    「俪人见过摄政王。」俪人在他面前一拜。「公主派我前来传信,希望摄政王放了崔丞相,若摄政王肯放崔丞相,她愿意以命换命,回到宫里。」

    她为何要说以命换命?

    她是他爱的女人,她回到他身边是再合理不过的事,为什么她要为了崔有忠跟他谈条件?

    而且她为何会落到崔晔的手中?难道自政变后,他一直遍寻不到她的原因,是她早落入了崔晔手中,受他控制吗?

    他甚至不懂,她为何字里行间对他怀有敌意……

    可他不愿多想,只因华皇仍平安活着的消息对他已是莫大惊喜,只要她还活着,什么都无所谓……

    「这封信,想必是崔嗥命公主写的,他利用公主的自由,想跟我换崔有忠的性命?」华皇不可能背叛他,但若他是因为崔障的威胁,而崔障是为了救父才亮出公主这张牌,倒也合理。

    只是,一切便更如他所想,当初企图绑架华皇的人果然是崔有忠,崔家父子对广朝确实并非全然忠心。

    若他理智,应该立即拿下崔氏父子的性命,然而如今华皇在崔障的手里,对他而言,她自然比崔有忠重要。他可以不介意暂时留崔有忠一命,只要华皇能平安回到他身边——

    「俪人,我问你,公主确实在崔障的身边平安无恙?」

    「是,我一直在公主身边伺候,公主平安无事。」

    「那好,你回去告诉崔嗥,说我同意他的要求,我会将崔有忠无罪释放,但他必须保公主生命无虞,平安回到我的身边。」

    只要华皇能够回来,他甘愿纵虎归山,就算这头老虎是他的大患,可他既能擒他一次,便也有能力再擒他第二次。

    崔有忠被释放之后,华皇跟俪人也依照约定,被崔晔送回了长晏宫。

    当北宫澈见到一身朴素、面容清瘦的华皇,激动得上前拥住她。

    「华儿,真的是你?你还活着,太好了……」

    她失去记忆,不记得曾见过眼前的男人,却被他突然地抱入怀里,她着实受了惊吓,可又隐隐觉得被他这样怀抱着的感受好似有过,而且让她莫名地心拍加速……

    就在她心思一片混乱时,她想起自己跟雕龙太子的约定、还有他的种种罪行,顿时理智回笼,便忍不住想挣脱他。

    北宫澈察觉到她的抗拒,低头望着她问:「怎么了?我弄疼你了吗?」

    他的视线让她一震,差点又心绪乱律,可想起自己的目的,她也由惊慌中变得冷静,于是作出扭捏模样。「这里人多……请摄政王自重。」

    他懂了,于是伸出手握住她的,含笑带她往宫里走。「公主回来就好,请先与臣返回东宫休息,晚些再与文武大臣见面。」

    他不再抱她,可是他的手还握着她出汗的小手,她分不清楚,自己是因为面对他太紧张,还是因为他那让她无法控制心拍的温柔,她才会失去冷静?

    但北宫澈一点也不怀疑她,满心沉浸在她历劫归来的喜悦中。华皇暗暗打量他,也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态,假装迎合他,在他的带领下回到东宫。

    东宫就跟她记忆中的一样,纱帘、凤榻、满屋子的牡丹,还有……

    华皇的目光忽然寻到了一件簇新华美的彩凤嫁衣,可这嫁衣让她陌生得蹙眉,好不解地望着它。

    「我命绣女们重新赶制了一件,原本以为很快就可见你穿上,没想到竟拖了这么久……」他不提那日东宫的大火,怕她想来伤心。「你看看,肯定跟之前那件一模一样,巧夺天工。」

    她看了一会儿。「美是美,可这么华丽的嫁衣一定耗费人力、浪费国帑吧?」

    「别担心,就算现在广朝正在交战,但让你成为天下最美的女子,这黏能力我还是有的。」北宫澈以为她挂心军饷,微笑安慰她。「对了,我先让人进来为你更衣梳洗吧?虽然你这身朴素没什么不好,却也不适合你。」

    他的华儿适合天下最好最美的东西,像是那件嫁衣跟这座长晏宫,因此他一定会把她曾经失去的那些美好,全都要回来给她。

    华皇抬眼看了下他,看见他眼底充满深情与疼爱,那一刻,她的目光也为之一凛,心弦像是被狠狠扯动了似的。

    为什么他要这么看她?

    这么多情、这么温柔……像是世上他只在乎她一个人。

    可是他怎会在乎她,他要的不是广朝的天下吗?

    当这个念头跳入脑海,她立刻敛下眼,不愿再迎视他的炽热目光。

    不!他一定是为了骗她,故意露出这样的神情。

    就像临行前雕龙太子所说的,一旦她回宫,北宫澈为了掌握她的心,必定会对她极尽虚情假意,拉拢她为已所用,好让她以公主身分,在他已危急的摄政王位置上背书……

    他太无耻了!

    不但与别人连手杀了父皇,强占李朝天下,现在还以如此奸诈的方式利用她?

    华皇忿怒地思忖,忍不住揪紧了衣袍下摆。

    可北宫澈没察觉她的心思,温柔交代。「你先好好休息吧,我晚一点再来看你。」

    说完,他便离开东宫,留下了华皇跟俪人。

    「公主……」跟在其后的俪人担心地喊她。

    「我没事,俪人,不必担心。」

    待他离开后,内心对他充满怨慰的华皇缓缓平复,冷静环视整座东宫。

    宫里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那么熟悉,和父皇在世时一样,教她想起好多好多跟父皇共处的回忆……唯一不同的,依然是那件昂贵的嫁衣。

    他那么想娶她吗?

    不……北宫澈,本宫一定不会如你所愿!

    华皇想起跟雕龙太子定好的计划,伸手掐紧了那件嫁衣,好似想将之撕烂一般。

    为了替父皇报仇,她愿意以身为饵,来到北宫澈身边,当然不是为了跟他双宿双飞。

    而是她必须让广朝文武知道,北宫澈究竟是怎么样的人,也只有她主动亮出刀剑,天下人才不会被他伪善的面孔继续欺骗。

    然而,她不只要照雕龙太子所说的,在广朝文武之前揭发他的罪行,她更要亲自为死去的父皇报仇,亲手结束他的生命——

    为了恭迎华皇公主回宫,北宫澈在长晏宫设宴,邀请满朝文武——也是为了要众臣见证公主平安无恙,重武帝的遗旨仍有效力,大广朝除了华皇公主,没人可以代她称皇。

(快捷键:←)上一章  华皇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