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莉言情小说-华皇-page 16-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华皇作者:舒莉 | 收藏本站
华皇 page 16 作者:舒莉
    既是她的心愿,他怎能轻易放弃?

    就算得知雕龙太子确有证据证明身分,他也毫不退缩,反而让他坚决完成华皇的心愿。

    他既不相信她已死,也不愿意辜负她的信任,把属于她的皇位让予他人,因此他一定要守护属于她的一切,无论是广朝或是他摄政王的位置。

    「光凭龙玉,怎能证明你的话属实?」北宫澈打定主意,便主动出撃。「这龙玉我身上也有一枚,若说我也是李家血脉,尔等可信?」

    就算你是李家血脉,我也绝不会退位——

    从北宫澈的坚定目光看出他心思,李重熙的笑容满是玩味。

    好吧,既然他不愿让出广朝,他也能陪他耗,看看天下究竟会落在谁手里!

    「虽然肃王不承认我为李家血脉,但你我情同兄弟,不忍兵戎相见,希望肃王仔细考虑,千万别做出违背三国誓言,让天下人得以诛之的事……」

    说完,李重熙便离开了,留下慌乱的满朝文武,与沉色不发一语的北宫澈。

    东宫经过修缮之后,已恢复成往日的模样。

    满朝官员只知道北宫澈如今是摄政王,白日当居大殿,掌管国事,只有长晏宫的宫人们知道,摄政王日日上朝,晚上却夜宿东宫,待在华皇公主的寝宫里。

    当他回到东宫后,从不要人侍候,屏退左右,只一个人待着。

    有时坐到深更,有时和衣而眠。

    宫人都知道,他在想念公主,甚至有人说,他是在等公主的魂魄来相见。

    只有北宫澈自己清楚,他等的从不是华皇的魂魄,而是真实的她,他在等她哪一天终于从某个角落走出来,给他温柔的微笑拥抱……

    哪怕这个梦从未实现,他还是愿意等,即使要他与全天下为敌,他还是矢志不渝——

    「天下有痴儿,寤寐思华皇。华皇不可亲,只闻长晏藏……」

    忽然间,他听到了歌声,于是大喝。「是谁?!」

    宫人颤抖抖地现身。「禀摄政王,晚膳的时辰到了,小的奉命端来晚膳请摄政王用膳。」

    「刚才是你在唱歌?」

    「小的没有唱歌,小的只是一直站在帘外。」

    若不是他,自己怎会听见歌声?

    他回想那歌声,的确不像是眼前少年的声音,而是他经过槐城时,几个小童的声音。

    是想起了那首歌吗?

    那首描述一个痴心男子苦恋着天下最美的公主,可她如天上的月亮一般遥远,一样让他无法亲近……

    「你会唱歌吗?」

    宫人见他问起,便点头道:「小的会唱一点。」

    「那首〈痴儿歌〉,你也会唱吗?」

    宫人小心谨慎地问:「是跟公主有关的那首吗?」

    「对。若会,唱来给我听听。」

    宫人不知道该不该唱,可是见北宫澈神情哀伤,或许此歌能聊慰他心中相思。

    于是他大着胆子开口。「天下有痴儿,寤寐思华皇。华皇不可亲,只闻长晏藏……」

    当他唱完一回,回头看向北宫澈,只见他目光不动,泪水却从眼角淌出。

    他吓得立即下跪求情。「小……小的唱得难听了,请摄政王恕罪,饶小的一条性命……」

    「你何罪之有?」北宫澈喃喃自语。有罪的人是他,在她最危急的时候,却不在她的身边保护她,如今她不知道流落何方,而他倾天下之力仍然找不到她,不能让她回到自己的身边,他才是那个最窝囊、最没用的人,不是吗?

    「王上!」这时,巴武急匆匆地步进寝宫,揖手禀道:「不好了,听说朝中大臣分成两派正在大殿外议事,一派大臣坚持要找到华皇公主,另一派则赞成雕龙太子继承李广帝位——」

    他凛色问道:「赞成雕龙太子即帝位的带头大臣是谁?」

    巴武立刻答。「禀王上,是崔丞相!」

    崔有忠?!为什么会是他?

    他知道崔有忠对李厚忠心耿耿,对平定广朝之事功不可没,就连当初百官对立自己为摄政王一事议论纷纷时,也端赖他出声表明赞同,才阻止了广朝四分五裂的危机,为何他如今竟希望雕龙太子继承帝位?

    崔有忠……到底在盘算什么,究竟是敌是友?

    就在这时,北宫澈的脑海中也跳出一件事。当初华皇假扮俪人,却在锦亨园被人绑架,那时巴武查出守城侍卫是被崔有忠调离岗哨,但他找不出可疑的联想,如今……

    他恍然大悟。莫非那时的主谋正是崔有忠,而他之所以绑架华皇,并不是以为她是俪人,而是他知道公主假扮女官出宫,所以才特意想绑架她!

    可他为何要绑架华皇?

    他是广朝的右丞相,理当忠心耿耿,除非……他骨子里并不忠诚,而是早投靠了别人,像是李重熙……

    北宫澈忽然起身。「巴武,命人把崔有忠抓起来!说他勾结东巽国太子,企图将李家江山交给一个来路不明的人,理应收押问审!」

    「是。」

    他绝不允许有人背叛华皇,企图将属于她的皇位让给别人,若有人想跟崔有忠一样以身试法,他绝不心软。

    就算他找不到华皇,就算李重熙真是文庆太子的嫡子也一样!

    第6章(2)

    永历二十二年冬,肃敬摄政王以右丞相崔有忠叛国,欲立他国太子以倒李家社稷,下令羁押右丞相,此后广朝文武忌惮摄政王威仪,莫不敢多言……

    雕龙太子闻讯,言摄政王诬害广朝元臣、企图专权擅政,已不德至极,于是持开平帝所传龙玉号令天下,与南襄国王共拟天下檄文,誓师征广。

    是时,远江南海千帆扬动,两国水军聚于广朝边境郢城,郢城将军江兴响应讨王,开城迎二国联军进城,联军遂得入广朝土地,步步进逼广都——

    漫天烽火,烧亮了边境的黑夜。

    雕龙太子终于以李家子嗣之名,联合南襄国对北宫澈开战,要用武力迫他让出摄政王之位。

    这对李重熙而言是一场必须胜利的战争,对北宫澈而言,同样是一场绝不许败的战争。

    进占郢城后,二国联军又连续攻下南方的第一大城——舒城及泾城两座城池,于是,李重熙在远江设置的据点已经完备,随时都能向广都挥军西进。

    望着羊皮地图上的广都所在,李重熙的目光显得高深莫测,像是锁定了猎物般。

    「殿下。」这时,他的左右手,也是自小与他一同长大、情同手足的崔障也踏进屋来。「据传北宫澈听闻郢城将军江兴主动献城,一时震怒,命人抓了江兴在广都的家眷,打算送交刑场以叛国罪名处刑。」

    「他真的这么做了?」李重熙反而从容地笑开。「好啊,北宫澈,江兴助我,你也助我……只要你处刑这些叛臣家眷,你不德不仁的名声就会传遍整个广朝,到时是官逼民反,你的摄政王位置也坐不了多久了……」

    有道是欲得天下者,必得天下民心。

    他为了得天下民心,苦心经营至今,终于正大光明地得拟檄文,以李家血脉的身分讨伐北宫澈;如今北宫澈让失去华皇的仇恨与伤痛给盲了心眼,只顾着把人都拘捕下狱,反倒让他的讨伐名正言顺……

    不过,这一切自然也是他的计划。

    一开始,他为了挑起北宫澈的求胜心,故意积极与他争夺驸马的位置,后来他让崔有忠绑架华皇,便是为了测试两人的感情,果然,北宫澈彻彻底底爱上了华皇,也决定了他如今的苦境。

    正因知道情爱是人的弱点,他从来不把儿女私情看在眼里,女子只是他手中的棋子与引子,这世上从没有人真正走进他晦暗的心底,更没有人能动摇他……

(快捷键:←)上一章  华皇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