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莉言情小说-华皇-page 15-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华皇作者:舒莉 | 收藏本站
华皇 page 15 作者:舒莉
    当他看见棺里躺着的尸首连容貌都瞧不出来,冷冷地咧开嘴,将剑指向了那焦尸。「崔丞相,如此这般,怎料得一定是公主?」

    「禀肃王,公主自戕时,有宫人目睹公主身着大婚的彩凤嫁衣,当我们找到此人时,从部分可辨的衣服来看,确是那件嫁衣。」

    此时,北宫澈也看见衣袍袖口的确绣着彩色凤凰,是件巧夺天工的嫁衣。

    可就算如此,也没办法说服他相信这就是他心爱的女子。

    如果她真的死了,他怎会一点感应都没有?

    他们那么相爱,她若死了,他应该感受得到她的魂魄,应该会梦见她来跟自己诉苦才对……为什么他没梦见她,一次也没?

    所以他不相信,他绝对有理由不相信她死了!

    除非……她的魂魄在自己面前现身,在这东宫里对他显灵,否则,他打死也不信她会这么无情,竟然殉国来让他伤心……

    「那么,公主身边的女官都找到了吗?」北宫澈冷静地别开脸,继续质问崔有忠。「可有人幸存下来?」

    「这……」崔有忠答不出来,当时一片混乱,宫人四处逃命,谁会注意区区女官呢?

    「崔丞相,除非你也找来东宫里所有女官的尸首……否则,本王绝不承认公主已死!」

    北宫澈坚信自己的预感,他的华皇一定还活着,只是不知人在何方,但就算这世上的人都放弃了,他也不会死心,一定会找到她——

    第6章(1)

    平定政变后,北宫澈以公主驸马的身分,依照先帝李厚的初衷,被众臣推为广朝的摄政王。原本广朝内不服的声音众多,但右丞相崔有忠主动站出来表示支持北宫澈成为摄政王,暂管一切国事,于是广朝大臣也不再反对,此事才落幕。

    北宫澈成为摄政王后,对外稳定广朝局势,对内则派人四处搜寻可能幸存的华皇公主下落。

    但三个月过去了,他派出去的人马连一点风声都没有查到,没有人见过疑似公主的女子,没有人知道她究竟去了何方。

    不过除了华皇,她身边的女官们——包括俪人——也消失了,说明她或许是被保护着离开了宫里,这让他对华皇的存活更有信心。

    如果她还活着,如果她平安离开广都的话,最可能去的地方是哪里?

    答案对北宫澈而言只有一个,就是北慎国。

    于是他在通往北慎国的路途派了最多人力,只是结果依然徒劳无功,她就像是消失于人间一样,让他束手无策,日日活在找不到她的着急悔恨里。

    莫非她真的死了?

    外面的人们已经开始谣传,华皇公主确实殉国,肃王却不信公主已死,数月过去不见发丧,目的是为了强霸广朝帝位,代李家血脉而替之。

    民间甚至传闻,左丞相谢涛的政变是他主使,是他杀了重武帝李厚,目的就是要早日得到广朝——

    多可笑的谣言!

    即使受到如此非议,北宫澈依然坚信他心爱的女子,她不会舍得丢下他独活在世上,让他后悔自己为了返回北慎国而离开她,才让她孤单遭遇到生死至关的危难……

    「崔丞相到。」

    这时,崔有忠来到北宫澈的面前,手里捧着一封书信。

    他抬眼。「崔丞相有何要事?」

    「禀摄政王,东巽国、南襄国派来使臣,呈上谏言书,请摄政王过目。」

    谏言书?北宫澈目光一凛。二国不谋而来,是为了谏什么?

    无论那是什么,他无所畏惧,更不会逃避。「呈上来。」

    当巴武为北宫澈取来信后,他展信阅览,只见信里二国联名要求他立即为华皇公主发布国丧,让其它李家血脉继承帝位,否则便认定他存有贰心,违背了三国当初的誓言,想要强霸广朝李家帝位——

    他猛地站起。「二国使臣在哪里?」

    「皆在殿外,摄政王是否要宣?」

    「宣。」公主明明生死未定,却急着要他发丧下葬,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有贰心。「把满朝文武也宣来,我要亲口听听,到底是谁敢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

    当满朝文武聚集大殿,东巽国及南襄国的使臣们也随即踏进殿里,对身为摄政王的北宫澈行礼。

    「二国的谏言书,本王看过了。」北宫澈开门见山直道。「二国说本王存有贰心,想代李家血脉而替之,究竟有何证据,否则怎敢如此诬蔑本王?」

    「证据乃肃王迟迟不为华皇公主发丧,如今数月已过,公主未有下落,但国不可一日无君,必须立即拥立新主。」

    「公主至今尚无下落,此时正赖三国团结,可尔等竟无一丝忠心,不待找到真正的公主尸身便要发丧?」北宫澈质问他们。在他看来,二国才真正是其行可议,其心可诛。

    「至于拥立新主……莫非是要从二国王储里挑立异姓天子?否则李朝除了公主,试问谁有皇家血脉,可以继承帝位?」

    天下周知,重武帝膝下只有一位公主,莫非现在他们是要弄出个私生子来鱼目混珠、扰乱朝堂了吗?

    「自当有人足以继承李朝帝位——」

    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大殿。当那人来到他面前,北宫澈一惊。

    东巽国雕龙太子英姿飒飒地立于众人面前,对高高在上的北宫澈启唇。「若说我足以继承帝位,肃王以为如何?」

    「你——」北宫澈不解,他为何会跳出来争夺帝位?「雕龙太子乃东巽国储君,何以能继承帝位?」

    「事实上,我并非萧家血脉。」雕龙太子从容不迫地解释。「我的亲生父亲实乃李家子嗣,懿惠帝在位时,他被弟弟武昭皇子陷害而死,之后我母亲以婢代死,逃离广朝,回到她的家乡东巽国,并生下了遗腹子的我……」

    萧重熙……不,应该说是李重熙,只见他淡定微笑,胜券在握地对众人公开身分。「我——实乃大广朝文庆太子的嫡子。」

    他是李家血脉?!

    此言一出,只见朝堂一阵哗然,群臣蚁动。

    北宫澈不敢置信地望着他,如果他真是李家血脉,为何至今才公开?

    明明之前他还以东巽国太子的身分候选驸马,若他早知自己的身世,为何要做出此举?

    若说他不知情,又为何在这当头竟有人会告诉他这个秘密?

    问题全是无解,却又蹊跷得很。北宫澈沉住气,敛眼反问:「雕龙太子有何证据证明你是李家子嗣?莫不是以为登高一呼,就会有人相信你的话吧?」

    「若我拿得出证明,肃王便愿意退下摄政王之位,将广朝交还到我手中吗?」李重熙直问,尔后见他面无表情,心知肚明他的答案肯定是不会。

    于是他微笑取出挂在颈项上的一串项链。「此乃开平帝传下的冰晶龙玉,天下之大只有两枚存世,依李家袓制,父子各持一枚,只传李家子嗣——」

    众臣一见那冰晶龙玉,个个瞠目结舌,只因当年文庆太子遭害,死后却遍寻不着身上龙玉,于是懿惠帝身上的另一枚龙玉只好传给了重武帝李厚。

    如今想来……当年失踪的龙玉是被太子妃带走,他们却一直以为太子妃早殉节于太子,没想到她不但没死,还在东巽国生下了太子的亲骨肉!

    望着那眼熟的冰晶龙玉,北宫澈不禁暗自握住自己胸前的那枚玉。原来……这玉竟是这般来历?

    想起那日华皇赠玉给他时,只笑着说他将成为驸马,从今而后得随身配戴……可她给他的,是李厚传给女儿,这世上唯一的龙玉。

    她……是诚心把广朝交到他手中,希望他能成为万人之上的摄政王,替她也为他们的子嗣守护广朝的江山……

(快捷键:←)上一章  华皇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