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莉言情小说-华皇-page 14-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华皇作者:舒莉 | 收藏本站
华皇 page 14 作者:舒莉
    「不行!我也要去大殿,我要见父皇……」为什么宫里会出现刺客?为什么有人要行刺父皇?

    她好害怕,万一父皇有个什么万一,该怎么办?

    「公主!」俪人拉不住她,只好陪她奔向大殿。

    一路上,几班侍卫们冲向大殿,就连保护华皇到大殿的东宫侍卫也举刀抵抗,可大殿里突然窜出更多的广朝士兵,与侍卫们相杀,皇宫禁卫的人数明显不敌来方,死伤惨重。

    华皇为了避开厮杀,便由侍卫们保护着从小路前往大殿后门,终于进入大殿,见到倒卧在书案前的李厚,连忙扑上去。

    「父皇!父皇……女儿来了,您看看女儿……」

    「华……华儿……」李厚未动,只能以眼尾余光望向她。

    「父皇,是谁行刺您?」她不敢相信地看着父皇左胸前的短刀,心痛得掉下了眼泪。「您忍着点,御医马上就会来了……」

    「父皇等不到御医了……」李厚死死地瞪大眼,看着她交代。「左丞相……假大婚之需,命兵马进城,竟命手下飞虎将军行刺朕……」

    是他大意,批准了左丞相的请奏,让他命兵马进城,没想到今夜飞虎将军调度内禁,竟暗中减少宫中守备,趁大殿侍卫换班之时冲进来行刺他……

    左丞相?那是谢涛,与右丞相崔有忠分列谢党与崔党的当朝元臣,为人严峻,执政清高,虽然政念上与李厚屡有相左,跟右丞相崔有忠也如同水火,互不两立……但政变……他怎么会做得出来?!

    「是谢丞相派人刺杀您的?他怎么敢——」

    「华儿,你快逃,离开皇宫,去北慎国……」谢涛政变,定是为了夺李家天下,他一直以为广朝只有三国外患,却疏忽了内贼,如今才惹得祸起萧墙。

    「父皇,女儿要带您一起逃,我们一起去北慎国……」

    「父皇不行了……」李厚紧紧注视着女儿,一瞬也不瞬地,生怕再也看不到她了。「你……」决走,只有你活着,广朝才有未来,肃王是你的谢马,定会联二国之力保你,保你……」

    登上皇座……最后一句话,李厚说不出来了。他在华皇的目送下溘然而逝。

    「父皇!」

    「公主,我们快走!大殿不安全!」俪人见状拉起她,只想着务必带她平安逃出宫,让皇上安息。

    华皇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被俪人拖走的,当她回过神时,人已经在东宫殿,俪人慌乱收拾好一包细软,还找来女官的装束帮她换上。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大喊。「公主人在东宫,快点抓住公主——」

    「不好了!」俪人看看左右,把华皇拉到通往后花园的偏门,将行囊塞进她怀里。「公主,您快走!让俪人来挡那些人!」

    「你不跟我走?」

    「来不及了!」俪人用力摇摇她,要她镇定。「俪人能侍候公主至今已经是福分,请公主为了皇上、为了广朝、为了肃王……务必活下去!」

    她一摇,华皇的理智也回笼了,虽然失去了父皇,可她还不能死,为了李广天下,还有她最心爱的人……

    她的眼微透泪光地望着俪人。「俪人,你要保重。」这一别,她还能不能看到她?

    「快走吧,公主。」俪人将她狠狠一推,恨不得就此把她推到北慎国。

    待华皇走了,她也立即回到殿里,眼见兵马就要冲进来,只怕她也无法帮公主拖延多久……

    直到她看到那件挂在殿里的嫁衣,忽然心生一计,马上摘掉乌帽,自己穿上彩凤嫁衣。

    同时,她推倒殿里所有的烛台,一时间,火苗窜上满屋的纱罗华绸,漫漫延烧。

    大批的叛兵也在这时冲进东宫,却被火势与浓烟阻挡,无法靠近,只能与她相隔对峙。

    「无耻反贼!竟敢杀害当今圣上,企图毁我李家江山?!」俪人从胸前抽出自卫用的小刀。「若连本宫也想杀,本宫必不受此辱,宁可自戕!」

    说完,她毅然将刀刺进腹中。

    幸好……她常常假扮公主,否则,这会儿怎能演得这么像?

    倒下的瞬间,俪人露出了一抹惨淡笑容。

    公主,这样你就能顺利逃出宫吧?

    千万……请您一定要逃出去呀……

    当北宫澈带着北慎国的亲卫马队前往广朝,大批迎亲队伍终于通过槐城时,一匹加急兵马也抵达边关,携着崔有忠的信送到他面前。

    「报!崔丞相有信,请肃王立即过目!」

    崔丞相为何在此时写信给他?

    北宫澈隐约觉得不妙,接了信展阅。

    当他看完信里内容,神色大变,倏地握紧信纸,一把扯住小兵的领子。「信里说左丞相发动政变,可是真的?」

    「是……就在五日前,谢丞相命手下飞虎将军突袭长晏宫,皇上被刺身亡……」

    他的心顿时凉透,牙关紧咬地问:「那公主呢?」

    「公……公主在东宫放火自戕,已经殉国了……」

    明明已经知情,可亲耳听见这话,他只觉心被利刃刺穿般地强烈剧痛。

    他无法自制地掐紧了手上的信。信中写得清清楚楚,重武帝遭弑,华皇公主殉国……可他总觉得那些字眼都是真的,像是梦,像是玩笑一场……

    直到眼前小兵又说了一次,他满腔怒意高涨,像被谁恶意欺骗一般。他将小兵狠狠朝地上一推,拔出佩剑指他。

    「大胆家伙!谁让你传如此荒谬消息,想要欺骗本王?!」

    「肃……肃王饶命,小人说的都是真的!没有一字谎言——」

    长剑猛地刺下,硬生生地插入了松软地面,并不是小兵的身上。

    被吓得魂飞魄散的小兵终于睁开眼,发现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北宫澈已经转过身,极其冷肃地走回自己的马前。

    「巴武!」

    「是,王上。」

    「你赶回去调来北慎国的边防兵马,以最快速度与我在广都集合,以撃退谢涛的叛军。我要先行加鞭至广都,确认这件事的真假!」

    他依然不愿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不愿相信他的华儿会死于那场政变,明明不久前,她还在他面前笑语嫣然,她怎么会死呢?

    不!他绝不相信,除非他亲自到了长晏宫,除非亲眼看见了她的尸身……否则他绝不相信!

    得到崔有忠的求援讯息,迅速率兵进入广都的北宫澈,靠着他骁勇善战的本事,在最快时间内平定了这场叛乱。

    左丞相谢涛则在混乱中失去踪影,待他们杀入长晏宫寻到他的时候,他早已是一具自杀谢罪的尸体,身畔还留下「李厚谋国弑兄在先,残虐无仁在后,谢某为天诛之!」的遗言。

    他的手下飞虎将军则不死心地霸占广都西城,直到北宫澈兵临城下,与崔有忠的人马里应外合,才诛减了所有的造反逆贼。

    长晏宫里一片狼藉,美丽的睡莲池里如今流着的是红色的血水,华美的装饰不再,只有阴惨惨的北风吹过。

    东宫里的景象更是慑人,玉人曾在的宫殿被大火肆虐,四处都是焦黑的痕迹,烛台四倒,没有一样东西是完整的。

    北宫澈每踏一步,就如脚下踩着自己的心一般沉痛,他不知自己是怎么忍过那撕心裂肺的痛,来到停着棺椁的后殿。

    崔有忠已在此候他。「肃王,公主遗体在此,臣已经确认过了,虽然面容焦黑,但确是公主没错。」

    北宫澈瞪视着棺椁,依旧不相信里面的人是华皇。「开棺,我要亲眼见见里面躺的到底是谁!」

    「肃王,里面是公主的——」

    北宫澈忽地以剑指向崔有忠。「再说是公主的尸首,本王必取你命!」

    顿时,没人敢多说一句,一旁的侍卫只好上前开棺,让北宫澈亲自相验。

(快捷键:←)上一章  华皇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