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莉言情小说-华皇-page 13-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华皇作者:舒莉 | 收藏本站
华皇 page 13 作者:舒莉
    北宫澈见她心疼自己的神情,内心不免有些动摇,想她若不是真的爱他,真的在乎他……怎会这样紧张呢?

    但他还是决定把戏演足,直到听她亲口说出真相为止。

    「俪人,我们回北慎国吧,要逃也可以,反正我不会娶公主的,我已经决定了!」

    「不由得你不娶了!」华皇跺了下脚,只好对他吐实。「其实我就是华皇公主,而俪人确是我身边的女官,是我假冒她的身分来见几位太子,所以——」

    「等等!你说……你是公主?!」

    她迎视着他。「对,我是。」

    他皱眉。「那你为何连我也骗?」

    「不骗你,怎么知道你对我是真心的?」华皇坦然说出她的心思。「我怕三位太子别有心机,亦怕所嫁非人。而且若不是这样,说不定……」

    「说不定什么?」

    她抬脸,充满柔情的一双水眸对上他的,盈盈低诉。「说不定我就不会爱上你了——」

    她或许还是会对他有好感,可那绝不会是如今两人这样相知相惜,说不定在李厚要她考虑雕龙太子之时,她甚至不会因为对他情有独钟而心有抗拒,说不定她只会乖乖同意……

    北宫澈因为她这句话,彻底忘了被她欺骗的闷气。

    本来他写那封信,就是有些不甘心,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地骗骗她,结果她急得马上来见他,还说出这么一番话,要他如何还气得下去?

    他凝望她的目光随之软化,化为对她的深深宠爱,唇边也漾起微笑。「你啊……真的很大胆很任性,知道吗?」

    她娇美地笑了,握住他贴着自己脸蛋的大掌,像猫儿一样地柔柔撒娇。「我不大胆,你会喜欢我吗?你不就是喜欢这样的我吗?」

    他的心被她的燕语呢喃逗得有如小蚁在钻,于是动情地俯向她。「说得没错,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还喜欢得不得了……」

    语毕,他也含住了她的唇,换他开始逗她,逗得她也全身发烫发红——

    她全身的力气一下子消失了,机伶的唇舌也没用了,只能如被他控制般地随他时浅时深的吻颤抖、喘息……

    当他听见她口中逸出的吟喘,无法自制地抱起她,带她到床榻上,继续让她折磨自己的理智。

    他的手在她的娇躯上抚摸,当她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解开她的外衣,粗厚的掌探进她素绢内柔嫩肌肤。

    「澈……」她感受到两人之间的情欲,忍不住唤他的名字。

    「你让我等待不了了……华儿。」他亲昵地喊她、诱惑她。他或许该等到他们的新婚之夜,可他不想等待,因为在大婚之前,他必须先回北慎国进行迎娶的准备,在他们必然的分别前,他想得到她的欲望如火,让他无法自持。

    她知道他的意思,也清楚他是自己倾心的男人,因此她不在乎在大婚之前便把自己交给他。

    她主动亲吻他的鬓边,在他耳边低语。「那么拥有我,澈,我想成为你的女人——」

    她的主动是热情的火种,为他点燃了长夜的旖旎,两人的心也如交缠的身躯般紧密相贴着。

    兰息吐出不渝的誓言,在这一夜,两人的心也紧紧相依,愿日后朝暮相伴,永不分离——

    永历二十二年,重武帝李厚选立北慎国肃王为驸马,随即命驸马回北慎国备礼行聘,隔月进行大婚迎娶。是时,东巽、南襄二国俱献国内珍宝,恭贺公主大婚,大广朝一时民心所向——

    当北宫澈要离开广朝的那一天,李厚召他进宫面见,亦让他觐见后转往东宫与公主辞别。

    华皇身着赭红色凤袍、金纹凤饰金色飘带,头戴朱凤冠,以一朝公主之尊站在东宫殿前迎他。

    女官俪人端着一方长形缕花木盒宣旨。「肃王听旨,公主有命,赏谷粮监所藏之十种珍谷良种,令肃王带回北慎国悉心播种。」

    原来她还记得他的话,答应过自己会为他求来榖种……

    北宫澈抬脸望她,与她同时微笑。「臣谢恩,谢公主厚赏。」

    待他接下木盒,华皇也步下玉阶,走到他的面前,将颈上的玉饰取下给他。「肃王将成为本宫的驸马,特赐冰晶龙玉一只,命你随身配戴,不得离身。」

    北宫澈接下她送的信物。他知道这玉是她贴身配戴,很是重要,如今赐给他,不正代表她对他的深情,也让将分别的他拥有慰藉相思的物品吗?

    「臣谢过公主赏赐,此物必视为公主心意,永远不离不弃,死生亦同。」

    她娇啐了声,噘唇低斥。「今日何等场面,不准你说什么死不死的!」

    北宫澈把她的生气当享受,只觉得满心愉悦,若不是周围女官宫婢围觐,还有史官执笔记录,他说不定会直接含住她的嘴,顺便吃了她呢……

    他肆无忌惮的打量让华皇明白他的意思,她彷佛浑身赤裸,小脸通红起来,原本准备好的话变得期期艾艾。

    「路、路途遥远……盼肃王一路风顺回到北慎国,待隔月吉日,与尔行佳礼,成良眷……」

    他马上追问。「成良眷之后呢?」

    她的娇颜顿时泛起嫣红,胸中如涛浪掀天。

    他明知道那是什么却还问她,肯定是故意的。

    华皇娇怨地在心底嘀咕,倔强地扬脸,努力把话说完。「成良眷后,齐心……与尔诞育子嗣,为广朝开枝散叶……」

    原本正常的一段话,在北宫澈的炙热目光下,连一旁的俪人等女官们都听得难为情,频频低下头。亏她们的公主还能说完,真不愧是公主……

    北宫澈终于满意了,不再胡闹,揖手接旨。「臣当遵公主旨意,必定以北慎国力联广朝威望,永护广朝,誓从李帝——」

    当那件重金制作、耗尽几十位绣女心力的彩凤嫁衣送进宫中,展现在华皇的面前时,她也知大婚已经近在眼前了。

    距大婚之日只剩不到半个月,想必如今已在迎娶途中的北宫澈或许正通过槐城,或者……有可能已经快接近广都了?

    她好想他,明明只是一个月没见到他,可她从他离开后的那个夜晚,便夜思梦想地想念着他,就连白日里也没忘了想他。

    而且随着大婚之日越来越近,她的思念只有越来越浓,就算明知即将与他见面成婚,但思念的苦却一会儿也没有消减,一直累积……

    他什么时候才会真的出现在她面前?什么时候,她才不用登高阁望远,对着北方的来雁想他呢?

    「公主,夜深了,请您回东宫殿吧!」一旁侍候的俪人见宫里传更的呼声已响,终于唤她。

    「不急,我想赏月,今夜的月亮好漂亮呢!」

    俪人不识趣地抬头。「公主,今天又非十五,月亮哪里漂亮呢?」

    「你哪懂啊?」华皇望着如钩的月牙,想起了北宫澈好看的唇角上扬时的样子,令她一解相思。「我就喜欢这样子的月亮!」

    「再喜欢也不能伤了身子,大婚之日已近,公主若不慎在这时染上风寒,可怎生得好?」

    俪人的话终于让华皇听了进去,不,应该说是有关大婚的事让她把话放在心上。万一她真生病了,或太憔悴了,教她怎么见北宫澈呢?

    于是她听话起身。「好吧,我们回东宫吧。」

    第5章(2)

    当主仆二人快回到东宫时,忽地一阵惊慌失措的宫人叫唤响起,划破长晏宫的平静黑夜——

    「来人!有刺客行刺皇上!快来人啊!」

    华皇一听声音,花容一变地朝父皇居住的大殿眺望。「俪人,你听见了吗?父皇怎么了?」

    「公主……你冷静一点,侍卫们已经赶过去大殿了,不会有事的。」

(快捷键:←)上一章  华皇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