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莉言情小说-华皇-page 9-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华皇作者:舒莉 | 收藏本站
华皇 page 9 作者:舒莉
    见她落水,北宫澈顾不得追人,赶紧翻身下马,一边大步奔向河边,一边解开自己的外袍,随即跳下河救人。

    在河中寻了一会儿后,他终于拖着昏迷的华皇上了岸。

    「俪人姑娘!你醒醒!」他浑身湿透,却只在乎她的气息。幸好她还有气,只是被迷昏了。

    于是他抱起同样湿透的她,走向河岸旁的一间废弃小屋,将她放下,然后取出随身携带的万解药,想让她服下,早点恢复意识。

    可是她正昏迷着,如何喂药丸?

    北宫澈想了想,看着她的娇唇,一时间也怔了,胸中莫名躁动了起来。

    胡闹!现下都什么时候,他是在心猿意马什么?

    可是眼下想喂她服药,似乎只有这个办法,若不能及时让她服药,如何让她清醒过来?

    挣扎了半刻,他也只能下决心冒犯了。

    「俪人姑娘,失礼了。」于是他将药丸含进口,用力咬碎,然后扶起她,将自己的唇覆上她的——

    终于让她吃下药,没一会儿,她也雏了雏鼻子,咳着醒来。

    「俪人姑娘?没事吧?」

    「我……我在哪儿?」

    「你在城外。你刚刚在锦亨园被掳,记得吗?」

    「锦亨园……」她回想,神智也清醒过来了。「我想起来了,你写信邀我见面,所以我去锦亨园找你……」

    「我写信邀你?」北宫澈听了很是困惑。「俪人姑娘,我没有写信给你呀?」

    「没有?!」

    「是啊!你说有人写信给你,是冒用我的名字吗?」

    「我不知道,可那信上署的是你的名字……怎么会这样?」华皇也弄不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会被骗来见他,又被人掳走?

    可见他竟追了上来,还救了自己,华皇也分外欣喜,安心了……就像她想的,或许,他的心里也有她呢……

    「先不管这些了。」见她浑身湿透,又冷得开始发抖,北宫澈便道:「你现在浑身湿透,我骑来的马也跑了,

    如今一时回不了城,不如先把衣服解了,我去找些干柴在屋里生个火取暖吧!」

    一听到要把衣服解了,华皇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瞬间红了,正想说不,他却转身离开屋子,留下站不起身的她。

    镇定点!只是为了供衣服,有什么好尴尬的?

    华皇企图安慰自己,这是救命,不是非礼。

    可是当她颤抖地伸出手,解了半天,却只解下一层外衣,那贴身的素绢怎么样都解不下来。

    当北宫澈移来火苗,却见她还穿着素绢打颤,便在屋里生好火灶,然后将自己跳河前脱掉的外袍递给她,转过身。「你快点脱吧,然后穿上这件干净的外袍,你放心,我不会偷看的。」

    华皇接过他的外袍,只好用它遮住自己的身前,然后快速地解下自己的素绢,再用外袍将娇躯包得牢牢的。

    「好了吗?」

    「好……好了。」她小声呢喃。要不是这夜晚的荒郊野外太过安静,他肯定听不见她这羞赧又引人怜爱的声音。

    北宫澈闻言转过身,看见她已经乖乖换好衣服,将身子藏于十分保暖的外袍里,小脸也因为火灶的热气而红润了。

    他也安心笑了,坐下来帮两人烘干衣服。「等一会儿衣服就会干了,只是这会儿入夜了,我又不是广朝人,也不知道这是何处,不如我们就在这里过一夜,明早天亮了再找路回城吧?」

    华皇虽然担心自己若是一夜不回宫,宫里会出乱子,不过眼下遭难,又不好让北宫澈知道身分,实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她只能祈祷俪人那丫头伶俐,真能撑过今夜才好。「好吧。」

    「话说回来,到底是谁要绑架你?你心里可有底?」

    她想了想摇头。「没有,我自小就入宫服侍公主,认识的人不多,怎么知道谁想害我呢?」

    她不知道是谁,毕竟她是华皇的事应该无人知道,对方不会是冲着她的真正身分而来,但若不是,难道是冲着俪人?

    可俪人也十分单纯,究竟谁会想伤害一个普通的女官呢?

    「还是临时起意?或许是看你衣装不俗,又有美色,所以才起心要劫你吧?」可恶的恶徒!竟敢如此藐视王法!

    北宫澈只恨自己今日让巴武去查药材的事,不在身边,因此为了救她,来不及追上那恶徒,将之送交法办。

    「可能如此吧……」华皇想着无解,只好皱着眉低应。

    「你一定受惊了吧?」他面对她,笑问:「还害怕吗?」

    华皇立即仰起小脸,怕他是小瞧了自己,便倔强道:「我才不害怕,有什么好怕的?」

    「不害怕就好。」北宫澈点点头,微笑地双手环胸。「不愧是俪人姑娘,有美貌也有胆识,是天下难见的女子啊……」

    记忆中,唯一见过跟她个性相似的女子,在生命危难之际能不惊不惧、还与人应对如常,只有他坚强过人的母妃,没想到她也是如此。

    他是褒她吗?华皇听见他的话,娇颜微微生羞。「意思是……我是特别的吗?」

    「嗯……很特别。」他望着她,把她娇红的赧颜看进心底,也笑得益发温柔。「像你这样有主见、有话直说的姑娘,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她是那么令人印象深刻,完全是他心中想要的女子,只可惜……她不是华皇公主。

    一思及此,他倏地敛下黑眸,像是察觉到自己心底的强烈遗憾,那遗憾……代表了什么?

    代表他认为自己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她,还是代表……他喜欢上了俪人?

    这个念头乍现心底,他像是惊讶,也像是豁然开朗。

    「你怎么了?」华皇见状唤他。「怎么说到一半失神了?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他收回游走的思绪,回视华皇,然而看她的目光已多了一点深不可测。

    他可能是喜欢她,可是,他更清楚自己不能要她。

    因为他的目标是华皇公主,不是华皇公主身边的女官。

    所以,他不应该让自己的心再贴近她,不能再放任自己的感情,他甚至不该再这么靠近她……想着,一阵胸闷的窒息感窜上,他忍不住站了起来。

    「怎么了?」

    「我再去找点柴火,你乖乖在这里等我。」他强自微笑,然后若无其事地离开屋子,离开了今夜一直令他心神不宁的华皇。

    第4章(1)

    华皇等不到他回来,便不知是迷药的余力,还是内心的松懈所致,一打盹就累得靠着墙睡了。

    再醒来时,她发现他就在自己身旁,她正枕着他的肩,身上还盖着他为她烘好的兰草色外袍。

    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什么时候帮她盖上了外袍……为什么她一点都没发觉?

    偷偷觑着他双目闭合的模样,她不禁微微展笑,像是想将他俊颜牢牢记下般贪恋地看着。

    直到他的英眉拢了拢,知道他将醒,华皇也马上转回头,闭眼假寐。

    北宫澈张开眼,侧头发现她还在睡,温柔地帮她拉起滑落的外袍,在她的肩处披好。

    他的手也因此不小心碰着了她的粉颊,坚石般的心宛如被撼动,他一时悬手在半空中,然后不自觉地又轻轻碰了下她的颊边。

    肤如透玉,滑嫩如蕊。天底下,可有比她还美的人儿?

    就算是华皇公主,肯定也不若她的美,不若她让他倾心才是……

    他想着,不可自拔地想再碰触她。他像是染了毒的瘾,只想更加亲近她。

    可他也想起自己身为肃王的责任,理智不让自己沉迷,于是他缩回手,逼自己不再凝视她的娇颜。

    虽然是闭眼假寐,可她清楚地感觉他的情意流露,芳心顿时充满欣喜。

(快捷键:←)上一章  华皇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