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莉言情小说-华皇-page 7-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华皇作者:舒莉 | 收藏本站
华皇 page 7 作者:舒莉
    她来这里做什么?

    明明昨日才与北宫澈门气,这会儿又来这里,是想见他吗?

    她何必见他?这个男人根本不明白她的心,他甚至跟父皇一样,只想把自己与雕龙太子送成对……

    一想到此事,她蛾眉再度微锁,露出了烦恼不乐的神情。

    当北宫澈走出园外,看到的便是她低垂着头,似有心事的模样。

    「俪人姑娘?」

    她抬脸,见到他透着笑意的俊颜时,芳心也乱了下。

    他好奇地觑着怔愣的她。「怎么了?你人不舒服?」

    「我才没不舒服……还有……先说好,我……我不是来找你的!」她为自己太明显的反应咋舌,赶紧转开脸,很没用地辩解。

    不是来找他?这话怎么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

    北宫澈琢磨着,打量她的神情。「没关系,反正我有事正想找俪人姑娘,既然俪人姑娘来了,不如陪我去一个地方吧?」

    「什么地方?」

    「我想去药堂一趟,见识见识广朝的药材。」

    闻言,华皇也认真地注视他。「昨天是谷粮店,今日是药堂,肃王殿下的兴趣真是与众不同。」

    北宫澈倒是笑了,了解她心直口快的性子并无恶意,所以也把她的揶揄当作问候一般。「昨天你不是怪我并非广朝的百姓,不该在大街上乱走吗?今日我特地请示你,怎么,难道俪人姑娘不愿意陪我同往?」

    华皇一愣。自己是说过那样的话,但怎知他竟认真了,这会儿还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去就去,反正我也有时间……那么殿下就请吧!」她还刻意乖顺地举了下袖子,请他挪步。

    礼是不错,可惜面无笑容……北宫澈暗自啧声,不过既然自己又占了上风,也不计较太多,先行举步。

    两人在大街上一前一后走着,始终保持一尺的暧昧距离,他一回头,她就转开脸,他的注意力一在别处,她就在身后偷偷觑他。

    与其说他们是关系不熟或以礼相待,倒不如说他们像一对刚吵完嘴的小儿女,正愁找不到和好的机会呢!

    北宫澈如此想道,也暗暗笑开了,径自走进了大街对向的药堂。

    华皇见他突然自己拐了进去,也容不得再假作矜持,只好闪躲街上逆向的人群,也跟着人跳进了药堂。

    「你怎么进门也不先说一声——」

    她正埋怨他没提醒自己要过街,没想到跟得太急,一跳过门坎便踩空,竟直接扑在他的怀里,而他也好似故意等着她,伸手把她抱个正着。

    被他抱住的那一刻,华皇压根儿忘了生气的事,只能抬眼望着他那好看的鹰眸,像每次与他四目相对那样地失神。

    他瞧见她的失神目光,心底也泛起一股并不意外的温柔,如同他早有准备转身要接住她,早有准备她一定会愿意开口跟他说话……

    「对不起,我太心急了,忘记你跟在身后。」他展开笑容,温煦地向她诚心诚意道歉。「我这个人最大毛病就是心急,就跟前几次见到你一样,没头没脑就把心里想的话说出口,没有顾虑到你的感受,姑娘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

    她的心被他的目光瞧得融化了,听到这席话,神情更是不由得温柔起来。「我才不会跟你一般见识,我这个人很宽容大量的……」

    她娇羞地敛眼。他将她抱在怀里,而她也紧抓他的衣襟,两人姿势亲昵,她却不讨厌这样的感觉,心里反而有点甜、有点开心……

    直到药堂掌柜前来招呼,北宫澈才放开她旋身应对,华皇也退开一步,娇赧地抚着自己先前被他搂住的手臂,彷佛对他的怀抱无限回味。

    当她望向他时,她也再度感到心拍乱律的悸动。如果说她对雕龙太子没感觉,那么,或许是她的心偷偷在不知不觉间偏向了北宫澈吧?

    一想到这,她也发现,原来自己喜欢他胜过雕龙太子,那么她对父皇的提议犹豫不决的原因,莫非单纯是来自内心的抗拒?

    当华皇意识到这点,不禁低下头,为自己的发现震撼了。

    「俪人姑娘,你怎么了?」北宫澈见她一直低着头不说话,便喊了她一声。

    「没什么……」她步上前,故作无事地问:「你刚跟掌柜都谈了什么?他人怎么不招呼了?」

    「他去寻些药材账本,我找他问问这半年来北慎国来的雪莲、人蔘价差多少?」

    「你为何要问这个?」

    「北慎国地多高山,虽不利农作,却能产良药,所以北慎国民赖以维生的糊口收入,都是靠采药贩药。」

    原来如此。「但……为何要问进价?」

    北宫澈目光一敛,回答的口吻有些沉重了。「人多必有私心,许多北慎国民冒着生死风险采药,但也有不肖的北慎国商人只知道对内低收药材,却对外高价兜售,甚至官商相护,一手遮天。」

    北慎国有明律,药材买卖当属国营监理,自有司药寺监定价收售,但近来他听说有人徇利,不但以市场供过低收药材,还涉嫌私运药材高售各国,此次他来广朝,自当顺便探探此一虚实。

    「若是这样,那些贪官也太可恶了!如果查到,应该重重判刑,剥夺他们的官位,以儆效尤才是。」华皇身为公主,但也知道民重君轻的道理,更期许自己将来选的摄政王能让百姓安居乐业,而不是祸国殃民。

    如今看来,北宫澈不但仁民爱民,而且对整治国政也十分用心,不正是她想要的摄政王吗?

    她在心里琢磨,对自己芳心暗许的对象也更加坚定了。

    「不过……北慎国有你这样的仁君,我相信百姓将来的日子一定很幸福,就算被官商所欺,定也有你为他们申冤。」她绽放微笑,真心安慰他,那一刻,北宫澈望着她的笑颜,不知为什么坚石般的心竟因为她而跳得有些过分急了。

    尤其听她说身为他的子民一定很幸福……那瞬间,他彷佛觉得吃过的苦有人明白,有种被人了解的欣喜。

    原本,他无心于王位,何况上有两个哥哥,也轮不到自己想王位的事,可是几年前的一场严重疫病,先后夺去了两位兄长的性命。

    大哥临终前,要他与二哥做北慎国的仁君,替他完成未了的心愿,没想到二哥后来也因为亲自投入救疫而染上疫病,最后,二哥交代自己,要他完成兄长共同的心愿——富国强兵,让土地贫瘠、气候严苛的北慎国成为一个让百姓幸福居住的乐地!

    大哥、二哥的心愿都强落在他身上,他沮丧的时候骂过他们卑鄙懦弱,可是擦干泪水之后,仍然勇敢地站起来,承担重责大任。

    于是他开始练兵自强,如果改变环境需要决心跟勇气,那他就训练人民先有钢铁般的意志,接着努力征贤,找出北慎国拥有珍奇百草的优势,让北慎国的珍药天下咸知,得以换取百姓们的温饱。

    之后,他想找出让北慎国也能增加农获的谷种,让百姓能够自给自足,才能真正地成为富国。

    而他之所以想成为华皇公主的驸马,真正目的亦是为了这个。若他能当上摄政王,他的梦想便能加快达到,他可以利用广朝地丰物饶的资源,北慎国的百姓便再也不怕挨饿……

    北宫澈回神注视华皇,想她虽然只是名女官,可气度眼界不同于一般闺阁女子,反倒有着跟他一样的铁腕想法,要是公主也像她一样聪敏又善体人意,该有多好……

    想着,他也笑了。「俪人姑娘既然如此赏识我,褒我是仁君,那我必定做一个好国王,才不负你的赏识。」

(快捷键:←)上一章  华皇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