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莉言情小说-华皇-page 3-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华皇作者:舒莉 | 收藏本站
华皇 page 3 作者:舒莉
    「那么,」北宫澈大方接受祝福,显出毫不让贤的自信。「小弟便承让了。」

    结束与两位太子的会面,北宫澈回到自己居处的院落,路上只有巴武随侍在身边。

    「巴武,你觉得二位太子如何?」

    「王上若问气度,自是雕龙太子能跟王上相比,然而雕龙太子看似温厚,却不若天琅太子易懂。」

    「喔?」他倒也看出来了。「你也觉得天琅太子老实,雕龙太子却过于世故?」

    「这是王上测出来的。」巴武把话说白。「您空说白话,故意骗他们会相人,天琅太子一时信了,最后却直言拆穿您,证明他老实;但雕龙太子恐怕一开始就不信,却还虚言应付,故意讨好您,证明他颇有心计,为人世故。」

    北宫澈停下脚步看他。「巴武,你的眼光真是越来越了得啊……」

    「这都是王上平日的教导有方。」巴武卑身屈腰,接着又开口问:「但,巴武仍有一事不明。」

    「什么事?」

    「您为何要将成为驸马的欲望展现于二位太子之前?」主子既然懂得测探人心,证明他也不是池中之物,但巴武独独不明白他此举的用意。

    北宫澈微笑以对。「因为我要知道他们对成为驸马的欲望,有没有如我这般强——」

    结果证明,雕龙太子是心照不宣,而天琅太子是完全放弃,根本不认为自己可能赢过他们两人。

    看来……他唯一且强劲的对手只有萧重熙一人。

    不过即便如此,也不能阻止他誓言要成为驸马的决心,不论他的对手有多强劲,他会更加深谋远虑,一定会取得华皇公主的芳心!

    华皇为见三位太子,以女官的装束与李厚同时临朝,接见三人。

    因为面覆纱巾,因此就算站在李厚的身边,也没有人认出她就是华皇公主。

    她看着三位太子各自呈上国内的珍宝,亲眼见识三人的谈吐风采,不讳言,三人的英姿容貌皆是上等,谈吐不俗,举止有宜,连她也挑不出毛病。

    只是那天琅太子一开始就被她以身子病弱的理由剔除,她自然把重心放在北宫澈跟萧重熙的身上。

    论相貌,萧重熙与北宫澈皆生得英挺俊朗,唯北宫澈多些豪气,萧重熙则稳重内敛许多。

    以她对男子外貌的喜好,理当钟情于萧重熙的稳重,可是当她打量萧重熙的时候,却察觉同时间有道目光也正在注视自己。

    她不觉转过头,才发现目光的主人是北宫澈。被他抓到自己正在瞧别国太子,她立即想回避他探究的眼神,却莫名教他那鹰似的黑眸震慑心房,一动也不能动地迎视他。

    直到他状似无心地调开视线,华皇才松了口气。

    但他并未放过她,反而时不时对她投来好奇的目光。

    他锐利的黑眸教她心中越来越不安,就怕他看出了自己的身分。

    明知不可能,可她还是忌惮。

    因为他是她从未遇过、目光最像猎人也最具威胁感的男人。

    她心中隐隐有所感,这样的男人或许有些危险,可他的危险对一向自信的她来说,却像一种挑衅,挑起她想注意他的心思。

    她对拥有这样目光的北宫澈兴起异样的思绪,像是为确认仅有他能做她对手似的,她更仔细地打量他。

    虽然他的打扮不如萧重熙令人一亮,但他身形英俊挺拔,别有一番泰山崩于前而不惊的气度,倒让她莫名对他上了心。

    最后,李厚将她介绍给三位太子,告诉他们,她是专门服侍公主的女官,他们若想了解公主,可以透过她,她将是公主与太子们之间的桥梁。

    于是她奉命与三位太子回到锦亨园,好好「替」公主了解了解他们。

    「敢问女官尊名?」待三人回到锦亨园,萧重熙便问她。

    「小的名叫俪人,三位太子直唤我名便可。」

    「俪人姑娘既是公主的身边人,那一定知道公主喜欢怎样的男儿吧?」

    「公主喜欢有能力、身强体壮的男人。」

    天琅闻言,立即轻咳叹气。「唉,那我看来是无望了……」

    「天琅兄,何必失志,都还没见过公主呢!」北宫澈替他打气,又问:「那么,什么时候我们可以见到公主?」

    「这是公主决定的事,倘若公主觉得时机到了,自然会见三位太子。」

    「什么时机?」

    华皇敛目。「俪人不知,这是公主决定的事。」

    北宫澈皱眉。「如此玄妙,莫非公主有什么难言之隐?」

    听出他的疑心,华皇又想起刚刚他在朝上的打量,猜想北宫澈可能是个多疑之人,便故意反问他。「公主若有难言之隐,难道诸位太子就要退出竞局吗?」

    不!当然不可能——

    北宫澈微笑地接下她的软钌子,见她反应快又伶牙俐齿得很,心中明白这女官也不是好惹的料。「我只是说说,俪人姑娘不必太放心上。」

    「那么,公主希望我们做什么呢?」萧重熙问。

    「展现三位太子最大的诚意。」华皇转回头,再度绽开笑脸。「只要三位太子想办法让公主开心,公主自然会感受到诸位的诚意,对最让她倾心的男人有好感。」

    「开心?可我们连公主喜欢什么都不知道……」

    华皇思量了下,她想知道三位太子的诚意,也想借此了解三人的品行,便道:「这就得看你们的本事了,要贿赂我也行,要自己试也行,总之……最先找到答案的人,公主自会倾心。」

    好市侩的女官!意思是他们若不讨好她,便亲近不了公主?

    北宫澈与萧重熙相视一眼,彼此都在内心默默盘算这下该怎么应付。

    「那么,容我们回去想想,晚些再给俪人姑娘答复?」萧重熙代两人发声。

    「没问题。」华皇大方允诺,随即谦恭地福身。「那么,俪人先告辞,在此拜别三位太子。」

    「等等,俪人姑娘,我有个问题想先问你——」当她举步之时,北宫澈忽然叫住了她。

    华皇一愣。怎又是他?该不是要问她刚刚为何久瞧雕龙太子的事吧?如果他问了,那她如何回答是好呢?

    她想着,暗暗凛住。「肃王殿下有何事想知道?」

    「你的脸……是否有什么缺陷?」

    她没料到他会问这个。「什么?!」

    「因为其它的女官都不遮脸,只有你遮了,所以我好奇问问。」北宫澈状似关心,语气温煦。「我注意到你的眼睛很漂亮,似星若水,可我一直在想,为何有这么漂亮眼神的女子,要把自己的脸遮起来?」

    他这么一问,其它二位太子也若有所悟地点点头,四只眼睛盯着她,想听听看她的说法。

    华皇见自己成了众人目标,睨他一眼。「这无关公主的事,俪人应该回答吗?」

    萧重熙察觉她认为被冒犯,立刻见风转舵。「嗯,俪人姑娘说的是,澈弟,你此举太无礼了……」

    北宫澈见她动了气,也聪明地赶紧作罢。「俪人姑娘别生气,这只是我私人的困惑,的确跟公主无关。大概是俪人姑娘也有难言之隐,说不定是芳颜有不妥之处……那么我就不问了,姑娘请慢走。」

    温温一笑,北宫澈率先调头,撇下众人往居处走去。

    什么……芳颜有不妥之处?!

    意思是说她不可见人、有碍观瞻不成?

    华皇看着他不可一世离去的身影,心火不知为何突然发起,好想拉下薄纱,教他认真看清楚自己的倾国之貌,看他还说不说这般辱人的话?

    这个肃王……简直无礼到极点了!他竟还让她在其它二位太子面前如此有口难辩,简直把她一开始的气势都灭了——

(快捷键:←)上一章  华皇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