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莉言情小说-华皇-page 2-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华皇作者:舒莉 | 收藏本站
华皇 page 2 作者:舒莉
    李厚觉得古怪。「可你成了女官,他们便认不出你是公主,怎么爱上你呢?」

    华皇自信以对。「父皇,如果我不是公主,而他们之中的谁还真爱上了我,甚至愿意为了我不娶公主,那才是真正爱我的人,不是吗?」

    李厚也懂了,女儿果然心思剔透有谋略。

    「好好好!」他连声应好。「就照你的办法做。华儿,父皇相信你一定能找到你人生中真正的良木!」

    「谢父皇。」华皇温婉地伏在重武帝的膝上,心中也充满了期待。

    她华皇要的驸马肯定得是天下第一的男儿,他也要全心全意地爱着她,倘若不是那样的男儿,她万死也绝不肯将自己的终身托付给他。

    她也相信,唯有她如此亲遴的驸马,才是普天之下对她最真心真意,最不可能背叛她的人——

    东宫里,妃色纱帐垂落在地。

    妆镜前,华皇卸下一身华服,脱却朱凤冠。

    虽然未施胭脂,素颜以对,但铜镜里的她依然美丽不凡,一双大眼晶莹似星,比玉还润透的肌肤白中带红,小巧的朱唇、秀挺的鼻,不欲浓妆却艳人,天下的男子只要看见她,无人不为她惊为天人,无人不为她神魂倾倒华皇看着镜中的自己,不自主地伸手轻抚自己的脸。

    「公主,您是不是觉得今天有些干燥,想上点珍珠露?」一旁随侍的女官俪人见状,便机灵地问了。

    「俪人,我还需要珍珠露吗?」

    「当然是不需要了,公主天生丽质,就算不用珍珠露,您的玉肌也一样润透,一样的光滑……」

    「好一个天生丽质,可我不是天仙,终究也会有美人迟暮的一天……」想起父皇要为她择驸马的事,她不禁想远,外在的皮相并非天长地久,若她选的驸马只跟外头百姓一样盲目爱她的美,那么迟早也会有色衰恩弛的一日。

    见华皇突然叹息,俪人连忙道:「公主别担心,就算有那么一天,您肯定还是天下最美的公主,是俪人眼中最好的公主。」

    华皇转眸睨她一眼,笑了。「你呀,就一张嘴伶俐。」

    俪人也笑了。「俪人不伶俐,怎能这么长久伺候公主呀?」

    「意思是我难伺候?」

    「不不,是公主聪慧,所以显得女官们蠢笨了,只有俪人堪用,还能讨公主欢心。」

    华皇闻言,笑得更深了。「俪人啊俪人,我看是该把你的俪字改成伶俐的『俐』了,这么会说话,讨我欢心呢。」

    「公主说改,俪人自当从命,从今日起,便是俐人了。」

    「这么听话?若我说……要跟你换换身分呢?」

    俪人一听,顿感不对,连忙跪下。「公主,万万不可!跟俪人对换身分,这事万万不可呀!」若是公主想象之前几次好奇心起一样,假装成宫女溜出去玩,那她肯定会赔上命的——

    「急什么?我话都没说完,我说要换身分,可是有圣旨的!」

    「圣……圣旨?!」

    「俪人,你听说了吧?父皇要给我选驸马的事。」

    「是……听说三位太子已经进京,正在锦亨园歇息,明日就要觐见陛下。」

    「你清楚这三位太子的行止如何?」

    俪人见她问了,便如实答复。「北慎国肃王听说骁勇善战,练兵强国,东巽国的雕龙太子则勤政爱民,民心向之,至于南襄国天琅太子……」

    「天琅太子如何?」

    「天琅太子习文善曲,抚琴自成一绝,个性亦宅心仁厚,唯……外头传闻他身子虚弱,恐不逮天年。」

    意思是个短命鬼?「真可惜,若真心喜欢我的是他,我该如何呢?」

    她并不是怕嫁给有病在身的太子会有不幸的将来,只是父皇的心愿她也必须遵从,得为了大广朝的未来选个既与她相爱、又有能力的太子,这样才可以帮她保护大广朝,守护李家的帝位……

    「公主不必烦恼,三位太子肯定都会喜欢您,您不必非选上那天琅太子的。」

    「肃王……跟雕龙太子,是吗?」华皇似乎已有主意,于是也对俪人下令。「俪人,明天起,你的身分就是我的了,你就待在东宫做做几日公主,如何?」

    「公主……」

    「这是圣旨,不必担心,不会要你的命。」华皇自信满满,为了挑选如意郎君,别说是女官,就算扮宫婢,她也一定要出宫去,好亲自会会这三位太子……

    第1章(2)

    锦亨园位于长晏宫西侧,只隔着一道护城河与宫殿相对,南面则是宫前大街,是座种满各类花草、专供皇室中人赏憩的皇家别苑,三位太子身分虽尊贵,却只是广朝的属国王储,不宜入住长晏宫,于是李厚便下令挪用此园为三位太子的暂时居处。

    三位太子分别居于园内的三处院落,平日互不打扰,但也能遣使相往问候、约叙谈天,行动十分自由。

    当北慎国肃王收到请帖,前往园内的水殿一会东巽国的雕龙太子时,殿里已坐着比他早一步到来的南襄国天琅太子。

    他上前先揖手。「二位太子久候了,肃王来晚,还请二位见谅。」

    容貌俊逸非凡,身子骨却稍嫌文弱的天琅太子起身迎他。「肃王不必多礼,我们也是刚坐下,你并未迟到。」

    「是啊!而且此叙是我冒昧相约,肃王肯来,已经是喜不自胜,何来见谅?」眉目间英朗俊挺、气度不输肃王的雕龙太子也朝他微笑。

    「二位太子客气,我早听说雕龙太子气度泱泱,天琅太子仪表不凡,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肃王亦是人中之龙,天生贵胄,何必夸我们呢?」

    「那我就不夸了。」他听出彼此皆不喜繁文多礼,便自我介绍。「我是北慎王的第三子北宫澈,我上头的两位兄长先后不幸早夭,父王年老体迈,于是封我为肃王监国。」

    轮到雕龙太子说话。「我乃东巽王之子,名重熙,你们唤我重熙便可。」

    天琅亦道:「我名即天琅,若不介意,也请省略太子二字,唤我天琅,彼此以兄弟之礼相待,如何?」

    「好一个以兄弟之礼相待,我同意!」北宫澈立即应声,举起桌上早备好的水酒。「小弟在此敬过二位兄长——」

    「等等!你这声小弟来得突兀,我们三年虽皆同年所生,但你怎么知道你就是最小的?」

    北宫澈微笑解释。「不瞒二位,我曾学过观相之术,所以看得出谁长谁幼……照我说,重熙兄肯定是春天所生,天琅兄是仲秋所生,没错吧?」

    两人面面相觑,还真被他说中了。「那你呢?」

    「我是立冬那天生的,所以说,我自然是最小的。」

    萧重熙叹为观止。「竟有如此妙事?澈弟,看来你的确学过观相……」

    天琅随即玩笑。「既然学过,不妨看看,我们三人之中谁最有驸马的相貌?」

    「这个嘛……」北宫澈觑了下两人,语气也深长了。「我看不出来。」

    「为何?」

    「因为尚未得见公主的凤颜,若不能见到她的相貌,怎么会知道我们之中,谁最配得上她呢?」

    「这……」天琅想了一会儿,终于想透他是在胡诌。「你这分明不是会相人,是在唬我们,不行,你得罚上一杯。」

    此话一出,三人也笑开怀,纷纷举杯。

    「好好,我罚便是。」北宫澈笑得最开心,一下子便干了三杯。

    萧重熙乘机打趣。「澈弟好酒量,看来只能希望公主不善喝酒,否则肯定会选上澈弟当驸马……」

    「若真是澈弟当上驸马,那我肯定送上南襄国百年珍酿,好好祝贺一番,保你们情比酒长,百年沉香。」

(快捷键:←)上一章  华皇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