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莉言情小说-华皇-page 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 >> 帝王将相,欢喜冤家,日久生情 >> 华皇作者:舒莉 | 收藏本站
华皇 page 1 作者:舒莉
    楔子

    神册元年,广武帝李兖建立大广朝,封三大功臣为护国王,慎王北宫明掌北陵,巽王萧治掌东原,襄王窦渊掌南岛。三王誓言永护广朝,誓从李帝……

    神册六十一年,广武帝崩,太子李邑即帝位,为开平帝,开创辉煌大广朝……五世李帝传至懿惠帝时有兄弟相阋,文庆太子遭人陷害而死,太子妃萧氏以婢代殉,暗中出逃东巽国,弟弟武昭皇子遂夺兄长帝位,立为重武帝,年号永历……

    此时三王之国亦传数世,大广朝积弱而三国势盛,重武帝长忧三国毁约背誓,起心争夺天下……

    永历十七年,广朝国师观星有异,行谶纬之语:「得民心者永得天下;失民心者相思天下。」重武帝以此谶语讽广朝已失天下民心,亦激三国篡朝,遂怒杀国师……

    时重武帝无嗣,膝下仅有一公主华皇,美若倾国,帝甚爱之,使之养于长晏宫,不忍离之一步。

    二十二年,帝昭告天下,将为华皇公主择选驸马,待与公主产下子嗣,将立为摄政王,为子辅政,永固李朝……唯驸马须由三国王嗣选出,于是北慎国肃王、东巽国雕龙太子、南襄国天琅太子,三王嗣遂奉旨入朝,诚候皇宠……

    《大广书北广朝前事》

    第1章(1)

    天下有痴儿,寤寐思华皇。

    华皇不可亲,只闻长晏藏……

    当一行骁勇马队由北方通过边关,终于进入广朝境内的槐城时,这段广朝百姓熟知的歌谣也传进了这帮外来客耳里。

    领队的男子英姿挺拔,容貌刚毅,一身藏青色蟒纹的绫袍将他天生的贵气展现无疑,举手投足净是贵族气度。

    他一勒马,后面的马队便停了下来。

    只有他身后的随行侍卫巴武上前听候差遣。「王上,有何吩咐?」

    「我刚听到很有趣的歌谣,你去问问看,内容说的是什么意思?」

    「是。」巴武领命后便驱马去办。

    不一会儿,他折回主子的身边解释。「禀王上,这是广朝百姓流传的小歌,听说曾有个痴儿因听闻华皇公主的美貌倾国倾城,所以日夜想着要见她一面,想到都生了病,却至死未能见到长晏宫里的公主……」

    「至死未能见到?」男子的薄唇微微掀起弧度,似笑似诧。「天下竟有此痴儿?长晏宫里的公主那么值得他丧命吗?」

    他虽不是广朝的百姓,可也听过长晏宫里有位公主美若天仙,可公主再美,要说美到有人肯为她死为她生,实在教他不可思议。

    他贵为北慎国肃王,父王后宫里最美丽的妃子即是他的生身母妃,在他看过的女子里,没有人赛得过母妃的美貌。要论倾国倾城,他自认再不会有如母妃那样冰静雍容,时而端庄时而娇媚的女子。

    那么,传说中的华皇公主又有多美?

    他英眉一挑,这会儿倒是被引起一点好奇心,黑眸中的微光透露出他对这位公主的兴趣……

    所幸他的命格不会像那痴儿一般无福,因为他此趟来到广朝,最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进京见华皇公主,够幸运的话,或许他还能抱得美人归,成为李厚亲选的驸马跟大广朝的「摄政王」——

    饱含自信的目光一敛,他也笑得分外玄妙,抽马一鞭,便立即驾马驰啸过城,带着一行北慎国的亲卫马队往广朝国都而去……

    长晏宫——

    偌大的朱红宫殿里,有座长形的睡莲池。

    池长三里,划分长晏宫的东西两侧,东为太子居所,西为皇后居所,可李厚膝下无子,于是东宫便由他最宠爱的华皇公主居住,西宫则住着她的母后青莲。

    青莲原只是服侍李厚的女官,出身于广朝大臣之家,后来李厚登基,便立她为后,长晏宫里的睡莲池也是因她的名字而来。

    李厚平生只爱皇后一人,对于她所出的公主,更是宠爱万分,就算膝下无子,他也从不感到遗憾,只因上天给了他一个最美最珍贵的女儿。

    皇后早逝之后,他更是珍养女儿,甚至不忍她离开自己身边一步。

    只是如今他年事已高,华皇又已届十八,他再宠她也伴不了长久,为了女儿跟大广朝的将来打算,他下诏选驸马,要从三国的三位太子里选出一人成为女儿的夫婿,为她、也为大广朝守护千秋万代。

    「父皇!」

    一声黄莺般的丽语呼过,立即吸引李厚慈爱的目光,接着他便见到宠爱的女儿翩翩迎来,随兴在他面前跳一段拿手的「有凤来仪」。

    她赭红色的长长宽袖就像凤凰羽翼,衣上的金丝凤纹与金色飘带盘旋起来,像极了凤凰的飞姿,她在李厚面前时而寻觅、时而飞舞,轻盈的身子恍若无骨,就像双脚并不踏在地上般地翩然盘旋,步履迭错,彷佛真要一飞跃天——

    「华儿!」李厚看到极致时,忘情惊喊了女儿一声,怕她再转下去会伤到身子、跌了跤……

    华皇一张娇丽的玉颜却饱满笑靥,无比自信地多旋绕了两回,直舞到李厚的龙椅旁,才收羽盈立,款款一拜。

    在李厚惊叹拊掌的同时,华皇也抬脸微笑。「凤凰择良木而栖,父皇,我可不能随便停下来,对吧?」

    「喔,那么说,朕是良木喽?」李厚闻言,乐得哈哈大笑。「华儿,改明儿你也给三位太子跳上一段,朕要看看,谁会是你眼里的良木第二!」

    「女儿心中的良木只有父皇一人,」华皇认真对父皇表示,一张如花般绝美的玉颜虽是倾国倾城,可也充满冰清灵韵。「所以只有您得赏此舞,在三位太子面前,女儿才不跳这舞呢!」

    听出她话里对太子们的反感,李厚立即沉声劝她。「华儿,不可如此。朕跟你说过了,眹年事已高,再护你也护不了多久,唯有从三位太子中选立驸马,才能永远保护你,永远保护大广朝啊……」

    尤其是大广朝积弱,如今三国不反,还对大广朝存有臣服之心,只因当初与广武帝立下三国永护广朝的誓约,然而他深怕膝下无子的自己一死,三国便会有人谋朝篡位;偏偏他如今尚不能确定是谁,以及是否真有此心……因此必须以女儿的婚姻来连系三国。

    不论华皇嫁的是谁,大广朝都能从中得到该国之力相助,然而此国也将为其它两国制约,摄政王的行政亦将为广朝忠心的左右丞相所监督……这既是他的拉拢之术,亦是分化之术,为的是让三国利益矛盾,互相制衡。

    闻言,华皇却眉头深锁。「可这般的婚姻,不是女儿心中所愿。」

    「你想要怎样的婚姻?」

    华皇不觉抚摸戴在胸前的龙纹玉饰,勇敢答道:「女儿要像父皇跟母后那样的婚姻,有朝见上了,便托付真心,一生一世再容不下其它人。」

    「傻孩子!你又何尝知道那三位太子中,不会有这样的人呢?」

    华皇抿住唇。「女儿不相信。」

    她知道那二位太子都是奉诏前来,为的也许是她的美貌,也许是大广朝的摄政王位……既已有利益在先,又怎么会对她有真情实爱呢?

    就算不爱她,或许也要装出很爱她的模样,可她讨厌那样的虚伪,更不甘心自己可能被骗的命运。

    「那么,如何让你相信?」

    华皇闻言,抬起下定决心的星眸。「请父皇答应女儿,让女儿假冒女官,亲自择选驸马。」

    她打算伪装成宫里的女官,借机接近几位太子,了解他们的私德品行,知道他们是否为了成为驸马而用尽手段,甚至是否真对她有情有诚?

(快捷键:←)上一章  华皇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