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灵言情小说-黑魔王传说Part4-第六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类似欧洲中古世纪,架空 >> 灵异神怪 >> 黑魔王传说Part4作者:古灵 | 收藏本站
黑魔王传说Part4 第六章 作者:古灵
    在大祭师的预计中,沙达王妃至少会在南方大地徒劳地找寻上半个月左右,之后才绕到西方大地来寻找,事实上,大家都这么认为。然而,实际情况的进行却没有想像中那么美满,沙达王妃在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时间之内就找到他们了!

    端着晚餐,安亚正欲转入狄修斯的房里,下意里头却先转出大祭师和神官大人,两人都是一副兴奋至极的表情。

    “他告诉你们了?”根本不必猜就可以知道这两个奸诈的老小子在兴奋什么了。

    神官猛点头,“是,他告诉我们了,不过……真的是巫马王?”他虽欣喜,却又有点忐忑地问。真的能确定吗?

    安亚耸耸肩。“水之精灵是这么说的。”

    啊!是水之精灵说的就没问题了。

    大祭师和神官相对欢喜一笑,然后互相拍着肩。“走,去喝一杯庆祝一下!”

    目送两人亲热地勾肩搭背离去、安亚摇摇头,心想,这两兄弟大概一辈子就亲热这么一次吧!随后进房,却一眼瞧见狄修斯正待下床。

    “喂喂!风王大人,你又想干什么了?”

    抬眼看是她,狄修斯马上又把脚缩回去,笑咪咪地说:“等你好久了!”安亚以为他肚子饿了,没想到他却伸出手来说:“来,来,我摸摸!”

    “拜托喔!”安亚不禁白眼一翻。“你今天摸的还不够吗?”

    “哪会够啊?来,快来让我摸嘛!”

    拗不过他,安亚只好叹着气把餐盘放在旁边,再过去坐在床边让他摸个够。

    “好像摸不到他躲在哪里耶!”

    “废话,连三个月都不到,你以为他会有多大?”

    “不过,我可以感觉到他好像要跟我说什么喔!”狄修斯就像个白痴一样喜孜孜地说。

    “是吗?”她并没有告诉狄修斯儿子还没有灵魂,这种怪异的感觉她自己“享受”就够了。

    “既然是巫马王,我想应该很聪明吧?”

    “也许吧!”

    “不晓得他到底会有多厉害?”

    “天知道。”

    索性将脸颊偎到她小腹上去,“这样也许可以听到他在说什么喔!”狄修斯喃喃道。

    白眼一翻,“白痴!”安亚一脸受不了的表情,然而,不过刹那间后,她的表情突然改变了,“咦?”她似乎在倾听着什么。

    “才不是白痴,我真的可以听到一点声音喔!”

    狄修斯一说完,安亚就吃惊地大叫,“骗人!”

    他嗔怪地瞄她一眼。“我才没有骗人!”

    安亚却更是惊讶的双眼越瞪越大。“怎么会?”

    “我哪知道,”狄修斯又靠回她的小腹上。“说不定儿子真的想跟我说什么呀!”

    也不晓得安亚到底有没有听到他的话,只见她又皱眉又噘唇地认真考虑片刻后,随即双手一捧,将狄修斯的脑袋拿开,下床,再把餐盘放到他腿上,随后便转身跑出去,只留下一连串急匆匆的话。

    “我有点事找神官,你自己先吃!”

    狄修斯讶异地看看腿上的餐盘,再抬眼看着门口,一脸错愕的表情。

    “她不喜欢我跟儿子太亲近吗?”

    安亚找到那两兄弟时,他们才刚喝过几杯而已。

    “喂!你们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喝酒,那个妖女追来了啦!”

    兄弟两同时一愕。“什么妖女?”两人异口同声地问。

    “哦,拜托!”安亚受不了地猛拍额头。“还有哪个妖女?沙达王妃呀!她已经在西方大陆南边的港口上岸了啦!”

    仿佛事先说好了似的,兄弟两又同时变色。“怎么这么快?”两人又是同声惊叫。

    真有默契!

    安亚耸耸肩。“因为狄修斯在圣地吐过血,只要有那血,就算我们躲到天涯海角,她也能立刻追踪到。”

    “完蛋了!”神官惶然地转眼看向大祭师,一脸“我没辙了,现在就看你的了”的表情。“现在怎么办?”

    大祭师就是大祭师,他只稍稍一思考,马上就想出应急对策了。“她们刚上岸?”

    “对。”

    “好,我们要马上移到人烟稀少的地方,免得被她利用人群。你请大自然精灵设法阻扰她们,尽量多给我们一点时间,嘉肯也会想办法拦住她们。”

    “那就往北边,”神官建议。“北边有一大片无人居住的大草原。”

    于是,他们才回到神官庄园第三天,又在黑武士特卫队的护卫下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四天后,他们在北方大草原上搭起了几座孤伶伶的帐篷陪伴着悠悠白云,然后等待着,等着对方不知会使出什么样卑鄙的招数……

    CCCCCC

    在西方大地南边的港口半日距离远处也有一片草原,位于两山之间,是邻近牧人的放牧地,平日都有许多牛啊羊的在那儿满足地啃食青草。

    但今天没有。

    不但没有半只牛、半只羊、半个人影,连小鸟、小兔子、地鼠、蝴蝶、蚱蜢也不见半只,因为今天这儿是属于沙达王妃的扎营地,任谁也不准靠近过来骚扰到王妃的玉驾!

    “明天天一亮就出发!”

    “是,王妃!”

    说是这么说啦!可翌日一大早醒来,大家却发现他们不但出发不了,甚至还动弹不得。

    “其他人呢?”沙达王妃冷冷地环顾四周,除了主帐篷周围三座帐篷之外,其他一百多座帐篷全都不见了。“全死了吗?”

    “不知道,他们……”班纳无奈地指向四周浓密得没有半丝空隙的丛林,而这些高耸入天、遮云蔽日、团团围住他们的树林是昨晚根本不存在的。“都在那里面。”

    “包括残罗王?”

    “是。”

    “那还不赶快去找!”

    “我是想,王妃,可是……”班纳苦笑着用行动来做解释,他拔出刀来用力一挥,立刻便有四、五株大树倒了下来,然而,只不过一瞬间,后面那七、八株大树仿彿活生生似的立刻向前移动递补上空缺,而且更严密、更紧凑,教人看了心里直长毛。“就是这样。”

    “木神吗?倒满厉害的,不过……”沙达王妃冷笑。“还难不倒我!”语毕,她即退后一步,抬手一挥。“放火烧!”

    “那我们也逃不了呀!”一旁的沙达王忙提醒她,不要害人反害己。

    “放心,我会设下结界保护剩下的人。”

    “可是……”班纳迟疑地朝丛林看过去。“里面还有很多我们的人呀!”

    不耐烦地瞟一眼,“不管他们!”沙达王妃毫不在乎地签下那一千多人的死亡令。

    “但……”

    见他还有话说,沙达王妃瞬即沉下脸,双眸倏忽射出两道冷峻凌厉的光芒。

    “你不想出去了吗?”

    班纳窒了窒。“我……我想,不过……”

    “那就烧!”话落,沙达王妃旋即转身回到帐篷里,

    沙达王和班纳面面相觑片刻后,也叹了口气转身进同一座帐篷里去了,而班纳则又怔愣半晌后,才慢吞吞地吩咐部下点起了几支火把,然后再犹豫半天,终于狠下心来把手中的火把一支支地投向四面八方的丛林里。

    被保护在结界内的班纳和沙达王苦涩地望着那一片火光冲天,仿佛可以听见阵阵凄厉的哀嚎声自其中传出来,好似求救,又像愤怒的抗议,更有如怨恨的诅咒。

    下一回,是不是会……

    轮到他们?

    JJJJJJ

    “艾诺特失败了,但他除去了那个女人大部分的部下。”安亚转达木之精灵的消息。

    “那么,那女人身边就没有多少人啰?”神官计算着。

    “没错,但是那女人竟然一点事都没有呢!”安亚似乎有点惊讶。

    大祭师点点头。“下-关是谁?”

    “不是莫桑伦就是洛司,我想嘉肯应该是最后一关吧!”神官扳着指头数着。

    “错!”安亚马上否决了。“最后一关是我。”

    大祭师和神官对视一眼。“不,是我们没错,如果我们应付不了的话,我会通知西麦及时带你们离开。”

    “为什么?”安亚的声音立刻提高了。

    好像在提醒她似的,大祭师往她小腹上瞄了一下。“你现在的身体不适宜太勉强。”

    “勉强什么?”安亚大声反驳。“我是请大自然精灵帮忙,又不是要我跳舞给你看,勉强什么?”

    “但你要是不小心受到一点伤害的话……”

    “就跟你说我不会怎么样,我是请大自然精灵帮忙,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安亚扯着嗓门叫得更大声了。

    大祭师却依然无动于衷地保持他一贯的冷静语气。“你现在还是小心一点好。”

    差点昏倒!

    “你这个阴险的……”

    安亚正想破口大骂,不意后面床铺却突然插进来两句不甘寂寞的话。

    “你们不要吵,最后一关还是由我来好了!”

    正是她在等待的!

    不假思索地,安亚立刻反手指住了狄修斯。“对,还有狄修斯在呀!这样你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他?”大祭师又与神官互视一眼,再同时翻个白眼,并嗤之以鼻地说:“他现在连站都站不稳了,有什么用处?”

    “他会拚命保护我的!”仍是头也不回,安亚很有信心地说。“对吧!狄修斯?”

    狄修斯自然是死命点头,神官则表示轻蔑地哈了一声,而大祭师却狐疑地盯上了安亚。

    “为什么?”他右眉微挑。“你不是一直拒绝让他冒任何险的吗?为什么现在却反而主动要他站出去面对危险,而且是在他身体还这么虚弱的时候?”他就知道有问题,以往她守护狄修斯就好像一个溺爱儿子的母亲在保护儿子一样那么谨慎小心,连一丝丝危险都不让他碰上,怎么现在突然变卦了呢?

    心腔子口紧缩了下,安亚表面上却仍是神情自若。

    “很简单,因为我有把握绝对不会轮到他上场!”

    “是吗?”大祭师半信半疑地打量她半天,最后再瞄狄修斯一眼。“总而言之,你们两个都不需要冒险,如果情况不对立刻离开,就这么决定了!”

    安亚原本还待再坚持下去,但转眼一想,又改变主意了。

    她还是稍微忍耐一点比较妥当,别太操之过急而露出马脚了,否则以大祭师那般精明狡猾的脑袋,很快就会察觉到她的企图,届时她就很难躲得过他的追问了。反正机会还多得很,就慢慢来吧!

    不过,看大祭师的眼神,他的疑心似乎已经加深了,她非得更小心不可了!

    JJJJJJ

    冶炼师听起来似乎是个相当粗俗又肮脏的工作,但事实上,它却是一个比任何工作都需要更多的耐心、更多的耐力,以及精湛的巧手与细腻心思的工作,无论是锅碗瓢锄,或者是盔甲刀剑,只有用心去做,方能做出精致坚固又耐久耐用的工具。

    火神是冶炼之神,所以莫桑伦天生就有过于人的冶炼知识,他知道要选择什么样的材质、什么样的比例、什么样的温度、什么样的程序才能铸造出最好的各式铁器,也知道要加入人骨与铁炭一块烧,炼以取得必要成分的决窍,特别是在火神觉醒之后,他还能引出令人无法置信的高温来冶炼铁材,铸造出无与伦比的好刀剑。

    这也是为什么火族的战斗力虽不高,其他族却不敢小觑他们的缘故,因为最好的刀剑铁器都是从火族制造出来的。

    此刻,火神莫桑伦又在牵引超高温了,但是他并没有打算铸炼什么铁器,似乎也不太可能伤到任何人,因为冶炼之神所引出的大火或高温,都只能炼铁而不会伤害到人,不过,若是经过高温烧热炽红的铁块的话可就另当别论了。

    而沙达王妃则与她的人马正在攀越一座矿山,一座在火族领地随处可见的矿山。

    矿山与其他山脉不同的是,山上几乎找不到半株树木,也没有白岩,只有一小簇一小簇的灌木丛、铁红色的岩石,以及棕红色的土壤。红色的上壤上长着紫红色的针叶灌木丛,除非看惯了,否则一眼瞧上去实在令人非常不舒服,好像随时都可能燃烧起来一样。所以,除了火族人之外,其他人经过这种矿山时,大都会选择绕道而行。

    但是沙达王妃没有,因为她在赶时间,她要赶着去除掉风魔。

    这会儿她们已经在山顶上,正稍作休歇,打算待会儿一口气赶下山。包括沙达王妃在内共十二个人散坐各处,个个拿起水囊来拚命灌。也许是错觉,也许不是,但打从她们开始上山,气温就似乎越来越闷热了,而且一点儿风都没有,马儿也异常不安,或许是地上没有草让它们吃的缘故吧!

    “我觉得不太对劲!”沙达王惊觉地环伺四周。

    “我也这么觉得。”班纳同样忐忑不安地附议。

    “好吧!”沙达王妃放下水囊。“那我们赶到山下之后再休息吧!”事实上,她也是一坐下来就觉得不对劲了。

    太热了!

    不料,她话才刚说完,那十几匹马儿便在数声惊恐的悲嘶之后,放开四蹄先行落跑了。

    “欸?它们怎么跑了?”士兵们正待去追,却被沙达王妃阻止了。

    “等等!”

    沙达王妃黛眉深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一会儿后便和莎里耶互视一眼,而后不约而同地往脚底下望去,其他人自然也跟着朝下看……

    “天哪!地上在冒烟!”士兵们惊叫着猛跳脚。

    没错,地上正在冒烟,就好像温泉附近的岩石缝,总是会冒出一缕缕的地下热气,但这里的热气却完全闻不出半点硫磺味,只有不断升高的温度。

    沙达王看起来比较镇定,但还是禁不住抹过一丝慌张。“怎么一回事?”

    沙达王妃两眼一眯。“不出我所料,火神在炼铁。”

    “火神在炼铁?”沙达王一脸莫名其妙。“他炼铁干我们屁事!”

    沙达王妃不耐烦地指指地下。“这是一座矿山,对火神而言就是一大块铁了,这样你该懂了吧?”

    “你是说……”沙达王瞪着越来越红热,烟也越冒越多的红土。“他……他在炼这座铁矿山?”

    “对,顺便也把我们给炼进去!”

    倒抽了口冷气,“那你还不快想办法!”沙达王气急败坏地叫道。“就算我们现在开始冲下山也来不及了呀!”

    “办法?”沙达王妃阴森森的目光悄然往士兵们那边瞟过去,那些士兵们正徒劳地将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垫在脚底下,下一刻,他们可能就会抢着跳到寥寥无几的数块岩石上了。“只要给我九个生人的血,我就有办法。”她压细嗓门说。

    “九个生人的血?”沙达王和班纳闻言瞬即色变,却又不约而同往士兵那儿看去。

    八个!

    两人立刻回眸互视,只一眼,班纳转身就待逃命,可沙达王手一伸就拎住了他的后衣领。

    “你想干什么?”

    “不,不,不要找我,我这么忠心,不应该牺牲我的呀!”班纳大叫着。“我还不想死啊!”

    沙达王冷冷一笑,却没有说话,因为沙达王妃已经挡在班纳面前了。

    “班纳……”她的声音异常低柔,眼神柔媚如丝。“你不爱我了吗?”

    额上开始渗出汗滴,“我……我……”班纳挣扎着。“我……我爱你,王妃。”

    “真的吗?”纤纤玉指诱惑般地描绘着班纳的唇办。

    “……”班纳困难地咽了口唾沫。“真……真的。”

    “那么……”目光更温柔了,宛若款款深情的少女。“你不愿意为我付出你的生命吗?”

    “我……我……我……愿……意……”

    WWWWWW

    “莫桑伦也失败了,”安亚又在转达消息了,这一回是山之精灵传递过来的。“不过,他们只剩下三个人了。”

    “那么下个该轮到洛司了?”神官猜测。

    “他会怎么做呢?”狄修斯好奇地问。

    “金神是保护之神,”大祭师沉吟。“所以,他应该会……”

    XXXXXX

    沙达王妃突然停下脚步。

    “怎……怎么了?”沙达王忙问。这回轮到他了吗?

    可恨他想走也走不了,不知为何,即使他半夜偷溜了,到了清晨还是会自动回到沙达王妃身边,就好像有一条无形的系索紧紧地锁住他,让他无论如何也逃不掉。

    天哪!这个女人越来越可怕了,可是为什么他就是逃不开呢?

    沙达王妃往右看去。“有结界。”

    莎里耶则往左瞧。“很大、很强。”

    实在不想问,却又不能不问。“有……有办法打破吗?”

    沙达王妃与莎里耶对视一眼。“这就要靠我们两个了。”

    “是吗?”沙达王依旧战战兢兢地。“不……不需要我?”

    “你没用。”

    闻言,沙达王一颗紧绷的心立刻松懈下来。这是头一回,有人说他没用他居然会感到这么高兴、这么庆幸。

    他逃过这一劫了!

    CCCCCC

    “好厉害喔!洛司的结界困住他们四天了耶!”安亚赞叹道。

    “因为他是保护之神呀!”

    “说的也是,何况我也请大自然精灵尽量帮帮洛司的忙,这应该能多拖点时间的。可是……”安亚似乎有点不解。“既然他的结界这么厉害,当初在图哈城时,为什么不叫他张开结界来保护图哈城呢?”

    大祭师用“你真无知”的眼神瞄了她一下。“他的结界是很厉害,但还是有界线的,他可无法把整个东方大地都设定在他的保护结界之内,而当时如果我们只是保护我们自己,那些活死人就会四处散开,到时候……你应该想像得到吧?所以,我们不但必须保护图哈城,更要挡住那些活死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对喔!”安亚恍然大悟。“若是让那些活死人敞开去,大概不用一天,东方大地就变成死人大地了!”

    “哼!活死人有什么了不起,”狄修斯却在一旁嗤之以鼻地低低咕哝。“我还不是三两下就解决了!”

    大家眼一翻,全都装作没听到。

    “像那些发狂的鲸鱼不也都是靠我。”

    大家更用力的装作没听到。

    “所以说,最后一关还是要看我。”

    大家死命的装作没听到。

    “到时候大家都要乖乖听我的命令,我会……咦咦咦?你们干嘛全都跑了?”

    JJJJJJ

    一抹冷沁的光芒悄悄划破夜的黑纱,在朝露上映出七彩的萤光,初夏,清晨的风依然有点寒,但今儿个的风却不太一样,不但一点也不冷,甚至还有点暖和,而且还有一股温馨宁逸之气袭人心脾,令人周身舒畅,懒洋洋得不太愿意动,想就这样再睡下去也不错。

    那就再睡下去吧!

    ……再睡下去?!

    沙达王妃蓦然睁眼,同时警觉地起身环顾四周,随即面色一凛,继而匆匆忙忙地张起保护结界来,再开始一手用力推拉沙达王,一手死命扯着莎里耶,并低吼着。

    “起来!快起来!这风不对,我们得赶快避开呀!”

    “再让我睡一会儿就好了!”沙达王咕咕哝哝地转过身去。

    “今天就让我们休息一天吧!”莎里耶同样也呢哺不清地背过身去,甚至还蒙头盖上了毯子。

    “你们……”沙达王妃既愤怒又焦急地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简直就快气疯了。“你们想睡死在这边吗?这是风神的风啊!我挡不住多久的呀!”

    没错,这就是风神的风最可怕的地方,它不但温暖和煦得令人难以察觉,而且再强大的结界都挡不住它的渗透力,即使一开始挡得住,然而时间-久,它还是会莫名其妙的给你吹进来,吹得你晕晕然、陶陶然,最后还是不能不臣眼于它的威力之下。

    它要你睡觉你就睡觉,它要你沉醉于浪漫的气氛你就会乖乖的沉醉于浪漫的气氛,它要你与敌人握手言欢你就与敌人握手言欢,几乎是无所不能的,可是它也有一个很大的缺点。

    它的威力范围不大。

    它并不像风魔的风那般剽悍勇猛,可以到处飞到处卷,甚至一举涵盖所有目标,风神的风只能认定一个目标进行柔性攻击,如果勉强涵盖超过范围的话,它就会失去威力,而成为一股很普通、很没力的和风,顶多让人觉得特别心旷神怡、胸怀舒坦而已。

    不过,这次它攻击的对象只有单一的一组人,即使沙达王妃及时张起结界,最终也挡不住它的渗入侵袭,所以沙达王妃也不能不紧张、不担心了。倘若她也呜呼哀哉阵亡的话,这场游戏可就没得再玩下去了。

    “醒一醒啊!你们这两个笨蛋,还不赶快给我醒过来呀!”

    JJJJJJ

    北方大草原虽然是西方大地最辽阔的一块大草原,但并非一望无际都是绿茵遍野,它依然有崇山峻岭和湖泊河流,而且因为无人居住,所以仍旧保持着它的原始风貌以及丰饶的资源。之所以无人居住,只不过是因为这儿是风族偏北方的领地,冬天会下漫天大雪,而风族已有足够的居住环境了,不需要他们跑到这边来尝尝连下三个月的大雪到底是什么滋味。

    不过也多亏如此,在紧急时刻,安亚他们才有地方去,而且,现在不过才夏天而已,离冬天还远得很,他们也不必担心要顶着雪花睡觉,跟寒冷作战了。

    这是一座相当奇异的湖泊,一眼看去湖水仿彿是绿色的,但实际上它仍是一般的湖水。此刻,安亚和狄修斯两人席地在湖畔笑不可支,远远的引来好奇的小鹿三、两只,还有以为他们疯了,而赶紧跑过来探视的大祭师和神官。

    “你们怎么了?脑筋哪根螺丝松了吗?”

    “那个……那个女人……”安亚笑得几乎讲不出话来。“风……风之精灵刚……刚刚告诉我,那……那个女人她们三个正……正在……在……天哪!嘉肯好缺德喔!”

    神官却还不懂,“在干什么?”没有女人经验的他愣愣地问。

    大祭师冷冷地瞟他一眼。“白痴!”

    “呃?”

    “男人和女人在一起还能干嘛?”

    神官又呆了一下,随即满脸通红。“哦!那个喔……咳咳,嘉肯的确是太……咳咳!太缺德了。”嘴里虽这么说,可是他眉梢眼角却挂满了笑意。

    “嘉肯真的……真的把他们给整惨了!”安亚还在笑。“这十多天来,他们不是莫名其妙的睡一整天,就是迷迷糊糊地往回走一天,一下子跑去跟人家一起种菜,一下子又躲起来一起玩三人床上游戏,没事就唱起荒腔走板的山歌来,还跳脱衣舞,天哪!那女人一定快气疯了,好可惜我们没能亲眼目睹她发飙的场面!”

    神官别过头去窃笑了会儿,转回头来又是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这样,或许能够让她们放弃也说不定。”

    “干脆让她们自相残杀不更快?”这是狄修靳的提议。

    “那是不可能的事,”神官立刻摇头否决了。“风神的风只会让敌人握手言欢,不能让人自相残杀。”

    “那就让她们睡个够,然后乘机杀了她们!”

    “那也不可能,”神官还是摇头。“风神的风唯一的克星就是杀气,只要一有杀气接近她们,她们便会立刻清醒过来。”

    “那……那……”狄修斯那了半天,终于还是耸耸肩同意神官的说法了。“那就让她们放弃吧!”

    从头到尾一丝笑意也没有的大祭师这时才冷冷一哼。

    “对,他们的确会放弃,放弃直接来找我们,然后……”

    听他的语气很不对,脸色更不对,神官不禁有点忐忑。“然后如何?”

    “然后改变策略,决定使用奸诈的手段来迫使我们不得不主动去面对他们,”大祭师突地咧开嘴露出一个一点笑意都没有的笑容。“到时候大家就可以一起笑个够了!”语毕,他即傲然的转身离去了。

    神官呆住了,安亚则狐疑地望着大祭师背影片刻,再转回来看看一脸不解的狄修斯,而后斜睨向神官。

    “我说神官大人,如果我搞错了请告诉我,大祭师是不是对狄修斯有偏见,否则他为什么特地盯着狄修斯说那种话呢?”

    “这个……”神官不安地望着狄修斯踌躇了会儿。“是……是嘉肯传过话来,说和她们一起种菜的风族族人曾经套过她们的话,她们说,这次最主要的目的并不是要得到你的血,而是……”他迟疑地又瞄了狄修斯一眼。“除去风魔。”

    正常来讲,安亚应该要愤慨地大骂一顿才对,但此刻的安亚却只是垂眸不发一语。

    “咦?”狄修斯则惊讶地指着自己的鼻子。“我?”

    探索似的眼神悄然觑着安亚,“安亚,你真的没有瞒着我们什么吗?”神官试探地问。

    安亚双眸倏扬,并轻蔑地哼了一声。“又来了,早跟你们说过什么也没瞒着你们,我知道的都说了,你们到底还要我怎么样嘛?”

    神宫与狄修斯悄然对视一眼。“那为什么那个女人非除去狄修斯不可?”

    “我哪知道啊?我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虫!”安亚说着突然起身,同时若无其事地看看天色,“啊!快中午了,我得去准备午餐了。”话落,她回身就待离去。

    “安亚!”

    迈出去的脚步停住了,“干嘛?”但安亚并没有回头。

    “你要知道,那女人的目的若是狄修斯的话,她使用的手段一定更歹毒,即使我们避到这种杳无人烟的地方来,还是有可能会连累到其他人,而且数目一定很大,因为他是西方大地的统治者。所以,安亚,”神官语重心长地说。“如果你知道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请你务必要说出来,让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否则狄修斯要是真连累到其他人的话,他的罪过可不会太轻喔!”

    听你在鬼扯!

    安亚不做任何回答,再次迈步往前走。

    什么罪过不罪过,她是绝对不会担心那种事的!即便是有,所有的罪过她一肩承担,这样可以了吧?

    从她决定隐瞒那件事开始,她早就有这种觉悟了!

    WWWWWW

    沙达王妃果然退回去了。

    她狼狈地退回海上,搭着来时乘坐的那艘大船不知去向了。

    之后日子一天天过去,空气越来越闷热,太阳一日比一日烧得更赤红,当他们终于忍受不住艳阳的酷热而迁移到凉爽的茂林间时,他们明白盛夏季节正式来临了;而狄修斯也在这时候终于不再受到安亚的紧迫盯人,又恢复自由走动的“权利”了。

    然后,在这片原始的大草原上来了一位客人,一位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客人。

    “白巫女!”安亚惊喜地握住对方的手又摇又晃的。“好意外喔!你怎么会来这里?有事来找我帮忙的吗?”

    “我叫塔莉,”白巫女微笑着。“你叫我塔莉就好了。”

    “好啊!塔莉。”安亚很高兴地嘻开笑脸。“哦!对了,那是神官,你应该还记得吧?还有那个是东方大地的大祭师,至于狄修斯你也应该……咦?狄修斯呢?他又跑到哪里去了?”

    “好像是去抓兔子了吧!”神官指指绿湖的方向。

    “他又在发疯了,这么热的天气他居然跑去抓兔子!”安亚受不了地叹着气说。

    “没关系,晚一点再见也无妨。”白巫女--塔莉说着,朝神官和大祭师瞟去一眼。“事实上,我是特地来找你的,我有点事想跟你说。”

    “有事要跟我说啊?”安亚马上想到塔莉必定是来找她帮忙的。“好啊!来,我们到那边说。”

    片刻后,她们来到树林间一片充当餐室的空地,并在两个权充椅子的矮石上坐下。

    “来,说吧!你要我帮什么忙呢?”

    以奇异的眼神凝视着安亚,塔莉的笑容徐徐消失了,好半晌之后,她才低柔地说:“我前些日子作了一个梦……”

    安亚愣了愣。

    作梦?

    她作梦关她什么事?难不成是预知梦?塔莉预知到北方大地有什么灾难了吗?

    “……是精灵王……”

    安亚愀然色变。

    “……他要我来劝你,不要连累其他人,让风魔做他该做的事吧!”

    安亚突然跳起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大声说道,并走开两步背对着塔莉。“我也不知道狄修斯该做什么事,你说的话我一个字也不懂!”

    塔莉悄悄起身来在安亚背后,“安亚,你懂的,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她轻触安亚的手臂。“你知道这一代黑发神女的责任是什么,也知道风魔出现在现世的原因,即使你再怎么否认,那依然是事实呀!”

    “我还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安亚踏前一步避开塔莉的碰触。“如果精灵王真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他可以直接来对我说啊!为什么要透过你?我看你只是很单纯的作了一场梦而已,你要是当真的话就太可笑了!”

    “但是,你不肯听他说呀!”塔莉无奈道。“每次他一提到这件事,你就立刻切断和精灵王的联系,所以他根本没办法跟你沟通,只好透过我来劝你了。”

    安亚默然无语。

    “安亚,别忘了你是背负重任的神女啊!”塔莉提醒她。

    安亚仿佛没听到似的毫无反应。

    “安亚,你没有权利阻止风魔做他该做的事。”

    安亚依旧不开口。

    “如果在巫马王长大之前基纳魔神就出来了,难道你真的忍心眼睁睁看着这个世界落入基纳魔神的魔掌中吗?”

    安亚还是不说话。

    “安亚,即使有你,有巫马王,也不过是再一次把基纳魔神封镇起来而已,将来……”

    “不必再说了!”安亚终于出声了。“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改变主意的!”

    塔莉蹙眉凝睇她半晌,而后悲悯地摇摇头。“你会受到惩罚的,安亚,精灵王应该告诉过你,神女如果不能履行她的职责而造成大灾难的话,将会有很大的惩罚的!”

    下巴一昂,“我知道,”安亚无所谓地耸耸肩。“我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塔莉不禁感到相当无措,怔愣半晌后,终于咬牙下定决心似的说:“安亚,精灵王还要我告诉你,如果你不能履行黑发神女的职责的话,他就必须收回他赋予你的神女身分,如此一来,风王马上就会死了,这样也没关系吗?”

    始终以背相对的安亚这才回过身来,可是她脸上却挂着轻松的笑容,“好啊!那就让他死吧!”她满不在乎地说。“他早该死了,不是吗?”

    见她竟然表现得如此淡漠,甚至无情,塔莉不由得惊愕万分。“你怎么……我不懂,安亚,我实在不能理解,你不是因为不想让风王去冒险,所以才不愿意履行神女的责任吗?你甚至把自己的生命分一半给他,为什么现在却能如此毫不在意的说风王早该死了?”

    瞬间,安亚看起来比塔莉更惊讶了,她诧异地瞪着塔莉,好像塔莉说了什么令人吃惊到无法接受的话。

    片刻后,她才收回吃惊的表情,并换上另一副轻蔑不齿之色,并仰首向天,“你好卑鄙,精灵王,你根本没有全部告诉她,对不对?”她怒吼。“你只告诉她一部分,然后就叫她来对我说这种话,你真的太下流了,精灵王!”紧接着,她森冷地望住塔莉。“你什么都不知道,塔莉,所以不要对我说这种话,你没有资格!”

    “咦?”因为安亚轻蔑的眼神和愤怒的语气,塔莉感到迷惘了。“我……我不懂……”

    “不懂就不要随便下定论!还有,告诉你一件事,塔莉,精灵王绝对不会让狄修斯死的,因为……”安亚冷笑着又朝天上瞥去嘲讽的两眼。“他现在还不能死,对吧,精灵王?事实上,死神根本不会来找他,从他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永远也不会列名在死神的名单上,对吧?精灵王,对吧?”

    “可是……既然他不会死,你又担心什么呢?”塔莉似乎更困惑了。

    “我担心什么?”安亚似乎觉得这是个破天荒最好笑的笑话似的突然大笑了起来。“我担心什么?天哪,我当然是担心他不会死啊!”

    “担心他……”塔莉真的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不会死?!”

    “没错,我担心他不会死,担心得要死!”安亚斩钉截铁地说。

    塔莉简直是傻眼了。“我还是……不懂……”

    “不懂?你当然不懂,你怎么会懂呢?”安亚泛出苦涩的微笑。“老实说,我现在真的好后悔,后悔当初为什么要把生命分一半给狄修斯让他再活回来,我真的好后悔,后悔得恨不得他现在就死掉!我甚至想过要自杀,这样他就会跟着我一起死,但是,该死的精灵王不让我死,他说我不能死,风魔更不能死,所以我只好想办法要让他死,却又不能让大祭师和神官知道,可是……”她冷冷地瞥着塔莉,“现在已经不必担心那个了,因为你一定会告诉他们,对不对?”

    塔莉错愕地盯视她片刻,然后漫不经心地摇了一下脑袋,似乎仍然不能了解安亚到底再想些什么,因此,她还在努力想搞清楚当中。“不,我不会说的,精灵王说过,除非你愿意,否则这件事我不能随意说出去。”

    “真的?”安亚感到有点意外。“唔……想一想也是,事实上,这件事精灵王也只能告诉我一个人,因为这是黑发神女的任务,但是他却告诉你了,这已经是违反规则了,难怪他只告诉你一半。”

    “那另一半呢?”塔莉忙问。

    “另一半?”唇边刻画着嘲讽的线条,安亚斜睨着塔莉。“你要我告诉你?”

    塔莉拚命点头,安亚却冷笑着摇摇头。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告诉你又有什么用?我知道,告诉任何人都一样,你们每一个人都会要求我牺牲狄修斯,既然已经知道结果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不过,我倒是可以告诉你,我愿意赌上我所有的一切,也绝不会让你们任何人拿狄修斯做牺牲品!”语毕,她掉头就走。

    塔莉呆呆地伫立在原处好半天后,才无奈地叹了口气,垂头丧气地随在安亚之后离去了。

    在她经过那棵枝蚜最浓密的大树下时,忽地,一片树叶缓缓飘落下来,如果塔莉往上看,就可以瞧见在幽密的绿荫深处里,狄修斯高高在上的半躺在横亘的小树干,并若有所思地咬着一根草梗。

    但是,心不在焉的塔莉并没有往上看,所以没有人知道狄修斯把这一切都听进耳里了。

    安亚果然有事瞒着他,而且听起来挺严重的。其中他听得最清楚的是安亚最后那段话,如果他没有会错意的话,这应该是表示,即使她是那么希望他赶快死,那也是为他好,不过,这样解释起来真的相当怪异。

    究竟是什么事呢?

(快捷键:←)上一章  黑魔王传说Part4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