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灵言情小说-黑魔王传说Part4-第四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类似欧洲中古世纪,架空 >> 灵异神怪 >> 黑魔王传说Part4作者:古灵 | 收藏本站
黑魔王传说Part4 第四章 作者:古灵
    “老船长,你又带奴隶来给我了吗?”不待船长答话,直眼盯住狄修斯和嘉肯的金发女战士就指住了她中意的人选。“很好,那我就要他们两个做我的私人禁脔!”

    哎呀,竟然敢抢她的男人!

    船长来不及出声,安亚便双手叉腰,怒火熊熊地挡在狄修斯面前,“不行,这个男人是我的,那个给你吧!”她瞄了一眼嘉肯,好像扔垃圾一样的把嘉肯给送出去了。

    欸?嘉肯不敢置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子呆住了。要把他“送”给那个跟他一样高的男人婆?!

    没有错啦!他的确是这群男人当中最好看的一个,但是……有没有搞错啊!他已经名草有主了耶!

    好嘛,好嘛!他会乖乖“嫁”到北方大地去就是了,总好过在这儿当女人的奴隶吧?

    但金发女战士却皱眉望定了狄修斯。这个男人虽然看起来很瘦,而且身体好像有什么毛病似的,不过,依据她的动物直觉,这个男人的“品质”才是这些男人之中最好的……不,是她见过的所有男人之中最好的一个!

    “我拿三个奴隶跟你换!”

    啼笑皆非地愣了一下,安亚随即拚命摇头。“不换!”

    “十个!”

    “不换!不换!”

    “二十个!”

    “不换!不换!不换!多少都不换!”

    “好,我拿所有的奴隶跟你换他一个!”

    喂喂!现在是买卖时间吗?

    “你很啰唆喔!”安亚火大的叫道。“就跟你说不换了,你还要怎么样?”

    金发女战士双眼一眯。“无论如何都不换?”

    “不换!”安亚斩钉截铁地大叫。“就算你拿全世界来跟我换,我都不换!”

    “好!”金发女战士两眼一寒。“那我们决斗!”

    “欸?!”安亚呆住了。“决……决斗?”

    “没错,两个女人起争执时,决斗是最后手段。来,”金发女战士唰一声抽出蛮刀。“开始吧!”

    谁跟你起争执呀!

    “我们不是在争执,我只是不答应你交换奴隶而已!”安亚耐心的解释。

    “可是我一定要他!”

    “死也不给!”

    “我非要不可!”

    “下辈子吧!”

    “这不是争执是什么?”金发女战士说,同时双手张开,双膝略弯摆好战斗的姿态。“来,决斗吧!”

    哇靠!她不是说真的吧?

    “真的……”抬高脸仰望着那个即使双膝略弯,还是至少高她一个头以上,身材也有她两倍健美的男人婆,安亚不禁傻眼。“真的要决斗?”

    “真的,来,”金发女战士握紧蛮刀。“快点,你要是想保有你的奴隶,就得跟我决斗!”

    回眸瞄一眼她的“奴隶”,安亚猛一咬牙,“好,决斗就决斗!”说着,她的手随即向嘉肯伸过去。“嘉肯,把你的刀借我用一下!”

    “啥米?!”嘉肯吓得连退两大步。“开玩笑,你会被她斩成肉酱的!”

    “胡说,我才不……”

    就在这时,狄修斯突然按下安亚伸向嘉肯的手,并向前一步,“女人,”他神情冷漠地面对着金发女战士。“那么,如果是男人不想做你的奴隶呢?”

    “一样,”金发女战士毫不犹豫地说。“决斗,只要男人能胜过女萝族第一战士,也就是我,即可得回他的自由。”

    冷冷一哂,“你是说……”狄修斯倏地欺身上前一把掐住金发女战士的颈子,并把她整个人轻若无物似的提了起来。“像这样吗?”

    当狄修斯一正面对上她时,她心中就有所警觉了。

    这是个难缠的敌人!

    可是,即使在她万分的戒备下,狄修斯却依然在眨眼间就制服了她,而且全然没有运用到任何花俏的小手段。

    在满心震惊之下,金发女战士左手本能的抓住他的手使力欲掰开,不料却连根小指头也掰他不动,只得右手一挥,蛮刀呼一声砍向狄修斯的脖子,想迫使他不得不放开手。没想到狄修斯仅左手随便一撩,轻轻松松就把那把蛮刀给抓到他手中,并弃置于沙地上。

    “现在,我自由了吗?”

    只不过眨眼间的转变,狄修斯这边的人理所当然的悠哉悠哉,而女萝族战士那边可就个个瞠目结舌,一时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怎么可能?她们战无不胜的的第一战士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输了?

    而且对手还是个男人!

    她们简直不敢相信,但事实偏偏就摆在眼前;更糟糕的是,即使狄修斯想杀了金发女战士,她们也不能插手两入之间的决斗,这是女萝族决斗的法则,也是有关决斗的荣誉问题。

    “如何,我自由了吗?”狄修斯又问。

    但固执的金发女战士还是不肯轻易放弃,她两只手使尽全身的力道想抓开狄修斯的右手,然而,他那只看起来瘦巴巴的手臂却仿彿钢铁一般强悍有力,五根手指头就好像铁铐一样紧紧锁住了她的脖子,根本撼动不了半分,情急之下,她只好一脚踢向他的要害重地。

    狄修斯目光一冷,一拳抢先捶进她的肚子,痛得她冷汗直冒,呛咳得差点窒息了。

    “我还没有儿子呢!你想让我绝后吗?”

    还有最后一招。

    金发女战士倏地抬高脚,再拔出靴统里的匕首,电光石火般地刺向狄修斯的心口,这大概就是野兽临死之前的反击,安亚见状,不由得失声大叫。

    “不要!”千万不要再来一次了!

    她的叫声是如此凄厉,凄厉得狄修斯不禁皱了眉,同时,他的左手也及时抓住了金发女战士的手腕用力一捏,匕首无声落地,再一拳击中她的右脸颊,金发女战士白眼一翻就昏了过去,最后,他回身使力一甩,扑通一声,金发女战士便到海里找鲨鱼决斗去了。

    下一刻,安亚已然扑进他怀里惊慌失措地拚命摸索着他的胸口。“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一听到她的凄惨叫声,狄修斯就知道她想到什么了。果然,抬起她的下巴一看,她早已泪盈于睫了。

    “不要这样,安亚,我怎么会有事呢?”他怜惜地拥她入怀。“别再去想到那件事了,安亚,我保证不会再有那种事发生了好不好?”

    “这种事如何保证得了呢?”安亚悄声哽咽着。

    “要不……”狄修斯忽地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我现在就把大祭师和神官那两个家伙给宰了,这样你就可以放心了吧?”

    转眼一瞧大祭师和神官两人不约而同脸色大变,安亚不禁破涕失笑。“他们会先被你吓死!”

    “那不正好?”

    抹去泪水,安亚仰眸瞅住狄修斯。“答应我,无论任何时候,你都要非常非常小心喔!”

    狄修斯微微一笑。“我答应你。”

    安亚欲待再说什么,可这时,女萝族战士已经把掉进海里的金发女战士捡回来了,就站在他们前面,全身湿淋淋的。右颊红肿的金发女战士看看安亚,再瞧瞧狄修斯,眼神怪异。

    “你真的是她的奴隶?”她以不相信的语气问。

    狄修斯愉快地点点头。“没错。”

    金发女战士双眉微挑。“因为她打败了你?”

    狄修斯嘿嘿一笑,暧昧的眼神马上往安亚那边瞄过去。“也没错。”在床上。

    不晓得为什么,安亚就是懂得他那一眼的意思,再见到金发女战士因而叹服地注视着她,不禁赧红了睑。

    “好吧!”金发女战士惋惜地再看狄修斯一眼,随即转向嘉肯。“那我就要他吧!”

    “欸?!”嘉肯愕然瞠目。“我?”

    “对,跟我走吧!不过你放心,你是我的禁脔,所以只有我一个人会使用你而已。”

    只有她一个人会“使用”他?!

    开什么玩笑,他才不管只有她一个人,或者成千上百个人会“使用”他,她到底拿他当什么“东西”啊?

    “决斗!我要求决斗!”

    不自由,毋宁死!

    JJJJJJ

    在一处茂密的树林间,一栋栋离地半人高的木屋连成一片,没有街道、没有市巷,也没有商店摊贩,刚打猎回来的是女人,正在洗衣煮饭的是男人,老人负责照顾小孩,小孩负责捣蛋,这就是女萝族的部落。

    而木屋里的布置也相当简陋,没有桌、没有椅,大家都是席地而坐,床褥也是铺在地上,最复杂的家具大概就是那些大大小小装衣服等物品的箱子了。

    此刻,在族长的大屋里,众人围坐在地上,中间摆满了烹调简单,但式样丰富的菜肴,而坐在正对屋门主位的就是金发女战士,女萝族族长依丝丽。安亚则从头到尾都抱紧了狄修斯的手臂,因为她觉得依丝丽那双绿眼睛相当不怀好意,总是有意无意地往这边瞄过来。

    “老船长,”依丝丽望着船长。“既然你不是要把他们带来给我做奴隶,那你带他们来做什么?你应该知道这里的规矩吧?”

    “依丝丽族长,”船长抬手一指大祭师。“他们要进圣地。”

    “老船长,”依丝丽不悦地蹙眉了。“只有黑发神女才能进圣地,你应该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咦?”一片惊噫声骤起。“黑发神女才能进圣地?你又怎么知道黑发神女?”

    依丝丽奇怪地看着大家。“我当然知道黑发神女,因为我们这一部落就是黑发神女的旁系,也是当年黑发神女特意留在这儿看守圣地的。”

    “欸?!”

    “没有错,女萝族代代相传,只准留守此地不准离开,直到有另一位黑发神女找到这儿来之后,她自然会解放我们的束缚。”

    “束缚?”众人互相交换疑问的目光。“什么束缚?”

    依丝丽苦笑。“女萝族不得离开此地,一旦离开此地,便会在七天之内病死。当年我母亲就是不信邪而硬闯出海中天,结果出去第三天就病倒了,多亏老船长及时把她送回来,否则就没有我的存在了。”

    难怪船长没有成为她们的奴隶,不过,真没想到原来大家全都互有关联,难不成这就是天意?

    “可是真奇怪,”依丝丽又说了。“神女都已经来过那么多次了,为什么她都不设法解开我们的束缚呢?”

    众人闻言,不由得一怔。

    “你说什么?”大祭师脱口问。

    “我说神女已经来过……嗯……”依丝丽沉吟。“总有四次了吧!可是她却一直不肯解开我们的束缚,真不明白为什么?”

    大祭师与神官凝重地相颅一眼。“请问那位黑发神女长什么样子?”

    “很美很美,褐色长发、褐色眼睛,当时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不是黑发黑眼呢?可是,她说是因为长久以来黑发神女的血统里掺杂了其他血统的缘故,理由很奇怪,不过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依丝丽耸耸肩。“瞧,我不也变成金发绿眸了!”

    褐发褐眸?

    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大祭师又问:“那你又怎能确定她就是黑发神女呢?”

    “因为她一来就说她是黑发神女,而且,她要进只有黑发神女才能进入的圣地,这种事当然是只有黑发神女才知道的呀!”

    这是什么逻辑?简直令人哭笑不得,这女人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样本吗?

    她这么以为,然而事实却是,真正的黑发神女并不知道这件事,而假的黑发神女反而知道,所以,她要让假的神女进入圣地,却不让真的神女进入吗?

    大祭师忍不住拚命叹气。“依丝丽族长,黑发神女应该要有一样很明显的物证,不是吗?”

    “什么物证?”依丝丽困惑地反问。

    指着狄修斯从衣襟内拉出来的“黑日”,“那个。”大祭师叹道。

    依丝丽凝目一瞧,旋即错愕地脱口惊呼。“咦?‘黑日’?!你怎么会有‘黑日’?”

    手指头稍稍一挪指向安亚,“因为她才是黑发神女。”大祭师还在叹着气。

    “钦?她才是黑发神女?那……那……”依丝丽震惊的视线在安亚及狄修斯两人身上转来转去。“他就是神女选中的男人?”

    “没错,”安亚又抱住了狄修靳的手臂。“他是我的男人!”

    “太好了!”依丝丽欣喜若狂地欢呼。

    “呃?”

    “只要和神女的男人共度一夜,我明天就可以离开这岛上了!”

    “耶?!”安亚的脸色瞬间变绿了。“想都别想!你们就一辈子被禁锢在这岛上吧!”

    “嗄?”依丝丽顿时失望地垮下了脸。“不行吗?”

    “你问的这什么鬼话?”安亚怒道。“当然不行!”

    依丝丽一脸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那神女的男人的血也可以啦!只不过要七年之后才能离开这岛上就是了。”

    “他的血?!”安亚失声怪叫。“你们是吸血鬼吗?”

    “又不要很多,每个人只要一点点就够了呀!”

    跪起身来双臂一搂,安亚占有性地用整个人抱住了狄修斯,丰满的胸脯刚刚好就压在狄修斯的脸上,狄修斯乘机拚命闻嗅着安亚身上的香味,一脸陶醉的满足样。

    “我连一根寒毛也不给你们碰!”

    “这是神女的职责耶!”依丝丽大声抗议。

    “你去膜拜那个假的黑发神女吧!”安亚嗤之以鼻,

    “她是假的有什么用?”

    “那你又让她进圣地!”

    “我哪知道她是假的嘛!”

    “你是笨蛋吗?随便人家说一句你就信!”

    “我哪里知道会有人来骗我!”

    “所以我说你是笨蛋!”轻蔑的眼光瞥向男人婆,安亚语气嘲讽。

    “喂!我尊敬你是神女,请你说话客气一点好不好?”依丝丽也开始火大了。

    “那也麻烦你别把眼睛老往我男人身上瞄!”

    “可是我们需要他的血呀!”

    “你去吃番茄吧你!”

    “你这矮冬瓜,这么小气哪配做神女嘛!”

    “你这男人婆,你大气,你先弄一碗你的血来给我尝尝!”

    “一碗?!”依丝丽抽了口气。“我就说不用那么多的嘛!”

    “管你多还是少,我一滴也不给!”

    “好,那就让我和他睡一晚!”

    “你去睡你的奴隶吧!”

    “睡一晚是会怎样?又不会少你什么东西!”

    “怎么不会?会少一次XX(请自行想像)……”

    眼见两人越说越大声、越讲越难听、越吵越离谱,旁观的男人个个听得目瞪口呆,到最后还别过脸去不忍卒睹,只有狄修斯一个人闷在安亚的怀里笑个不停。

    天哪!这哪像神女和一族之长呀!真是丢人哪!

    大祭师终于听不下去了。“好了,两位,麻烦你们……”

    “你闭嘴!”两个女人转过头去同声一气地大叫。

    瞧那两个女人俱是一副狰狞凶恶的模样,大祭师不禁吓了一跳,赶紧闭上嘴。两个女人不约而同满意地点点头,而后转过头来继续吵。

    “总之,你要负责让我们都能离开这岛上。”

    “可以,随便你要怎样都行,就是不能打我的男人主意!”

    “可是我们需要的就是他呀!”

    “那你们就死在这岛上吧!”

    “喂!你真的是黑发神女吗?竟然说这种话!”

    “关你屁事!”

    “怎么不关我们的事,他……”

    最后究竟会吵出什么结果来呢?

    大祭师与其他男人面面相靦。

    决斗?

    JJJJJJ

    所谓的圣地究竟是什么样的地方呢?

    照字面上来解释,应该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方,不过在海中天这个岛上,圣地的意义却是另-种意思。

    不准任何人接近的禁地!

    那一座挂着一面红土峭壁的山峰是一座火山,也是岛上的禁地。女萝族从未有人攀登上去过,也没有人知道上面到底长什么样子,当然,除了那个假神女。

    因为那是禁地。

    “那个女人是自己上去的吗?”

    “不,是她的男人陪她上去的。”

    安亚双眼一眯。“那你为什么不叫她把男人借你‘用’一下?”

    依丝丽两手一摊。“她总是说时候还没到呀!”

    “那我也……”

    “好了,够了!”担心她们又要开始另一场对骂,大祭师忙出言阻止。“现在,嘉肯,你负责布置人手守住上山的路。至于安亚和狄修斯,你们就上去看看。”

    “看什么?”

    大祭师没来由的避开眼。“我哪知道。”

    “那你又叫我们上去看。”

    白眼一翻,“就是因为不知道,才叫你们上去看呀!”大祭师不耐烦地说。

    安亚蹙眉望着山峰。“基纳魔神是被禁制在这儿吧?你是让我们去看看他还在不在吗?”

    “他还在。”

    “你怎么知道?”

    “因为他只要一出来,这个世界马上就会陷入一片混乱之中了。”

    “那你到底要我们去看什么嘛?”

    大祭师看了她半天,叹了一会儿气,又和神官互相交换半晌眼神,最后终于坦承说出来了。

    “我是希望你上去看看能不能……”他又别开眼。“能不能刺激你使用出你的法力。”

    “欸?”

    “因为基纳魔神是负面的神力,而你是正面的法力,所以,我以为倘若你能更接近他一点的话,说不定就能刺激你使出法力来保护自己了。”大祭师解释。“要知道,不会使用法力的神女就跟没有觉醒的神女一样,一点用处都没有啊!”

    “可是他不会伤害我吗?”

    “还有最后一道结界封住他,只要你不出声呼唤他的名字,他的力量就释放不出来,既然无法释放出力量,他也就伤不了你,对不对?就算你不小心呼唤了他,使他得以释放出力量,但是在结界的桎梏之下,他能释放出来的力量也很有限,相信狄修斯一定应付得了的。”

    安亚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好吧!如果我真能使出法力来的话,或许你们就不会老是找狄修斯帮忙了。”

    说来说去都是为了狄修斯。

    不过,要上这座山还真不容易,因为没有人上去,所以根本就没有路,只有哪边比较好上去,就把哪边当入口、当上山的路。所以,一大清早上山,他们居然近午时才爬到山顶,之后又走了一大段路到火山口,可当他们往火山口内一望时,却不禁傻了眼。

    怎么会有楼梯?!

    两人疑惑地互视一眼,狄修斯随即耸耸肩,领头从楼梯爬下去。也不知道爬了多久、多远,里面却越来越窄,而且到了该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洞壁也令人惊讶的发出奇怪的光芒,明明不是很强烈的光,却感觉很明亮。

    终于,他们下到一片平坦的地方,四周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可是再仔细一瞧,在角落里居然还另有一个洞口,不但乌漆抹黑一片,而且是更往下去。当安亚还在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往下走时,狄修斯却神情凝重地抓住安亚迅速往后退。

    “我们快离开这里!”

    “为什么?”安亚奇怪地问。

    “我感觉到一股很重的煞气……不,应该说是杀气!”

    “咦?”安亚茫然四顾。“可是我什么感觉都没有啊!”

    “我感觉到了,所以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否则……”

    说到这里,狄修斯忽地噤声,因为从那个黑漆漆的洞里突然传出一阵尖锐的呼啸声,从远至近只是一刹那,当他们察觉声音时,那声音已经冲出洞口了。来不及警告,狄修斯便用力推开安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也能躲开的,却偏偏躲不开,于是那股呼啸声便结结实实地穿过他的胸口,他仿彿被雷击中似的全身剧烈地震颤了一下,随即踉踉跄跄地直退到洞壁才停住。

    “狄修斯!”安亚惊叫着冲到狄修斯身边。

    狄修斯脸色青白地捂住胸口,嘴角有一丝血迹。“该死的大祭师,他又在骗人了,我们又没有呼唤那家伙,那家伙的力量为什么出得来?”话刚说完,呼啸声又起。“可恶,又来了!安亚,你快走,他的目标是我,现在你应该走得掉。”

    “为什么是你?”

    “我怎么知道!”狄修斯怒道。“你快……”

    话说一半,他又用力推开安亚了,然后,他再一次明明可以闪开去,却偏偏躲不开。这一次,他吐出一大口血跌坐到地上,安亚忙跑过去扶他起来,脸上满是心痛、焦虑与惶惧。

    “狄修斯,快,叫风魔来召唤风!”

    “不行,这里的结界太厉害了,不但风魔来不了,我也无法召唤风。”

    “那我们一起走!”

    “不可以,我说过他的目标是我,如果跟我在一起,你也逃不掉的!”

    “不,你不走我也不走!”安亚不顾一切地大叫。

    “该死,我是喜欢听你说要跟我一起死,可我从来没有打算要真的让你跟我一起死呀!”狄修斯怒吼。

    “那是你的事,无论如何,我要跟你一起……”

    她又被推开了,狄修斯复又一次被呼啸声笔直地透入胸口,这一回,他大口咳着血,跌到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你……快走!”

    安亚泪流满面地跑回去将他抱在怀里。“我们一起走!”

    “你……走!”呛咳着,狄修斯挣扎地说。

    “不,我一个人绝不走!”她铁了心似的抱紧狄修斯。

    “求你……快走!”

    “死也不!”

    果然目标是狄修斯,因为狄修斯就抱在安亚怀里,但呼啸声依然挑中他的胸口再次穿入,她不自觉地尖叫着,眼睁睁看着狄修斯喷泉似的狂喷出鲜血,继而慢慢阖上眼,他的手臂无力地垂到地上后就再也不动了。

    “不,狄修斯!”她哭叫着抱紧了他。“你醒一醒,狄修斯,我们一起走呀!”

    她摇着、哭着、叫喊着,但狄修斯始终不再动弹,只口里不断冒出汩汩的鲜血。然后,呼啸声再起……

    “不、不要、不要再伤害狄修靳了!不要!”她抱紧了狄修斯哭叫着。“天哪!谁来帮帮我啊?谁呀,来帮帮我吧!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谁来帮帮我啊!统治天界的帝神啊!无所不能的大神呀!求求称们帮帮我啊!既然要我做神女,就帮帮我啊!光之女神、闇之魔君、大地的精灵王啊!谁都好,请……”

    她的哭叫声是那么的凄厉愤怒,充满了无尽的悲苦与无助,但不知为何,当她哭叫出最后那几个字时,声音却蓦然中断了,就好像弓弦绷断一样突兀地中断了。然而,只不过顿了一下之后,她却徐徐抬起头来,却宛如换了一个人似的,脸上虽然布满了泪水,但已不再被绝望所占据,反而展现出一片截然不同的惊讶、恍悟,以及了然的神色。

    然后,她平静而安详地转头面对着黑洞,双眸倏地泛出一股湛然的光辉,同时,口中开始发出低柔的喃喃细语。

    沉睡的大自然精灵啊!请睁开比大阳更明亮、比月亮更温柔、比星星更灿烂的眼睛,乘着黎明的光芒羽翼醒来,倾听我歌颂被遗忘的大地之诗,倾听我赞叹生命之喜悦,并倾听我的恳求,帮助我,制止他、封住他,直至最后一天来到……

    那吟唱似的低语是如此温柔、如此低弱,连耳语都算不上,几乎只是在她嘴里无声地咕哝而已,可却在洞内四周引起了一阵仿佛共鸣似的诡异回荡,她反覆不停地低喃着,洞中也迅速溢满了她的吟唱,再扩散至黑洞里……

    黑洞中突然响起阵阵雷鸣,整个山洞似乎都在摇撼震动,仿佛精灵的回应,又好像恶魔的愤怒,然后,呼啸声在即将冲出洞口之际突然消失,同时,山的撼动也静止了。

    于是,安亚的低喃也停了,随即又闭上眼开始另一段无声的吟唱。

    梦幻的风之精灵啊!请倾听我的恳求,帮助我,将我们送回到山下去吧……

    当她再睁开眼时,狄修斯仍然在她怀抱中,拾眼一看,大祭师与神官正在前头不远处低声讨论著什么,她正想叫他们过来帮忙,嘴一打开,却愣住了,仿彿在聆听什么声音似的怔仲片刻,随即她的眼睛越睁越大,表情也越来越凄苦了,最后,她仿佛承受不住似的阖上双眼。

    “哦!天哪!狄修斯,”她懊悔地低喃。“我不应该救你的!”

(快捷键:←)上一章  黑魔王传说Part4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