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灵言情小说-黑魔王传说Part4-第二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类似欧洲中古世纪,架空 >> 灵异神怪 >> 黑魔王传说Part4作者:古灵 | 收藏本站
黑魔王传说Part4 第二章 作者:古灵
    莎里耶战战兢兢地夹带着班纳闯关,脑海里不断重复着一旦被怀疑时,她该用何种应对态度?但出人意料之外的,没有任何留难,金王就放他们通过关卡了。

    “是莎里耶公主的人,当然不会有问题。”金王轻松地说。

    咦?是这样子吗?是她的人就“不会”有问题吗?即使是好几个,甚至几十个人也没有问题吗?

    哇!早知道她就不用这么紧张了!

    莎里耶暗自窃喜的领着班纳进入图哈城,全然没有察觉到暗地里有多少双戒备的眼神盯着他们,还有交换情报的目光,进行指示的眼色,这些都在他们周围悄悄进行着,他们完完全全没有察觉到。

    “请止步!”

    两把亮晃晃的尖刀刷一下交叉在莎里耶面前,差点在她脸上划上一对大XX,吓得她惊喘一声倒退两步撞进班纳怀里。

    “你……你们这是干什么?我是公主耶!是彪皇国的大公主耶!你们真是太无礼了!”

    两位黑武士连眼也不眨一下,两张脸好似两尊离像,冷冷冰冰的一无表情,两把尖刀也依然交叉定格在莎里耶前头。

    “很抱歉,公主,谨遵风王妃意旨,任何人不得进入。”

    “可是我想探望风王呀!”

    “很抱歉。”右边的黑武士平板地道歉。

    莎里耶无助地朝班纳瞟去一眼。“那……风王的情况如何呢?”

    “不知道。”左边的黑武士冷冷地回答。

    “那见见风王妃总可以吧?”

    “很抱歉。”右边的黑武士再平板的道歉。

    “要如何才能见到他们?”

    “不知道。”左边的黑武士依然冷冷地回答。

    “至少替我传报一下吧!”

    “很抱歉。”右边的黑武士又平板的道歉。

    “拜托,没有其他人可以做主了吗?”这两个人是鹦鹉吗?

    “不知……”

    “够了!”莎里耶终于禁不住冒火了。“很抱歉、不知道、很抱歉、不知道、很抱歉、不知道……你们到底有完没完啊?你们是木头人吗?就不能给我一个不一样的回答吗?”

    “很抱歉。”

    莎里耶气得差点吐血。“你们太过分了,竞敢如此对待我这个公主,简直就是瞧不起我嘛!好,我要去……”

    就在她火大地准备不顾一切的撂下狠话之际,突然,西麦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态度虽然同样冷硬死板,感觉却又有点不一样。

    “公主,请不要责怪他们,他们只是尽忠职守而已。”

    莎里耶认得他,他是风王的特卫队队长。“啊!你来得正好,你瞧瞧,我只是想探望一下风王,可是你这些混蛋部下竟敢如此无礼的对待我,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难道你们就这么看不起彪皇国吗?”

    “你误会了,公主,风王自从上回勉力解除图哈城的危机之后,就一直躺在床上修养,恐怕不方便任何人探视。”

    “啊!真的吗?”莎里耶与班纳互觎一眼。“那风王妃呢?我见见她总可以吧?”

    西麦摇头。“很抱歉,公主,王妃一直待在风王床边伺候着,我想她不会有心情接见任何人。”

    “喂!至少要去问一下吧?”

    “真的很抱歉,公主,因为风王始终无法下床,所以王妃的心情确实很差,我不认为她会同意任何要求。”

    “这样啊……”

    XXXXXX

    在这同时,正屋二楼窗后,一银一黑两双窥视的眼睛轮流眨呀眨的。

    “无法下床吗?”狄修斯倏地扬起一脸邪魅的笑容。“嘿嘿嘿!那我最好赶紧回床上去躺着,免得穿帮了。”说着,他一把拉住安亚就往大床走去。

    “喂喂喂!你干嘛?你要躺就去躺,干嘛拉我一起呀?”安亚想挣扎,却又不敢太使力。

    “你要伺候我呀!”

    “我在床边伺候你就好了!”话刚说完,安亚就被推到床上去了。“你……你又想干嘛了?”

    狄修斯嘿嘿笑着将修长的身躯贴覆上安亚,惹得安亚一阵娇嗔。

    “喂,你很重耶!”

    “想让我乖乖在床上躺着,你就得善尽老婆的职责。”

    老婆的职责?

    难道是……

    想到暧昧处,安亚不由得一阵心跳,双颊更是火辣辣的热。“不……不行啦!你还没有痊愈,这样会很辛苦的。”

    “没错,我的体力的确还不够,动作太激烈的话伤口也会隐隐作痛,所以麻烦你乖乖的不要反抗,这样我就不会太辛苦啰!”狄修斯偎上温暖的唇办在她颈边诱惑地游移着。“再说,你也想要巫马王不是吗?”

    倒吸了口气,“那个……不急……”安亚的声音无法自制地微微颤抖着,她有预感,这回恐怕逃不过了。

    “我急。”急着品尝她的滋味。

    “可……可是……”真的真的不能再拖了吗?

    “你在紧张吗?”

    “废……废话!”何止紧张,她简直快吓死了!

    狄修斯笑了。“不用害怕,女人的第一次不一定会像人家所说的那么难受,只要男人懂得诀窍的话。所以,安亚,相信我,我会……”

    就在狄修斯紧锣密鼓地掀开缠绵序幕之际,相反的,宅邸大门前,莎里耶的坚持终于在班纳的眼神示意下放弃了,两人不甚甘心地相偕离去,背后,西麦的阴郁视线紧紧跟随,直至他们消失不见,西麦才若有所思地回眸朝正屋二楼窗口瞄了一眼,而后叮咛黑武士小心守卫之后再回左排屋里去。

    “没错吧!班纳,”走在热闹的商店街,莎里耶领着班纳往她的住屋而去,并小小声地说:“的确很难见得到那个女人吧?”

    “的确,不过至少我们知道了风魔的情况并不好。”班纳两眼迅速将四周的情报摄入脑海中,并牢牢记在心里。“那条路往哪里去?”

    “嗄?哦!那条路吗?唔……那条路的尽头好像是大祭师和神官的住处吧!”莎里耶拉着他转往恰好相背的方向,同时接续他前一句话说道:“所以说,风魔才没有主动杀到你们的阵营里去,这种事其实稍微想一下就可以猜到了。”

    “我必须确定。”

    “现在可以确定了吧?”

    “是可以确定了,但是,还有多少时间呢?”

    “这个嘛……”莎里耶困扰地搔了搔头发。“我找时间去向水王探听看看好了。”

    “那就拜托你啰!”

    “没问题,不过……”莎里耶忽地娇羞地垂下眼去。“既然你能进来了,那你就要一直陪着我哟!”

    班纳眸中的冷光倏闪又逝,“那当然,”语气却特别温柔,温柔得可以腻死人。

    “我也舍不得离开你呀!”

    是的,直到最终目的达到之前,他都会“舍不得”离开她的!

    同一时刻,大祭师与神官亦收到传令兵的报告。

    “那个男人果然来了。”

    “你打算如何?”神官问。

    “嘉肯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大祭师反问。

    “由黑武士负责训练的各族武士虽然没有黑武士那般勇猛剽悍,但已令人刮目相看了,现在就待-声令下即可出动。”

    “嗯……这样的话……”大祭师思索片刻,而后又露出骗死人不偿命的纯稚笑容。“那么,我们就给那个人一点神女的血,你认为如何?”

    “神女的血?”神官惊讶得双眉高高耸起。“你要给他神女的血?”

    “没错,”大祭师背着手踱开,“纪录上虽然点明了基纳魔神被禁锢在闇黑海中,但是……”他蓦地回过身来。“你知道闇黑海在哪里吗?”

    神宫愕了一下。“我怎么可能知道闇黑海在哪里!”

    “那就对了,”大祭师笑着又转回去继续踱步。“所以要靠那个妖女来告诉我们呀!”

    神宫想了想。“就算我们知道了又如何?”

    “那当然是要设法守住入口,让那个妖女即使得到神女的血,也无法送去给基纳魔神!”

    “然后?”

    大祭师顿住脚步,但没有回过身来,却可以听见他的冷笑。“然后等时机一到,我们就到那儿去,把基纳魔神毁灭在闇黑海中!”

    “谁要去毁了基纳魔神?”

    “当然是风魔。”

    神官闻言双眸一亮。“你有把握风魔一定可以毁掉基纳魔神了吗?”他是否查到了什么纪录,上面说明风魔肯定可以毁掉基纳魔神,或者风魔是基纳魔神的克星之类的,说不定还有指导手册,教导风魔如何毁掉基纳魔神?

    “当然没有!”不料大祭师却斩钉截铁地这么回答。

    “开玩笑!”神官不由得失声道。“那安亚会先来毁了你!”

    大祭师又徐徐回过身来,脸上挂着一抹无辜的笑容。

    “嘿嘿嘿,像那种事当然要由你去搞定啰!”

    “欸?”

    CCCCCC

    数日后,蹦蹦跳跳的瞑星和阴沉如故的闇月一前一后进入大祭师的屋子。

    “大祭师,大祭师,我们回来了!”

    疼爱地摸摸瞑星的脑袋,大祭师笑问:“成功了?”

    满脸乌漆抹黑,一身乞丐装扮的瞑星立刻得意地比出胜利的手势。

    “那当然,有我小星星出马,哪会失败!”

    “他们没有起疑?”

    “完全没有!”瞑星断然道。“我按照大祭师的吩咐,装作乞丐在半路上向莎里耶公主乞讨,她就说可以给我钱,但要我帮她做事,我还特地多要一点,她就骂我好贪心。之后我就依照她的交代去唬弄那些黑武士,好让她乘机溜进去。不过说实话,那些木头似的黑武士还满厉害的呢!居然能装得丝毫没露出破绽,跟我合作得天衣无缝的喔!”

    “好,很好!”大祭师赞许地连连点头,继而转向闇月。“她拿到你的血了?”

    “是,拿到了。”闇月面无表情地说。“我跟神女至少有七分相似,再稍微装扮一下,那个女人又匆匆忙忙的,所以没认出我是假冒的。”

    “好,太好了,”大祭师笑得合不拢嘴。“你们真是可爱,不枉我这么宝贝你们!”

    “再来呢?”瞑星迫不及待地问。“还有我的戏分吗?”

    “没有了,不过,”赶在瞑星失望地垮下脸之前,大祭师忙道:“你们可以一起去看热闹,如何?”

    “好耶!”瞑星欢呼一声。“什么时候?什么时候?”

    大祭师笑咪咪地又摸摸瞑星的脑袋。

    “快了,就快了,可爱的小星星,不用再等太久,只要他们一拿到‘神女’的血,很快就有-场精采的太热闹可瞧啰!”

    JJJJJJ

    凭良心说,南方大地实在不是一个适合居住的地方,太阳每天毒辣辣的晒,水要论口论口的喝,能种出点东西来的土地没有几间屋子大,这样生活下来,每天除了苦还是苦,但是,世居在此的人们还是逃不开,因为他们没有其他地方可去了。

    但若是有人要帮他们的话自然另当别论。

    残罗堡前,留守的巫师卡罗默默地看一眼嘉肯,再扫向嘉肯身后那一列大军,没有十万也有七、八万了。

    残罗族真要灭亡了吗?

    他落寞地暗付。“你是来消灭我们残罗族的吗?很抱歉,我们根本没有能力跟你们打,所有的武士都被我王带走了,这儿只剩下老弱妇孺,如果你想杀的话就杀吧!”

    取下头盔,嘉肯平和地定到卡罗面前站定。“不,我是来谈判的。”

    卡罗愣了愣。“谈判?”他讶异地又朝嘉肯身后瞄去一眼。“你真的是来谈判的?”

    “我们也不喜欢杀戮,所以……”嘉肯绽开友善的笑容。“我们是真的来谈判的。”

    卡罗呆了片刻。

    “你们根本不需要跟我们谈判的。”

    “我知道。”

    “你们可以直接占领残罗族的领地。”

    “我知道。”

    “但是你还是要谈判?”

    “是的。”

    卡罗又怔愣半晌。

    “那……你要如何谈判呢?”他忐忑地问。

    “很简单,”嘉肯依然微微笑着。“如果你们族人想到西方大地去住,风王会依据你们的需要拨出一块地给你们,当然,不是让你们在那儿建立国土,而是让你们在那儿和西方大地的族民一块儿和平相处,只要你们没有野心占领其他族民的领土,大家都会帮你们,直到你们能够自给自足为止。”

    卡罗顿时听傻了。真有这么好康的事?

    “不过,我想也有些人还是不愿意离开这儿,那也无妨,我们的……”嘉肯朝后瞥一眼,唐恩和凯德立刻上前分站他两边。“水王和土王,他们会帮你们挖掘水源,改善土地,让你们在这儿也能够有丰饶富足的生活,不必再过以往那种艰苦的日子了。”

    卡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不就是他梦寐以求的光景吗?富足的生活、快乐的族民,他毕生所求的就是这个,他愿意付出生命以换取嘉肯口中所说的一切,只要……只要嘉肯说的是真的!

    “那你……你的条件?”

    “我的条件就更简单了。”嘉肯笑得更深了。“我只有一个条件,不要再跟风王作对了,风王一向秉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他并不想统治你们,更不想伤害你们,所以,拜托你们也不要找他的麻烦,即使残罗王回来……”

    “我们不再听他的了!”嘉肯尚未说完,卡罗便迫不及待地大叫道。“只要你能做到你所说的,我们绝不会再听他的了!”

    脑袋微微一斜,“据我所知,你是最忠于残罗王的哟!”嘉肯提出质疑,但脸上仍然保持著“基本”的笑意。

    “是,我是忠于残罗王,”卡罗不否认。“但我更忠于我的族人,当我必须选择其一的时候,我会毫不考虑的选择族人。”

    “好!”嘉肯猛一点头。“我相信你。那么,我就留下水王、土王以及两万军队帮你改善族人的生活,并在残罗王回来时抵抗他的残暴统治,可以吧?”

    “可以!”卡罗不假思索地同意了。

    “那么……”嘉肯伸出和平之手。

    “谢谢!”卡罗立刻紧紧地握住。“你们还要去沙达王的领土吗?”

    “没错,有什么好建议吗?”嘉肯放开手。

    “有,别像这样跟他们谈判,没有用的,”卡罗也收回手。“沙达王的表哥贾克和堂弟瑞夫对沙达王的忠心是属于盲目的死忠,所以,你最好先掳下贾克和瑞夫之后,再跟其他长老谈判。”

    “我懂了,”嘉肯感激地颔首。“谢谢。”

    不战而胜,风神果然厉害!

    于是,嘉肯率领着其余六万大军继续往沙达族的领地而去。

    国家被侵略了,人民自然要反抗;但倘若这个国家的统治者不受欢迎,人民倒不反对换个领导者来试试看。

    残罗王就不必提了,然而,沙达王本来是个相当受族人拥戴的族长,英明勇武又果敢睿智,只可惜娶了王妃之后脑袋就糊了,除了王妃的愿望之外,其他事情都不列入他的思考范围之内,更别提族民的生活了。

    偏偏王妃又是个傲慢自私、性好奢华的女人,除了她自己,她唯一考虑的还是她自己。

    天旱,没关系,只要她有酒喝,有水一天洗三次浴就行了;粮食短缺,没问题,只要她有美食可吃就够了;瘟疫流行,不打紧,只要她活蹦乱跳的就好了;总而言之,族民是死是活都不关她的事,她渴求的只有一项:绝对的高高在上、独一无二。

    所以,虽然沙达王留下下少人马守护领土,但当西方大地的武士们攻过来之际,族民们的抵抗就好像豆腐一样软弱无力,一旦贾克和瑞夫被擒,他们便自动弃械投降了。

    嘉肯赢得实在有点莫名其妙。

    坐在帐篷里,嘉肯面对沙达族九大长老,暗暗感到有点尴尬不自在。“呃……那个……”他们为什么要用那种极度渴望的眼神瞪着他,就好像他是一块美味多汁的牛肉呢?“我的意思是说,风王……呃!风王并没有意思要侵略你们,只不过呢……”

    再一次,他把对卡罗说过的话重复了一次,之间,他注意到那九位长老的目光从渴望逐渐转变为闪闪发亮,最后竟然好像十八颗钻石在对他眨眼似的。待他一说完,那九位长老就好像事先讲好了般,不约而同一块儿跳起来冲出去,个个欢天喜地的手舞足蹈。

    欸?!怎么一回事?

    他忙抓住最后一位长老的衣袍。“等等,等等,你们的回答呢?”

    “那还用问吗?当然是就这么决定了!”长老欣喜欲狂地回道。“我就知道残罗族那儿传过来的消息不假,大神保佑,有水王和土王,我们还怕没有好日子过吗?放开我,我要去通知族民这个大好消息了!”

    嘉肯赶紧放开手,并茫然地望着最后一位长老匆匆消失在帐篷外,而后颇为困惑似的搔搔脑袋。

    “奇怪,这样就结束了吗?”

    JJJJJJ

    图哈城如同往日一般热闹,甚至还增添了一份欢天喜地的气氛,商店街比往常任何时候都要来得热络,连城门都大开了,吃尽苦头的东方大地人民齐聚在城门口,又笑又叫的雀跃无比,整座城市仿佛陷入了一片无法控制的兴奋之中。

    除了风王所居住的宅邸。

    在守卫黑武士的奇怪眼光下,安亚躲躲藏藏、偷偷摸摸的往大门那边溜过去。她不断紧张兮兮地上下前后左右看两眼,在确定安全之后,才前进几步,然后躲在墙角边;再一次上下前后左右看两眼,再前进……

    “你要到哪里去?”

    安亚僵了僵,而后尴尬地转过身来,狄修斯从一扇原本紧闭的窗户采出脑袋来,正揶揄地瞧着她。

    “我……呃……出去看看。”

    “哦?”狄修斯慵懒地以手支颔。“看什么?”

    “看……看……”眼珠子天涯海角到处乱转,安亚拚命思索什么借口最可信?

    “不准骗我!”

    真敏锐!

    眼珠子定住了,安亚不觉叹息了。“看热闹。”

    “我也要去!”

    就知道!

    好吧!既然都可以做床上运动了,走到城墙上去应该死不了他的!

    “走吧!”

    当他们来到图哈城正面城墙上时,上面早已挤满了人,而且各个都是看热闹来的,就连守卫的兵士们都伸长了脖子瞧个不停。

    “他们可真狼狈呀!”艾诺特喃喃道。

    “比逃命还难看!”莫桑伦也做如此的评论。

    “真是大快人心!”达魏将军嘿嘿笑着。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彪皇王摇头道。

    “怎么会这样?”狄修斯则顶着一张好奇宝宝的脸趴在城墙上,纳闷地望着远处那一大片雾蒙蒙的灰尘。“他们怎么跑得跟有鬼在追似的?”

    “不是跑,是要赶回南方大地。”神官在一旁解释。“那个女人一得到‘神女’的血后,就马上离开了,之后,按照我们的预定计画,黑武士留守西方大地,嘉肯则率领五族武士攻向南方大地,于是他们……”他指着远处那边。“自然就慌慌张张地赶回去保家卫国啰!”

    “原来如此,不过……”狄修斯向神官瞥去一眼。“如果那个女人还在的话,绝对不会容许他们全军赶回去吧?”

    “没错,”回答的是大祭师。“那个女人才不在乎南方大地会不会落在别人手里,她只在意神女的血,所以,我们才会在她离开之后再发动攻击。”

    转过脸来,狄修斯依然是那副懒懒散散的模样斜睨着大祭师。“你居然敢出现在我面前,不怕我掐死你吗?”

    大祭师笑得神情自若。“至少现在不会。”

    “谁给你的保证?”

    “没有人。”

    眉眼问倏闪过一丝凶恶,狄修斯冷笑,“很好。”话声刚落,他脸色蓦沉,右手如闪电一般掐住大祭师的鸡脖子把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吓得周围骤起一片惊叫声。“既然没有人给你保证,那我现在就掐死你!”

    “不要!”瞑星立时发出一声可怕的尖叫,并冲过去拚命掰狄修斯的手。“放开大祭师!放开大祭师呀!”

    “天哪!狄修斯,你你你……拜托你不要现在给我发疯啊!”神官也惊慌失措地叫道,一边还要手忙脚乱地阻止合月对狄修斯出手。“不管你要做什么,千万不要现在呀!”

    至于艾诺特等人,虽然都想上前帮忙,可一看狄修靳狰狞可怖的神情,更怕一个弄不好惹火狄修斯,连自己也跟着完蛋,何况还有西麦和几个黑武士在一旁虎视眈眈,他们只好在旁边干叫,“风王,请冷静一点!有话好说,请冷静一点啊!”

    彪皇王、莎里耶,以及其他东方大地的兵士们则看得心惊胆战,已经吓得全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

    于是,这边叫,那边拉,却谁也撼动不了狄修斯掐住大祭师的手,而在这一团混乱当中,只有一个人悠哉悠哉地双臂环胸冷眼看着这一场闹剧。直到大祭师翻了白眼,嘴边还冒泡泡,好像真的快断气了,那个人才站前一步不耐烦地说话了。

    “你还要玩到什么时候呀?”

    话一说完,大祭师便扑通一声掉到地上去了,众人赶紧过去搀扶他,并手忙脚乱地帮助他回魂。至于罪魁祸首则是一脸无辜地耸耸肩,然后又若无其事地趴回城墙上。

    “咦?他们在干什么呢?”

    瞧他那副无辜的表情,说话的语调更是无辜,好像还坐在地上那个差点跑去跟阎王爷下棋的家伙根本就与他完全无关,教人看了不由得啼笑皆非。但是安亚知道这不能怪他,谁教大祭师先去害他呢?

    “好像是洛司,奇怪,他追在他们后面干什么呢?”

    当然,神官也知道这不能责怪狄修斯,所以他也只能苦笑以对了。“洛司说,上一场仗他被欺负得够惨,所以现在他要乘机去追杀他们个够本!”

    “真的?”狄修斯喜色立现,神情跃跃欲试。“那我能不能也去掺一卡?我保证我会杀得更够本!”

    “你?”神官上下打量他一眼,随即摇摇头走开了。

    狄修斯奇怪地看着神官的背影。“耶?他干嘛不回答我就走了?”

    安亚轻笑着采手挽住狄修斯的手臂,“因为啊!”再拖着他往回走。“你是属于风王府的‘东西’,而风王府的东西都是归我管的,所以你问他也没用。”

    “原来我是风王府的‘东西’啊!”狄修斯喃喃道。“不晓得是干嘛用的呢?”

    安亚狡诈地一笑。“当然是……”

    “嗯?”

    “上茅房时用的!”

    “……也对,反正都要脱裤子……哎哟!你干嘛敲我脑袋……奇怪,你这么矮怎么敲得到我的脑袋……哎哟!你干嘛又敲我……啊!原来你踮脚啊!我以为你要爬桌子才敲得到我的脑袋呢……哎哟!你又敲我,我哭给你看喔……”

    WWWWWW

    神官生平最爱的就是看书,所以,他小时候总是躲在图书室里消磨光阴,长大了同样老是窝在书房里啃书。但没有人知道,其实他只喜欢看有故事内容的书,譬如历史、杂记、传记或史实记录之类的东西,至于那种枯燥乏味的书他是碰也不碰的。

    就如此刻,他又躲在床铺角落边边--这是他另一个不为人所知的坏习惯--津津有味地欣赏一本不知道从哪儿摸来的商人日记。

    蓦然……

    砰一声,房门被人一脚踢开,吓得他当场跌到床底下去。

    “在海中天。”来人一进门就大吼着。

    “嘎?”莫名其妙一句话,听得一头摔得七荤八素的神宫怔愣着不明所以。

    “什……什么东西呀?”

    大祭师不屑地往下瞟一眼,而神官则像狗似的爬在地上,傻傻地仰望着他。

    “我说,跟踪那个妖女的人已经回报过来了,妖女去的地方是海中天。”

    “咦?海中天?”神官恍然大悟,赶忙从地上爬起来。“是那个传说中的乐园孤岛吗?那么,是真的有那么一座岛啰?”

    “废话!”

    “那……”神官揉揉摔痛的手臂,又拍拍衣服上的灰尘。“既然查到了,我们现在就要赶过去啰?”

    “没错,沙达王妃正在赶回来的途中,我们必须在她发现之前赶去海中天。只是……”大祭师踌躇着。“要带哪些人去呢?”

    “那还用说吗?既然要守住那儿,免不了要带上一队人马嘛!”神官理所当然地说。

    “你又在讲废话了!”大祭师厌烦地瞪他一眼。“我的意思是说,倘若那个妖女在我们离开期间攻过来--这是一定的,那么神女就危险了。”

    “对喔!我一时忘了那个妖女。那就……就……”神官沉吟着转身时拐了一下脚,又弯下身去揉揉小腿,旋即又猛然直起身来。“这很简单嘛!既然那个女人的最终目的是安亚,那就让安亚离开图哈城不就得了?”

    “离开?”大祭师斜睨着他。“离开到哪儿?有哪儿是保证安全的?记住,风魔尚未完全痊愈,神女是绝对不会让他涉险的,甚至还会牺牲她自己来保全风魔也说不定!”

    神官想了想。“那就带着她跟我们一起走吧!反正狄修斯也可以行动了。”

    “跟我们一起走?”大祭师微微一愣。“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可以这么做?”

    “你笨嘛!”

    大祭师面色一沉,“你说什么?你再……咦?”不意他才愠怒地说完第一句话,眼一转,神官居然已经拐着腿一溜烟不见了。“那小子,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都快五十岁的人了,居然跟他小时候一样可恶!”

    得跟他一样睡了妹妹和女儿才算长进吗?

    JJJJJJ

    之前要把狄修斯从西方大地拐到北方大地去,就浪费了神官一个小秘密,唉 ̄ ̄明明告诉狄修斯是秘密的,狄修斯却到处给他宣传,到如今,那个秘密早就已经是人尽皆知的秘密了!

    而现在,他又该拿什么东西来拐这个比狄修斯更顽固的女人呢?

    “我为什么要跟你们一起去?”安亚面无表情地驳回他的提案。

    “你没有出过海吧?你不想去看看吗?”神官低声下气地劝诱。

    “我以后再去不行吗?”

    “可是现在是一个好机会呀!人家说,有机会不把握的是笨蛋喔!”

    “我高兴做个笨蛋,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神官窒了窒,“但是……但是海中天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去的,整个东方大地只有那位老船长知道位置哟!”

    至于一旁的狄修斯则两手撑在桌面上托着下巴,噙着一抹兴致盎然的笑容,来回看着各自端坐桌子两边的安亚和神官,谁说话他就看谁,两眼眨呀眨的甚是闪亮。

    他正在等着看安亚什么时候会敲神官的脑袋。

    “你才是蠢蛋,我要去的时候不会也叫那位老船长带我去啊?还是说你们去过之后就要杀人灭口,把那位老船长给宰了?”

    “哪有?”神官忙否认。“我是好人,怎么可能做那种事!”

    “好人?”安亚嗤之以鼻地哼了哼。“的相反!”

    “安亚,去啦!”这丫头怎么这么难搞呀!

    “死也不去!”

    “但是你不去不行呀!”神官直叹气。

    安亚面容一冷。“我就知道你们又有什么阴谋了。”

    狄修斯双眸一亮。哈哈,来了,来了!

    “哪是什么阴谋,是……”神官踌躇了一下。“是我们担心那个妖女会来找你,这样你会很危险的呀!”

    “我有狄修斯保护我。”安亚不假思索地说。

    是啊,是啊!我会保护她,看你还能说什么?

    狄修斯得意洋洋地冲着神官嘿嘿直笑。

    “狄修斯?”一瞄谈话中的主角,神官立刻知道他在期待些什么,心中不由得冷笑不已。“你要现在的狄修斯去对付那个妖女?你舍得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安亚恍然地啊了一声。“对喔!狄修斯还没有痊愈呢!”

    狄修斯一愣,“可是我……呜呜!”他才说了三个字,便被神官一把捂住嘴。

    “是啊!我看他至少还要休养个三、四个月才能痊愈吧!”

    狄修斯双眼一瞪。“呜呜?!!!”什么?!!!

    “那好吧!我和狄修斯和你们一起去。”

    “对嘛!这才是聪明人的决定呀!”神官笑咪咪地放下手。“那你们就赶紧准备一下,明天就要启程了。”

    “知道了。”

    欸?就这样?

    哭笑不得地望着神官离去的背影,狄修斯沮丧着脸懊恼不已,没想到安亚却又一拳敲在他怔愣的脑袋上。

    “好了,该吃药了!”

    狄修斯两手摸着后脑勺流下一滴心酸的泪水。

    呜呜……为什么是敲他的脑袋?

    WWWWWW

    在与嘉肯达成协议之后没多久,卡罗和沙达族九大长老就知道他们相信嘉肯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嘉肯果真把水王和土王留下来帮助他们;在沙漠地区里,最缺乏的便是水和利于种植的土地,但对于水王和土王而言,这两个问题轻而易举便可以解决了。

    最重要的是这两位西方大地之王的职责确实只在于帮助他们,而非压榨他们。

    因此,当南方大地的军队好不容易赶回来要抢回领地时,族民们反而不乐意了。于是,妻子劝丈夫、儿子劝老爸、老父老母劝儿子、好友劝至交。

    投降吧!

    于是当沙达王妃错愕地发现神女之血竟然是假的,因而怒气冲冲地与沙达王赶回来时,却赫然发现,不仅驻守在东方大地的军队跑得一个也不见,甚王连南方大地的领地也沦陷了,她更是火冒三丈、暴跳如雷。

    “可恶!这必定是那个大祭师的阴谋,我倒是小觑他了!”

    而莫名其妙失去国土的沙达王,在这时终于隐隐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了,可惜没让他有机会深思,沙达王妃流波轻轻一转,一个媚眼又将他的魂勾了回去。

    “我们还剩下多少人?”

    “只剩下我们和护卫队的人,以及残罗王与他的剩余兵马,大概不超过两千人。”

    “呿!这一点人马能干什么?”沙达王妃不屑地轻啐道。“土魔、水魔和木魔呢?”

    “听残罗王说,他们被大祭师封在神庙里的结界中了。”

    沙达王妃懊恼地轻咬红唇。“看来只有由我亲自出马了。”

    “那风魔呢?既然班纳拿回来的神女之血是假的,风魔也可能早已经痊愈了。”

    “不,风魔最快也要三个月才能痊愈,所以,他现在尚未痊愈。”沙达王妃说完,随即又叹道:“不过应该也差不多了,所以……”

    “所以?”

    眸中冷芒一闪,“所以,我们必须加快脚步,在风魔完全痊愈之前达到我们的目的。而且这一回,哼哼……”沙达王妃阴恻恻地扬起唇角。“即使杀死那个女人也无妨,只要能得到她的血就可以了!”

    “那我们此刻就要到图哈城去了?”

    “没错,现在就……”

    就在这时,“王妃!王妃!”从远处匆匆跑来的班纳大叫着打断她的话。“我刚刚得到消息,大祭师带着神女等人,以及一队士兵,在两、三天前就离开图哈城了!”

    “什么?”沙达王妃大感意外。“他们到哪里去了?”

    “不知道。”

    “笨蛋!”沙达王妃怒吼。“不知道还不快去查!”

    “是!”

    班纳比来时更快地转身离去了,沙达王妃则咬牙切齿地的猛捶了一下身旁的大树,没想到那只小小的拳头看似柔弱无骨,可才这么一捶,居然就捶下了满地落叶。

    “该死,他们竟然先溜了!”

(快捷键:←)上一章  黑魔王传说Part4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