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灵言情小说-黑魔王传说Part4-第七章-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类似欧洲中古世纪,架空 >> 灵异神怪 >> 黑魔王传说Part4作者:古灵 | 收藏本站
黑魔王传说Part4 第七章 作者:古灵
    虽然不尽了解事实的内情,但塔莉至少可以肯定精灵王所说的一定不会错,所以,纵使明知道她只会惹得安亚更不高兴而已,她依旧还是锲而不舍地继续苦劝安亚,有时候还会跑去叫狄修斯小心一点,说他绝对不能死。

    当然,他们之间的状况必定会引起大祭师、神官,甚至狄修斯的怀疑,但就如同塔莉所说的,她一句话也不敢向其他人透露,只靠自己一个人努力奋战不解。

    但即使安亚相信塔莉能够守口如瓶,却仍无法不因为有个知道一半内情的人老是绕在她身边搁搁缠而感到不耐烦,更因大祭师和神官越来越尖锐的探索眼神而愤怒不满,甚至连狄修斯也总是用一种深思的目光悄悄跟随着她,这一切使得她越来越不安,也越来越焦躁了。

    然后,嘉肯来了,他带来一个消息。

    “沙达王妃的船在东边港口下泊。”

    “她往这儿来了?”

    “不,她根本没有下船,也没有打算下船的迹象。”

    “不打算下船?”神官呆了呆。“你确定?”

    “确定,至少到目前为止她完全没有准备下船的征兆。”

    “那她预备干嘛?”

    “我也不知道,只听说她又去了一趟海中天,然后就直接往西方大地的东边港口这边来了。”

    “我想应该只有两种可能,”大祭师插进来。“一种是她准备放手攻击一般百姓了,一种是她打算用不靠近我们的方式来攻击我们。我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不过,一旦再次失败的话,她就会毫不犹豫地攻击一般百姓了!”

    “所以,接下来我们就得开始小心了?”

    “没错,要加倍小心,否则一个不留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可是……

    要小心什么呢?

    CCCCCCCCCCCCCCCCC

    除了小松鼠、小兔子之类的小动物之外,鸟儿大概是最惹人怜爱的小动物了,它那婀娜动人的舞姿,婉啭娇吟的歌声,以及缤纷绚丽的羽翼,不知给人们带来多少生命的乐趣,在枯燥乏味中点上灿烂的色彩。

    每当春风微拂,万物从严寒的冬天苏醒时,成群的燕子便开始在空中来回翱翔,张着大嘴捉虫吃,还有口衔树枝忙碌地修补旧巢的飞驳鸟,啾啾呼唤着伴侣的麻雀,在茫茫草原上骄傲的展示歌喉的百灵,以及酷夏时的布谷鸟和呱呱叫不休的苍鹭,莫不忙碌的为这片温暖的大地增添一股诗情画意的气氲。

    然而,一只鸟儿是很可爱,一对鸟儿也很浪漫,一群鸟儿则是很有气氛,但若是……

    “来了!来了!”巡逻黑武士边吼边疯狂也似的策骑快奔回来。“一大群!好大一群啊!”

    不必多问,一想到海上那“好大一群”的鲸鱼,大家就可以想像得到这回的“奸大一群”大概是怎么一回事了。

    果然,连影子都还没看到,他们就可以听见一阵恐怖的拍翅扬翼声,振起一片激烈的风流迅速地由远而近。不一会儿,就好像是天空中突然拉上一大块黑布似的,失去光明的阴影极快地由远处逼近过来,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地仰着脸目瞪口呆的瞧着那-大片疯狂的飞行动物。

    小巧的翠鸟、可爱的金丝雀、温柔的文鸟、鲜艳的孔雀、美丽的鸳鸯、凶悍的老鹰、笨笨的塘鹅……密密麻麻的整片天空都被大大小小的翅膀掩住了阳光,伴随着凄厉凶猛的鸟叫,教人光是看着就冷汗直冒。

    “天哪!它们……它们疯了!”神官屏着气说。

    “嘉肯!”大祭师当机立断转向嘉肯。“快,用你的风……”

    “不可能,”大祭师还没说完,嘉肯就开始猛摇头了。“它们数量太庞大,范围太宽广了!”

    大祭师再转向安亚。“安亚,叫风之精灵把它们带走!”

    “不行,”安亚也毫不犹豫地给予拒绝了。“要带走这么大一群鸟儿必定需要很大的飓风,在那种疯狂状况之下,它们难免会受伤,甚至有很多小鸟都会死掉,这是不被允许的!”

    “说什么鬼话!”大祭师急得怒吼。“难道我们被那些笨鸟啄死就是被允许的吗?你不要以为小鸟就啄不死人,老鹰可是吃肉的!”

    “你嗓门大啊!”安亚忍不住也吼了回去。“我当然知道老鹰是吃肉的,而且不只老鹰,很多鸟类都是吃肉的,搞不好它们最喜欢人肉也说不定,可是大自然的精灵不允许伤害生命,这是他们的规则,你凶我有什么用!”

    “那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安亚没好气地说,随即又怪叫一声。“耶?怪了,明明说是你们要打先锋的说,怎么现在又打算赖到我头上来了?”

    大祭师顿感啼笑皆非。“这种时候你还跟我计较这些?”

    “为什么不计较?我偏偏……”

    “好了,好了,我们都快被当成点心吃掉了,”神官气急败坏地插到两人中间。“你们还有时间在这里吵这种无聊的事!还不快想办……”

    “我来吧!”

    安亚闻声回头,赫然见到狄修斯不知何时已不声不响地摸到她身后。

    “不行,你的身体还没完全好呀!”

    “差不多好了。”

    “可是……”

    “不然还能怎么办?和它们坐下来谈判?”狄修斯在微笑,但他的笑容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还是……”他突然俯下身去把嘴附在安亚耳边低语--旁人绝对听不见的低语。“你宁愿我被它们吃掉?”

    心中一凛,“胡说!”安亚心虚地冲口而出。“我怎么可能那么想,你……你为什么这么说?”他是在开玩笑的吧?

    狄修靳仍然在微笑,“我是不是胡说你自己最清楚,不过……”在众目睽睽中,在危机环伺之下,他竟然肆无忌惮地亲了她一下,然后才继续耳语。“很抱歉,我不会死,至少在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希望我死之前,我绝对不会死!”

    一听,安亚不禁骇然失色,并脱口惊呼:“你怎么知……”随即又及时捂住了嘴,并惶恐地望住狄修斯,目光中写满了说不尽的懊恼与恐惧。

    在众人的狐疑眼光的注视下,狄修斯大笑着转身面对那一大片疯狂的鸟儿,而安亚却悄悄地、悄悄地往后退……退……退……

    他知道了!

    JJJJJJJJJJJJJJJJJ

    “安亚呢?”

    “送”走了那群鸟儿之后,大家才发现安亚不见了,最担心的自然是大祭师和神官,他们马上就盯住狄修斯问上了。

    狄修斯耸耸肩。“躲起来了吧!我猜。”

    “为什么?”大祭师双眼微眯。“你刚刚究竟对她说了些什么?她为什么会那么害怕?”

    狄修斯没有回答,仅是有意无意地瞥了塔莉一眼,而后迳自转身离去。“我去找她。”他第一个就找去他的帐篷,他有预感她应该会在那儿。

    果然没错,这大热天的,安亚居然把自己整个人包在毯子里缩成一团窝在床褥上,狄修斯看了实在忍俊不住。他笑着摇摇头,然后轻手轻脚地来到她身后躺下,再从后面将她拥入怀中,并将下颔抵在她的头顶上。

    安亚一动不动,好似她已经睡着了,但狄修斯知道她清醒得很,就算你一棒子敲在她的脑袋瓜子上,她都不一定睡得着。

    “安亚,”轻轻的,他低唤。“还是不愿意告诉我吗?没关系,我会等,等到你愿意告诉我的时候,在那之前,我绝对不会死的,安亚,不管你使出什么手段,要弄什么计谋,我都不会被你害死的!”

    他的声音是那么温柔、语气是如此深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在说什么绵绵倩话,可实际上的内容却又是如此令人战栗、教人惊悚。

    狄修斯感觉到安亚微微颤抖了一下,于是他双臂更使力地抱紧了她,也越加轻柔地在她耳边呢喃。

    “告诉我吧!安亚,不要一个人苦恼,让我分担吧!”

    但是,安亚始终不出声,狄修斯只好默默地拥着她。过了许久,久到足以今双方都认为对方可能睡着了,安亚才突然发出细若蚊蚋般的声音轻唤他的名字。

    “狄修靳?”

    “嗯?”

    “如果……如果我告诉你所有的事,你愿意……愿意立刻死吗?”

    倘若是在以往,狄修靳绝对不会有丝毫犹豫,他会立刻答应她,但是现在……

    “你可以先告诉我,如果我死了,你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吗?”他反问。

    “……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是神女嘛!是特别选出来的神女,哪可能会受到多严重的惩罚,你说对不对?”

    当然不对!

    任何人都听得出来她语气中的装腔作势,连三岁小鬼都不会相信她的鬼扯!

    “我要听实话。”

    安亚瑟缩了一下,又恢复沉默了。于是,狄修靳可以确定另一件事了。

    虽然原因不明,而且话说起来也很矛盾,但她要他死的确是为他着想,可是如果他真的死了,她就会受到惩罚,而这个惩罚绝对不轻松。

    这种事他怎么可能让它发生呢!

    啮啮啮

    大自然的一切都是美丽的,虽然模样迥然不同,但各有各的韵味儿,无论是浪漫的大海、莽莽的草原、浩瀚的大漠,或者是丛山峻岭,只要它静静地待在那里,你就会感到大自然的一切是那么的迷人。

    然而,这一切并不是随时都这么美的,当大自然愤怒的时候,它也可以是非常恐怖的,譬如海啸翻天、火山爆发之际,人们便无法不诅咒大自然的恶劣了。

    但是,从没有任何一刻,大自然会如此令人惊悚。

    这是一个闷热的午后,天上没有半片云,也没有一丝风,只有火辣辣的日头和闷得教人窒息的热气,除了尽忠职守的特卫队黑武士守卫之外,几乎所有人都躲到林间的树荫底下喘息了,不消多久,大家就开始轮流点着脑袋打起盹来了。

    然后,在同一瞬间,大家突然同时被惊醒。

    塔莉满睑惊慌失措地东张西望,“那……那是什么?”她的声音恐惧得都有点变调了。

    眼见可怕的事发生固然令人惊惧,但还不算最恐怖,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才真的教人感到无尽的恐慌。

    众人正面面相观惊疑问,那种奇怪的感觉再一次袭来了。

    那是一种非常沉重的震动,不是地震,却比地震更具有震撼力;不是海啸,却比海啸更有威力感;那种感觉好像是蛮荒时代超巨型生物的步伐,更好像大地在翻身似的教人惊恐莫名,仿佛这个世界即将倒转过来似的。

    “这是什么?”众人异口同声惊叫,包括狄修斯在内。

    随后,守卫黑武士之一便跌跌撞撞地从林外跑进来,一脸的恐惧、满身的惊慌,一手指着东方,一边结结巴巴地叫着:“那……那个……那个……”

    这实在是相当不可思议,因为黑武士特卫队一向是出了名的冷心铁面,无情无性,除了风王的命令之外,没有人能撼动得了他们半分,也没人见过他们为了任何事而改变脸色,更何况是如此的惊慌失措!

    于是,一语不发地,众人相继跑出树林间冲到平坦的草原上,并循着黑武士所指的方向看过去……瞬间,每个人都全身发冷地僵住了。

    大自然是美丽的,只要它静静地待在那里,你就会感到大自然是那么的迷人。

    但如果它“动”了呢?

    蔚蓝澄碧的天空下是淡远的青山,横亘一片如绿带般,蓊郁的葱绿、深远的静谧,仿佛能洗涤去凡人满腔的俗念烦恼,重新塑造出一份空灵淡薄的坦荡胸怀,安详的沉淀于天地间的缥缈与淡雅。

    但如果它“动”了呢?不,不是如果,是……

    它已经在“动”了!!

    众人张口结舌地瞠目望着东方那片正在缓缓“蠕动”的山脉,这绝非形容词,而是它真真正正的在蠕动,彷佛蚯蚓似的蠕动,就是它的蠕动引起大地一阵阵的奇异震动感,不是地震,却比地震更具有震撼力;不是海啸,却比海啸更有威力感。

    然而,更可怕的还在后面,那片山脉蠕动片刻后,竟然拾起“头”来——那是它的头吧?

    紧跟着,它徐徐撑起“双臂”——顺便洒落满地泥上、岩石;之后,它端端整整地“坐”起来“张望”了一下——一道溪流从它“脸部”下方潺潺而下,好像歪嘴白痴流口水;接着,它又“翻身”跪起“双膝”——掉落更多的泥土、岩石、百年老树与鸟巢,愤怒的小鸟在它周遭吱吱叫抗议;最后,它“站”起来了——很巧,它的“胯下”恰好有一座光秃秃的擎天冈,原来它是“男”的,虽然有点“发育不良”。

    山,“站”起来了!

    扑通一声,塔莉吓得晕厥过去了,至于其他人,则依然陷于目瞪口呆之中而无法自拔,全都不想相信自己的眼睛却又不能不相信,也都宁愿这是在作梦却又偏偏不是在作梦——现实未免太过恐怖残酷了吧!

    过了好半天工夫之后,大祭师和神官才逐渐回过神来,并想起来他们还有嘴巴可以问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那那……那……”是怎么一回事?

    “我我……我我……”怎么知道!

    “现……现现现……”在怎么办?

    “你你……你你……”问我,我问谁?

    于是,仿佛拥有最高阶段的默契似的,大家不约而同的看向狄修斯。

    在众多“热情”目光的投注之下,狄修斯表现出令人赞佩的勇气,他若无其事地耸耸肩。“大概又是那个女人搞的鬼吧!不过,它已经不再动了不是吗?”虽然一时之间他也被吓到了,但他倒是比任何人都要来得镇定,也是最快恢复过来的。

    “可可可是……它它它……”在瞪我们!

    “被它看两眼又不会死!”

    “但但但……它它要是又又又……”动了,怎么办?

    “跟它打招呼?”见所有人都好像是要吃了他似的用眼睛咬住他,狄修靳忙投降。“好好好,不打招呼、不打招呼,那只有……”说着,他俯视怀中的安亚,却不禁感到有点意外。

    虽然她两手依然揪紧了他的衣襟,脸上神情却不复惊恐,相反的,还有点兴奋。

    他两眉微耸,随即附在她耳边低语。“你希望它能来踩死我吗?”

    娇躯震了震,兴奋的表情瞬间消失,没看他一眼,安亚兀自咕哝,“山之精灵,说吧!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然后,她微侧着脑袋聆听,越听脸色就越怪异,间或瞄上狄修斯几眼,最后,她才说:“我知道了,不过,这种事不是我能作决定的,是……”她又瞄了狄修斯一眼,再转向大祭师和神官。“他们决定的。”

    大祭师忙问:“什么事?”

    松开揪住狄修斯衣襟的手,安亚转个身背靠狄修斯仰望那座“山人”。“那是沙达王妃搞的鬼没错,不过,它不会对我们怎么样,因为她知道拿那玩意儿来对付我们也没用,那个……”她用下巴指了指。“只是给我们看的而已。”

    “看?”大祭师与神官啼笑皆非地面面相觑。“给我们看的?”这是哪一号艺术品吗?

    “对,只是给我们看的,但是……”安亚双眸徐徐转向大祭师。“在西方大地总共有二十一个这种、这种……东西,它们分布在各个人口稠密的地区,那个女人给我们两天的时间,如果两天之内我们不能达成她的要求,其他那十二个这种、这种……东西,它们就会开始行动,我想,不用我另外说明那些东西开始行动之后的结果吧?”

    废话!光是自己想像就够他们吐血了!

    大祭师咽了口口水。“她……要求的是你的血?”

    “不只,”安亚面无表情,“她不但要我的血,还要……”她突然反手握住狄修斯的手。“狄修斯的命。”

    众人甫始一愣。才刚从昏厥中醒转过来的塔莉一听到最后一句,立刻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并尖锐地叫道:“不行!风王绝对不能死!”

    安亚双眼倏眯,“怎么,那个奸诈狡猾的精灵王又找上你了吗?”她发出嘲讽的冷笑声。“他要你放任西方大地的人全都死光光也没关系吗?说的也是,反正死的又不是你们北方大地的人,你也不痛不痒!”她刻薄地说。

    塔莉面色难堪地咬住下唇。“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风王绝对不能死,你明明比我更清楚的不是吗?因为他是……”

    啪一声,安亚突然愤怒地甩了塔莉一巴掌,也甩掉了塔莉后面的话,“你敢说!”她尖叫。“没有我的同意,你敢说出来!”

    四周突然陷入一种古怪的静默之中,塔莉捂着脸颊呆呆的看着安亚,神情懊悔又无可奈何,其他人则是惊讶莫名地瞪着安亚,不敢相信她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来,唯有狄修斯,他轻叹,并谅解地将安亚再次拥入怀中。

    “如果你真的这么希望我死,那就告诉我原因,我会……”

    又是啪一声,这次安亚甩的是狄修斯的耳光,她绝望又哀伤地看着狄修斯脸颊上立刻浮起鲜红的掌印,“既然你知道我想要你死,你为什么不乖乖的去死?”她不顾一切地尖吼着,热泪亦随之溢眶而出。“如果你真的爱我,就去死啊!不要问我原因,去死吧!”

    她哭吼着转身奔离,狄修斯正欲追上去,却一手一个被大祭师和塔莉抓住。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绝对不能死啊!”

    一声不吭,狄修斯沉着脸甩开他们,并拔腿追了上去,大祭师只好改抓住塔莉。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你说狄修斯绝对不能死呢?”

    塔莉哭丧着脸,并歉然垂下双眸。“对不起,我不能说,除非神女同意,否则我什么也不能说呀!”

    大祭师蹙眉与神官相对片刻,再仰头与那个正在“俯视”他们的“山人”相对瞪眼——天知道那两个黑洞是不是它的眼睛。

    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在一座浅浅的山洞中,狄修斯终于找到了安亚——真佩服她,居然还有胆子跑进“山洞”里来。藉着由山洞缝隙穿透进来的日光,他可以清楚看见安亚面对洞壁角落,双臂抱膝埋头无声饮泣。

    痛苦的哭泣固然让人悲伤,无声的饮泣却更教人心碎。

    俏然地,他来到她身后坐下,双臂以足以令人融化的温柔抱住她,再用他最深挚的感情告诉她,“我爱你。”

    一声禁不住的哽咽,安亚蓦然回身扑进他怀里放声大哭,她哭得声嘶力竭、惊天动地,简直就像是鬼哭神号,但狄修斯还是可以听得出来她哭声中的痛苦、哀伤与绝望,然而他也知道在这种时候,安慰是最无意义的行为,让她尽情哭到爽,这才是最“健康”的做法。

    良久、良久后——

    终于,她的哭声停了,只剩下间歇性的抽噎,他温柔地抚挲着她的背脊。

    “安亚?”

    她又揪住了他胸前的衣襟——湿淋淋的衣襟,沉默地痛苦挣扎片刻后,才沙哑地低喃道:“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你先回去,让我一个人在这儿静静地好好想一想,明天这个时候你再来找我,我……我会给你你想要的答案。”

    狄修斯并不是很愿意让她独自一个人留在这儿,但她虽然是用征求同意的口吻,语气上却很坚持:她需要一个人独自思考,否则她什么也不会透露。在这种情况下,他也只好勉为其难的同意了。

    “明天这个时候?”

    “……对,明天这个时候。”

    “好,明天这个时候我再来找你。”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林间空地上,见狄修斯竟然一个人回来,正在焦急等待的大祭师与神官不禁同时跳起来追着他问:“安亚呢?”

    狄修斯漫不经心地在一块纠结的树根上坐下。“她说再给她一点时间,明天她会告诉我所有的事情。”

    大祭师与神官怀疑地互觑一眼。“她真的会说吗?”

    狄修斯耸耸肩。“谁知道。”

    于是,大祭师与神官再次不约而同转向塔莉,看得塔莉不由自主地又瑟缩了一下,在大祭师开口之前,她已抢着先撇清责任了。

    “不要问我,我什么也不能说!”

    大祭师微一攒眉,随即又咧出友善无害的笑容来。“好,你什么也不用说,你只要摇头和点头就行了,可以吧?”

    “摇头和点头?”塔莉迟疑着。

    “是啊!”大祭师双眼纯真地眨呀眨的。“你想想,如果这件事真这么重要,是不是多一点人来一起说服那个顽固的小女人比较好呢?”

    又犹豫片刻后,塔莉终于勉强同意了。“好,我只是摇头和点头,什么都不说喔!”

    “没问题,这样就行了!”大祭师和神官兴奋地相互笑了一下,并抢着在塔莉面前席地坐下,“那么……”大祭师略微想了一下。“第一个问题,根据我的猜测,要对付基纳魔神最重要的主角是狄修斯,而不是巫马王?”

    毫不犹豫的,塔莉用力点了一下脑袋。

    “不过……”朝狄修斯那儿瞥去一眼,“因为胜负尚是未定之数,所以安亚不愿意让他去冒险?”大祭师猜测。

    塔莉迟疑了一下,随即再次颔首。

    “既是如此,”大祭师的表情倏地转为困惑。“那安亚为什么反而希望狄修斯赶快死呢?这样一点道理都没有嘛!”

    塔莉两手一摊,表示她也不明白,

    “对呀!如果安亚真的希望狄修斯赶快死,那她就不应该反对让狄修斯去和基纳魔神对决吧?”神官同样感到不解。

    塔莉翻翻白眼,表示她也不知道安亚究竟在想什么?

    “还有一个问题,狄修斯要不要去和基纳魔神对决又关安亚什么事了?”大祭师又问。“是因为如果安亚坚决反对的话,狄修斯就不会去和基纳魔神对决吗?或者是还有其他我们不知道的原因?”

    塔莉两眼乱瞟四方,状似没听见。

    大祭师刚一皱眉,随即又恍然改口道:“啊!对不起,我应该问:如果安亚坚决反对的话,狄修斯就不会去和基纳魔神对决,所以一定要经过安亚的同意吗?”

    塔莉摇摇头。

    “哦……那是……”大祭师抚着光溜溜的下巴沉吟,“嗯……啊!难道他们必须一起合作对抗基纳魔神吗……咦,也不对?唔……那就是反过来,安亚必须先说服狄修斯,狄修斯才肯去对付基纳魔神……耶,还是不对?嗯……嗯……到底是什么呢……”

    狄修斯听得都快睡着了。“拜托,别再猜了,按照你这种猜法,就算你猜到明年也不一定猜得到,倒不如乖乖等到明天让安亚告诉我就好了。”

    大祭师眼一瞪。“那要是她还是不肯说呢?”

    “那我就再等罗!”狄修斯无所谓地说。“反正到最后她还是要说的。”

    “那如果她根本没打算要说出来呢?”

    狄修斯蹙眉瞥他—眼,而后低眸沉默半晌。

    “那我只好莫名其妙的把命送给她罗!”

    然而,狄修斯却怎么也没料到,当翌日同一个时刻他又来到山洞找安亚时,安亚既没有老实吐露一切,也非死不肯松口,她竟然是……

    落跑了!

    精采待绩……

    将近一年前,她们在黑夜笼罩的沙漠里分道扬镳,将近一年后,她们在阳光普照的海上重逢,两个看似年龄相近,实际上却相差一百岁的女人相互瞪着对方,一人满眼惊讶,-人满脸嫉妒怨恨。

    安亚惊讶,因为往日的白发神女不复高雅纯洁,如今的沙达王妃冶艳淫媚,安亚实在不能明白她为什么甘心做这么巨大的转变?

    就只为了那俗世的荣耀吗?

    而沙达王妃自然是嫉妒安亚的年轻,怨恨安亚“抢去”她神女的地位。她也不能明白,一无功劳、二无苦劳、三无惊人美貌的安亚凭什么得到这么光耀的身分?

    她就是无法甘心!

    “毕竟是在西方大地长大的,明明是东方大地的人,一听到他们有危险,马上就来自投罗网了,不愧是神女呀!”沙达王妃神情不屑,语气嘲讽地说。

    “我不是为他们,”安亚断然道。“我是来跟你谈条件的。”

    “谈条件?”沙达王妃有趣地笑了。“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安亚举出一根手指头,“第一,就算是在你的船上,我也有把握你绝对碰不了我。”话落,她再伸出第二根手指头,“第二,虽然我是神女没错,但是我才不管什么东方大地、西方大地、南方大地或北方大地人民的死活。”接着,她又伸出了第三根手指头。“第三,纵使你不喜欢我的条件,但我保证你的基纳魔神一定喜欢得很!”

    沙达王妃闻言,两眼徐徐眯了起来。“是吗?好,那我就姑且先听听看。说吧!你的条件是什么?”

    安亚放下手。“很简单,我马上就可以给你神女的血,但是……”

    沙达王妃的双眸骤然大睁。“你马上就可以给我你的血?”

    “没错。”

    两只眼睛不可思议地盯着安亚片刻,沙达王妃蓦地又眯起双眼。

    “那么你的条件是?”

    “我刚刚说过很简单的。”

    “那就说啊!”

    安亚倏地泛出一抹诡异的微笑。

    “我要基纳魔神出来之后的头一件事就先杀了狄修斯!”

(快捷键:←)上一章  黑魔王传说Part4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