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灵言情小说-鬼面夫君-第二章 洞房-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江南 >> 情有独钟,因祸得福 >> 鬼面夫君作者:古灵 | 收藏本站
鬼面夫君 第二章 洞房 作者:古灵
    华馆十里、夜市千灯,外商云集、富甲天下.园林秀丽的扬州是江淮流域市镇中,最为绚丽多彩的城市,商业繁荣,店肆栉比鳞次,士民风尚侈靡.扬州城内多数的富商之家还有昼睡之习,亦即每日清晨入睡,傍晚才醒,然后燃烛治家事,饮食燕乐,往往通宵达旦,又睡终日;而随著一年四季节气的更迭,扬州居民也都要举行各种活动.这一日,三月清明刚过不久,在锣鼓喧嚷声中,江南数一数二的大富商裴仲湖为独生子裴逸凡娶进媳妇.但在裴逸凡的坚持下,裴家并未大肆宴客,仅是寥寥几桌亲友聚会而已,甚至扬州的人都只知道裴逸凡娶了媳妇儿,却不知道到底娶了谁家的女孩儿,众人猜测应该是某户贫家女.连拜天地,裴逸凡也不愿意踏出寒月苑一步,裴仲湖夫妇只好在寒月楼的正厅中,由裴安唱礼,让新婚夫妇跪拜成婚,之后,新娘被引入二楼的洞房中,而按礼,新郎应该至府中大厅陪客饮宴.但“应该”,并不代表一定要,当新娘在楼上新房里饿得肚子像起雷鸣时,他就呆在楼下书房中对月叹息.他不了解新娘子为什么愿意嫁过来?

    她是巨擘富豪的千金,据闻还是艳冠塞外的绝色美女,今年只有十七岁,她为什么愿意嫁给一个既残又跛的陌生人呢?她不怕被嘲讽、被讪笑、被他拖累一辈子吗?

    他除了不了解她的想法外,更害怕会看见另一双厌恶的瞳眸!

    所有的女人见了他都会惊喘厌恶地别开眼,没有人愿意面对他这张恐怖的容貌,只除了他可怜的娘亲,在她眼里,他永远是以前那个俊美潇洒的儿子.但他不是,至少现在已经不是了啊!

    因为,他怕新娘子一见他就会尖叫晕倒,到时候,他如何和她进行“房事”,为爹娘制造“孙子”呢?

    或者,他可以先熄灭烛火?在看不见彼此的情况下,或许她比较可以接受他……

    远处传来二更的梆响,陪侍在侧的书僮裴安,小心翼翼地觑他一眼.“二更了,少爷。”他小小声地催促著.裴逸凡轻叹,知道自己不能再拖下去,为了爹娘,他勉强娶了一个媳妇儿,现在,为了爹娘,他只好再一次让自己陷于卑贱自怜中了!

    抬手取下眼罩,他微跛著走出书房,同时自嘲地一笑.既然注定要受惊吓,还是让她一次吓个够本吧!

    该死!他怎么还不快点来啊?她真的快饿死了啦!

    媛媛几乎忍不住想自行掀开盖头去大吃大喝一顿了,可是手才一碰到红巾,爹爹那烦人的嘱咐便又开始在她脑海中作祟了.“媛媛啊!你可要好生记住哪!嫁做人家的媳妇,就得遵守人家的规矩,不能再像在家中一般随随便便的了,千万不要被他们休回家来,丢了咱们冉家堡的脸,否则,你过世的娘亲也会死不瞑目哪!”

    一想到这里,玉手就不由得沮丧地垂下.该死的爹爹,该死的那个什么裴逸凡!为什么就不能替她想一下?整天没吃没喝的就快饿扁了,她又该如何去守那甚摩见鬼的规矩呢?

    就像在配合她的怨叹似的,一串恼人的肚鸣又咕噜咕噜响了起来.她终于忍不住了!猛地跳起来,小心翼翼地摸到桌边,从红头巾下,一眼就瞧见一盘饺子,正想拈起一颗来垫垫底儿,就听到门咿呀一声的开了.她整个人顿时僵住不动,不知是该立刻退回床上做她的羞怯新嫁娘,还是索性坐下来开始大吃算了?

    实在该死!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

    她暗咒著决定就“定格”在这儿,反正等一会儿还不是要来吃吃喝喝的.在另一声关门声响起后,凭著感觉,她知道来人,或者该说是新郎,也就是她的夫婿,来到她身边,她低著头,看到一双靴子就停在她的前方,可却好一会儿没动静.所有的耐性终于宣告完胆大吉,她忍不住娇声叫道:“喂!拜托快一点好不好?我快饿死了啦!”

    新郎似乎楞了一下,愣愣的重复,“快一点?”

    “对啦!快点掀开我的盖头啊!我自己不能掀的嘛!”媛媛不耐烦地说.对方“哦!”了一声,又迟疑了好半晌,才慢吞吞地拿起里著红纸的秤杆挑起她的盖头.在“露脸”的那一刻,媛媛很本能的朝前方望去,她总得先认清楚自己的夫婿长啥样子吧!

    映入眼廉的是个相当俊美的男人,剑眉星目、唇红齿白,实在是俊俏极了.可惜只有右脸如此;他的左脸呃……不太顺眼……嗯!事实上,是该说很丑陋!

    只见一条又长又粗的疤痕刚刚好从他的左颊中间垂直划下,很准确的将他的左脸分成两半,还连带的把左眼也给毁了.凹陷的左眼眶让他的左脸更添几分诡异恐怖的味道.除了这条可怖的疤痕外,还有另一条较短的,但同样深粗的伤疤与其平行排列著,隔约两、三公分左右.从他的左脸上,只能瞧见丑陋的疤痕,可在他俊逸的右脸上,却可以很明显的察觉到他的紧张戒备与佯装出来的冷漠,但那也只是一瞬间,因为裴逸凡见到新婚妻子的那一霎那,便震摄住了,脸上的神情除了惊艳之外,别无其他.天哪!多美的人儿啊!他一直以为再也不会有比若雪更美的女人了,可如今才知道自己大错特错.在那大红凤冠霞帔之下的脸蛋儿,看起来年纪不过十七、八岁,弯弯的两道黛眉下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挺直的俏鼻、鲜红欲滴的樱唇、细如凝脂的肌肤,不像一般中原女子似的苍白,反而透著一抹健康的粉红色.世上不乏美得迷人的女子,可他眼前的小妻子,不但美得清奇,也艳得像一团火,只要看她一眼,便能让人终身难忘;而只要她回看一眼,就能令人如痴如醉、心憾神摇,甚至于骨蚀魂销,美目再一转,所有的魂儿都能被她勾去.他一时之间忘了自身的伤残,只能失神地呆呆的瞧著她.媛媛早就习惯人家痴看她的模样,不在意的耸耸肩,同时迫不及待地自行取下重如千金的凤冠,轻松地吁了一口气后,这才抛给他一个甜甜的笑容.“我叫媛媛,你这么叫我就行了,别什么娘子、夫人的,好恶心喔!”

    她说著,还顺手把凤冠往梳妆台上随意一扔.“每次听我大哥这么叫我大嫂,我浑身鸡皮疙瘩就都会冒出来“见客”哩!”话落,随即像想起什么似的“啊!”了一声,然后忙转过身去斟酒.裴逸凡终于回过神来了,赶忙重新筑建起适才不小心崩溃的防御网,并压抑住自心底油然而生的自惭形秽,再暗自诧异著媛媛为什么没有“失声惊叫”,并面露憎恶之色,或踉跄退避三尺后,再来一个戏剧性的昏倒什么的?甚至连身为新娘子的娇羞都省了,反而泰然自若地给他一个几近顽皮的笑容?

    她没瞧见他的脸吗?或是没瞧清楚?

    正在疑惑间,媛媛突然回过身来,开开心心地递给他一杯酒.“哪!喜婆说的,这叫交杯酒。”说著,她先行一饮而尽,旋即皱了皱眉头.“唔,这酒好淡哪!跟水一样嘛!还是我们那儿的白乾喝起来过瘾,我们都是大碗大碗的喝喔!哪像这个……”她举举手中的小酒杯.“真小气,连蚂蚁都淹不死哩!”

    不是吧?她是个女酒鬼吗?裴逸凡不自觉的又愣愣地张大了嘴.眼睛骨碌一转,媛媛又嘟起小嘴,催促道:“喂!快点喝啊?”

    裴逸凡“啊!”了一声,忙喝下酒,媛媛这才满意地笑了笑,然后又轻轻地攒起眉沉吟著.“嗯!好,交杯酒喝过了,再来该是什么呢……哦!对了!”

    她嘀咕著转过身去,不一会儿又回过身来,两手还各拈著一颗水饺,而右手的水饺就在裴逸凡猝不及防之下硬塞进他的嘴里,左手的则放进自己口中,顺便神秘兮兮地挤眉弄眼说:“听说这是半生不熟的喔!”

    而当裴逸凡尚忙著嚼食水饺时,媛媛又接二连三地往他嘴里硬塞了红枣、桂圆和花生莲子汤一匙,险些把他噫死,可她自己却吃得不亦乐乎.“嗯!嗯!好吃,比我们那边的还好吃哩……唔!唔!改行的规矩都行过了,现在我可以吃个痛快了吧?”

    眼看她毫不客气的坐下来就大吃大喝,裴逸凡再次愣住了.到底他是新郎,还是她是新郎?

    “耶?你还站著干什么?你不饿吗?要是饿了就赶快吃,待会儿被我吃光了可别抱怨喔!”

    呃……看样子,好像她才是新郎哩!

    他才刚迟疑地坐下,面前的碗里便落下了一块雪花莲子糕.“嗯!那个很好吃,你吃吃看!”

    他默默地咬了一口,默默地咀嚼著,并瞧她一下子吞下十几口;他再咬一口,她又是另外十几口,等他整块莲子糕吃完,她早就如同风卷残云般将所有的点心吃光光了!

    看她满足地吁出一口气,他默默地为她斟了一杯酒,只见她又是仰首而尽.“天啊!我终于活回来了!”她叹道:“你都不知道啊!从昨天开始,她们就不准我吃东西了呢!说身么要是吃了东西,今天就会不太方便……”她嗤之以鼻地哼了一声.“见鬼的不方便啦!我要是饿昏了,那才是真的难看呢!”

    说著,她双手撑在桌上支著下颔,两颗乌溜溜的大眼开始在他脸上好奇地溜来溜去,裴逸凡直觉地沉下脸,侧过头去.“喂!你……”

    她最好不要问他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裴逸凡咬牙暗忖.“你叫裴逸凡是不是?那我以后该叫你什么呢?夫君吗?还是相公?姊姊们说南边的人都是这么叫的,可是……”说著,她装了一个鬼脸.“好奇怪喔!我能不能加上你的名字啊?”

    他讶异地眨了眨眼,好一会儿后才回答.“随你高兴。”

    媛媛开心地笑了,接著,大大的瞳眸缓缓地往下绕了一圈.她最好不要问他的脚是如何跛的!裴逸凡再次暗忖.“我说逸凡相公,我呢……”媛媛又把目光盯回他脸上,还带点不好意思的神情.“我娘早就过世了,所以很多事我都不太清楚,那个呢……”

    她嘿嘿一笑.“姊姊她们是有教过我明儿个一早我该如何去向……呃、公公婆婆请安,可是呢……”她又是哈哈两声.“爹老说我粗手粗脚的,我怕做错什么自己不知道,因此呢……”

    她突然冒出满脸谄媚笑容.“如果你方便……嘿嘿,明儿个能不能陪我去向公婆请安?要是我做错了什么,你就赶紧提醒我一下,好不好?”

    裴逸凡瞪眼盯著她的笑容半晌,不知为何,心中一股没来由的怒气开始在胸口聚集,且逐渐澎湃汹涌.裴逸凡终于忍不住吼道:“难道你没看到吗?”

    媛媛的笑容倏地消失,只剩满脸地愕然,“看到?看到什么?”她困惑地问.裴逸凡咬住下唇,心一狠,抬起手猛地往脸上一指.“这个!你没有看到这个吗?”

    他宁愿她尖叫、昏倒,却受不了她的“忽视”,更不需要她的怜悯!见鬼了,他才不相信,像她这么美的人,会真的不在意夫婿的丑陋!

    “那个!”媛媛猛地翻个白眼.“拜托,我又不是瞎子,当然早就看到啦!”

    裴逸凡重重的点头.“好,那你老实说,你不觉得它很恐怖吗?”

    “恐怖?那就叫恐怖?”媛媛嗤之以鼻.“告诉你,你的还直直的一条,可我堂哥脸上那道疤……”说著,她拿食指从自己右耳前画向下巴.“就像是一条蜈蚣在脸上爬一样哩!还有啊!大表嫂在一次火灾中受了伤,整张脸毁了一半,头发剩下不到三分之一,可大表哥还不是照样喜欢她?而你不过是两条疤而已,又算得了什么?”

    “我还瞎了一只眼。”裴逸凡怒道.“你还有一只眼哪!”媛媛反驳.“可我大表嫂全瞎啦!”

    裴逸凡窒了窒,随即跳起来,故意跛得很厉害地走了两步.“还有我的脚……”

    “我二哥断了一只胳膊,”媛媛懒懒地为自己斟了一杯酒.“齐肩斩断了,他还是因为中了毒针,所以不得已,只好自己砍断自己的手臂呢!”

    裴逸凡不自觉的倒抽一口寒气,整个人震慑住了.“那又怎么样?”媛媛啜著酒.“不过是把右手剑、交到左手去使而已嘛!他还不是生龙活虎地照样到处乱跑。”

    她抬眼凝视著新婚夫君,轻松调皮的神情已然消失无踪,取而带的是谨慎肃穆的神色.“爹早说了,说你受伤之后就变了一个人,我不懂,男人的外表真有那么重要吗?我以为只有女人才会如此小心眼呢!瞎了一只眼又如何?你还看得见啊!脚跛了就跛了嘛!又不是断了不能走了。”

    她指指自己的太阳穴,“重要的是脑袋里的东西,还有……”她往下移,指著心口.“你的心,这才是最重要的.爹说你天资异常聪颖,这是我愿意嫁过来的因素之一,你的外表如何,我根本不在意,明白吗?”

    裴逸凡的脸颊微微抽搐著,却仍嘴硬地说:“等你被人嘲讽讥笑几次后,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媛媛耸耸肩.“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罗!现在嘛……还是讨论目前的事比较重要吧?”

    目前的事?裴逸凡不由得眯了眯眼.“什么事?”

    他就知道,没有一个女人愿意跟如此丑陋的人睡在一起的,一个弄不好,说不定半夜醒来时会被活活吓死!

    媛媛很不客气地送他一颗白眼球,嗔道:“明儿个一早的事啊!你到底陪不陪我去嘛?”

    “哦……不用了,”裴逸凡慢吞吞地说:“我娘说不用了,亲友长辈们那儿她和爹自然会为我们招呼,也不会让人来骚扰我们,只教我们在这寒月楼里安静的度过新婚,免得出去会……”他自嘲地撇了撇嘴.“平添烦扰。”

    他知道娘亲的心思是怕新娘会受不了外界的嘲笑眼光而逃回娘家,所以,像叫他们在这安静的世界里先培养出感情再说;可他却不敢有此奢想,只要新娘子不怕他、不讨厌他,他就很满足了!

    媛媛双眼陡然一亮.“真的?太好了!”

    看吧!说了那么多好听的话,结果她也是不愿和他一块儿让人瞧见的.裴逸凡面无表情地坐下,并为自己斟了一杯酒.媛媛根本没注意到他的脸色,兀自笑开了小嘴,“真是太棒了,既然没有那一套烦人的俗节,那我就可以自由自在地偷溜出去逛个痛快了!”她用小手扯了扯裴逸凡的衣袖.“喂!逸凡相公,你可要负责带我出去好好的玩个过瘾哦!”

    “噗!”一声,刚入喉的酒全数喷呛而出,媛媛快如闪电地挪移开去,却仍是被几滴酒水喷到,她皱眉噘嘴地拉著裙摆直瞪眼.“干嘛啊!怎么喝那种酒都会呛到?你的酒量不是那么差的吧?”

    裴逸凡呛咳了半天才止住,随即哑著声音不敢置信地问:“你……你要我带你出去玩?”

    “当然啊!”媛媛理所当然地抬起眼猛点头,“扬州是你的地盘嘛!自然是你要带我去逛的啊!”她说著,又往下瞧了瞧被喷上酒水的裙摆.“大姐也警告过我,这里不像我们那儿,不兴女孩子家独身到处乱跑的,都得有人陪著才行嘛!”

    裴逸凡不解地瞪著她.“你不想跟我在府里面见亲友,却要我陪你出去玩?”

    “那不一样嘛!”

    媛媛说著,开始褪下新娘服,露出里面的纷色中衣,更让无限美好的曲线展现在裴逸凡得眼底.裴逸凡骤睁独眸,蓦然觉得呼吸有些困难,屋内更似乎多了一盆火般热了许多.丝毫不察的媛媛仍迳自将钗钿解下,任由满头漆黑如墨的青丝如瀑布般倾泻而下.“你不知道,在家里,爹和大姐就交代过好几回啦!什么大户人家规矩要慎守,说话也得小心翼翼地免得得罪人,连走路都要踩莲花步,天哪……”她受不了地往上翻了一个白眼.“不如叫我死了算了!”

    裴逸凡猛灌下另一杯酒,努力平息浓浊的呼吸,在看著她坐上床沿,并脱下绣花鞋、白袜,精致细巧、雪白如玉的脚指头可爱的重复卷曲、伸直的动作.“可出了府门就不同啦!没有长辈盯著、没有规矩束缚著,我爱怎么笑、怎么闹都无所谓;再说,游江南是我最大的心愿,而你是我的夫君,自然是你要负责完成我的愿望罗!”

    裴逸凡倏地闭上眼,咬了咬牙.“我已经好久没有出门了。”

    媛媛曲起双脚,用双臂抱著,下颔定在膝盖上头,凝睇著他.“那就更应该出去走走罗!”

    裴逸凡睁眼怒瞪著她,“我不想出门!”她咬牙切齿地说.媛媛歪著脑袋打量他半晌,尔后耸耸肩,决定慢慢来,她总不能新婚第一天就把夫君手脚打结,给他来个下马威吧?还是过两天再把他的头摘下来当球踢就好了!

    “那就过几天再说吧!”说著,她慵懒地打了个呵欠,“好了,吃饱喝足,该睡罗!”话落,身躯已钻进被窝里躺好,静静的闭上眼,自在得仿佛在自己家里一般.突然间,裴逸凡发觉自己居然不知道如何是好,新娘子根本不暗常理的思考模式和举措,令他在意外之余,还有些手足无措.原来准备好的一箩筐冷漠淡然,完全无用武之地,他辛辛苦苦寻思了大半夜各种可能发生的状况,以便预先设想好适当的反应,可千思万想,就是没料想到是目前这种情况.塞北的姑娘都是这等豪爽吗?江湖儿女就是如此不拘小节吗?

    厅爹说她还会武功,或许就是仗著有功夫,所以,不担心他这个令人厌恶的丈夫会欺负她,她说不定连床边都靠近不了,就会“自动”飞到外面的荷花池去洗澡了!或者……把他另一条腿也弄跛了?

    “啊!对了!”

    媛媛突然又弹坐起来,叫正陷于各种凄惨幻想中的裴逸凡吓了好大一跳,以为自己就要被扔出楼去了.“逸凡相公,我想,先警告你一下比较好……”

    来了!裴逸凡不自觉的沉下脸,嘴角还逸出一抹冷笑.“我平常都爱抱著枕头睡觉,大姐还特地做了一个特大号的抱枕给我。”媛媛不好意思的搔搔脑袋.“可是,爹说我都嫁人了,还要抱著那么大一个枕头睡觉,实在太丢人了,所以就没肯让我带来。”

    她娇憨的一笑.“因此,如果你半夜醒来,发现自已被我死抱著不放手,千万别吓到,那是……嘿嘿!我的坏习惯。”

    裴逸凡再一次愕然的傻了眼,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反映才好了!

    爹娘替他娶媳妇,本是为了传宗接代,然而,裴逸凡在见了自己的新婚妻子后,却不想……不、是不敢碰她了.老天!她是那么的美绝尘寰?那么的清丽无双,而他却是个见不得人的鬼脸残废人,他哪有资格去碰她/所以,自惭形秽的裴逸凡,直等到媛媛熟睡之后,才悄悄地摸上床,不想惊醒她,可是……

    老天!她的睡癖还真是有够糟的!

    当媛媛仿佛八爪章鱼般攀附在他身上时,裴逸凡不由得在心中暗暗哀嚎起来.他不是死人,也不是柳下惠,更不是性无能,他的伤残是在眼、左脚,而不是下半身,他怎么禁得起如此火热的诱惑呢?

    活色生香的娇躯就这么黏在他身上,缕缕处女幽香令他的神志逐渐变得混沌,他紧抓住最后一丝理智,使尽全力要扳开她的“章鱼爪”,可是,他忘了章鱼爪只会越缠越紧,根本不可能扳得开.在那一刹那,他才明了她为什么要事先警告他别被吓著了!

    最后,他终于放弃了挣扎,进而咬紧牙关、握紧双拳,抗拒驱之不去的诱惑,但直喘了好半晌之后,他真的再也忍受不下去了!

    该死!这是你自找的!

    他喃喃咒骂著,放任欲望凌驾于理智之上,双手开始急切地在她玲珑的娇躯上下探索起来,饥渴而炽热的唇,贪婪地汲取从她肌肤上飘散出的迷人气息.奇怪的是,随著他止不住的热情侵袭,在睡梦中的媛媛也微微蹙起了眉宇,淡淡的呻吟若有似无地逸出,她的手脚也开始放松……再放松……再放松……

    蓦地,她惊愕地睁开惺忪睡眼,当然,手脚也随之放开了,但是……

    他已停不下来了啦!

    知觉刚清醒,裴逸凡便不由自主地呻吟了一声.天啊!她怎么还是缠在他身上?

    上天明监,他原先真的是有意要保持她的“清白”的,但是,他却一次又一次的缠上来,教他忍不住放任激情尽情蔓延个够,让原始欲望获得了充分的发泄.头一回,她进缠住他的结果是,她以控诉的语气告诉他,“好痛喔!”可之后睡著,她依然又缠了上来.第二回的结果则是,她喘息著告诉他,“好棒哩!”之后,她还是又缠过来.第三回的结果是,她睁不开双眼地告诉他,“好累啊!”之后……

    她还是缠在他身上!

    唉!她上辈子不是章鱼,就是蛇!

    他咕哝著再次想要扳开她,可穿著衣服都抓不开了,光溜溜的裸身当然更是无济于事.可是,他不起身不行了,裴安很快便会来伺候他梳洗穿衣,接著,爹娘也会来探望,他可以叫裴安滚蛋,总不能也叫爹娘吃闭门羹吧?

    攥眉苦思半晌,他只好使出唯一的手段了.可当她终于放松手脚时,他也险些控制不了自己,还好适时传来裴安小心翼翼的敲门声,伴随轻唤,兜头浇了他一桶冷水.“少爷,少爷!”

    裴逸凡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找回残破不堪的自制力.片刻后,他迅速翻离床铺,并顺手将自己的枕头塞入媛媛的怀里,几无奈又好笑地看著她迷迷糊糊地紧紧缠住“替代牺牲品”,继而放下床幔,细心地掩住春光,确认不会外泄后,才胡乱套上长裤及中衣.“少爷,少爷,老爷和夫人在楼下等著呢!”

    该死!门一开,裴逸凡就冲著门外的人低叱,“小声一点,少奶奶还在睡!”裴安脖子一缩,忙压低了嗓门.“少爷,老爷和夫人已经来了,”“知道了!”裴逸凡转身走出内寝,裴安跟了上来.“少奶奶没有丫鬟跟来吗?”

    “有一个陪嫁丫鬟,少爷。”裴安应答著,同时熟练地开始服侍裴逸凡梳洗更衣.“客厅说在来扬州途中,因水土不服病倒了,所以,亲家老爷说要另外派个丫鬟过来,可能要晚些日子才会到。”

    裴逸凡闻言,不由得皱起眉头,片刻后,他才吩咐道:“待会儿我去见老爷和夫人时,你赶紧准备一桶热水来,放在外时就好,然后把门关好,就不要再进来了,明白吗?”

    “明白了,少爷。”

    “还有,吧桌子清一清,再弄些早膳过来备著。”他又交代.“是,少爷。”

    裴逸凡转眼又想了想说:“我想,最好多弄一点,少奶奶好像挺会吃的呢!”

    当裴逸凡一脚踏入鸳鸯厅的前厅时,眉宇间难掩焦急忧虑之色的裴仲湖夫妇,顿时停住悄声谈论,两双眼朝裴逸凡的身后瞥了一下,彼此又快速地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爹,娘。”将一切都看在眼底的裴逸凡,平静地向父母施礼请安.仔细打量了一下他的脸色,夫妇俩又互觑了一眼,这才由裴夫人试探性地问:“逸儿,昨夜睡的可好?”

    “很好。”裴逸凡简洁地回道.“那……”裴夫人顿了顿.“和你的媳妇儿相处得可好?”

    裴逸凡的唇角略显笑意,“很好。”他依然给予最简单的回答.“既然如此……”裴夫人向厅口瞟了一眼.“怎不见你的媳妇儿?”

    裴逸凡脸颊略红,轻咳两声.“她还在睡。”

    瞧见儿子难得的笑意和赧红,夫妇俩又交换了一个了悟的眼光,神情开始放松,欣喜也爬上他们的脸庞.“哦!那就让她多睡一会儿吧!”裴夫人忙道.裴仲湖说话却比较实际而直接.“你岳父说,你的媳妇儿年纪最小,个性也最活泼,多给她一点时间,多容忍她一点,我相信,她很快就能适应你的缺憾了。”

    “缺憾?”裴逸凡的深情黯了黯,又苦笑了一下.“我不知道她是否是真心的,但她似乎并不在意我的残缺,甚至还反过来指责我为何要如此在意。”

    裴夫人讶异地眨了眨眼.“真的?她真的不在意?”

    裴逸凡缓缓落坐,“我不确定,至少昨晚她的表现是如此,而且……”她犹豫了一下.“她还要求我带她到扬州各处去玩。”

    “好!”裴仲湖不绝脱口喝了一声采.“好个懂事大方的姑娘!”

    “可是……”裴夫人又蹙起了眉头.“你真的要带她出去玩吗?”

    裴逸凡不假思索的摇了脑袋.“不,我不想出去。”

    他可没那么傻,新婚妻子现在说的是很好听,可一旦真正面临各种异样的眼光和嘲讽言词后,恐怕后悔都来不及了!

    裴夫人立即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母子俩连心,担心的都是同一件事.裴仲湖却不以为然的看著儿子.“难道你真的打算一辈子不出去见人了/”裴逸凡自嘲地笑了笑,“爹,我这也是好心为他人著想啊!”他自嘲地道:“自己难看不要紧,就怕吓坏了别人就不太好吧?”

    裴仲湖哼了一声.“藉口!”

    裴逸凡耸耸肩.“也不完全是,难道爹忘了三年前有多少姑娘家被我吓昏了吗?”

    虽说那时他尚未戴上眼罩,可左脸上的疤和凹陷的左眼眶,的确吓人得很,那就足以令他下定决心,将自己禁锢在寒月苑内不再见外人了.“可是,你现在……”

    “我是戴上了眼罩没错。”裴逸凡摸著眼罩抢白道:“可还是挡不了这丑陋的疤痕。”他顺著伤疤抚了下去.“就算吓不昏人,至少也会引出几场恶梦吧?那也可算是罪过了!”

    裴仲湖暗叹.“难道你也要你的媳妇儿陪著你躲在这儿一辈子不见人?亲家公说过,你的媳妇儿非常活泼,而且特别向往江南风光,这也时她愿意嫁过来的因素之一,你这样绑著她,她会很痛苦的。”

    裴逸凡微抽搐了一下嘴角.“不,我不会绑著她,她爱怎么玩就怎么玩,这是她嫁给我该有的补偿;甚至,她要是喜欢上了别人,我也不会不让她走的,她本来就不该嫁给我。”

    裴仲湖不赞同地摇摇头.“你实在不该如此自暴自弃的。”

    “这不叫自抱自弃,爹,”裴逸凡反驳.“这叫有自知之明.她值得配一个比我好上千万倍的男人,而不是一个残缺的丈夫。”

    “你们若是能好好的培养感情,日子一久,难保她不会喜欢上你啊!”裴夫人忍不住插嘴.“不可能的!”裴逸凡断然地说:“我刚刚不都说了吗?她值得配一个比我好上千万倍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会喜欢我这样一个残缺的人呢?她不讨厌我,我就已经很偷笑了。”

    “逸儿,亲家公告诉我,你的媳妇儿是个慧黠独特的女孩子,个性倔强好胜、不服输,可最敬佩有智慧的人,而你天资聪颖过人,若是能从这方面努力,让她明白你虽身有残缺,可心却不残,那么,你也不是没有机会的。”裴仲湖提醒他.裴逸凡沉思无语.“是啊!逸儿,聪慧的女子重内轻外,”裴夫人附和道:“你那么聪明,不会完全没有机会的,为了娘,你就试试看吧!”

    又沉默了半晌后,裴逸凡才轻叹道:“好吧!我会试试看的。”

    夫妇两这才欣然的露出安慰的笑容.“那你们就在这儿好好度你们的新婚,我不会让任何人来骚扰你们的。”裴夫人说.裴仲湖也颔首道:“对,除了裴安,就连我们也不会常来,免得媳妇儿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亿起昨儿个夜里,新娘子喧宾夺主的举动,裴逸凡不由得失笑.“媛媛才不懂得何为不好意思,她大方得很哪!不过,她倒是真得很怕那些繁复的礼节,譬如见长辈的规矩之类的。”

    瞧见儿子一想到媳妇儿就笑,夫妇俩不觉也跟著开心起来.多久没见到儿子的笑容了?他们想.“好,好,那我们尽量少来就是了。”

    “也毋需如此,”裴逸凡笑道:“只要爹娘不要太在意她的率性举止就好了。”

    裴夫人点点头,便偕同丈夫起身.“好了,我们也该走了,虽然没见著媳妇儿,但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只要你们能开开心心的过日子,我们就安心了。”

    送走父母后,裴逸凡迫不及待地回到新房内,瞧见媛媛居然还抱著枕头呼呼大睡,不禁好笑地摇摇头.想著她的丫环未到,她又是初经人事,也只能由他这个做夫婿的来伺候她了.裴逸凡弄来热水,拧了布巾想要帮她抹拭身躯,她却死掐著枕头不放,他只好亲她、吻她、抚摸她,教她呻吟著四肢瘫软,才好乘机擦去她雪嫩大腿上的血迹.惊呼声传来,裴逸凡自然地侧首望去,只间媛媛两颗乌溜溜的大眼睛震惊地瞪著他,刚好对著她丑陋的左脸,一股刺痛顿时在他胸口无情地泛开,教他羞惭地立即避开脸去,可下一句又让他愕然的回过头来.“该死,我怎么又忘了,我成亲了嘛!房里是应该多个男人啊!”

    她说著,坐了起来,一见到自己的裸身和血迹,双颊也很自然地泛起两抹迷人的晕红,她赧然地接过裴逸凡的布巾.“我自己来就好了。”

    他凝视著她迅速为自己抹身,间或转头给他一个羞涩的笑容,哪笑容是如此甜美,如春风般悄悄吹皱一池春水,教他无法自抑地掀动心湖,漾起一阵懒懒的涟漪.他深吸一口气,压抑下心头的波澜,转身为她弄来另一条布巾.“其实我一向不需要人伺候的,”媛媛将身子再一次上下擦拭过,“多个陪嫁丫环也只是面子问题而已。”她扔开布巾,再裴逸凡眨也不眨的注视下,走到自己的衣箱里翻找衣裙.“照我的意思是,一个也不用跟来,我自己就可以把自己照顾得很好,干嘛多个人在我身边罗唆一些有的没有的,而且啊……”

    听她唠唠叨叨地说著,并手脚俐落地为自己著衣、梳发,裴逸凡此刻才领悟到他的新婚妻子似乎是真的不在意他的外表,但是,这并不表示她也不会在意他人异样的眼光和嘲讽.终于穿戴齐全后,媛媛迟疑地回过身来对上他的眼.“呃……这个……”

    习惯性地抚了一下眼罩,“什么事?说吧!”裴逸凡淡淡地道.“我……”媛媛咧出一抹傻笑.“昨晚没有把你吓著吧?”

    裴逸凡微微一愣,疑惑地问:“吓著?我为什么会被你吓著?”

    “没有吗?那就好了!”媛媛释然地吁出一口气.“记得有一回我到二姐房里聊天,结果聊啊聊的,聊得太晚了,我就睡她那儿啦!可是第二天一醒来……”

    她哈哈笑了两声.“二姐就指著天发毒誓说再也不同我睡了,她说我好可怕,一睡著,过不了多久,就像条蛇一样地缠住她,怎么拉也拉不开,偏偏我睡熟后就不容易醒,即使她想叫我醒来放开她也没法子,只好任我缠著她睡到天亮,差点没掐死她。”

    裴逸凡不自觉的露出笑容,“呃……事实上,我的确是有些惊讶,不过,你提醒过我了,我多少有点心理准备,也就没那么意外了。”

    “不过……”媛媛突然颇为困惑地蹙起眉头.“你又是如何有办法先起床的呢?我二姐都说她怎么也挣不开呢!”

    他嘴角的笑容益发深了.“你想知道?”

    媛媛好奇地直点头.“当然!”

    裴逸凡颔首.而后突然转身背手朝外室走去.“昨儿个夜里,你不只醒过一次吧?”

    媛媛忙跟了上去.“对啊!好几次呢!每一次都是你……啊!”

    裴逸凡缓缓落坐,对著满脸通红的小妻子微笑道:“坐下来吃早膳吧!待会儿我带你到寒月苑里逛逛。”

    一瞧见有得吃,媛媛的双眼顿时亮了起来,立刻忘了羞怯,大剌剌的坐下.拿起碗筷就毫不客气地大吃起来了,裴逸凡得吃像反而比她斯文许多.喝下一碗稀饭后,媛媛边舀起第二碗,边拿眼偷觑著夫君.“呃,逸凡相公,我们不出去逛扬州吗?”

    裴逸凡的脸容倏地一沉,冷冷地道:“我说过我不出门的!”

    “好嘛!好嘛!干嘛那么凶嘛!”媛媛咕哝著继续喝她的稀饭.“那我们晚两天再出去玩好了。”

    裴逸凡啼笑皆非地摇摇头.“不是晚两天,而是我不会出门!你要玩,就自个儿去玩,我不会禁止你出门的。”

    “那怎么行!”媛媛抗议道.“这里我有不熟,出了门非迷路不可,你不怕我找不到路回来吗?”

    裴逸凡缓缓放下碗筷.“你出门时,必会有家丁、丫环陪著,怎么可能会回不来?”

    媛媛猛翻个白眼.“哦!拜托,我在娘家时,出门从没有人跟著,为什么现在就得有人跟著?”

    “你说你会迷路的,不是吗?”裴逸凡反问.“可是我要你陪我啊!”

    裴逸凡还是摇头.“不可能!”

    媛媛的眼珠子溜溜一转,贿赂道:“那我请你吃水晶皂子。”

    他唇角微晒.“府里就有得吃了。”

    “我请你去看戏、听说书。”斯文人应该喜欢这一套吧?她想.“我喜欢自己看书。”

    “我抓野兔烤给你吃?”只要吃过一次她烤的野兔,任谁就会上瘾.“没兴趣。”

    媛媛眯眼盯著他,手里还忙著夹小菜、喝稀饭,脑袋里却只想著该怎么拐他出门,险些将稀饭给吸进鼻子里去.明摆著就是无聊的自尊心作祟,其实,再怎么见不得人,还不是自己心安、他人习惯就好了,可他就是如此固执地要把自己藏起来到发烂、发臭.如果他真是个聪明人,就不该如此肤浅才对,或许她该先去探究是否还有其他的原因存在,以致他会坚持让自己成为一直缩头乌龟.边暗忖著,边迅速用完稀饭,她放下碗筷,正想拿袖子抹嘴时,裴逸凡适时递来一条手巾,媛媛顺手接过来随意抹了抹,然后跳起来抓著他的手就走.“好,那你现带我先在这寒月苑里到处逛一下吧!顺便告诉我你平常都做些什么消遣。”

    她实在很难想像日日夜夜就关在这么一小座园苑里,他是如何让自己不发疯的?

    她走得快,他也跛得厉害些.“也没什么,平日里,爹通常会来和我讨论生意上的事,帐目也是我在管理的,另外……”一声惊呼蓦地打断他的叙述,他不禁停下脚步,愕然的转眼.“怎么了?”

    因为位在他左侧,所以,媛媛那几近于崇拜的眼神,也正好直盯在他那半面鬼脸上.“你会……算帐?”

    她那种眼神实在教人感到很不自在,甚至有些发毛,他捂唇轻咳两声.“我天生对数字很敏感,算起帐来,不但比别人快很多,甚至用不到算盘;而且,我常常能从数字中察觉到一般人不容易发觉的问题,因而杜绝了不少舞弊吃帐的情形,所以,爹很早就把帐目交给我掌管了。”

    “天哪!你会管帐耶!”媛媛仿佛作梦般地呢喃著,好像他刚刚告诉她说他会孙悟空七十二变似的.“那又如何?”裴逸凡莫名其妙地问.媛媛轻叹一声,继续往前走,“我不会。”她老实承认.这是她这辈子最大的耻辱,而且是非常丢脸的耻辱,生性倔强好胜的她,竟完全无法否认这项天大的污点.不会就不会,犯得著用那种好似他是神明般的眼光瞧他吗?

    “很多人都不会啊!”

    “可是……”她瞟他一眼.“我什么都行,就是数字不行。”

    “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就像他,至少十项中就缺了九项.犹豫了好半晌,她吞吞吐吐地又进一步承认.“我……不只不行,而是很……很糟糕。”

    裴逸凡不在意地反手牵著她下楼.“我行就好了。”

    媛媛沉默了,一路上和他来到凉亭里,她都没出声,直到两人双双坐下后,她才呐呐地道:“你不懂,我……真的很糟糕。”

    “无所谓,反正又不叫你管帐。”

    “但……但若是……”媛媛欲言又止地看著他.“若是我用九两九文钱买……买了三个小笼包呢?”早晚会让他知道的,还是先主动招供好了.裴逸凡呆了呆,继而惊叫道:“九两……你买的是金子做的小笼包吗?”

    媛媛尴尬地傻笑.“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只是在小吃摊上吃了一些东西,在买了三个小笼包,那个老婆婆也不太会算,所以就叫我自己算.结果,我算一算就变成这样了.我也知道应该只有几十文的阿!可是我不管怎么算,都是这么多嘛!这已经是最少的了,最多我还算到十二两八十文呢!”

    裴逸凡不可思议地瞪著她好一会儿.“你……你常常做这种事吗?”

    媛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裴逸凡无奈地吁了一口气.“我明白了,你是个数字白痴。”

    “不只我啊!”媛媛辩驳.“冉家的人都是这样的嘛!”要难看大家一起难看,怎么可以让她自己一个人丢脸?

    裴逸凡不理她,兀自说道:“也就是说,你不适宜自己去买东西。”

    “你陪我去啊!”她再试一次乘机拐人.裴逸凡瞪她一眼.“我会让裴安陪你去。”

    媛媛脱口便要为反对而反对.“我才不……咦?裴安是谁?”

    “我的书僮。”

    “书僮?”媛媛闻言,极目四望.“我怎么都没见到?”

    “爹说暂时不要我管帐,所以,要裴安把一些帐本找去给他。”

    “哦!那……”媛媛的脑袋转了一圈.“好吧!既然你暂时不想出门,那我们逛完之后呢?你不在算帐时都在干嘛/”不是暂时,而是永远!裴逸凡暗忖著耸耸肩.“看书、画画,或者让裴安陪我下棋。”

    “下棋?”媛媛美美的脸蛋又是一亮.“你喜欢下棋?”

    裴逸凡点点头,媛媛随即以算计的眼光上下打量他.“你……下得如何?”

    “还可以啦!”他淡淡地道.“还可以?”她有点失望地垂下嘴角.“那就是不很厉害罗?”

    裴逸凡张嘴想谦虚两句,可转眼突然想到裴中湖对他的交代,立即改口道:“还好,至少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人能赢我。”

    媛媛的小脸再度亮了起来,甚至比刚刚还兴奋.“真的?”

    裴逸凡唇角微扬.“你可以试试看。”

    他随口撂下战书,她却是一把抢过,半声不吭地拉了他就跑.没想到她说风就是风,说雨就是雨的,裴逸凡被猛一下扯得险些摔倒地上“狗吃屎”.“你……干嘛啊?”

    “下棋!”

    “不是要先逛逛吗?”他不解的问.“下完再逛!”

    “哦……那……你带我往后门去干什么?”

(快捷键:←)上一章  鬼面夫君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