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灵言情小说-鬼面夫君-第一章 结亲-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大陆,江南 >> 情有独钟,因祸得福 >> 鬼面夫君作者:古灵 | 收藏本站
鬼面夫君 第一章 结亲 作者:古灵
    天高地阔,苍穹晴朗,蔚蓝的天、淡渺的云,遍地野草随风飞舞,有如一波波起伏的波浪浮沉在这片辽阔的平原上.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风光,令人的心胸也不禁为之开阔起来.日头正挂在天空,却没有一点热力,四位伸长手脚,并列躺在草原上的大姑娘,无聊地凝视著天际几朵白云随风飘移.别说她们没规矩,塞外儿女原就洒脱,更何况她们是名震塞北的武林巨擘冉家堡主的四千金,武林儿女就更不拘小节了.再说,看见她们的人,从没有人会去注意到这以“美色”誉称“塞外四绝”的冉家姊妹有多“随便”,大都只会将目光放在她们出色绝俗的容貌上.特别秉性最顽皮淘气,又野蛮刁钻的小妹冉媛媛,更是四绝中之最!她天生丽质、美若仙子,见者莫不目瞪口呆、神魂俱失,可最难得的是她并非好看的花瓶而已.她顽皮,心眼儿却比谁都活,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早熟的;她淘气,但更慧黠聪颖,文武、女红、中馈样样精通,仅有一样不行——算数,几乎可称得上是“数字白痴”.其实,不单只她一人不行,冉家人没有一个精通数字,若不是请了一个可靠的老帐房,又有出身商家的大少奶奶来掌理冉家堡的帐目,冉家人恐怕早就成为塞北的丐帮分舵了.四姊妹的感情非常好,好到早已定亲的大姐冉婷婷始终不肯嫁,虽然男方已来催促多次,但她就是舍不得三个妹妹们.“大姐,姜家好像又派人来催你嫁过去了,是不是?”老二冉兰兰侧首望著冉婷婷.“你决定要嫁了吗?”

    冉婷婷毫不犹豫地摇头.“不,除非你们都已有规宿,否则我是不会嫁的。”

    “拜托,大姐,”冉媛媛受不了地叫道.“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姜大哥会等你那么久吗?”

    “不等就算了!”冉婷婷不在意地说,脸上却是十成十的自信.再这大草原上,不知有多少儿郎觊觎著冉家四千金哩!这家不要,后头还有几十位正排队等著呢!

    闻言,媛媛不由得撑起双肘,越过两个姐姐瞪著冉婷婷.“要是我永远不嫁呢?”

    冉婷婷懒懒地翻个身,将下巴搁在双臂上.“那我就永远陪著你罗!”

    原愿一听,边夸张地惨呼一声,“天哪!”咚一声躺回草地上.“冉家堡将会有两位老姑婆,爹肯定会气死的啦!”而罪魁祸首就是她——冉氏媛媛.老三冉云云噗哧一笑,挪揄道:“你现在不想嫁,将来可能会比谁都疯著想嫁人喔!”

    媛媛仔细想了想,而后耸耸肩.“也是有可能啦!人都会变的嘛!可至少目前我不会想嫁。”

    冉兰兰突然坐了起来,她以双臂环膝,眼睛怪异地凝视著媛媛.“你为什么不想嫁?你还没有喜欢的人吗?”

    媛媛想了想,继而转眼坦承地望著冉兰兰.“没有,二姐,我没有喜欢任何人。”她知道二姐为什么会这么问她,这也是她心里最大的困扰.苏少成是玉马堡的表少爷,俊朗潇洒、一表人才,是冉兰兰锺情的对象.问题是,苏少成喜爱的却是媛媛,而媛媛则只把他当兄长看待,从未兴起过什么恋慕之情,她甚至私下向苏少成表示她对他无意,请他及早转移目标比较好,可苏少成却认为只要她尚未婚配,他就仍然有机会而不愿放弃.于是,冉兰兰疑情的眼光始终跟随著苏少成,而苏少成就死追著媛媛,媛媛夹在两人当中,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又不能跟他翻脸,因为他并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太死心眼而已.可虽然冉兰兰并不怪她,但她实在不愿意看到二姐为情伤身、为爱黯然.当然,这情形其他两姊妹也是明白的,这也是冉婷婷不愿先行嫁出去的原因,她不希望两位妹妹因苏少成而起怨隙.察觉到蓦然降临的沉重气氛,冉云云赶忙转开话题.“小妹,你既然不想嫁,就一定有特别想做的事罗?”

    闻言,媛媛的双眸顿时闪亮如星,她兴奋地直点头.“那当然!”

    “说说看吧!”

    媛媛的瞳眸中闪耀著渴慕的神采,“江南,”她喃喃道:“我想到江南去玩。”

    闻言,其他三姊妹迅速的坐了起来.“江南?”冉婷婷诧异地问.“你怎么会想要到江南去?”

    媛媛小嘴才半张,冉云云便抢著说:“我知道,我知道,这个我知道!前两年我们上市集去时,无意中听见说书的讲述江南与咱们塞外大相迳庭的风光景色,自从那此之后,小妹就迷上江南啦!”

    媛媛笑眯眯地颔首.“我一定要先到江南去玩玩,再考虑嫁人的事。”

    “哈!”冉婷婷翻了翻白眼,同时砰一声又躺回去.“你在作梦!”

    冉兰兰也跟著躺了回去.“是啊!小妹,爹爹肯让我们在塞外道上行走就已经不错了,咱们冉家堡的势力虽大,却不及关内,爹不会放心让我们进关的。”

    媛媛不在意的哼了哼.“那我不会溜吗?”

    “是啊!你溜吧!”冉云云嗤之以鼻.“担保还未过关,就被三哥给逮回来啦!”

    冉超是关外最厉害的追踪高手,从无任何事、物或人,能逃得过他的追缉.媛媛嘴一噘,也四肢大张地躺了回去.“反正我一定要到江南去玩就对了,否则我死也不嫁!”

    “那你还不如嫁到江南去,说不定还快一点!”冉云云咕哝道.媛媛的双眸又是一亮,“对喔!我怎么没想到?”媛媛如梦初醒般地弹了一下手指.“嫁到江南去,我就可以慢慢玩啦!”顺便摆脱苏少成那个牛皮糖,好让二姐尽快和他有个结果.三哥姊妹很有默契地同时翻了一个白眼.“真是被你打败了!”冉云云哀叹著.“咱们住塞外,如何找个关内人嫁呢?”

    “对啊!咱们认识的关内人也只有那些来赶集的卖货商,你想,爹爹会让你嫁给那种人吗?”冉兰兰附和道,“我想,你自己也不愿意吧?”

    “也有关内来的江湖人士、武林朋友啊!”媛媛不服气地嘟嚷.冉婷婷轻摇螓首.“不可能的,爹和我提过,他可以让我们自己决定嫁给谁,这是他答应娘的,可就是不能嫁出冉家堡的势力范围,他希望即使我们嫁出去之后,仍然能够保护我们周全。”

    “但是……”

    “大小姐、大小姐……”

    远远传来的叠声急唤猝然打断媛媛的反驳,四姊妹同时爬起来望向冉家堡的方向,只见堡内丫鬟香莲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嘴里还连声嚷嚷著——

    “大小姐、二小姐、三小姐,快回去啊!老爷找你们哪!”

    四个美姑娘嘻嘻哈哈地回到堡内大厅,可在瞧见爹爹沉肃的脸色时,银铃般的笑闹声便戛然而止,个个狐疑的互视一眼,继而由冉婷婷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爹爹找我们有事?”

    冉家堡堡主冉云霄严肃的眸子一一扫过四个美若天仙的女儿,却在经过媛媛时,不由自主地顿了顿,旋即受不了地翻了翻白眼,而后迅速移开,只因他看见媛媛正顽皮的朝他拼命挤眼、装鬼脸.冉云霄似乎颇为困扰地背著手来回踱了好几回,其间停了两三次仿佛想开口,最后却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继续踱步.冉云云悄悄地推了推媛媛,而每啥耐性,正相出声询问的媛媛被她这么一推,不禁“喀!”一声闭上嘴,险些咬著了自己的舌头,不由得不满地瞪她一眼.冉云云摇摇头,细巧的下巴指了指冉云霄越显凝重的神情,再拿食指比比嘴巴,示意媛媛噤声.媛媛噘了噘嘴,但终究还是顺从了,她颇觉无聊的耸了耸肩,转个手,蓦然掏出一颗梨子开始“卡嚓卡嚓”地啃了起来.又过了好一会儿,冉云霄终于下定决心似的站定脚步,再一次沉重地扫视过如花般娇艳的女儿们——除了正在制造噪音的媛媛,然后徐缓地道出令他如此左右为难的事.“……他不但破了相,脸上有两道丑陋的疤痕……”他咬咬牙,继续说:“而且还瞎了一只眼、跛了一条腿。”

    听闻至此,姊妹们更是面面相觑、暗暗抽气,可站在最尾端的媛媛却依然优哉游哉地啃著梨子,美得惊人的脸上是满不在乎的神情.“这还不是最糟糕的,裴老爷很老实地告诉我,贤侄自从出事后,就性情大变,从一个斯文开朗的年轻人,变成一个愤世嫉俗的遁世者,既孤僻疏离,由冷漠荫郁,不但名门大户的小姐们闻之色变,就连小户人家的女孩儿们也里足不前,无论聘礼有多丰厚,也找不到愿意嫁过去的姑娘家。”

    冉云霄大大的叹息一声,三位大姑娘全低首垂眼,媛原则好奇地伸长脖子瞧著姐姐们的怪异神情.“如果真的不行,裴老爷也只能随便找一个贫寒人家的女子来凑数了,但裴家毕竟是书香世家、官宦之后,即使他辞官了,也仍是江南数一数二的大商贾,裴老爷实在不愿沦落至此,所以才恳求我可否把女儿嫁过去。”

    三位大姑娘彼此暗觑一眼,同时不落痕迹地各退了一步.媛媛耸耸肩,觉得爹爹似乎仍有话要讲,于是也跟著退了一步,依旧大口大口地咬著梨子.见状,冉云霄不由得摇头暗叹.“我知道不该勉强你们,但是,裴老爷是爹的救命恩人,当年若不是身为巡抚的他见爹不像十恶不赦之徒,似有冤屈之处,硬是将爹的案子重审,恐怕爹早在当年就冤冤枉枉的把脑袋留在中原.一命呜呼哀哉了。”

    三位大姑娘各自咬唇,依旧垂首无语的默默又退了一步,而媛媛随手一甩果核,再次跟著又退了一步.“没有裴老爷,就没有今天的我,更不会有你们,所以,我希望你们能自愿嫁过去,为父报恩。”

    厅外北风呼呼,屋内寂静无声,冉云霄满眼期盼地再一次扫过各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们.“裴老爷保证,他和裴夫人一定会好好善待嫁过去的媳妇的。”

    三位大姑娘很有默契地又退了一步.可这一次,媛媛没有再退了.爹该说完了吧?她想著,同时像抢玩游戏似的忙举起手来挥了挥.“我,我,我去,我去好了!”

    冉云霄僵了僵,旋即像没有听到似的继续劝说著其他的女儿们.“其实,只要你们愿意,嫁过去之后,还是能慢慢感化贤侄的,你们……”

    “爹啊!我说我要去了嘛!”媛媛噘著嘴叫道.冉云霄仍是充耳不闻,依旧望著三个大女儿.“……你们毕竟是这塞外艳冠群芳的大美女,没有一个男人会不为你们动心的,之后……”

    媛媛见冉云霄根本不理会她,索性钻到冉云霄面前挡住他的视线.“爹啊!我说我要去了咩!”

    冉云霄往旁横跨一步.“……再以女性的耐心去软化他……”

    媛媛又一次挡到他面前.“爹啊!我说我……”

    冉云霄再横跨回去.“……虽然他破了相,但爹教过你们,内涵远比外在重要,所以……”

    媛媛仍不死心,熊熊一步跳到冉云霄得眼前,双手还紧抓住他的手臂,鼓著腮帮子.很生气地说:“爹呀!我说我要嫁了嘛!”

    冉云霄终于把视线移到小女儿的脸上,他瞧了半晌后,冷冷地道:“就是你不行!”

    “就是我不行!”媛媛猛地瞪大眼,伸手指著自己,“那你还叫我来干嘛?”

    冉云霄无奈的翻了翻白眼,提醒她,“我根本没叫你,是你自己跑来看热闹的。”

    “我……”媛媛蹙起眉、搔搔脑袋想了想.“对喔!香莲好像只叫了大姐、二姐和三姐,我……嗯!真的好像只是来看热闹的耶!”

    “记得就好。”冉云霄说著,将她推到一边.“好,刚刚说到哪里了……哦!对了,刚刚说……”

    “可是爹啊——”媛媛又挤进冉云霄和姊姊们中间,“为什么就是我不行?”她满脸的不服气.“我不够漂亮吗?”

    冉云霄重重的叹息一声.“媛媛哪!你刚刚没听清楚吗?爹是要去报恩,不是要报仇的!”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闷笑声,旋即又消失,媛媛迅速转头瞪一眼,随即又转回来盯著冉云霄.“我知道啊!爹要报恩嘛!可为什么我不能去帮爹报恩呢?”

    “为什么?”冉云霄似乎很惊讶她竟然“敢”这么问.“因为你只会去把人家家里搞得鸡飞狗跳,我若是真的把你嫁过去,肯定会被人家骂忘恩负义!你呀!你只适合嫁给猴子!”

    媛媛感觉得到背后三个姊姊正在偷笑,心里更是不满了.“爹呀!人家是你的女儿耶!你怎么可以这样贬低人家嘛!”她不悦的咕哝.冉云霄挑了挑眉,“贬低?”又哼了哼.“我有吗?一个女孩子家成天只会四处乱跑,还是去找人家挑衅打架!叫你乖乖的待在家里,你就给我到处恶作剧,家里从上到下哪个没被你整过的?嗯?该学的一样也不会,要是嫁到……”

    “我会啊!”媛媛连忙辩驳,“琴、棋、书、画、女红兼中馈,我统统都会啊!而且比她们都好耶!”她伸出大拇指往身后比了比.“是啊!是啊!她真的比我们都行呢!”冉婷婷忍不住连翻了翻白眼,她的话让媛媛不自觉的咧出得意的笑容.“特别是她的画……”冉婷婷直摇头.“她画爹爹流口水、打瞌睡的样子最传神啦!”

    老二冉兰兰噗哧一笑,也跟著调侃道:“对,对,她绣的尿盆和粪桶也跟真的一样哩!”

    赶著再冉云霄脸黑到最高点时,老三冉云云又加油添醋了几句.“还有她作的打油诗,什么爹爹脸黑黑,屁股又红红,晴天霹雳响,吼声大如雷……”

    媛媛嘿嘿傻笑,而冉云霄只能又好笑、又好气地猛摇头.“不像话,真是不像话!这样我怎么敢把你嫁出去呢?”

    “放心啦!爹呀!”媛媛撒娇地抓著冉云霄的手直摇晃.“我嫁过去之后,一定会乖乖的啦!你就别操那么多的心嘛!反正现在也只有我愿意嫁过去了咩!”

    问言,冉云霄不禁抬起头朝其他三个女儿望去,然而,三姊妹在皱眉互觑几眼后,却似乎另有意见,媛媛看情势不对,忙抢著在冉婷婷开口前拖著爹爹到大厅的另一头进行“思想改造”.“爹爹呀!大姐都跟姜家定亲了,你总不能毁婚吧?还有二姐,”她说著,还朝冉兰兰瞥去一眼.“她跟苏大哥好的很,你也不想拆散一对鸳鸯吧?至于三姐嘛……”她耸耸肩.“三姐最爱美,又爱面子,你叫她去面对一个破了相的男人一辈子,我看她是宁可死了算了!”

    随著她的话,冉云霄的沮丧的神情越来越明显,楞了老半天才喃喃道:“可是我要报恩,不是要报仇啊!”

    媛媛猛翻个白眼.“好啦!好啦!我一定会很乖的,不会在顽皮了啦!”

    冉云霄瞟她一眼.“哼!原来你也知道自己很顽皮啊!”

    媛媛俏皮地皱皱鼻子,“无聊嘛!”她低声的咕哝.冉云霄又呆了片刻,终于无奈地认输了.“好吧!既然如此,那就你嫁过去吧!不过,我得先修书一封给裴老爷,若是你嫁过去之后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儿,就赶紧吧你休回家来,免得惹出什么大祸事,否则……”

    还没嫁出去就等被休?这种事大概也只有冉云霄会想到吧!

    刚走出大厅,三姊妹就直抓著媛媛往后院去,在赏莲亭里,媛媛被围在角落里,三位姊姊站在她前方,一个比一个凶狠地瞪著她.“为什么?”

    “就为了去江南玩吗?”

    “小妹,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你也厅爹说了,这样的人你也愿意嫁?”

    媛媛耸耸肩不语,冉婷婷挑高眉头盯她半晌,终于下定决心地道:“还是我嫁过去吧!”

    媛媛刚一楞,冉兰兰也接著道:“不,大姐,你已经定亲了,还是我嫁吧!”

    媛媛张嘴想要抗议,却又被冉云云抢先一步.“不,不,二姐也有喜欢的人了,还是由我来吧!”

    “不行,不行,我是老大,应该我先嫁!”

    “拜托,大姐,那姜家怎么办?”冉兰兰说.“所以我说我去最好了嘛!”

    没给媛媛任何辩驳的机会,三姊妹就迳自叽哩呱啦地吵了起来.媛媛无聊地瞧著她们吵了半天,颇有一种天长地久有时尽,此“吵”绵绵无绝期之感,终于忍不住娇喝一声.“停!”

    三张聒噪不已的嘴骤然闭起,六只满韩怒意的美眸蓦地瞪过来,媛媛泰然自若地收下六道犀利的“箭”光,再很夸张地叹了一口长气.“好嘛!好嘛!如果我把我要嫁的理由说出来,你们就不会再吵了吧?”

    三人互觑一眼,冉婷婷想了想后道:“先说说看。”

    媛媛无奈地再叹,“好吧!我的理由有三个,第一,为爹报恩……”

    冉婷婷一听,脱口就说:“那也不一定要……”

    “先听我说玩嘛!”媛媛不耐烦的挥挥手,打断她的话头.冉婷婷直好又住了嘴.“第二……”冉媛媛耸耸肩.“当然是为了到江南去玩罗!”

    三姊妹同时猛地翻个白眼,但没说话.“这第三嘛……”媛媛说著,慢慢朝冉兰兰望去.“我实在被苏大哥缠得很烦了,想来想去,也只有我嫁人了,才能断了她的念头。”

    冉兰兰脸色一变.“小妹,你怎么可以因为……”

    “二姐,”媛媛抢著道:“我是真的被他烦得很受不了了,不只是因为你嘛!反正我是绝对不可能喜欢他的,而且,又没有其他中意的人,不如就先嫁了,以断绝他的妄念,这样他才不会继续沉溺下去。”

    “可是……”冉婷婷担忧地咬著下唇.“对方是那样的一个人……”

    “可你也听爹说了,不是吗?”媛媛辩驳道:“爹说他敏慧睿智、聪明绝顶,这就已经很够了,你们都知道我是最讨厌笨蛋的了!”

    “小妹……”冉云云欲言又止地张合著嘴.“他……容颜已毁,还瞎了一眼兼跛脚……好吧!就算你不在乎,但是流言……”

    媛媛轻笑一声,“三姐,你们都很了解我的,不是吗?我从不在意外表,更不在乎流言,甚至是当面嘲讽……”她顽皮地挤挤眼.“老实说,我还希望多多益善呢!他们不怕我报复的话就近关说吧!这样我才有得玩哩!”

    “天哪!”冉婷婷不禁愀然色变,并喃喃道:“听你这么一说,我更不敢让你嫁过去了,搞不好真会惹出什么祸端,让裴家将你休了回来,到时候你就……”

    “大姐啊!”媛媛不由得长叹.“我会小心的啦!不会那么轻易就让人赶回来的啦!拜托!别那么会操心好不好?我只是爱玩一点嘛!可我真惹出过什么祸吗?没有吧?你们也知道我不会莽撞行事的啊!”

    三姊妹沉吟半刻.“小妹,这可是一辈子的事,你再考虑一下吧!”冉兰兰还是忍不住劝道:“如果反悔了就说出来,我们现在去跟爹讲还来的及。”

    媛媛俏皮地歪了歪脑袋.“各位姊姊们,咱们是一块儿长大,只我莫若各位姊姊了,请问各位姊姊,媛媛做事可曾反悔过?”

    三姊妹同时张开嘴,却没有一个人出的了声,因为答案是——没有!

    媛媛满意地笑了笑.“哪不就得了?我有嫁过去的原因,而且从不后悔,你们还有什么反对的理由呢?”

    三姊妹沉默了.“没有就行啦!”

    媛媛说著,一手挽住大姐,另一手拉著二姐,还回头吆喝著三姐.“走啦!走啦!帮我准备嫁妆去罗!”

(快捷键:←)上一章  鬼面夫君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