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璎言情小说-福星小助理-第8章(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春风一度,暗恋成真 >> 福星小助理作者:简璎 | 收藏本站
福星小助理 第8章(1) 作者:简璎
    崔旗磊将车交给饭店的泊车人员,挽着言言走进饭店大厅。

    他脸上扬起一丝微笑。「跟你的家人约在这里吃饭吗?」

    他以为要去她家,但她说要到四季饭店,他直觉想到是约她家人在饭店用餐。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言言冲着他一笑,按了二楼的电梯,电梯门一开,她立即紧挽着他的手臂走出去,好像怕他会走掉似的。

    崔旗磊一眼看到宴会厅前的祝贺花篮,登时明白这是美味集团的三十周年纪念酒会。

    他的脸一沉。「我们走吧!」

    「拜托你,都已经来了,就进去坐一下吧!」言言恳切地看着他。「董事长真的很希望你能过来,他已经亲自向我道过歉了,我都不怪他了,你就释怀吧!」

    他的嘴唇抿得死紧,过了几秒才冷冽的说:「不是只有这件事。」

    那个人伤害了他母亲,让他的童年和青少年时期都过得痛苦不堪,还拆散他和之前心爱的女人,间接杀死了他的孩子,他怎么能够原谅?

    「纵然有再多怨恨,他终究还是你爸,还是我们孩子的爷爷,如果你们一直这样,将来我要怎么跟孩子解释爸爸和爷爷的关系?」

    言言深切的凝视着他,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像在做无言的恳求。

    他不语了。

    恶劣的是他们父子的关系,她实在没必要这样低声下气的求他,而自己又是何德何能、凭什么让她这样苦苦哀求?

    到目前为止,他看不出自己为她做了什么,都是她在付出,现在也是,为了让他们父子关系破冰,她一定苦思了很久,如果他真的掉头就走,她会是最难过的。

    「如果我进去能让你高兴,那就进去吧!」他眉头蹙得死紧,撇了撇唇。「不过先说好,我是为了你进去的,不是为了那个人。」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你肯进去就好了。」言言开心不已,她没想到自己真的可以说服他走进会场。

    崔旗磊不置一词,表情严肃的挽着言言步入会场。

    崔宏培正在台上讲话,老远就看到儿子,高兴的扬起了嘴角。

    「今天真的很高兴大家来参加美味集团的三十周年纪念酒会,同时,我要在这里郑重介绍我的儿子,也是美味集团的接班人给大家认识……」

    话还没说完,他竟突然摇晃了两下,倒了下去。

    惊呼声四起,有人马上去扶起崔宏培,邵曼绮也在第一时间冲上台看丈夫。

    崔旗磊脸色顿时惨白无比。「爸!」

    *****

    崔宏培因脑溢血住进了加护病房,目前仍昏迷不醒。

    「吴秘书,这件事尽量不能走漏风声,立刻通知今晚出席的所有媒体,这件事绝不能上报,与会的贵宾都和我们有生意往来,请他们也协助将此事压下来,不然一定会影响集团的股价。」邵曼绮再三交代,她在医院里指挥着一切,宣示她女主人的地位。

    「是的,夫人,我会妥善处理。」跟在崔宏培身边已经超过三十年的吴又荣,虽然职称是秘书,但事实上更像崔宏培的贴身心腹。

    吴又荣离开之后,邵曼绮立刻对崔旗磊开火。

    「我说旗磊少爷,你为什么要来?你不是很痛恨你爸爸吗?是担心他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遗产没有你的分,才眼巴巴的赶过来吗?」

    「你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余地。」

    言言看到崔旗磊的背挺直了,他的眼睛里冒着火。

    邵曼绮意味深长的扬起了嘴角,乍看之下,彷佛露出了一抹诡谲的笑意。「我有没有说话的余地,你很快会知道。」

    两天后,美味集团董事长崔宏培昏迷不醒的消息还是传开了,股价果然应声下跌,因为集团目前尚未做好接班安排,令投资人都非常焦虑。

    「你真的不去医院看看吗?」言言实在担心他,所以这几天都跟他一起回家,至少有个人可以帮他分担情绪。

    「我不想看到那个女人。」他又捻熄了一根烟,整个晚上,他不知道已经抽了多少烟。

    「叮咚!」

    门铃响起,他走到对讲机旁一看,萤幕显现的人是吴又荣,让崔旗磊很意外。

    他开了门。「吴叔,怎么会来?」他脸色蓦然一变。「难道……」

    「我吓到你啦?」吴又荣连忙说:「你放心,董事长虽然还在昏迷中,但没有再恶化,我今天来是有事跟你商量。」

    崔旗磊见到吴又荣盯着言言看,他立刻说道:「这位是……」

    「我知道,是冯小姐,让我们家浪子定下来的大功臣。」吴又荣对她微微一笑。「你好,我是吴又荣,是董事长的秘书,这小子都叫我吴叔,不嫌弃的话,你也叫我吴叔吧!」

    「好的,吴叔。」言言很知进退地说:「你们聊,我去泡咖啡给你们喝。」

    当她端着咖啡回来时,听到吴叔正在讲董事长的病情,她把咖啡放在他们面前,迳自到一边安静的坐下。

    「目前最棘手的,除了董事长迟迟未醒过来,还有另一件事。」吴又荣凝重地说:「夫人以董事长昏迷为理由,发起改选董事长。」

    「岂有此理!」崔旗磊从沙发里跳了起来,铁青着脸。「我爸才昏迷多久,不是半年,也不是一年,才一个星期,她这么做有什么居心?」

    「夫人是司马昭之心啊。」吴又荣语重心长的提醒。「没有人会认为她是因为爱董事长才跟董事长结婚,我得到可靠消息,她已经私下见过几个持股较多的股东了,对董事长的位置誓在必得。」

    崔旗磊闭了闭眼,深呼吸了一下,才又镇定了下来,他蹙眉问道:「那女人手上哪来那么多股份?」

    「董事长有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你有你母亲赠与的百分之五,你母亲有百分之五,而夫人有百分之十五的股分,还有个叫陈佳阳的人近一年来默默的收购了百分之十的股份,实力不容小观,动机也十分可疑,如果这个陈佳阳支持夫人,那我们就危险了,反过来,如果他肯支持我们,我们就安全了。」

    崔旗磊蹙眉。「这个叫陈佳阳的,究竟是什么来头?」

    吴又荣翻开带来的资料。「我调查过了,只是一间美式餐厅的老板,平常生活相当单纯,不是回家就是在餐厅里,财力也不雄厚,看不出来有收购那么多股份的实力。」

    言言越听越疑惑。

    怎么那么刚好?她认识一个陈佳阳,也刚好经营一间美式餐厅。

    *****

    崔宏培昏迷十天未醒,美味集团股价持续下跌。

    特等病房里很安静,言言看着在病床边不发一语超过一小时的崔旗磊,恨自己帮不上忙,能做的也只有陪着他。

    这几天,餐厅打烊后,她都会陪他来医院,她可以感觉到,事实上他不像他自己说的那么痛恨他父亲,他是爱他父亲的,只是多年积怨变成了一条鸿沟,让他们谁也跨不进对方心里。

    希望董事长能醒来,给他们父子一个把话讲开的机会,不然的话,一定会在他心里留下很大的遗憾。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我们旗磊少爷啊!」

    邵曼绮走进病房,打破了原本的宁静。

    她依然打扮得雍容华贵,丝毫没有因为丈夫昏迷不醒而憔悴,脸上妆容无懈可击,摆明不怕被人说闲话。

    「你来做什么?」崔旗磊对她怒目相向。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邵曼绮嘲弄的一笑。「你不是很恨他,不认他是你爸爸吗?现在又来做什么?难道真的被我猜中了,怕遗嘱里没有你的名字,所以来盯梢是吗?」

    崔旗磊眼睛里充满了火气,他隐忍着怒火。「我不会打女人,所以你最好自己走,不要逼我出手。」

    邵曼绮又笑了。「你来这里眼巴巴的看着他,他也不会醒过来,不如去想想怎么保住你接班人的位置吧!」

    崔旗磊恶狠狠的瞪着她。「你这个女人终于露出真面目了。」

    「没错,我是为了钱才嫁给你爸,有什么不对?」邵曼绮冷笑连连。「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心里只有你这个儿子,从没为我想过,我当然要替自己打算,他还担心你会更看轻他,不准我生下孩子……放心,我不会生,我才没那么傻,昨天我已经动手术拿掉孩子了,我可不想冒着高龄生产的危险生下他的孩子。」

    言言觉得快窒息了,无法理解她怎么可以把这种事讲得如此轻松?

    「你应该已经打听清楚了吧,法律上来说,在没有遗嘱下,配偶可以分得一半遗产,再加上我原有的股份……哦,对了,忘了告诉你,陈佳阳是我的人,我找了很多对美味集团有兴趣的金主金援,用他的名义收购了百分之十的股份,这么一来,我取得公司的经营权是轻而易举的事,你认为你还有机会吗?」邵曼绮一脸得意,说话的语气就像她已经坐上了董事长的宝座。

    「说完了吗?」崔旗磊的脸色发青,他声音低低的从齿缝里说:「说完的话,你可以滚了。」

    言言心中涌起一股怒气,她看着邵曼绮,也希望她快走,不要再刺激他了。

    然而,邵曼绮又给了他重重一脚。

    「我说,旗磊少爷,就算有遗嘱,依你跟你爸之前的相处情况,你认为他会把公司交给你还是交给我?至少在他昏倒之前,我可是对他百依百顺的哟!」

    她终于走了,扬长而去。

    崔旗磊一直动也不动看着父亲,背对着言言,她看到他耸起的肩膀和握紧的拳头,想必他此刻的表情十分压抑。

    她悄然离开病房,出去买了两杯咖啡。

    回到病房,见他还维持着她出去时的姿势,动也没动。

    她把咖啡搁下,过去牵着他的手到沙发区坐下,他没有抗拒,脸色是前所未有的深沉。

    她轻轻叹了口气,眼光幽柔而专注的停在他脸上。「你不要把夫人的话放在心上,我相信董事长是爱你的,即便你们的关系再怎么恶劣,你们还是父子。」

    「那个女人,我不会让她得逞的!」他咬牙切齿的说:「我已经说服我母亲用她的股份支持我了,也在吴叔的帮忙下,找了几个持股比较多的股东,但没什么用,那个女人还有那个叫陈佳阳的人的股份,如她所说,我们胜算不高。」

    言言拿着咖啡杯温手,支吾地说:「呃——其实,我也认识一个同名同姓的陈佳阳,后来我看了吴叔的资料,连年龄也相同,我在想……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真的吗?」崔旗磊精神一振。「你认识的陈佳阳是什么人?你怎么会认识他?」

    「他是我高中同学,也是大学同学,我们已经认识超过十年了。」

    崔旗磊迫不及待的问:「你可以打给他吗?我想马上见见他!」

    言言吓了一跳。「现在?」

    已经快凌晨十二点了。

    不过,她想到陈佳阳的美式餐厅营业到凌晨一点,于是,她拨了陈佳阳的手机。

    *****

(快捷键:←)上一章  福星小助理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