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璎言情小说-福星小助理-第7章(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春风一度,暗恋成真 >> 福星小助理作者:简璎 | 收藏本站
福星小助理 第7章(1) 作者:简璎
    该死!

    老头子竟然骗他!

    「你究竟在搞什么鬼?真的想我登报和你断绝父子关系吗?!」崔旗磊二度回家,依然是发飙。

    「你在说什么?」崔宏培推了推眼镜,搁下正在看的晚报,站了起来。

    邵曼绮坐在沙发里继续吃她的进口高级樱桃,眼睛盯着电视里的时尚节目,彷佛一切与她无关。

    「这个男的根本不是言言从好朋友手中抢走的!」崔旗磊把照片重重摔在桌上。

    崔宏培蹙起了眉心。「不然他是谁?那女人的另一个男人吗?她可真是人尽可夫。」

    「你住口!不许你污辱她!」崔旗磊气得脸色苍白。「这男的是她同学,骨癌末期,他一直喜欢言言,是他父母拜托言言陪他走完人生最后三个月,她一直抽空去医院陪他,才会有这些照片。」

    「是这样吗?你都查清楚了吗?」崔宏培很怀疑。

    「我都查清楚了,没查清楚的是你!」崔旗磊凌厉的问:「还是,你明知道没有那种事却故意捏造来骗我?」

    崔宏培连声喊冤,「没有!你不要误会老爸,我真的没有!」

    「你不是很势利眼吗?怎么会阻止我跟她在一起?」崔旗磊嘲讽冷笑。「难道说是不知道她父亲是谁吗?是堂堂新麦金控的总裁贺重璟。知道言言未来可以分到多少财产吗?至少百亿。」

    「新麦金控?」崔宏培惊跳了起来。「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是新麦金控的贺总?」不等儿子回答,他便一脸恍然大悟。「我早就听说贺总有个小老婆,已经在一起二、三十年了,没想到就是冯言言的母亲!」

    自言自语的说完,他转头指责妻子。「曼绮,不是我说你,你派出去的人是怎么办事的?这么重要的事没有查出来,查出来的也都是错误的,还错得离谱,差点害我们父子失和。」

    邵曼绮脸上没有半点惊讶之色,她面不改色的看着丈夫。「你以为我真的没有查出来吗?」

    崔宏培眉毛一挑。「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淡淡一笑。「就因为我查出来了,所以才不想让你知道,以免你喜孜孜的去促成和贺家的婚事。」

    崔宏培指着妻子,怒气冲冲的骂道:「你、你这女人,简直莫名其妙,和贺家结为亲家对我们百利无一害,你脑子在想什么,居然暗中搞破坏!」

    「在想什么哦……」邵曼绮漾着笑容,摸摸自己的肚子。「在想我们的宝宝不能把什么都让给哥哥,不能一出生就一无所有啊。」

    崔宏培被妻子吓了一大跳。「宝宝?你怀孕了?」

    「对,已经两个月了。」邵曼绮一瞬也不瞬的看着丈夫。「以前我尽力想讨好你的儿子,他都不领情,现在开始我得为我自己想了,如果你知道冯言言的父亲是贺重璟,你势必极力促成这门婚事,也将会把美味集团交给你儿子,你们父子关系变好了,那我跟我的孩子怎么办,喝西北风吗?」

    崔宏培暴跳如雷。「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自利?竟然为了自己,想要破坏我们父子的感情,你就那么想要钱吗?也不想想自己的年纪,这年纪还生孩子你是自讨苦吃,为了你自己的身体,快点安排时间去拿掉吧!我会陪你去。」

    邵曼绮挑战的看着丈夫。「我不要,我要生!」

    孩子是她的护身符,是她巩固自己在这个家的地位的唯一方法!

    崔宏培啧声摇头。「不像话,你都四十八岁了,现在生孩子不怕被笑话吗……」

    崔旗磊转身走人,懒得听他们无耻龌龊的对话,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

    言言在哪里?

    她一直不接他的电话,胡恺娣只知道她并没有回家,也不清楚她的行踪。

    想到他明明发现言言的身影,却故意没有拒绝韩晴的吻时,她那受伤又痛楚的眼眸……他的心紧紧一揪,一阵剧烈的绞痛侵袭了他的五脏六腑。

    还有那一晚自己对她说了什么?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母女两人的行为一样下贱!

    老天!他到底在做什么?他真是个混蛋!

    他竟然会信了老头子的鬼话那么残忍的对待她,她会原谅他吗?她能原谅他吗?

    *****

    宜佩下班顺便买了个六寸的海鲜披萨回家,是她和言言最喜欢的口味,简简单单就解决了两人的晚餐。

    言言原本看到自己爱吃的海鲜披萨还很开心,但才吃了几口却觉得反胃,甚至跑去厕所干呕。

    宜佩帮她拍背,沉吟了一下。「你这样真的很像怀孕了耶,我大嫂怀孕初期在害喜时就是这样……」

    她从北海岸回来之后,言言就把她跟崔旗磊之间发生的事都告诉她了,其实她也接到言言母亲的电话,冯家人都很担心言言,所以她也把言言跟崔旗磊分手的事跟言言母亲说了。

    话说,那个姓崔的真的很莫名其妙,怎么可以因为言言父母的事就鄙弃她?再说言言父母也是有苦衷的,怎么都不问清楚就定人家的罪呢?

    「你说……怀孕?」言言恍若遭到青天霹雳,整个人都呆了。

    这几天胃一直不舒服,但她因为情绪低落,没想太多,只认为跟自己有一餐没一餐的胃口极差有关。

    没想到……

    算算日子,她的月事确实该来没来,先是忙梦幻主厨大赛的事让她疏忽了,后来又发生了那么多事,让她一时忘了注意跟自己最相关的事,她可真是糊涂啊。

    「你先不要慌,去房里躺着,我去帮你买验孕笔,验了才知道答案,先不要自己吓自己。」

    「谢谢你,宜佩……」

    言言躺着了,但她根本无法休息,脑中纷纷乱乱的全是怀孕的事,还有崔旗磊放大的面孔在瞪着她。

    老天,怎么办?

    不是都有吃事后避孕药吗,怎么还会怀孕?

    如果他知道了,一定会大发雷霆,还会怀疑她存心没吃避孕药,加上现在他那么厌恶她,都当她是苍蝇般的赶走她了,要是知道她怀了他的孩子……她不敢想了,只希望是自己太敏感了,她根本没有怀孕……

    「累死我了,我用跑的!」宜佩气喘吁吁的回来了,马上把验孕笔给她。「喏,一定等得很急吧,快去验吧!」

    言言拿着验孕笔进了浴室,走出浴室时面色如纸,看起来像要昏倒了。

    宜佩赶紧扶着她,心里有数。「怀孕了对吧?不要想那么多,好好休息一晚,明天情绪平静一点再想。」

    她扶着言言躺下,见她安静的拉起被子盖住头,不一会就听见压抑的啜泣声。

    唉……怀了正在厌恶自己的男人的孩子,还知道那男人绝不会负起责任,不六神无主才怪。

    该死的男人!该死的崔旗磊!

    他凭什么让言言这么伤心难过,言言说不定要独自痛苦的处理掉腹中的小生命,他却什么都不知道,还跟厨房里的其他助理搞暧昧,怎么可以这样便宜了他?

    宜佩越想越不甘心,就算不要孩子,人工流产的部分,他在道义上要陪言言一起面对吧?

    *****

    言言哭着,心痛着,哭累了,不知不觉睡着了。

    她醒来时,发现旁边是空的,而且好暗,夜灯的光线好微弱,好像快坏了。

    宜佩呢?

    这几天她都跟宜佩挤一张床睡,床虽然小,挤两个人刚好可以互相取暖,不必用电毯。

    但是,今天很奇怪,床边的闹钟显示才凌晨五点多,还不到上班时间,宜佩就已经起来了吗?

    更奇怪的是,空气里有种男性气息,是她所熟悉的味道,是崔旗磊身上的味道……

    不,不可能,他怎么会在这里,她在想什么,是疯了不成?就算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不能奢望会在宜佩的套房看到他啊!

    「你醒啦。」

    她的手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握住了。

    言言一惊,抬起眼眸,看到崔旗磊正握紧了她的手。

    她看着他,眼睛瞪得大大的。

    怎么回事?他知道她怀孕的事了,所以特地来找她算帐?还是来押她去妇产科动流产手术?

    想到这里,她往床里缩,眼里流露着惊慌。

    「言言,我错了,对不起……」崔旗磊把她的手握得牢牢的,他一瞬也不瞬的看着她,眼里盛满了懊悔、祈求宽恕。

    言言润了润嘴唇,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你在说什么?」

    「我见过你父亲,是我误会你了,是我混蛋……」崔旗磊低哑的说,想到她朋友说,她知道怀孕之后非常痛苦,他就更加觉得自己非常可恶,她身心俱疲都是他害的。

    「我不是在作梦吧?」言言看着他,眼泪一下子就涌出了眼眶,但眼里却闪过一道光彩。

    他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内心深处掀起了莫大骚动。

    她竟然如此轻易就原谅了他?就只因为他来了?

    他那样不分青红皂白的污辱过她,还把话说得那么难听、那么绝,她却连个巴掌都没有赏他……

    他再也忍不住了,紧紧的揽住了她,灼热的嘴唇堵住了她水润的唇瓣,舌尖分开她的唇长驱直入,大掌沿着她柔嫩的颈线而下,覆住她一边的柔软……

    言言喘息着,身心都像有烈火在烧。

    她想要他!

    她想要拥有他,也想被他拥有,想要他的需求疯狂燃起,一发不可收拾,她拱起身子,要求更多的他,同时她的手也轻抚着他,这使得他的心跳狂野,下腹升起了一股激情的悸动。

    他的唇滑到了她耳边,身体压上了她的。「我会轻一点。」

    分开了几天,他们同样想念着对方,激情使他们完全失去了自制,他想要缓缓的冲刺,怕会伤害了她肚子里的小宝贝,却益发的想要猛然占有她,引发了莫名的激狂,让两人都深陷激情里。

(快捷键:←)上一章  福星小助理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