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璎言情小说-福星小助理-第6章(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春风一度,暗恋成真 >> 福星小助理作者:简璎 | 收藏本站
福星小助理 第6章(1) 作者:简璎
    言言消沉的在客厅里坐着,像呆子般凝视着落地窗外疏疏落落的霓虹灯,神思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下了董事长夫人的车之后,她就直接搭计程车过来崔旗磊的公寓,她知道大门密码,在他的允许下,这阵子也一直自由出入,但今天,她却觉得浑身不自在,好像闯入了一间主人不在的屋子,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他去哪里了?都快午夜十二点了还没回来。

    她没打开电视,只开了盏小壁灯,虽然穿着羽绒外套,还围了围巾,甚至戴了他送给她的兔子造型毛毛帽,但她手脚却一直发冷。

    自己在这里等他是要跟他谈什么,其实她一点头绪都没有。

    只是想,既然她已经知道他的身分了,就没理由装作不知道,应该告诉他才对,所以她就来了。

    如果仅为了这么点小事,为什么她会如此惶然、忐忑不安?

    快凌晨一点时,大门终于传来了动静。

    崔旗磊进来了,她心惊的抬眼看他,马上站了起来,硬是对他挤出一个笑容。

    「怎么这么晚?去哪里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他步履不稳的走向她,忽然之间,她闻到了浓浓酒味,这令她震动又不安。

    他去喝酒了?还喝了不少,为什么?

    崔旗磊定定的看了她一会,用手握住了她的下巴,忽然笑了。「原来这就是天使面孔魔鬼心,哈!你真会装。」

    那些她和男生出双入对的照片就是铁证,还有那些调查文件,那个因为被她抢走男朋友而忧郁暴瘦的女生,现在还住在精神病院里,被她狠狠抛弃的男生也一蹶不振,而她居然还可以若无其事的跟他在一起?

    「真的……真的非常会装。」他的声音缓缓的,冷冷的,带着讥讽。

    言言瞠眸看着他,满心惊诧。「你在说什么?」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他整张面孔逼近她,凌厉的双眸在她眼前放大。「抢了好朋友的男朋友,然后再劈腿狠狠的甩了对方,原来你是这种女人……」

    言言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她心慌的问:「你到底在说什么?你可不可以清醒一点?」

    「不必清醒!」他推开她,眼神变得冷漠阴沉。「冯言言,告诉我!你母亲是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吗?你是私生女吗?」

    言言的脸色,在一刹那变得雪白。

    「你说!不要想用任何谎言来欺骗我!」他大声的吼,语气急促又尖锐。

    言言强忍着泪,迎上他的目光,简短的说:「对,我母亲介入了我父亲的家庭,我是私生女。」

    他咬牙切齿的瞪着她,眼底有火焰在跳动,下颚的肌肉也紧绷了,似乎在努力压抑着什么。

    该死!原来是真的……其他的传闻想必也是真的,没必要再问了。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母女两人的行为一样下贱!滚,我不想再见到你!」他的声音狠绝,毫无转圜余地。

    言言的脸色苍白如纸,全身都在发抖着,但她没有再说半句话,很快的拿起自己的包包,穿上鞋子,离开了他家。

    她机械化的按了电梯,走进电梯里,脑子里轰雷似的回响着他的话。

    你母亲是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吗?你是私生女吗?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母女两人的行为一样下贱!

    为什么用这么歹毒的话来污辱她?她做了什么?她并没有破坏别人的家庭啊!

    她自小就知道自己与众不同,她没有爸爸,她是私生女,邻居们都在说他们姊弟五人的闲话,而母亲从来不与他们谈论父亲。

    直到长大一些,她才知道自己不是没有爸爸,而是爸爸另有家庭,也有妻子,他们的母亲是小老婆,外面的女人。

    因为不想父母担心,她从来没有告诉他们,其实她在学校听了很多闲话,还有同学因为这样排挤她,老师因而给她脸色看。

    那些她都不在意,没放在心上,因为她知道父母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她知道母亲不是个坏女人就好,知道父母是爱她的,那就足够了。

    然而,她从来没有一刻这么埋怨父母让她成了私生女,没有一刻这么怨恨母亲介入了父亲的家庭。

    父母不是她能选择的,她又能向谁申诉?

    他因为这原因叫她滚,说不想再见她,说她很会装……

    走出电梯,她满腔愤怒的拨了父亲的手机。

    「我的宝贝女儿,怎么知道爸爸刚好在想你?」接通后,彼端的贺重璟微笑,关心地问:「听说你要参加梦幻主厨大赛,准备得怎么样了?有什么爸爸可以帮忙的地方吗?」

    言言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这种关心,现在听起来很刺耳。

    「我恨你们、我恨你们、我恨你们!为什么让我变成私生女!为什么?」

    她情绪化的喊完就挂了电话,任凭贺重璟再怎么回拨也不接。

    昨天以前,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可是现在,她失去了工作,失去了爱情,她不想回家,但她又能去哪里?

    她好想找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或许学他一样醉一场,不要再面对任何人……

    走出大楼,冷空气迎面而来,她打了个哆嗦,拨给了宜佩,现在唯一可以收留她的人。

    「宜佩,我吵到你了吗?」

    「没有。」宜佩声音微沉的说:「我也睡不着,我正在看海。」

    「看海?」宜佩住的套房在市中心,根本没有海可看啊。

    「我在北海岸。」

    她愣住了:心里一阵不安。「你、你不会……」

    宜佩笑了,苦笑。「你放心,我不是来做傻事的,只是心里闷得慌,又苦得不知道向谁说,就请了几天特休来散心。」

    「对不起,宜佩,你那么伤心,我却没时间陪你。」她算什么朋友?竟然还想叫宜佩收留她。

    「你不是在准备梦幻主厨大赛吗?我不怪你啦。」宜佩豁达地说。

    言言幽幽的说:「我现在已经不用参加比赛,而且也被开除了,我……跟家人有些口角,不想回家,原本想去找你……」

    「怎么回事?你跟家人的感情不是很好吗?」宜佩诧异的问。

    「说来话长……」

    宜佩也不多问,阿莎力的说:「我明天就回去了,你先去我家等我好了,密码没变,你自己进去吧,好好睡一觉,有什么话,我们明天再聊。」

    言言哽咽不已,现在才真的哭了出来。「谢谢你,宜佩,谢谢……」

    *****

    「你为什么无故旷职啊?」一坐下,胡恺娣就气急败坏的质问言言。「为什么由韩晴取代你去参加梦幻主厨大赛?你一直不接我电话,我都快急死了。」

    言言心里一阵难受。

    原来韩晴已经取代她了……

    「你倒是说话啊,到底什么回事?」胡恺娣嚷嚷着。

    言言抬起头来。「经理还没有发布人事命令吗?」

    她在乐沐的午休时间把恺娣找出来,约在不远的咖啡厅见面,因为这两天恺娣又是打手机又是传简讯的,她都没回应,而且……她也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他们就这么结束了吗?真的,要这样结束?

    「没有啊。」胡恺娣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什么人事命令?」

    「那我也不能对你多说什么,应该快发布人事命令了吧,你看了就知道。」言言振作了一下,挤出一个笑容,轻快的问:「餐厅怎么样?主厨有去上班吗?」

    「当然有啊!」胡恺娣狐疑的看着她。「怎么会这么问?你们吵架啦?」

    言言啜了口咖啡,不语。

    「哦,原来小俩口吵架啦。」胡恺娣恍然大悟。「难怪这两天主厨都板着张脸,那张冷脸比北极冰山还冷,我们都互相提醒把皮绷紧一点,不要扫到台风尾了。」

    「不是那样……」不只是吵架而已,但她不知道怎么跟恺娣说。

    「不管是怎么样,快点和好吧!」胡恺娣笑着安慰了下她,又不快地说:「你都不知道现在韩晴有多么得意!她取代了你,主厨又亲自留下来指导她,副厨因为爸爸中风,这两天都不能留下来,她乐得跟主厨单独相处,整天一直炫耀,我实在听不下去了。」

    「这样啊……」她幽幽地搅着咖啡,心情是灰色的。

    恺娣走后,她仰靠在沙发中,一直呆坐着。

    他亲自指导韩晴?

    是他宣布由韩晴取代她的吗?

    他真的只因为她父母的事,就要对她如此无情?

    不,她不相信,那天他喝了很多酒,所以才会这么狠绝。

    她要告诉他,关于她父母的故事,相信他听完一定能谅解的,她母亲不是他想像中的那种坏女人。

    她要再确认一次,给彼此一个机会,除非他在清醒的状态下,亲口说他们结束了,她才会死心。

    她一直在咖啡厅中坐到晚上,点了晚餐但一口都没有吃,一直等到乐沐打烊才离开。

(快捷键:←)上一章  福星小助理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