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璎言情小说-福星小助理-第3章(2)-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春风一度,暗恋成真 >> 福星小助理作者:简璎 | 收藏本站
福星小助理 第3章(2) 作者:简璎
    泡完温泉,感觉更饿了。

    沐浴更衣后,他们直接去饭店的用餐区,挑了靠窗的位置,冬阳洒进室内很舒服,美丽的雪花就在窗外飘着,她想,晚上一定更美。

    服务生送上两杯温暖的热茶,言言翻看菜单,一眼看到「蜜糖土司,全天供餐」,眼睛就一亮。

    「我要蜜糖土司,一杯榛果拿铁。」她喜不自胜的点了想要的甜品。

    「一大早吃这个?」崔旗磊一副不敢恭维的样子。他点了最简单的美式早餐,里头有四片烤土司,两个太阳蛋、一根德国香肠和一杯热咖啡。

    服务生送上餐点时,拿了张抽奖券给他们填。

    「这是本饭店在圣诞周办的活动,凡是点本饭店招牌蜜糖土司的客人都有一张抽奖券,每隔一小时抽一次奖,两位只要填好交给任何一位服务人员就可以了。」

    「你点的,你填吧!」崔旗磊只看了一眼就把填写的事丢给她,如果不是有偌大的禁烟两字,他烦躁的想抽根烟。

    他现在究竟在做什么?

    为了跟那个人作对,所以就跟冯言言交往,还故意带她一起到渔市,像是在约会,他知道自己现在在做的事很要命。

    然而,他绝不想让那个人认为自己怕了他的警告,那个人越不想他跟什么样的女人在一起,他偏要唱反调。

    反正他的人生早已毁了,连最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失去的?

    「当然要我填。」言言没察觉他的情绪变化,兴致勃勃的填着抽奖券。「因为啊,我是小福星,我填一定会中奖,还会中最大奖。」

    一直以来,她只要填什么抽奖券,都会中奖。

    其实她们冯家四姊妹都有某一方面的「能力」,外公一再耳提面命,不许对外人提起她们的能力,才能永保安康。

    其实她们的能力也没什么特别,不是那种能飞天遁地的能力。

    像她,是个小福星,而大姊素素是命中带旺,二姊贤贤总能逢凶化吉,三姐翩翩能预测未来,如此而已。

    外公说,因为她们只有小小的能力,所以不必告诉别人,不然会被以为有什么超能力,然后被抓去做实验。

    当然那是小时候外公怕她们不懂事说出去而用来恐吓她们的话,现在她当然知道身在民主自由国家,谁也不会被抓去做实验。

    不过,保密她们小小能力的习惯已经养成了,现在不必再特意交代,她们也不会告诉别人,只有家人知道她们的能力。

    奇怪的是,这能力只有她们四姊妹有,小弟武烈至今看不出有任何跟幸运有关的能力,可能这能力只降临在女孩身上吧。

    *****

    「今天最幸运的大奖得主是——冯言言小姐!」

    虽然言言早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但当主持人宣布时,她还是很开心。

    饭店经理亲自颁奖,笑咪咪的说:「冯小姐,恭喜你得到最大奖,是限今晚使用的顶级双人蜜月套房一晚,价值八千八百元,和价值三干八百元的御怀石料理双人晚餐,只要跟柜台登记,就可以马上入住。」

    「只限今晚使用?」她傻眼了,这奖品的使用期限也太没弹性了吧,她怎么可能让崔旗磊陪她住下来,再说,房间只有一间,他怎么办?

    「今天公休不是吗?想住就住。」崔旗磊淡淡地说:「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

    看她那么开心,他不想扫她的兴,或许他是下意识想补偿她的初夜损失。

    「真的可以吗?」她认为压根不可能的事,在他口中却轻描淡写,就好像两人一起过夜一点也不奇怪似的。

    「难道我是说好玩的?」崔旗磊眉毛都没挑一下,连瞄都没瞄她。「还是,你以为在外面就可以不听我这个主厨的话了吗?」

    言言笑了。「当然不是,一日为主厨,终身为主厨,我怎么敢不听主厨的?」

    好奇妙,自己以前在他面前大气也不敢喘一声,现在却敢对着他说说笑笑,真是不可思议。

    登记入住之后,看到房间除了一张大床还有张很大的贵妃椅,她终于比较放心了,至少他可以睡贵妃椅,若是叫他打地铺,她过意不去,而叫他跟她一起睡床上,恐怕不愿意的人是他。

    入夜,用餐时间到了,他们在餐厅落坐,服务生送来一道又一道的怀石料理。

    第一道是山药细面,接下来是综合生鱼片,然后是烤千贝跟杏鲍菇,还有各种握寿司、煮物、腌菜,最后是鱼汤跟甜点米布丁。

    「这是什么东西?」崔旗磊不甚满意的戳着味噌牛肉节瓜,皱着眉头。

    「是烤牛肉啊。」言言嘴边笑意始终没停过。

    他对每道菜都不满意,让她十分莞尔。

    她倒觉得挺好的,整体水准都不错,最大优点是海鲜都很新鲜,虽不特别,但都是当季的鱼,这补足了厨师不足的手艺,服务生中间还来换过三次热毛巾,是他太要求完美,才会道道入不了他的口。

    可想想也不奇怪,他当然不会觉得好吃,毕竟这只是温泉饭店的餐点,不能跟正统餐厅的料理相比。

    喝完餐后的热绿茶之后,回房时经过礼品部,她才稍微瞄了一眼,崔旗磊看出她想逛一下的心意,前脚直接踏了进去。

    言言赶忙跟在他身后,脸上洋溢着满满的笑意。

    一定是他也想逛,她不会误会他的意思的……

    「有什么想买的?」他随意逛着,当然没有动手碰任何东西,只用眼睛有一搭没一搭的扫视,他根本不感兴趣。

    「这好可爱。」店里有琳琅满目的布玩偶和纪念品,言言拿起一顶白色的兔子造型保暖帽试戴,细致的脸庞堆满阳光般的笑意,露出有些调皮的神色。

    他看着她。

    很幼稚,却很适合她的帽子,她戴上不显幼稚,而是纯真。圆圆的杏眼、挺直的秀鼻、小巧红润的唇瓣,她身上有种纯真的特质。

    「我送你,当作圣诞礼物。」他拿出了皮夹。

    言言也不推辞,由他付了钱,大方的接受了他这份迟来的圣诞礼物。

    这是她小小的私心,想珍藏一件他送的礼物。

    两人回到房间已经快十点了,她什么过夜用品也没带,幸好饭店很贴心,浴室里基本的洗面乳、化妆水、乳液都有,因为泡汤后已经洗过澡了,她就只洗洗脸而已。

    「这种地方居然有这么高级的红酒。」崔旗磊拿起迎宾篮里的法国红酒,看完产地和年份之后开瓶了。「不喝白不喝,你也喝一杯吧。」

    不等她回答,他就迳自倒了两杯,自己很快喝完一杯,又倒了第二杯。「味道还真不错,入口很滑顺。」

    言言不由得绽开笑容。「这是你今天第一次夸这间饭店。」

    他们各据长窗的两边,他倚着窗框在品酒,一个人快喝掉半瓶红酒了,她则掀开窗帘一角在看窗外的假雪景,这样偷偷的看,别有一番乐趣。

    崔旗磊侧目斜睨了她一眼。「你的意思是……我是奥客?」

    言言对他微笑。「我怎么敢那么说,你是主厨耶。」

    「最好是不敢。」他恶狠狠地说,一口气喝掉杯里的红酒。

    看他好像在发泄什么情绪似的,明明是一副颓废的模样,为什么还能散发着炫目的光彩?

    言言感觉到自己的视线无法从他身上移开,不由得想起他和董事长夫人之间的事。

    「我可以问你为什么跟董事长夫人吵架吗?」见他蹙眉,她连忙解释,「其实也不是故意看的……呃,因为大家很好奇,都跑出去看了。」

    「就是那个女人假借要见厨师之名把你叫出去的吧?」崔旗磊执着酒杯朝她走过去,深幽得有如夜空的眸子牢牢盯着她。「平安夜那天,你就是跟那个女人说,你是我老婆?」

    言言的双颊因羞窘在瞬间涨得通红。「所以,她是来兴师问罪的吗?她很生气?」

    一股浓浓的失望涌上心头。

    果然,他们是金主跟小白脸的关系,自己再怎么不相信,现在也得相信了。

    「她确实很不高兴。」崔旗磊喝完杯中酒,顺手在小圆桌上搁下了酒杯。

    「那怎么办?」她润了润嘴唇,忐忑不安。

    他的眼光悄然转为深沉,静默了一下之后,走到她面前,凝视着她的眼睛。「她要我离开你。」

    言言艰难地咽下口水。「她真的以为我是你的……老婆?」

    他缓慢的将她拉入怀中,这个动作令言言心跳加速。

    「她没那么笨。」他帅气的脸严肃起来。「她打听过,知道你不但不是我老婆,还知道其实我们连男女朋友都称不上。」

    「那你有跟她解释清楚吗?」她轻声地问,紧张得手心都冒出汗来。

    他只是望着她,眼底闪烁着两簇光芒,不疾不徐的说:「没有。」

    言言不安的看着他,觉得越来越糊涂了。「为什么?」

    他瞅着她,似看进她的心。「因为我希望她误会。」

    「为……为什么?」她屏住了呼吸,心跳无法控制地加快了,耳朵也不由自主的辣红了。

    他会说什么?她好紧张!

    「因为我想跟你在一起,前提当然是,你愿意的话。」他用一种笃定的语气说。

    言言睁大了眼,脑袋变成一片空白。

    他想跟她在一起!

    他真的这么说吗?

    她脑中突然想到宜佩的遗慽,再也不能跟爱慕的人表白,对方也永远不会知道……

    她做了一次深呼吸,舔了下干燥的唇瓣,紧紧扶着他的双臂,倏然踮起脚尖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他的手立刻探进了她的发里扶住了她的头,回以激烈的热吻,另一手游移覆住她柔软又饱满的胸部,占有的揉捏着,同时将已然亢奋的硬挺抵向她。

    言言觉得自己呼吸急促、脉搏加快,脑中一片空白,和他一起倒向了大床。

    他一边抚摸亲吻着她,一边褪去她身上的衣物,两人的衣物在最短时间内被他排除了。

    他的双唇从她柔颈一路往下滑到了她胸口,对她又吻又舔又吸又咬,一手探进她腿间撩拨她的热情,这种亲密,她想她一辈子也不会腻的……

    「你知道我是谁吗?」她像从梦中突然清醒过来似的问。

    那夜他叫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虽然今晚没有那天醉,可是她想确定他知道他身下的女人是谁。

    「你是冯言言。」他以一个稳定坚实的动作,一瞬间便完全冲进了她体内。

    太好了,他知道她不是云静……她忍不住闭眼低吟出声,十指瞬间掐进他肩膀的肌肉中,难耐的弓起了身体,整个人因为感官的欢愉而打了个哆嗦。

    随着他越来越快速的动作,她的身子不停的在他身下蠕动,不断发出无助的破碎申吟。

    她的反应让他几乎要失控了。

    他是想利用她,但她的反应怎么可以如此甜美、纯粹又直接?令他无法把她当成他过去放纵时度过一夜情的那些女人。

    他又狂猛的吻住了她,来势汹汹几乎让她承受不了。

    「旗磊!」她弓身而起,紧紧抵着他叫喊出声。

    这一声喊叫征服了他,他发出低吼,快速用力的在她体内奔驰,就像个脱离车厢的火车头,疯狂又无止境的冲撞。

    欢愉不断升高,强烈的高chao猛然在她体内爆发,她娇喘出声,无助的用双手抓住他。

    知道她此刻需要休息,但他无法停下来,他将她的腿抬放在自己肩上,再次猛烈攻击。

    言言以为自己无法承受更多了,但他的硬挺又把她带向另一波狂野的感官巨浪,令她全身酥麻,不断申吟。

    他们的喘息同样粗重,彼此的手指紧紧相扣,直到闪电般的高chao将他席卷,他才浑身无力的瘫软下来,压在她身上急促的喘息。

    言言像死过一般,她感觉心跳猛烈到连脑袋都怦怦作响。

    这一夜,他拥着她入眠,直到天亮。

(快捷键:←)上一章  福星小助理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