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璎言情小说-福星小助理-第3章(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春风一度,暗恋成真 >> 福星小助理作者:简璎 | 收藏本站
福星小助理 第3章(1) 作者:简璎
    言言睡得好极了,没有因为身在陌生环境而失眠,一夜无梦,一觉到天亮。

    第二天起床之后,她看时间还早,就去厨房做了两人份的早餐。

    不愧是主厨的厨房,厨具都是最好的,冰箱里的食材也很丰富,连调味料也分门别类摆放,一目了然。

    因为食材充足,她做了蔬菜蛋卷,及抹上蛋汁去煎的法式土司,再淋上加拿大枫糖浆,又煎了培根和德式香肠,一切很随兴。

    虽然她的手艺在他面前也只是班门弄斧,但她的诚意可是满分的,算是谢谢他昨夜的圣诞牛排餐,还收留了她一晚。

    「在做什么?」

    崔旗磊的声音传来,言言连忙回头。

    他倚着门边,不怕冷似的,只穿了白色汗衫背心和运动长裤,古铜色结实肌肉的线条一览无遗,厚实的肩膀像磁铁一样的吸住了她的目光。

    他一定不知道,他年轻健壮的身躯一直在对她散发惊人的男性魅力,让她转不开目光,加上他眼神又如此专注的盯着她,一阵莫名的电流就在她体内奔窜。

    她的心脏剧烈跳动着,想到平安夜那晚,他结实双臂压着她的感觉,全身肌肤开始发烫。

    「你起来啦。」言言清清喉咙,整张脸却不听使唤的辣红了起来。

    「警察局打电话来了。」崔旗磊看着她,还有几分晨起的倦懒。「包包找到了,皮夹跟证件都在,但现金和手机不翼而飞,手机记忆卡倒是丢在包包里。」

    言言松了口气,唇边浮起一抹浅笑。「太好了,要重办证件很麻烦,现在只要买支手机就行了。」

    吃完早餐后,崔旗磊好人做到底,送她去警察局拿包包,又送她回家。

    外公和小阿姨发现她一夜未归,不想让他们担心,她没说自己被抢劫的事,只说昨晚搞丢了钥匙便在同事家住了一晚,后来在大衣口袋找到,连脸上的伤,她也推说不小心跌倒了,他们倒也没起疑。

    换好衣服,又仔细用粉饼盖掉脖子上的吻痕才出门。

    不过,这吻痕究竟要几天才会消啊?幸好现在是冬天,若是夏天,她连胸口跟手臂的吻痕也要费心盖掉了。

    那晚,他活像野兽,而她像是猎物,被他一口一口的吃掉……

    脑海里想着崔旗磊,因此当走出家门看到他时,她有被吓到的感觉,整个人愣了一下。

    「主厨,你……你一直没走吗?」不会吧?他……从送她进门就一直在这里吗?

    崔旗磊站在自己的休旅车旁,皱眉眯眼,一副老大不爽的模样。

    「你还真会摸。」他把烟蒂往地上一扔,踩熄,打开车门。「上车吧!」

    言言期期艾艾的看着他,一时反应不过来。「我不知道你在等我……」

    他撇了撇唇,「现在知道了,还不上车,想迟到啊?」

    言言上了车,她的心脏怦怦乱跳,她知道自己不该想入非非,可是他这样,教她不想入非非也难……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到你膝盖受伤了,不好去捷运人挤人,而且还有时间,所以才会等你。」他照例说明。

    言言瞄一眼他板着的脸,吞了下口水。

    又没有别的意思?

    好吧!他说没有就没有,感觉是他的,她不能揣测他的感觉。

    「我懂,我没误会。」她朝他浅浅一笑。「你只是因为刚好还有时间又顺路,所以才会等我,你放心,我不会乱想。」

    没多久,他在通讯行前停下来。「下去买手机吧,我在车上等你。」

    「好。」言言默默地松开安全带。

    唉唉,一直这么体贴入微,教她怎能不乱想?

    买好手机,两人一起进餐厅,引来众人侧目。

    「怎么回事?你搭主厨的车来?」胡恺娣忙拉她进休息室咬耳朵。

    言言打开自己的柜子,换上厨师服。「你不要乱想,在路上遇到的,主厨好意载我过来。」

    胡恺娣怀疑的看着她。「好奇怪,我也在路上遇过主厨,他怎么就没那么好心,顺便载我过来?」

    言言知道恺娣是不会被她含糊不清的三言两语打发掉,只好说:「因为……我跌倒了,主厨刚好经过,就好心载我过来。」

    胡恺娣惋惜的说:「我还以为你们日久生情,撞出了火花哩!」

    言言心咚地一跳。「你想太多了。」

    说完,她连忙走出去,不然恺娣若再问下去,她可能会说溜嘴。

    午餐时间依旧很忙,她是负责主菜的部分,但今天崔旗磊把大部分的单子都分配给刘昕做了,她只做了平常一半的量。

    是因为她膝盖受伤了,所以他才把她的工作分给别人做吗?

    他一定又会说他没有别的意思,是不想耽误出菜的速度,不是因为体贴她……

    「言言?有客人想见见你,出来吧!」店经理菲比进来喊道。

    通常店经理会进来喊人,表示厨师的手艺受到客人赞赏,而她负责主菜的部分,被客人请出去赞美一番的次数也相对多了许多。

    她随菲比出去,像平常一样,餐厅呈现客满状态。

    菲比带她到客人桌边,微笑介绍,「这位就是负责主菜部分的厨师,冯言言小姐。」

    说完,又对言言笑吟吟的说:「言言,这位是我们美味集团的董事长夫人,夫人很喜欢你做的这道香煎热鹅肝,夸外层香脆,里层柔嫩到入口即化,是她吃过最美味的鹅肝。」

    言言错愕的看着那位艳光四射的董事长夫人。这不是平安夜那晚要钓崔旗磊的那位「阿姨」吗?

    她竟然是美味集团的董事长夫人?

    也就是说,是她的老板娘?而自己竟跟老板娘抢男人,还谎称他是她老公?

    「你叫言言是吗?」邵曼绮微笑看着她。「你的手艺真好,看不出来你年纪轻轻,竟然就有这么好的手艺。」

    言言紧张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发什么呆啊?还不快谢谢夫人的赞美。」菲比急得差点昏倒,扯扯言言衣袖,小声催促。

    「谢、谢夫人。」言言垂着双眸,期期艾艾的,不太敢正视夫人的眼睛,怕对方认出她来。

    应该不认得吧?那天那么暗……但万一认出来了呢?她记得自己曾说,跟老公在同一间餐厅工作,夫人该不会想藉此找出崔旗磊吧?

    回到厨房,她拚命想找机会跟崔旗磊说,那个缠着他的女人来了,而且还是董事长夫人,但一直找不到机会。

    而且,自从菲比进来跟他低声讲了几句话之后,他脸色就变得很难看,她也不太敢跟他说这些。

    不过,定下心来想想,那晚他醉了,或许根本就不记得有那回事,自己也不必过度杞人忧天了,还是专心做菜吧!

    *****

    午餐的营业时间还没过,崔旗磊连厨师服都没脱就大步走出餐厅,让厨房里的人都吓了一跳,手边有空的人还赶忙跑出厨房去偷看。

    透过餐厅的落地窗可以清楚的看到,餐厅前有部黑得发亮的豪华进口轿车,他不快的板着脸,在车子未发动前拦住了车子。

    正确来说,是拦住要上车的邵曼绮。

    「你究竟想做什么,为什么专程来这里?」他的目光尖锐,声音冰冷,摆明对她没好感。

    「她说是你老婆,我当然要来看看。」邵曼绮笑了笑,没被他狞恶的表情给吓到,想用笑容化解他身上的火药味。

    「怎么,那个人又想阻止了吗?」崔旗磊怪异的笑了一声,但眼中毫无笑意,反而更趋冰冷。

    邵曼绮一瞬也不瞬的看着他。「你应该知道,她不适合做崔家的女主人,他会阻止也是理所当然的。」

    「她为什么不适合做崔家的女主人?因为没有显赫的家世吗?」崔旗磊嘲弄地问:「那么你告诉我,你就适合做崔家的女主人吗?」

    邵曼绮叹了口气。「你实在不必对我充满敌意,我是好心来提醒你,那个女孩绝对不行,他不会同意的,你还是快点跟她分手吧,以免她因你而受到伤害。」

    「所以,我猜的没错,他又要玩拆散的游戏了是吗?」他哼了声。「你回去告诉他,我不会和她分手,不但不会,我们还正以结婚为前提在交往,明年就会结婚。」

    邵曼绮蹙起了眉心。「你们真的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根据我打听的结果,你们并没有在交往。」

    他不置可否道:「不信的话,你就没必要特意过来一趟。」

    她轻柔地说:「因为那夜她理直气壮的把你带走,还自称是你老婆……」

    他凌厉的看着她。「所以你就赶快去跟他打小报告了?向他邀功?」

    邵曼绮僵了一下,连忙解释,「我是关心你……」

    「你以为我会相信?」他打断了她,嗤之以鼻的说:「省省吧,想演戏,去演给别人看,我不吃你那一套。」

    邵曼绮满眼沉痛。「为什么你总是不相信我?我是真心关心你,我们是一家人。」

    「去你的一家人,你听好——」他冷冷的说:「我跟冯言言已经私下交往很久了,因为在同一个地方工作,所以才没有公开,我们很快就会结婚,如果他有本事,就再拆散一次!」

    *****

    「不愧是我们的主厨,连董娘都敢惹。」胡恺娣对此事啧啧称奇。

    「他们究竟在吵什么啊?好想知道喔!」小媛说道。

    她是厨房老八,才进乐沐半年,目前是餐饮系的学生,来餐厅见习的,只要餐厅有名人来吃饭,她就兴奋得半死。

    「言言,你觉得主厨跟董娘是什么关系?」胡恺娣一直在猜测。「看到的人说,董娘对主厨低声下气的,她为什么要对主厨低声下气?」

    「我不知道。」言言拚命回避这个话题,餐厅已经打烊了,她想赶快换回便服离开。

    主厨跟董事长夫人在外面争执的事传遍了整间餐厅,但没人敢问他原因。

    她当然也很想知道,但她没有过问的立场。

    不过,这也让她很不安,原来他认识董事长夫人,所以平安夜那一晚不是董事长夫人第一次见到他喽?难道,他们是「那种关系」?

    哪种关系?

    就是……呃,空虚富太太包养年轻帅气体格好的花美男的关系……

    不!不可能会这样的!他不像是会被女人包养的人,他浑身的细胞都那么傲,怎么可能当小白脸?

    可若不是小白脸,又怎么解释他和董事长夫人的关系?

    因为她自称是他老婆,所以包养他的董事长夫人一个不爽就不顾一切的跑来质问他,两人发生强烈的争执……这样就说得通。

    好死不死,冯言言刚走出餐厅时,崔旗磊也正好出来。

    她瞄了他一眼就不敢再看,甚至想赶快跑掉,很怕自己脑中那些离谱的想法会被他看穿。

    然而,他却盯着她,盯得她心里毛毛的。

    他在生气吗?

    因为她害他和金主吵架而生她的气吗?

    「主厨,看你心情好像不太好,反正明天餐厅公休,要不要去喝一杯?」韩晴也换好衣服出来了,一看到崔旗磊,便马上热络地邀约他。

    「没兴趣。」他冷淡回应之后看着言言,言言又紧张了。「冯言言,你明天有没有空?」

    「我吗?」言言错愕的眨了眨眼。「嗯,我有空,有空啊……」

    「那好,你回去穿几件厚衣服,穿暖一点,我一小时后去你家接你。」

    说完,他就推开餐厅的玻璃门,走了。

    韩晴很不高兴的瞪着她。「主厨为什么知道你家在哪里?这么晚了,他要跟你去哪里?你们是什么关系?」

    言言一个问题都答不出来,突地,她手机响了。

    太好了,不必被韩晴咄咄逼人的逼问了。

    「抱歉,我要接电话,我们改天再聊吧!」她拿出手机接听,一边走出餐厅。

    是宜佩来电,而且一接通就在哭。

    「言言……呜呜……怎么办……他死了,他死了……」

    言言吓了一跳,不由得停了下来。「谁死了?」

    「我们店长……」

    店长?

    宜佩暗恋了四年的冷漠帅哥?

    「怎么这么突然?怎么回事?」那天才在说的人,居然死了?

    「他去南部的旗舰店开会,夜里走高速公路下去,被超车的联结车追撞,当场死亡……我都还没向他告白……」韩宜佩哭得肝肠寸断。

    「我好后悔,如果早知道他会发生这种意外,我应该早一点鼓起勇气向他告白……」

    言言闭了闭眼。

    唉……真的太残酷了!宜佩这份未说出口的遗憾,不知道要多久才会真正的过去。

    *****

    凌晨雨点半的北海岸渔市,人山人海、人声鼎沸,市场里的交易沸沸扬扬。

    渔市里,短短两百公尺的街道,除了人潮外,还有人力板车、手推车、手拉车、马达三轮车、脚踏车、小发财车,偶尔还有自小客车和计程车载客来观光,要走完可不简单。

    言言以为是什么浪漫的约会,没想到崔旗磊是带她来渔市,还一副熟门熟路的样子。

    天气冷,又在靠海的渔港,地上又湿又黏,她几次差点滑倒,他索性牵着她这个渔市门外汉,让她心中一阵悸动。

    虽然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他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怕她滑倒,增加他的麻烦,但他的手好大好暖,让她忍不住去感受他的温度……

    「这里真的好热闹,没想到这么晚了,还有这么多人聚在这里。」言言啧啧称奇。

    身为厨师,她老早就想来渔市开开眼界,想听听现场的喊价声,想看活蹦乱跳的海鲜,只是没有机会。

    「是这么早好吗?」崔旗磊纠正她。「从午夜十二点开始,店家就会开始进货,凌晨四点到七点是最热闹的时候,那时人更多。」

    「那,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啊?」只要跟他在一起,她就觉得心情好好。

    他挑眉。「我是主厨,你是厨房助理,不来这里,难道要去擎天岗看星星吗?」

    是啊,她想像中的约会就是去擎天岗看星星,果然是她想太多了,这不是约会,是见习。

    「瞧,那就是收购渔获的中盘商。」他目光锐利的指着一个人。

    「专家都知道这里是北台湾最大的渔获集散地,也有很多坚持品质的厨师会亲自来采买,身为厨师,不能只在厨房里处理食材,也要学会分辨食材的优劣,否则就枉为厨师。」

    「我懂,这里渔获『尚青』就是了。」言言笑吟吟的学了一句广告台词。

    如他所言,身为厨师,一定要走一次渔市,她越逛越有兴趣,完全不想走。

    那一篮篮的生蚵、鲔鱼、旗鱼、明虾、海鳄、龙虾、黄金蟹,都活跳跳的,每样都物美价廉,害她不断在脑中设计着菜单,想下厨做海鲜大餐。

    「哇!」她看到一大筐一大筐还放在海水里的大小透抽,顺着货车搭起的木板滑下去,引起在场围观的人阵阵骚动,包括她。

    突地一阵寒风吹过,她打了个冷颤。

    难怪他叫她穿暖一点,冬天的北海岸风吹来真是透心寒啊,她除了高领衣,还穿了两件毛衣,一件羽绒衣,厚厚的绒布长裤和雪靴,可说是做足了准备。

    离开时,她还意犹未尽,她也曾和大学同学半夜疯去擎天岗看星星,但她现在觉得逛渔市比看星星有趣多了。

    可能因为旁边是他吧。

    天已经亮了,她肚子也饿了,而且一夜没睡也累了,如果现在能来杯热腾腾的咖啡就再好不过了。

    晨曦下,他们在淡金公路上,她突然看到旁边在下雪,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那里在下雪耶!怎么会这样?」虽然淡水冬天气温总是很低,但下雪,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你是哪里来的城市乡巴佬,那是造雪机弄的,只是温泉饭店的噱头。」虽然嘴上揶揄,但他缓缓踩了煞车,放慢车子的速度,让她可以慢慢观看。

    「好美……」言言一脸梦幻。

    雪花纷纷坠落,看过去,温泉饭店像是雪中城堡。

    崔旗磊把车掉头,直接驶进温泉饭店的停车场。「我饿了,在这里吃早餐吧。」

    言言微笑看着他,心里暖洋洋的。

    明明就是好意要让她这个城市乡巴佬看假雪景,还说是他肚子饿,又是怕她想多了,误会他别有用意是吧?

    「欢迎光临!」服务生帮他们拉门。

    他们在入口的沙发坐下,换了饭店提供的纸拖鞋。

    「我好久没泡温泉了。」看到久违的温泉饭店气氛,言言有感而发。

    以前冬天一到,她都会跟姊姊们一起去泡温泉,但自从姊姊们全出嫁之后,她再也没泡过温泉了。

    「要泡温泉有什么难的,去买件泳衣就好。」他不置可否地说。

    言言兴奋的看着他,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她就恭敬不如从命。

    两人在贩卖区买了泳装,虽然泳装款式保守,但面对他,她还是羞涩不已。

    他呢,就好像完全不在意她的目光,迳自进入汤池,还闭起了眼睛,她因此自在多了,开心的享受户外大众池的景致。

(快捷键:←)上一章  福星小助理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