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璎言情小说-福星小助理-第2章(2)-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春风一度,暗恋成真 >> 福星小助理作者:简璎 | 收藏本站
福星小助理 第2章(2) 作者:简璎
    餐厅打烊后,言言如常的走出餐厅,要去捷运站。

    「言言!」刘昕在后面喊她。「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今天有部爱情喜剧片上演,影评不错。」

    今天自从被崔旗磊叫进办公室后,她就一直无精打采的,看起来心事重重,他很担心她。

    「不了,我很累,想回家休息了。」言言摇了摇头,有气无力的道。

    刘昕一瞬也不瞬的看着她,「要不要我陪你走到捷运站?」

    他喜欢她很久了,如果不是因为年轻时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失婚男的身分让他自觉配不上她,他早就向她表白。

    「不用了。」言言婉拒了他的好意。「一下就到了,你快回家吧,明天见。」

    向刘昕挥挥手,她失神的朝捷运站走,走过头了还不知道,满脑子都是白天崔旗磊说的话、他要给她的钱以及他要她吃的事后避孕药。

    她已经把药吃了,但心情很沉重,他们在厨房里的互动,还能像过去一样吗?

    她是不是应该识相点辞职,毕竟厨房可以少了她,却不能少了主厨……

    「轰——」

    一阵引擎声由远而近,等她意识过来时,手里的包包已经被骑机车的歹徒抢走了。

    歹徒显然作案经验丰富,才几秒机车已经绝尘而去,她连声抢劫或救命都来不及喊,更别提记下车牌号码了。

    因为机车的冲力,包包被扯掉时她也摔倒在水沟盖旁边,不知是被吓到还是某种原因,言言缩在地上,委屈的哭了,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这女人在搞什么?」崔旗磊坐在车上,蹙着眉心,右手支着方向盘,心里没来由的冒火。

    打从她失神的走出餐厅时,他就不放心地开车跟着她,连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他就是无法像过去一样,只当她是个厨房小助理。

    还有,为什么在餐厅门口听到刘昕约她看电影,他会觉得不高兴?

    见鬼了,她又不是他的女人,只是不小心上了一次床而已,他有必要这么在意她吗?

    现在都这么晚了,天气又冷得要命,她到底是打算哭多久才起来?

    他越想越烦躁,脚下意识地踩下油门,慢慢开到她旁边。他迅速的把车停好,下车走到她面前,而她完全没发现他。

    他的眉头紧蹙。

    如果他也是坏人怎么办?在这无人的深夜街道上,她真的是太大意了。

    「呜……」言言还在哭。

    她知道自己不仅是因为包包被抢走了而哭,而是今天的心情本来就荡到了谷底,忍不住想哭一哭,宣泄情绪。

    「不要哭了。」崔旗磊在她面前蹲了下来,没好气的瞪着她,声音有些恼怒,一种连自己也不明白的恼怒。

    言言抬起头来,错愕的愣住了。「主厨……」他怎么会在这里?

    「你受伤了。」看到她的脸上都是泪,他拢起了眉。

    她白皙的脸颊有些擦伤,黑色裤袜在膝盖处也破了个洞,正渗着血丝。

    他把她扶起来,「上车吧!」

    言言默默的上了车。幸好遇到他,不然钱跟手机都在包包里,她一时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你不是要去捷运站吗?怎么走到这儿来,是要去哪里?」他把暖气开到最强,因为发现她在发抖。

    「我……在想事情。」她慌乱的垂下眼眸。

    她只是走过头了,却没发现。

    「想什么那么出神?想到被抢劫了还不知道。」他挑眉瞧她。

    是在想昨夜的事吗?还是在想今天他对她说的那些残酷的话?

    不管怎么样,他觉得她在想的事情跟他有关,他害她心绪纷乱被抢劫,他得要负大部分的责任。

    他在屈臣氏停下来,迳自下车买了一双裤袜和急救包。

    言言不知道他是下车为自己买东西,当看到他拿出急救包,还亲手为她消毒脸上和膝盖的伤,又为她贴上OK绷时,她差点又陷下去了。

    可是,她马上告诫自己,他都把话讲得那么明了,她不可以再对他有非分之想,今天换作是厨房的任何一个人倒在路边被他遇到,他都会这么做,不是因为她,绝对不是。

    「去警察局报案吧!」他发动车子。

    「啊?」她完全没想到这个。

    他看了她一眼。「包包里有证件和信用卡不是吗?」

    她这才担心起来,如果歹徒拿她的证件做坏事或乱刷她的卡怎么办?

    待他陪她做完笔录、信用卡挂失,她借了警察局的洗手间换上他买的裤袜,离开时已经快十一点半了。

    「我送你回家。」他再度发动车子。「你家怎么走?」

    言言迟疑了一下。

    他看着她。「有什么问题吗?」

    言言嗫嚅地说:「我家大门的钥匙在包包里,家里只有外公和小阿姨,这个时间他们都睡了,而且我这副模样被他们看到,他们会很担心。」

    父亲的元配半年前过世了,母亲现在多半跟父亲住在一起,而小弟武烈在大学附近租房子住,假日才会回家,家里的咖啡馆因为姊姊们陆续出嫁,人手不足而顶给别人经营,所以小阿姨现在都早早就睡了。

    「现在呢?」崔旗磊蹙眉。「你有其他家人可以连络吗?」

    言言想到大姊素素、二姊贤贤、三姊翩翩,她们的手机号码是……天啊!现在都直接按连络人通话,她不会背啦!

    「主厨,你手机里有胡恺娣的手机号码吧?」她客气地问:「可以帮我打给她吗?我想我可以去她那里借住一晚。」

    恺娣自己租套房住,又没有男朋友,应该可以收留她一晚。

    崔旗磊打了,但是——「她没开机。」

    言言轻咬下唇。「那……你有餐厅门卡吧?你送我回餐厅好了,我们休息室里有沙发,我可以在那里睡。」

    睡餐厅?

    他蹙起了眉心。

    「叮铃!」

    他的手机收到简讯。

    美好的圣诞节夜晚,肯里吧邀请您一起来过圣诞节,啤酒买一送一,二九九无限畅饮,还有多种异国料理等您来品尝,千万不要错过哦!

    是广告简讯,让他想起今天是圣诞节。

    她已经在餐厅忙了一天,如果他还让她晚上去睡餐厅,似乎说不过去。

    油门一踩,他把车掉头飞快疾驰。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急事?」言言被他吓到了,他简直是在飙车嘛!

    他没回答她,十分钟后,车子在夜色里驶进一栋电梯华厦的地下停车场。

    他倒车,流畅的滑进停车格。

    「快下车!」他催道。

    言言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事态好像很紧急,所以他一个口令,她一个动作。

    她很快地下车,就见他已经大步走向电梯,她想小跑步追上他,却感觉膝盖传来阵阵痛意。

    崔旗磊发现了,他回头又朝她走过去,懊恼自己竟然忘记她受了伤。「很痛吗?」

    言言觉得自己耽误了他的事,慌忙说:「不会,没有很痛,你有急事就快去,不用管我,你要到几楼,我待会上去找你……」

    他索性把她抱起来。

    言言惊呼一声,本能搂住他颈子。「主厨——」

    她有些心慌,有些心乱,还有更多的心悸。

    他拥有能轻易抱起她的体格,她猜他常游泳或常跑步,这令她又想起了火热的昨夜,他那宽阔的肩膀、精实的肌肉……

    崔旗磊压根没发现她的脸红心跳,他迳自大步进入电梯,按了十八楼。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言言不敢动,大气不敢喘一声,她几乎快连呼吸也不敢了,脑袋一片空白,耳边只有自己放大的心跳声,卜通!卜通!

    幸好电梯门很快开了,他抱着她走出去,她看到有如艺廊般的静谧空间,他拿出门卡,打开一扇大门。

    言言看到整齐的玄关,暖意十足的木地板,还有一整面覆着白纱窗帘的落地窗,是个以米白色为基调、淡雅宜人,感觉很舒服的空间。

    崔旗磊把她放在象牙白的皮沙发上。「这是我家。」

    他家?!

    言言两眼发直,差点没跳起来。

    自己居然有走进他家里的一天?这是她连想都不敢想的……

    她正襟危坐,不敢乱动,直到他又走出来,双手插在裤袋里,头一偏。「过来。」

    「喔,好!」言言连忙起身过去。

    她看到明亮洁净的开放式厨房,没有正式的餐桌椅,但有个连接着白色橱柜的吧台,两张高脚椅,足够两个人用餐,而吧台上已经摆了两份看起来相当可口的牛排大餐,让她很诧异。

    原来他是去做牛排餐了啊,她完全没想到这个……

    见她一脸感动,崔旗磊眉毛一挑。「你别误会,我可没别的意思,圣诞节对我们男人来说可有可无,但你们女人不是都很重视这种节日吗?所以才做了这个。」

    言言口开心的眯着眼笑。「谢谢你,我不会误会的。」

    她就知道,虽然他平常做事一板一眼,不留情面,可是还是有柔情的一面。

    崔旗磊不置可否的看着她。

    她那表情,跟夏日阳光下的波斯菊一样……说不会误会,明明就在想入非非了,以为他看不出来吗?

    他耸肩,「还有,你去睡餐厅,虽然我是会比较方便,但你自己一个人待在餐厅里,又是个女人,太不安全,我不想搞得自己提心吊胆,所以——待会吃完,你就睡我家客房,里面有浴室和干净的浴袍,明天早上我再送你回家。」

    言言的眼睛马上亮了起来。「你是说,我可以在这里过夜?」

    崔旗磊抿了下嘴角。「这件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听懂了吧?」

    笑容在言言脸上漾开来。「我懂,你是一片好意,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看她露出孩子般心满意足的表情,崔旗磊嘴角抽搐了下,皱起眉头。「快吃,牛排冷了不好吃。」

    这女人怎么回事?全然忘了他昨夜对她做的混帐事,还有今天对她说的那些残酷的话了吗?居然还这样对他笑,灿烂得像太阳一样。

    言言根本没注意到他的浓眉开始紧皱,她轻快地坐下了。

    切了一块牛排入口,外酥内嫩,香甜细致,肉汁完全都没流失,这极致烹调的手法,不愧是崔旗磊。

    再尝一口沙拉,综合蔬菜淋上芝麻酱汁,清爽香甜,口感极佳,也有满满他的风格。

    白天的低落全一扫而空,就算皮包被抢,她还是觉得现在好幸福。

    是梦吗?

    能跟他这样面对面的坐着,吃他亲手做的圣诞大餐,她突然无厘头的想谢谢飞车抢走她包包的歹徒了。

(快捷键:←)上一章  福星小助理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