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双言情小说-俘虏后-page 28-言情库
言情小说 >> 古代,架空,架空 >> 误打误撞,日久生情,患得患失 >> 俘虏后作者:叶双 | 收藏本站
俘虏后 page 28 作者:叶双
    简单的一番话,倒是吓坏了底下的一群人。

    早该荣养的钱德海一个箭步上前,结结实实的跪下。「皇上,登基大典是国之根本大事,皇上怎可这般任性妄为?」

    正因为是伺候在先帝前面的,也是先帝口谕留下来继续伺候新皇的,所以霍安准对他一向尊重,一见他跪地,霍安准的眉头便皱了起来,还没发话,他又抢先一步开口——

    「奴才猜想皇后娘娘向来识大体,这会儿只是和皇上置着气,等气消了就会出现了。」

    对于这个外族来的皇后,钱德海一开始也是对她的行事不拘、任性妄为而头疼着,可随着时日过去,宫里的气氛因为她而鲜活了起来,让他真心视之为主。

    昨夜在试大典要穿的礼服时,他就瞧见了金穆儿总是不乐意地嘟着嘴,便知道她会来上这么一出,果不其然,真被他料中了,所以他一点也不意外。

    「不行,我就要她伴在身边。」

    霍安准从来性子稳重,可也不知道是不是跟皇后相处久了,竟然也染上了些许的孩子气。

    可对于这一点,钱德海倒是没有多说什么,挥了挥手中的拂尘,打发了小宫人们快去找人。

    小宫人们鱼贯似的步了出了凤仪宫,可人才出了殿门口,便又停了下来。

    眼前这不就是让皇上满宫满花园一阵好找的皇后娘娘吗?

    只见她完全没有皇后该有的雍容华贵,反而几步并作一步,蹦踏走来。

    「咦,你们怎么都在外头,这正中午的,快回各自的宫殿去当值,站在凤仪宫外头晒太阳,要是晒晕了怎么办?」金穆儿完全没有架子的说。

    跟在她身后的杏花儿了解那些宫人们的苦楚,帮着解释,「一定是皇上来凤仪宫找您却找不到,才会使人出来找。」

    杏花儿平素跟在金穆儿的身边,早已经是有品级的女官了,所以行事作风也更加稳重。她早就劝过主子别在这么大好日子溜出凤仪宫,可主子就是不听,还说她的心气还不顺,不想这么早成为皇后。

    那气就是从那日皇上独自入宫、只身涉险、让李卫打晕了她才积下的。

    可时间都已经过了那么久了,即便有再大的气也该消了吧!

    偏偏主子还不消停,直嚷嚷着不想参加册封大典,可也只有她才知道,主子哪是真的不想参加,只不过拗着性子,不想松口罢了。

    「杏花儿,你说那黎明柔会不会后悔啊?」

    这事成了个疙瘩,搁在金穆儿的心里很久了。

    虽然明知道这事也没啥,太子因为谋逆,霍安准早就将他们两夫妻都圈禁了起来,黎居安也被抄家灭门了,可偏偏每回只要想起黎明柔那种手段,她便不寒而栗,再者,她的夫君即将是皇帝,自古以来,皇帝哪个不是三宫六院、三千粉黛伺候着,只要一想到将来他也可能这么做,她的心便酸得不象样,难受得紧。

    偏偏当个皇后还得大度,所以她才会排斥皇后的册封大典。

    她一点也不想象册封文书上说的那样……秉性柔佳,端庄贤淑,德行温良,她只想一个人霸着霍安准。

    想着想着,金穆儿的眸子竟又泛起了委屈的薄雾,眼瞧着便要凝结成珠了。

    「你还在这儿干什么?」

    突然间,一声熟悉的暴吼响起,她蓦地抬头,泪珠儿顺着她的柔颊蜿蜒而下。

    「你……」原本像头喷火巨龙的霍安准,冷不防退去了怒火,紧张兮兮地来到了她身旁,急急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有哪儿不舒服?」

    明明是万人之上的皇上,却小心翼翼地兜着金穆儿细声问着,那场面说有多怪异便有多怪异,可霍安准却完全不在乎。

    「还是你心里头哪里不痛快了,还在气那天的事吗?不然你打我好了……」霍安准哄着哄着,竟真的抓起她的手捶着自己胸膛。

    他这模样,到底驱走了些许金穆儿心里头的不适,她抽了抽小巧的鼻头,说:「我……没事!」

    「最好你没事,你若没事,干么哭得这样伤心?」怎么问都问不出个所以然,霍安准心一急,又吼了起来。

    他这一吼,金穆儿自然更觉得委屈了,心一急,便将心底的不痛快全都吼了出来,「我不要当什么贤良淑德的皇后,那还得帮着你选妃,还得帮着你养旁人生的皇子,我……呜呜呜……」

    霍安准一怔,原本急吼孔的面容顿时有了心满意足的笑意。

    呵,原来这丫头在为了还没有影的嫔妃们吃着醋呢!

    这么一想,他的心便暖了,虽然他知道她在乎他,却从不确定她有多爱、多在乎,如今她这么一吼,倒把藏在心底的爱和在乎全都给吼了出来。

    霍安准伸手轻轻抹去她颊上的泪,柔声哄道:「傻丫头,谁说要纳妃的,我这个皇上这辈子有你这个皇后便足够了。」

    「真的?」一听到他这么说,金穆儿顿时不哭了,还来不及抹去的泪痕中带着惊喜的笑容。

    「自然是真的!你这个傻丫头,就因为这样,才总嚷着不要册封为皇后吗?」

    闹了个半天,原来是这种芝麻大小的事儿,怎不教他觉得冤呢?

    「一个你我就搞不定了,还多弄几个不是要了我的命吗?咱们这辈子就这么凑和凑和的守着,好吧?」

    霍安准柔声一问,安了金穆儿的心,让她笑眯了眼。

    「嗯!」她重重点头,主动握住了他的手,扯着他便往凤仪宫走去。「咱们去换礼服吧!」

    瞧着金穆儿那说风便是雨的个性,霍安准不禁又摇了摇头。可谁教他就是爱上了呢?这丫头可是他这辈子的魔怔呢!

    【全书完】

(快捷键:←)上一章  俘虏后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