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薇言情小说-分居算什么-第9章(1)-言情库
言情小说 >> 现代,台湾 >> 婚后相处,破镜重圆 >> 分居算什么作者:伍薇 | 收藏本站
分居算什么 第9章(1) 作者:伍薇
    赵家弥漫在恐惧与忧心之中。

    因为是议员的女儿被绑架,警方特别重视这个案件,最先进的监测仪器全搬进赵家,只要歹徒一打电话进来,他们立刻追踪到歹徒的发话地,各地待命的警察就能立即出动营救人质。

    另一方面,警方也在过滤所有路口的监视器,虽然厢型车的车牌刻意遮掩,但还是抱着能在录像画面里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的希望。

    赵父刚好到日本访问,原本预定明天才回来,一听到孙女出事,也赶搭最近的班机回台。因为爷爷的身份,因此连总统府都派人表达关切。

    从蕊蕊被带走至今整整八个小时,现在是晚上十一点,歹徒还没有打来任何一通电话。

    因为上头重视,重案组的队长关邵行亲自领队侦办此案。赵关两家父母是旧识,对这件事的关心可想而知。

    「你才刚新婚,就要麻烦你。」赵承国神情严肃,一接到女儿被绑架的消息,他立刻报警,并要幕僚别让媒体知道消息。他像头蓄势待发的猎豹,随时等待出击。

    关邵行还在婚假中,得知消息后,立刻销假归队。

    「荆玫那边也在帮忙,你放心,蕊蕊会没事的。」

    浩浩、蕊蕊和关邵行的侄子友友是同班同学。

    荆玫是关邵行的妻子,荆氏集团拥有的情报网有时还比官方更有效率。

    「谢谢。」

    赵承国只盼女儿能够平安回来。

    他来到妻子旁边。薇妮安静地蜷缩在客厅的角落,神情茫然、眼神空洞,不安地咬着手指头,模样像极了七年前的她。

    他坐下来,将她揽进怀里。

    「女儿还没回家,你别崩溃了,蕊蕊喜欢有自信、会笑的妈妈。」

    辛薇妮无助地摇头,沙哑地说:「如果我不去停摩托车,如果我直接让蕊蕊上车,他们根本没有机会靠近她……都是我害的,都是我的关系,蕊蕊一定很害怕……」

    赵承国吻着妻子的额头。「不准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你比我们都更坚强,人家说母女连心,蕊蕊也一定不希望你这么伤心、害怕。」

    辛薇妮偎在丈夫的怀中,紧紧捉着他。「蕊蕊还那么小,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在她身上……」

    赵承国轻抚着妻子的背脊。「我知道,我知道……」

    浩浩静静地陪在妈妈身旁。

    他和蕊蕊是双胞胎,从小就有种神秘的感应,每当他想出主意捉弄别人的时候,往往想法才刚出现,蕊蕊就知道。蕊蕊藏不住心事,有时觉得哥哥的主意很好笑,即使他还没开始行动,她就能笑到东倒西歪。他曾问过她是不是知道他要做什么?蕊蕊说她并不知道具体的内容,她只是觉得一定会很好笑。

    不管这是神秘的感应还是什么,蕊蕊是家里最重要的开心果,大家都疼她,她对全家都很重要,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好像在哭泣,他可以感应到蕊蕊的害怕,如果他们真的有神秘的感应能力,那么他能不能分担蕊蕊的害怕呢?

    浩浩擦着眼泪,双手握得紧紧的,倔强得不哭出声音。

    辛薇妮发现儿子的异状,她放开了丈夫,将儿子揽进怀里,习惯性地揉揉他的头发。「小老头。」

    浩浩哽着声。「妈,双胞胎能分担彼此的心情吗?」

    辛薇妮蹭着儿子的发。「会的,你一定能帮忙分担妹妹的害怕才会哭的,这样妹妹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能分担多少?百分之五十……不,百分之八十可以吗?我不想妹妹这么害怕,蕊蕊很胆小,她真的很胆小……」浩浩放声大哭,所有的恐惧在这一刻全部倾泄而出。

    辛薇妮紧紧抱住儿子。「浩浩乖,浩浩好乖……」

    赵承国将妻子和儿子拥进怀里,深邃的黑眸里泛着薄雾。

    他什么都可以不要,什么都可以从头再来,只求女儿平安无事,他们一家团圆。

    警方持续搜索,歹徒绑架议员女儿的原因是什么?有主因才能够更快找出嫌疑犯。

    关劭行问:「最近赵议员和赵太太有没有和任何人发生争执?或者因为任何事件和他人有磨擦,只要有,不论多大多小,都请告诉我们。」

    唯一的磨擦只有前不久的乌龙绯闻,不过警方已排除涉案的关联性。

    「没有。」

    赵承国没有,辛薇妮就更没有了,基本上她很宅,往来的人都是固定的朋友,最近没有认识新朋友,也没有去新地方。

    「警方认为赵议员对小孩很保护,外界对两个小孩的模样都不是很清楚,所以不可能是疯狂支持者所为,因为歹徒很明显是认识蕊蕊的,因此不排除是对赵家熟悉的人所为,还请赵议员协助提供和家里比较有往来的亲戚朋友名单。」

    赵承国跟着关劭行到旁边过滤名单。

    辛薇妮望着落地窗外高挂的月亮。

    一点了,为什么歹徒都不来电话?那些坏人会绑架小孩,不都是为了跟父母勒索吗?既然如此,为什么还不打电话干脆说个清楚?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他们?

    辛薇妮的手机忽然在这个时候响起。那悦耳的手机来电铃声,听起来如此诡异恐怖。

    她冲上前,等监听人员设定好追踪,然后接起电话……

    「我是辛薇妮。」

    「三百万,不连号,等下次通知时间。」

    歹徒挂上电话,不到五秒的通话时间,警方只侦测到发话范围在北市和新北市两大地区之间,对方声音经过变声器处理,听不出男女。

    辛薇妮抱着手机,全身颤抖。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赵承国抱住恐惧发抖的妻子。「别怕。」

    她破碎地哭泣。「我没有听到蕊蕊的声音……是不是蕊蕊怎么了?他只要求三百万,我们给他好不好?老公,我要我的蕊蕊回家……」

    赵承国护住妻子,眉头皱得更紧。这个数字小到让人起疑,歹徒不会不知道蕊蕊的背景,就算只是随机掳人,事前不知道,当他们查到小孩母亲的名字,还查到薇妮手机时,就应该知道小孩的背景,除非……

    他们的确是随机掳人,但并不想狮子大开口,以为这样父母付赎款的机会比较大。但这可能性很小。

    或者,这通电话是假的,来电的人并非真正掳走蕊蕊的歹徒,只是某个知道这件事的人,突发其想想分一杯羹?

    无论是什么情况,都只能被动等歹徒再联络了。

    这一夜很漫长,婆婆、王妈妈和赵管家哭到泪都干了,赵家所有人都没有睡意,全聚在客厅,等着歹徒下一个指示。

    直到天亮,七点,还是辛薇妮的手机响起,她接起电话……

    「我是辛薇妮。」

    「妈咪……」

    蕊蕊沙哑疲惫的声音由话筒传出来,差点击垮薇妮仅存的坚强。

    她流下泪。「蕊蕊!蕊蕊你没事……」

    「赵太太,」话筒被拿走,歹徒接着说:「我知道警察在你家,我只要三百万,对你而言绝对不算多,如果要女儿活命,就把钱装袋丢到河滨公园,往社子岛的大排里。如果我没让警察捉到,等我拿到钱,我就会放了你女儿!」

    辛薇妮喊着:「不要伤害我女儿!求求你,不要伤害我女儿……」

    歹徒挂上电话。

    警方查到发话地点,关邵行立刻派人前往。

    辛薇妮看着警方行动,她哀求自己的丈夫。「承国,我们给他们钱好不好?让警察不要管这件事了,我只要我女儿活着就好!」

    一旁的关邵行很明白受害者家属的想法,通常他们都会认为钱能解决就好,殊不知有时即使给了钱,人质也不见得能安全获释。为了能捉到歹徒,警方会要求受害者家属能和他们合作,赵承国也明白这个道理。

    「老婆,我们必须和警方合作,关队长会帮我们的,他会以救出蕊蕊为第一优先。」

    辛薇妮摇头,哭到几乎无法喘气。「不会的,他们只想捉歹徒……老公,我要我的蕊蕊,我不要报警……」

    赵承国拭去她脸上的泪。「老婆,听话,让关队长他们把钱送过去,他会安排埋伏,警方会见机行事,只有捉到人,老婆,我们才有机会救蕊蕊。」

    辛薇妮听不进去,她现在只怕违背歹徒的指示,他们就会对蕊蕊不利!

    「我不要,我不要,他说他没被警察捉到,拿到钱才会放女儿,如果他们有合伙人呢?如果警察把取赎金的人给捉了,那些看守蕊蕊的人会不会对她不利?天啊,承国,我受不了,我受不了,我的心好痛,你都不能感受到吗?」

    赵承国急切反驳。「我当然感受得到!如果他们拿到钱又反悔不放走蕊蕊呢?没捉到人之前,我们只能被歹徒控制!薇妮,听我说,我也不好受,蕊蕊也是我的心肝宝贝啊!我的心也会痛,我不是不在乎!」

    蕊蕊也是我的心肝宝贝。

    丈夫的这句话让辛薇妮稍稍恢复理智。

    她当然明白承国的说法和警方的办案方向是对的,只是对象是她的女儿,如果稍有差池,让她失去蕊蕊,她怎么办?

    她不能失去蕊蕊……

    辛薇妮擦掉眼泪。「我拿过去……」

    她走到关邵行面前。「关队长,赎金我去丢,你的人要躲好,不能让歹徒发现,我不能让歹徒发现警方而对我女儿不利!」

    她脸上挂着泪,神色却是难得的坚决,这是为母则强的气势。

    赵承国无法接受。「薇妮,不可以,如果坏人连你……」

    辛薇妮摇头。「我要去,警方有警方的做法,我也有我的做法,我只想保护我的女儿。」

    关邵行下结论。「赵议员,夫人的想法是对的,由她去丢赎款,会比我们的人更让歹徒放下戒心。」

    事情至此已无法回头,现在的每一个决定都攸关蕊蕊的获救机率。

    辛薇妮在婆婆的坚持下吃了点东西。

    「你要有体力,把蕊蕊给我带回家!」

    「妈,我会,我会。」

    火腿吐司夹着泪水,让味道偏咸。

    吃过东西后,辛薇妮换上合适的衣服,同时让女警帮她穿上防弹背心,以及装置迷你摄影机。

    赵承国和浩浩站在一旁,赵母和王妈妈以及家里的人全围在她身旁,大家眼里很担忧,却也希望她能成功。

    「好好地回来。」

    赵承国眼中有薄薄的雾气,浓浓的不舍和爱意沸腾,他的妻子像个即将出征的战士,他骄傲又珍贵的战士。

    「我有这个。」辛薇妮仰头看着丈夫,她指指外套里头的防弹背心,慌张不见了,因为她现在要去救蕊蕊,这是她唯一想做的事。

    她再指指脚上的慢跑鞋。「还有这个,别小看它,穿上它跑得超快。」

    赵承国用力一扯,将妻子扯进怀里紧紧拥抱。「好好回来,我不能没有你。」

    「我知道。」辛薇妮闭上眼,依在老公怀里,嗅着他的味道。

    他低头,虔诚地吻了吻她的肩膀,这个吻是个誓约,象征一辈子都要长相厮守。

    然而即将出发之前,一个让大家想不到的人却出现在赵家……

    辛薇妮的母亲。

    除了王妈妈,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辛母走上前,站在女儿面前,像往常一样,冷冷地看着她。

    「如果不是王妈妈告诉我,你还打算瞒着我多久?」

    辛薇妮僵硬地扯着笑。「妈,没事的,蕊蕊会回来的……」

    「我是说你要瞒我多久?」

    辛母严厉的声音让辛薇妮习惯性地畏缩了下。「妈,我不是要瞒你,是不想让你操心……」

    「所以呢,不打算让我操心,连你要去付赎款的事,也不用让我知道吗?你会担心你女儿,会为蕊蕊拚命,那我呢?难道我就不会担心我女儿,也想为我女儿拚命吗?!」

    辛薇妮一愣,看见母亲脸颊上的眼泪,她惊慌失措,泪也跟着流下。

    「妈?你……你……」

    辛母生涩地抱住女儿。有多久了?她有多久没将女儿紧紧搂在自个儿怀里?

    刚开始,她的确生气女儿分居的决定,她认为薇妮太任性了,总是辜负老天爷给她的赏赐,不管是婚姻还是天分,她一味地责怪女儿,指责她不知珍惜,所以落得孤独一人是她活该,是老天爷给她的惩罚,所以她不理薇妮,要自己当作没生过这个女儿,薇妮回娘家,她也总是不给女儿好脸色看……

    薇妮认为她讨厌她,可是她不知道的是,每当她离开时,她的心有多痛,她有多自责,有多气自己!不给女儿好脸色,是她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的武装。

    是她的自大让女儿失去原本应该拥有的母爱,是她的好强,逼迫女儿做了许多不想做,她却认为女儿绝对做得到的事!

    薇妮失去钢琴,失去她的家庭,不是薇妮的错,追根究柢是她这个母亲的错。

    身为一个母亲,她忘了自己的孩子有多么脆弱,她忘了她只是四岁的孩子,她逼迫女儿上台,逼迫她面对所有人的审视……

    「我的女儿是天才!我的女儿是钢琴天才!」

    她没有给女儿任何东西,只让她学会怯懦和痛苦……

    「我去,我去付赎款,我要保护你,你是我女儿……」

    辛母的提议让所有人震惊。

    「妈,不可以……」

    辛母在关劭行面前拍胸。「警官,我可以去!那些人不会为难老人家,由我代替薇妮去,我是薇妮的母亲!」

    辛薇妮捂着嘴,止不住激动的泪,她看着母亲瘦削的身影,那坚强的表情就像要救蕊蕊的自己一样……

    王妈妈叹了口气。「薇妮啊,你妈不是不爱你,你得到的是怯懦的病,你妈得的却是好强的病。你怕面对人群,你妈却是连想要跟你道歉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王妈妈……」

    「原谅王妈妈,发生这么大的事,我不能不让她知道。」

    辛薇妮看着不断向关队长求情、拜托的母亲,深深的感动袭来,她冲上前,由母亲的背后抱住了她……

    「妈!」

    辛母的泪同样流不止,她转过身,看着女儿俏丽白皙的脸庞,颤抖的双手拭去她颊上的泪。「不哭,乖,我的薇妮不哭喔……」

    人们总是歌颂、赞美爱情的美好和痛苦,但有一种让人不小心遗忘的感情,是父母和孩子之间永远切不断的联系,最温暖的亲情。

    辛薇妮将妈妈交给自己的丈夫,微笑。「帮我照顾妈。」

    赵承国抬手揉揉妻子的头发。「早点回来。」

    「嗯。」

    她跟着关队长,带着勇气离开……

    蕊蕊,妈咪来了。

(快捷键:←)上一章  分居算什么  下一章(快捷键:→)

,